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22部分

骑兵不快不慢的小跑着,在直道上扬起大片的灰尘,隆隆的蹄声有力的敲击在程远志的心里,整个心脏似乎也在随着这个闷雷声跳动,并且越跳越有力,仿佛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
程远志的手臂慢慢的举起,脸上竟然一片cháo红,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他举起的手掌在微微的颤抖!
“shè!”
“蹦嗡!”
“步兵出击!”
“杀!!”
“啊!”
“伏兵!有伏兵!速退!”
“别乱,组阵!组阵!向前冲,不能向后退!”
安静的树林猛地炸了开来,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在树林和直道上空,一股浓重的杀气和血腥气,开始在树林周围弥漫。
伏击开始了,而且很顺利!
树林前后的步兵迅速的在道路上堆积了一层层的拒马,刀盾和长枪兵已经在拒马后布阵,大队的弩兵也开始从两侧的树林中向着两端运动,往拒马附近布阵,而将中间的主战场交给刀盾手和zìyóu弩兵。(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五十八章黄雀在后
反观严纲的骑兵,由于骤然遭袭,骑兵部队产生短暂的混乱是不可避免的,当然,这个短暂真的很短暂,毕竟是jīng锐级别的骑兵,接着,骑兵在严纲的指挥下迅速重组了战阵,然后不顾伤亡的向着前方猛冲。[找小说素材就到]
严纲知道,自己的部队是轻骑兵,碰到弩兵的近距离shè击是很危险的,所以必须尽快的从两侧受敌的情况中摆脱出来,尽管严纲知道对方在前面肯定是有重兵埋伏的,但是这个时候再掉头更傻,不但拖延了时间,遭受更多的损失,而且在后面,敌军也不会没有准备,甚至会比前面的更严密。
而向前冲,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时间!给敌军的准备时间少,自己受到的打击自然就少,敌军的准备不够充分,自己才有一鼓作气冲出去的可能xìng,如果冲不过去,那么就危险了!
“冲!向前冲,冲过去则生!!”
“杀!!~”
严纲残余的骑兵都不再理会来自两侧的弩箭,只是尽量的避开要害,还有将那些企图靠近自己战马斩断马腿的黄巾贼刺死,剩下的所有念头,就是向前冲。
这种气势一旦被调动起来,加上战马奔跑起来,即使被伏击而受损严重,但是严纲的部队仍然爆发出一种排山倒海般的气势!
轰隆隆的马队一头撞进了陷阱群,但是骑兵们视如不见,仍然驱动战马踏着自己袍泽的尸体向前冲,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时间给他们去思考。这些jīng锐士兵都知道,在战场上征战,必须只有一个心思,胡思乱想只能让自己死的更快。
抱着这样的信念,严纲的骑兵让黄巾军们震撼了一次,那些战马和骑兵,仿佛看不见眼前的陷阱。毫不犹豫的冲进了陷阱,成为别人的踏脚石,那些尖锐的拒马和长枪。在骑兵眼中仿佛不存在一样,他们毫不犹豫的撞了上去,用巨大的冲击力。将拒马冲得七零八落,一道道的拦阻被冲破,一队队的枪兵被撞飞踩死。
战斗变得异样的血腥和残酷!有些黄巾军的新兵已经被吓傻了!呆呆的抱着兵器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被冲击而来的骑兵轻易的斩杀撞飞,踩踏成一堆肉泥,一时间,竟然士气逆转,完全分辨不出到底谁是伏击者,谁又是被伏击者。*
眼看着黄巾军的最后一道防线就要被严纲的骑兵冲破,程远志率领的弩兵终于赶到!
“shè击。shè击!zìyóushè击!”
由于程远志是急匆匆的跑过来的,所以弩兵部队并不是整队到达,而是有先有后,于是程远志只好作出了这个无奈的决定,为了尽快的投入战斗。只能先采用zìyóushè击,等部队一边攻击一边整队,然后才能形成弩兵阵,真正的发挥出弩兵的威力。
严纲也急了,若是等着后面的弩兵都赶过来,自己就真的变成靶子了。不能等,一息都不能等!
“杀!有我无敌!!”
“有我无敌!!”
严纲大刀一挥,竟然率领亲卫也冲了上去,准备亲自破开敌军的最后防线。
‘轰!’严纲的技能轰击在拒马阵上,拒马阵仿佛被炸药炸了开来,竟然出现了一个不小的缺口,严纲刀光如同匹练,横着斩向阵型已经出现混乱的枪兵阵。
“扑哧!”
血雨爆shè残肢横飞!
“杀!”
“杀!杀!杀!”
程远志一见严纲就要破阵而出,立刻张弓搭箭,‘嗖嗖嗖’的连出三箭,三支泛着青sè光芒的箭矢直奔百步之外的严纲而去。
“将军小心!”
严纲身边的亲卫死命的一蹄马腹,用自己的身躯奋力的挡住了其中的一箭,严纲收到提醒,也来不及多想,长刀回环在身侧扬起一道青光,眼角看见自己的亲卫被一箭夺命,只是这个时候严纲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噹,扑哧!’
一支箭被挡住,巨大的力量将严纲的刀势打断,另一支箭趁机从严纲的肩膀背面shè穿了铠甲,从胸口透出,幸好,没有伤到心脏,几乎是擦着心脏穿透了胸腔。[找小说素材就到]
“嗯!”
严纲一声闷哼,狠狠的看了一眼远处还要张弓的程远志,手里的刀光回卷,一刀又斩碎了面前的几名枪兵,战马咆哮,骑兵如同龙卷,轰隆隆的从战阵的破口之中冲了出去,顺便将已经失去战阵保护的枪兵彻底踏碎。
身后的弩箭如同乱雨而下,又有几个骑兵倒在了冲出关口的最后一步道路上,程远志望着远去的骑兵,渭然长叹!
如果他也有骑兵,就不会让这几百近千的骑兵破围而去了。
完美的伏击,两万步兵对五千骑兵,居然让骑兵跑了近千出去,程远志的能力实在是让人有些失望,当然,程远志自己到不是这么觉得,他觉得自己的表现还是可以的,能一战歼灭四千多jīng锐骑兵,这已经是一场难得的大胜,这个说法倒也是公允的。
只是,程远志实在是低估了什么叫做jīng锐。
严纲冲出埋伏,并没有跑远,而是在三四里之外,纠结部队开始整顿,一边恢复马力,一边治伤和重新编组部队,严纲发现了对方完全没有骑兵,这就给了严纲一个机会,一个立刻开始报复的机会,同时,向躲在某处的公孙瓒发出了发现敌军伏兵的信号。
没错,公孙瓒也来了!
而且就在某个严纲不知道的位置上埋伏着,因为他们虽然知道黄巾军想要设伏,但是并不知道具体的地点,让严纲后悔的是,没有想到黄巾军设伏的地点距离深泽这么近,导致了自己的大意中伏。但是,这些已经暴露了位置的黄巾军,再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即使他们分散撤退,严纲也打定主意不放过他们。
在兵力充足的骑兵面前,步兵即使是分散撤退,也跑不了多少!
于是。严纲决定先咬住这队黄巾军,然后召唤援兵!
谁笑到最后,现在还不知道呢!
..............................................
“主公。消息来了!不过初战的结果不大好,严纲将军损失惨重,现在只有不到一千人了。他们正黏在黄巾贼后面,等待支援。”
“嗯?哼!严纲定是大意了!骄兵必败啊!”
“主公所言甚是,”关靖蹲了一下,才替严纲分辨道:“不过黄巾贼的胆子也真大,设伏的地点在湖村东边的树林,距离深泽如此近,这也是出乎意料之外啊!”
公孙瓒冷笑了一下,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
“传令部队出发,目标湖村,我们赶在黄巾贼的前面去。算是给严纲报仇吧!”
“诺!”
公孙瓒这里可是足足有两万骑兵,将这两万骑兵悄悄的埋伏在这里,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公孙瓒是用了几天时间,用少进多出的方法才完成的。这次一定要给黄巾贼一个严厉的教训,居然敢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设伏。
实际上,黄巾军的选择虽然有些冒险,但是却并不很危险,如果公孙瓒的部队此刻真的是在深泽的话,想要赶到湖村战场。没有三四个时辰是不可能的,那时候,黄巾军的部队已经分散撤离跑出几十里,距离下曲阳的距离已经不太远了,公孙瓒想要追击确实是十分困难的,如果分散追击,甚至还有被对方反伏击的可能。
只是,黄巾军没有想到,自己设伏的情报虽然没有完全泄漏,但是已经泄漏了相当一部分,而公孙瓒的部队已经不在深泽城里,而是在深泽与下曲阳之间的一处山林里待机而动,现在公孙瓒的部队距离湖村只有不到二十里。
黄巾军危险了!
只是沉浸在胜利喜悦之中的程远志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危机之中,随时都会有灭顶之灾,正在兴奋地打扫战场,然后快速的撤退。
根据情报,深泽方向仍然并没有异动,所以程远志也不分散撤退的了,而是集结部队沿着直道快速撤退。
但是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严纲的部队,严纲也不上前冲阵,而是远远的用弓箭sāo扰程远志的部队,虽然程远志的部队中有很多的弩兵,可以限制严纲部队的距离,但是由于在行军中,弩兵的shè击威力也是十分有限的,想要彻底驱逐严纲是不可能的,只能先这么让严纲吊着,反正在公孙瓒的援兵赶到之前,撤退到下曲阳的势力范围之内就可以了。
严纲还没有收到公孙瓒的回信,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太过分,如果将这队黄巾贼打散了反而不好,于是很技巧的在黄巾贼的外围游走,装出一副无从下手的样子,麻痹黄巾贼的指挥官,严纲相信主公肯定能很快的赶过来,完成对黄巾贼的致命一击。
当然,实际上严纲的部队数量也不足以让他对黄巾贼作出有效的打击,但是进一步的迟滞严纲还是能做到的。
.......................................
“主公!”慕容方兴奋的从林外冲了进来,一边给太史昭蓉也行了个礼,太史昭蓉赶紧回了礼。
“主公,一切都如军师所料,唯一没猜对的是严纲没有被全歼,溜出了一千骑,现在正黏在黄巾军身后,迟滞黄巾军的行军速度。公孙瓒的目标直奔湖村,应该是要先截断黄巾军的退路,我们是等他们两败俱伤再动手,还是先动手截杀公孙瓒?”
“当然是等他们两败俱伤了再出手,要知道,公孙瓒走了,下曲阳这边可是没人看了,适当的消弱一下也好,至少让黄巾军稍晚一些再向深泽渗透。”
“好!那我去告诉他们,继续耐心的等一等,一会两边一起通吃了,呵呵。”
看着略微有些兴奋的慕容方,方志文笑着摇了摇头。
“夫君,怎么了?”
“志忠的骨子里太好战了!”
“是么?蓉儿觉得慕容将军很稳重呢!”
“呵呵,是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五十九章黄雀后面还有猎人
湖村遥遥在望,这个村子实际上已经荒废了,现在这个年头,夹在战场中间的村子还怎么住人?再不怕死也不能这么干吧?
程远志的打算是想在这个湖村休息一下,一路上走过来,虽然才不到二十里,但是被严纲的骑兵持续的sāo扰,jīng神高度紧张,战后也没有休息过,所以必要的休息还是需要的。
而且在村里修整,还可以避免被严纲的残兵sāo扰,当然了,如果严纲胆大妄为,程远志也不介意利用村子略微复杂的地理条件,灭掉这个讨厌的尾巴。
只不过,还没有等程远志的命令从中军传达到所有人的耳朵里,天边已经隐隐的传来一阵沉闷的雷声,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程远志就是再笨,这个时候也会敏感的朝着骑兵来袭去想,而不会认为真的是打雷了,虽然天气有些yīn沉,此时程远志已经来不及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能赶紧的准备应对敌军骑兵的突袭。
“布圆阵!敌袭!!”
“骑兵!敌军骑兵!布阵,布阵!”
“不要惊慌,这个时候越是逃跑死的越快,只能依靠军阵,敌军骑兵都是轻骑兵,不敢冲阵的!”
黄巾军中的将领们都声嘶力竭的大喊着,力图让自己的部队从惊慌中迅速的镇定下来,然后赶紧的组阵,他们刚才安慰士兵的话可不是谎言,在这个平原地区,步兵在骑兵面前是不可能逃跑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组阵相抗,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没等黄巾军的阵势完全布好,公孙瓒的两万骑兵已经张扬着漫天的尘土,轰隆隆奔驰而来,很快在两三里之外停了下来,组成一个个的方阵。随便一点就知道,足足有两万jīng骑,程远志的心里哇凉哇凉的,他知道,这次自己的小命可能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严纲的骑兵绕了个圈子,迅速的与大队骑兵汇合,不过公孙瓒没有立刻策动攻势。而是很从容的休息马力,准备慢慢的收拾程远志。
两万骑兵对上两万步兵!这个结果可是相当的残酷啊!
程远志很庆幸自己带着的部队组合就是为了对付骑兵的组合。所以枪兵和刀盾兵的数量充足,足以做出一番垂死挣扎,而不是只能被骑兵屠宰,既然公孙瓒处心积虑的布下这个陷阱让黄巾军上当,想要吃下这两万黄巾军,公孙瓒也得付出一些代价才行!不要以为黄巾军真的是泥捏的!
到了这个程度,黄巾军的士气反而稳定住了。反正都是个死了,所以大家的想法倒是变的简单了,那就是放手一战,干掉一个敌军算是够本,干掉两个就有赚,自己可是便宜的步兵,对面的都是昂贵的要死的骑兵,值了!
公孙瓒歇息够了马力,开始指挥部队分成三个部分,绕着黄巾军的圆阵奔跑。这其实是一种心理战,想要靠着战马和战阵的威势,来压垮对手的士气,实际上,战马根本就不敢进入两百步的范围,更不用说用奔shè进行shè击了,因为圆阵内的弩兵正在等待着给敌军迎头一击。
公孙瓒一看黄巾军的气势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因为自己迟迟不敢冲击。让对方的士气略微的有些上升,圆阵内一些嗓门大的黄巾贼争大声的鄙视和嘲笑公孙瓒骑兵的胆小行径!
公孙瓒一扯缰绳,让自己的骑队猛地改变方向向着圆阵冲去。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也是弓骑兵,但是更加偏向于用枪。单纯的比较基本兵员属xìng的话,白马义从的速度是优于突骑兵,防御相当,但是攻击力稍逊。
这次公孙瓒是要利用自己对部队的加成,诱骗对手的弩箭,然后给另外两支分队创造突进放箭的机会。
“嗡!”
黄巾军的弩箭仿佛忽然腾空而起的一片乌云,向着公孙瓒的部队覆盖而来,公孙瓒冷冷一笑再次转向,身后的骑兵行云流水一样的忽然将方向从偏右转向了偏左,虽然还是被黄巾军的弩箭扫了一下,但是伤亡并不大。
这个时候,公孙瓒的距离已经进入了shè程,开始施放箭雨技能,另外两支骑兵也从不同的方向冲了进来,三支骑兵部队,以一个十分优雅的蜻蜓点水的战术,将自己的箭矢抛shè进了黄巾军的园阵内部,然后转向离开,用飘忽的走位来迟疑对方的弩箭回击。
眨眼间,一次漂亮的骑兵攻击就完成了,公孙瓒随意的点算了一下,自己这边损失了将近百人,但是很明显,对面的圆阵内已经倒下了一大片,至少数百上千弩兵,这种悬殊的交换比是个人都能轻易的算出来,很快,黄巾军就会在这些骑兵面前没有了还手之力!
其实,这并非是兵种优势造成了这么巨大的损失比,完全是因为将领的问题,一来是程远志的能力不足,对战骑兵的经验欠缺,没有细致的指挥弩兵阵,只进行了一次齐shè,从而大大的降低了命中率,事实上对付骑兵这种战术,应该用多批次的快速shè击,减少一次xìng的攻击数量,增加攻击的频度才是正着,但是程远志显然没有这种能力和经验。
其次,就是将领加成的问题了,显然,公孙瓒这个刚刚进入六阶的将领与程远志这个四阶的比起来,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
最后的因素,自然就是兵种以及兵种等级的差距了。
吃了一次亏之后,程远志终于学聪明了一点,但是公孙瓒这家伙的可是老狐狸,战术虚虚实实变换莫测,程远志根本很难判明那一队是虚张声势,那一队是真正的攻击者,虽然之后的战斗中稍稍有些改观,但是黄巾军的战损仍然远远的高过公孙瓒军。
当黄巾军阵内的近万弩兵变得稀稀落落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公孙瓒这边损失不到一千,战局进入了最后的阶段!
“组锋矢阵,准备冲阵!”公孙瓒一脸狰狞的大声吼道。
“敌军冲阵!!”
“稳住,稳住!”
“杀~!!”
公孙瓒的骑兵再次给黄巾军上演了一幕悍不畏死的冲阵,前面的骑兵根本就不将自己当成活人,而是将自己当做一个攻城锤,实打实的撞击在拒马上,连同拒马后面的枪兵一起,给撞出几步之外,后面的骑兵跟着冲了进来,眼睛都不眨!
这种完全无视生命的态度,让黄巾军的将士们心寒不已!同时也惭愧不已,然后激起了黄巾军将士心里最后的疯狂!
黄巾军的将士们也当自己就是一个拒马桩,一个个悍不畏死的冲向被骑兵撞开的战阵缺口,用自己单薄的身体,阻挡着疯狂的战马冲击,一时间双方都打疯了!
吼声杀声直冲云霄!鲜血骨肉铺满战场!
实际上别看这局部杀得血肉横飞,但是伤亡的数字其实不会特别大,因为即使黄巾军再勇悍,也难以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强悍的骑兵冲击,在千军万马面前,几个不怕死的黄巾军毫无用处,即使那些道士不断的在激发陷阱纸符也一样,公孙瓒的骑兵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向前冲!
圆阵一旦被冲破就非常尴尬了,除非主将有着过人的指挥能力,部队也足够jīng锐,还能在这种情况下变阵,否则,外层的硬壳一破,里面就是软肉了!
“各营自组圆阵,各自为战!杀身成仁,只在今rì!杀!”
“杀!杀!~”
战斗进入了最后的阶段,没有什么艺术和技术,就是一个字“杀!”。
战马驰过,人头飞起!马上的骑兵还来不及调整手里的环首刀,旁边的一个黄巾军就一跃而起,高速的撞击发生在两人的身体上,其实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必要在厮杀了,因为这一下的撞击,已经要了他们的命!
有些因战马摔倒掉下马来的官军,随即被黄巾军乱刀分尸,没有了武器的黄巾军甚至扑上去用手掐、用牙咬,所有人的心中已经忘却了这是一场战斗,也忘却了自己是为何而战,只知道疯狂的杀戮,杀死眼前所有的敌人,这已经完全超越了理xìng战斗的范畴,陷入了一种疯狂的情绪之中。
仔细说来,现在的情况只是一个群体癔症的爆发。
公孙瓒也畅快的在战阵中奔驰往来,面前无一合之将,他的身上洒满了鲜血,他的眼中全都是兴奋,这种杀戮的快感实在是让人沉迷,程远志已经死在公孙瓒的枪下,他只挡了一枪,然后被一个横扫直接割下了脑袋,邓茂也于乱军之中不知所踪,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严纲红着眼睛四处疯狂的杀戮,不知道是为了自己的袍泽报仇,还是在发泄被伏击的郁闷,只有关靖,带着一些骑兵在外围,追截那些想要趁乱逃跑的胆小鬼。
所有人的注意力此时都被战场中血腥的战斗所吸引,连战场最外围的关靖都没有注意到,公孙瓒撒在外围的斥候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汇报情况了,而身处在乱战之中的其他将领,更不可能知道这一切。
当自己这只黄雀正在畅快的享用进了嘴的螳螂时,一支致命的弓箭,已经悄然的顶在了自己的后心上!
当你在觊觎着别人的时候,也有人正在觊觎着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六十章被射落的黄雀
当公孙瓒从杀戮地狱中被惊醒的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方志文的部队已经安静在四五里的距离上集结,准备攻击了。
公孙瓒此时的头脑特别清明,只一瞬间,公孙瓒就想了很多,为何自己的部队会遭到准确的伏击,为何自己会知道黄巾贼会来伏击自己,为何方志文的部队会这么神奇的准时出现在这里!
当然,别说那不是方志文的部队,那种部队公孙瓒根本不用用眼睛去看,用鼻子闻都能嗅出方志文的气味。
yīn谋!?阳谋!?
所有的人,此刻都化作了方志文棋盘上的棋子,公孙瓒长叹了一声,差距还是太大了啊!
比起脑袋来,公孙瓒或许真的有些自叹不如,但是比起武力来,公孙瓒可是从来不服输的,特别是对上方志文,更不能服输,而方志文选择这个时机出现,本身就是对公孙瓒战力的一种认同,所以他才会在这个公孙瓒的部队连续作战了快要一个半时辰的时机出现,是想要趁着公孙瓒部队虚弱的时候占便宜啊!
所有占便宜的思想之所以会出现,全部都是源于对敌人强大的认同,这点,公孙瓒自认是不会看错的!
只是即使有了这个认知又如何呢?反正也无法改变自己部队在连续作战的疲劳期,又碰上了更强的敌人这个事实,不战?对手会答应么?
关靖想得更多在战略的层面,刚才他在外围,但是却没有能够及时的发现方志文的到来,这是严重的失职,只是现在没有是时间追究这个,可关靖的心里是很害怕公孙瓒会追究这个事情,所以他更加迫切的想要弄明白一切,包括方志文的真实目的。
还有。方志文是不是真的会将公孙瓒以及自己一起击杀,来一个干脆利落的杀人灭口!
最可怜的就是那些士兵们了,刚才还在享受着虐杀敌人,让敌人绝望的乐趣,但是转眼之间,似乎该绝望的人就换成了自己了!是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了?还是因为自己做了这些事情的回报?真是让人困惑啊!
可惜,困惑的时间已经没有了。敌人已经开始布阵冲锋了,但是为何他们只是朝着侧面奔跑。难道是要威慑么?那种东西对jīng锐的白马义从有用么!?
但是,回答他们的疑惑以及公孙瓒的不屑的,是从天而降的箭矢!
两百五十步!至少两百五十步!
公孙瓒心里震惊,然后是一股暴怒和不甘!为何!!!?
两百五十步!
公孙瓒绝对没有看错!
两百五十步以上!
严纲绝对没有看错!
至少两百五十步!
关靖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shè的那么远!?
所有的将士共同的心声!!
“杀!!~”公孙瓒仿佛忽然醒了过来,爆吼了一声,猛地驱马朝方志文冲去,不追近距离就只能被残忍的虐杀!这是公孙瓒最直接的本能反应!
“杀!~”白马义从们毫不迟疑的选择了追随主公。是的,完全不需要思考!
方志文咧嘴笑,选择这个时候出场,只是为了更快的结束战斗而已,这叫效率,公孙瓒大叔,懂不?!
没错,这个时候和别的时候发生战斗,两万对两万,公孙瓒无论何时都是完败。就算是单对单,公孙瓒自以为是的武力上,其实也不可能战胜方志文的,因为方志文具有超远shè程,名马雪夜的速度,再加上朴实无华的宁神一击的威力,公孙瓒的那点最后的骄傲,其实早就被方志文给踩在了脚下。踏进了泥里。
更、更重要的是,方志文有一个田丰,而公孙瓒的关靖实在是差的太、太远了!
公孙瓒从头到尾。其实都是一个失败者,因为方志文一直在瞄着公孙瓒的弱点发力。劫走他的人才,打压他的地盘,肢解他的发展节奏,有心算无心之下,公孙瓒跟方志文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军阀了。
方志文张弓搭箭,距离公孙瓒三佰二十步,宁神一击X3!
公孙瓒有种被猛兽盯住的感觉,只觉得自己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这种危险的感觉,公孙瓒是十分熟悉的,每一个从战场上活下来的老兵都非常的熟悉,公孙瓒的视线中,有星芒闪烁。
公孙瓒知道,那是弓箭shè击的效果,公孙瓒长枪一撩,‘噹’!
一支黑sè的长箭在长枪的枪杆上蹭了一下,扑哧一声shè进了公孙瓒身旁的一名亲卫的胸膛,只见那名亲卫一声不吭直接被从马背上带起,摔落尘埃,被后面奔腾的战马踩做肉泥!
公孙瓒却完全没有心情去关注这些,因为那危险的感觉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的强烈了!
公孙瓒长枪横摆,本来是单手持枪,现在左手也用上,因为右手已经有些发麻了!刚才的那一箭,力量十足!
‘噹’!
公孙瓒猛地一低头,一支黑sè的长箭掠过了公孙瓒的头顶,向远处的天空飞去,公孙瓒脸sècháo红,心头翻涌不已,因为那危险的感觉刚强烈了,仿佛有一双冰冷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的心脏,下一刻,就会击穿它!
那种被来自冥冥之中的眼睛盯紧的感觉,让公孙瓒有种极度的恐惧和不甘!是的,不甘!因为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所以他拼命的扭动自己的身体,想要躲开那双要命的眼神!
但是!不行!
‘扑哧’!
青铜做成的铠甲似乎像是纸糊的一样,轻松的被一支被青sè光芒包裹着的利穿透,公孙瓒似乎能感觉到箭矢的尖端刮擦在自己心脏上的感觉,那一刻,死亡是如此的接近!
仅仅是接近而已!
shè偏了!箭矢穿透了公孙瓒的身体,shè进了公孙瓒身后一名亲卫的胸膛,三支箭,带走了公孙瓒两名亲卫的xìng命,还从公孙瓒的心脏上方险险的路过。
公孙瓒庆幸不已。但是当他下意识的向方志文看去时,方志文的那双冰冷的眼神里,带着一丝不屑的笑意,就像刚才冥冥之中的那双眼睛,穿透了喧嚣的战场,清晰的投shè在公孙瓒的心里。
公孙瓒忽然读懂了那眼神里隐含的意思,那是在告诉自己。要取走的自己的xìng命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那是在传达一种俯视的、不屑于为敌的眼神。甚至就像是神在看着蝼蚁的那种感觉!
那支箭!恐怕不是shè偏了!而是故意的擦着自己的心脏shè穿了自己的胸膛!
好可怕!!
三百步之外,居然能预测到了自己的所有挡箭的动作,身为一个shè箭技术还不错的人,公孙瓒自然知道,方志文刚才的技能绝对不是技能本身的锁定,而是方志文自己的锁定,这样的人。真的是自己能打败的么!
公孙瓒看着完美的保持着距离,并且不断的回shè自己的方志文的部队,如果自己的部队不是连番大战,或许还能追一追,但是现在......,公孙瓒忽然觉得自己很无力,一种面对高山大海的那种仰止与无力!
战斗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从时机到双方的实力都是不公平的,因此,战斗从开始就是垃圾时间。一点都不jīng彩,不过慕容方和太史昭蓉却打得十分认真,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这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从一点一滴中积累来的技能,或者叫做境界!
战斗场面不好看,但是却保证了胜利从一开始就稳稳的捏在自己的手里,不是说骑兵们开始奔驰的开始,而是从战役的策划开始。所有的角sè都进入了方志文的支配之中,蝉、螳螂、黄雀,然后再被猎人轻松的将一切果实摘走!
因此。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冀州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辽东去吧!”
公孙瓒走了。现在他还不能死,他的作用在于压制辽东郡的异人,方志文看着垂头丧气的公孙瓒,只说了这一句,公孙瓒深深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没有说话,带着自己的残兵败将,背着西斜的夕阳,走了。
慕容方很认真的打扫战场,秉承着颗粒归公的态度,真是一个好传统!
“夫君,公孙瓒恐怕不会就此沉寂的吧!卧薪尝胆倒是很有可能,为何不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呢?”
“呃?你这个说法是从香香那里学来的吧?”
方志文有些古怪的看了太史昭蓉一眼,太史昭蓉略微尴尬的羞红了脸,轻轻的点了点头:“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公孙瓒或许会回去卧薪尝胆,但是一个势力的崛起最为重要的不是别的,而是思维和人才,就算公孙瓒再怎么转变思维,也不可能有异人的思维那么先进和敏锐!就算公孙瓒再怎么拉拢和培养人才,也不会有异人那么多的人才可用!”
太史昭蓉宁神想了一会,用力的点头:“我懂了夫君,异人的潜力才是最大的,所以必须限制异人的资源,不能让他们那么迅速的成长起来,而他们成长的要素就是地盘和人口!”
“对!”
“可是夫君,丰宁郡……呵呵,你夫君不借助异人的力量,如何能从军伍中崛起,但是,借助和交换必须是有限制的,若是失控了,自然就还得借助战争,所以,丰宁郡必须强大到足以压制异人的野心,并且足以提供让异人不能抛舍的利益,这就是政治吧!”
“相当麻烦的一个东西,主公!”
慕容方不知道何时来到了方志文的身边,颇有些感触的插了一句,这也说明,慕容方从骨子里始终还是一个军人,而不是、也不可能成为一名政客!
方志文笑了笑,没有回答,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太史昭蓉,将视线投向满目沧桑的战场,沉声道:“给这里立一个碑,记述这场战斗的始末,这些人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都不应该默默无闻的消失在这里,他们必须被我们记住,被后人记住。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成为故事的一部分,他们有这个资格。”
“诺!”(未完待续)RQ
第四百六十一章刘雁的猜测
感谢……大大的慷慨打赏,年尾了,大家都很忙啊!能感觉到呢!觉得自己很厉害!呵呵。
“主公,要不要顺势拿下深泽县?”
慕容方眼中泛着jīng芒,显然对仅仅是消灭掉公孙瓒两万骑兵还不大满足,不过好东西不能一次吃得太多,吃多了就不是品味了,而是馋嘴。
“拿下深泽县干什么?”
“那里有数万的青壮。”
“让公孙瓒带走好了,当作是来冀州的战损补偿,现在我们不是要从实力上打压公孙瓒,而是从jīng神上打压,更何况我们的战略目的不过是让公孙瓒缩回辽东而已,现在还不够么?”
“呃......应该够了吧!”
“好了,将带不走的东西都丢弃,然后分队离开,昭蓉,我们也出发,志忠你负责扫尾。”
“嗯!”
“诺!”
事实上,湖村周边发生了大规模战斗的消息很早就传到了玩家的耳朵里,问题是一来距离太远,另外一个,情况不明的时候贸贸然的去到这些大战的战场,很可能直接就被灭了,所以当玩家小心翼翼的来到湖村战场时,除了一些方志文带不走的战利品之外,就只有一个新立的石碑,记述了黄巾军伏击严纲、严纲破围,严纲召唤公孙瓒来歼灭了黄巾军程远志部,最后筋疲力竭的公孙瓒部也被灭,至于被谁灭的。自然是被立石碑的人给灭的,只是,谁立了这个石碑呢?
在湖村战场周边,数来数去,能将公孙瓒灭掉的人不外乎文丑或者方志文,只要弄清楚这两个人今rì的行踪,事情马上就能水落石出。奇怪的是,这个人为何要立下这个石碑呢?是在向什么人示威?又或者仅仅是单纯的纪念?
“师尊,方志文在湖村立下石碑。应该是在向各方传达信息。”刘雁皱着柳叶眉,有些不大肯定的说道。
“方志文坐收渔人之利,立下石碑无外乎立威之意。他这是要给我们,也包括所有想要和已经打过方志文主意的人看,这次的战斗就是对公孙瓒上次偷袭安国的报复,目的是jǐng告别的势力在动什么心思之前,先考虑清楚。”
在张角的眼神示意下,一旁的张燕先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当然,说出来的是不是就是心里所想得,这里面没有必然的联系,张燕从来不说没有把握的事情。
“嗯。张渠帅所言有理,但是并非全部。”刘雁点了点头,又轻轻的摇头道。
“师妹可是有更进一步的想法?”赵爱儿也觉得张燕所说的只是一个方面,方志文这个人给人的感觉是无法测度的,如果你将他想得太简单了。肯定是错的,但是若你将他想得十分复杂,那绝对是自寻烦恼,他只是.......想到了你想不到的而已。
“首先,这个石碑上所记述的人还有正在生存的人,这个石碑的存在对于这些人来说。无异于一个无法抹去和遮掩的耻辱,所以从这点上来说,这是一个心理战,一个打击公孙瓒信念的狠招!”
众人皆点头,连张角也抚着胡须点头不已。
刘雁得意的扬了扬眉梢,接着说道:“其次,张燕渠帅的说法很有道理,以此立威,想必那些对安国有着不可告人想法的人们,会更加慎重一些吧。我想,这主要是针对已经腾出手来的袁家发出的威慑,现在袁家后方安定,廮陶与巨鹿战场相对平稳,所以开始将目光转向安平以北,安国、深泽自然也就成了袁家的眼中钉。”
“袁家会动手么?”张燕的疑问是很有道理的,这种无谓树敌的做法,显得很不智。
“这个很复杂的,要看他们之间的利益博弈,不一定是武力意义上的动手,也包括了别的手段。”
众人恍然点头,是的,他们想得简单了,战争并非全部,战争只是政治的延伸,归根到底,还是政治利益的博弈。
“还有么,徒儿?”
张角赞赏的冲刘雁笑了笑,对于刘雁,张角还是满意的,虽然刘雁背后的异人势力正在快速的崛起,不过张角并不介意,在座的心腹,谁又没有自己的核心力量呢,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关键在于一个平衡,张角现在越来越重视权术的研究,不然如何驾驭黄巾军这个庞然大物呢。
满意的看着其他几名心腹看向刘雁眼神里的忌惮,张角的目的达到了。
“是的,师尊,还有。”
刘雁抿了抿嘴唇,她对于政治斗争还有权谋之术,虽然很了解,但是经验还是太少,没有注意到张角简单的一个赞赏和眼神,就让周围的人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忌惮,在这个老狐狸面前,刘雁还稚嫩得很呢!
“方志文是要将公孙瓒清除出局!”
“出局?出什么局?”赵爱儿惊讶的问道。
“自然是出冀州的局,很显然,方大人认为,冀州已经不需要公孙瓒了。”
大家都有些愕然,能想到这一步的,想来也只有刘雁了,张角心里也不由得暗叹,自己就没有想到这一步。
“徒儿的意思是说,方志文在cāo纵着整个冀州的局势?”
“师尊,冀州的棋局本来就是包括师尊在内的几个人来下,方志文自然是其中之一,这下棋的人里面,每一个人都试图掌握整个棋局,这也是必然的博弈。”
张角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作为下棋的其中一个,想必方志文认为公孙瓒在冀州的作用不但无益于他在冀州的利益,相反,有可能已经妨害到了他的利益。因此他才决定将公孙瓒清除出局。如果要证明这点,就要分析方志文在冀州的利益是什么,然后顺着这个思路,就能很自然的发现,公孙瓒对于方志文来说,就是一个搅屎棍!”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