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53部分

,也是来盯着自己的。
吕布变了!这是赵云的感觉,虽然率看上去还是那么爽朗直率,但是吕布已经不再是那个热衷于在战场上证明自己的纯粹武将了,虽然赵云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这个感觉却频频的从心里冒出啦,无法抑制。
“子龙,别来无恙啊!想不到久违不见,子龙一来就做下好第五百七十六章不安的吕布大的事业!哈哈.....”
“多谢吕将军挂怀,云一向都好,主公以及小公子也很好!吕将军倒是风采更甚啊!子龙这点事情算得什么,要不是将军将阙居部消弱,子龙也捡不到这个便宜!”
“哈哈.....”吕布开怀大笑,身体向旁一让,将身后的两名将领露了出来,是张辽以及郝萌。
赵云有客气的与两人一一见礼,一点也没有生疏的感觉,大家就像是久别的老朋友一样,场面也显得很热闹。
进了大帐内,赵云知道吕布的习惯,着甲的时候是不会喝酒的,因此只是上了一些茶点,大家坐在小马扎上谈笑。
叙了一会别后的事情,话题渐渐的转向正事。
“吕将军,主公的书信想必将军已经收到了,不知道将军是想要钱粮物资,或者牛羊马匹,亦或是人口呢?”
吕布不悦的摆了摆手:“志文当我是什么人啊?山贼土匪么?还要讲究见面分一半!某什么也不要,某家此来是想连同子龙一起,尽快扫平鲜卑和连部,让yīn山以北从此再无威胁,这么一来,雁门等各郡都能开始全力发展生产。”
赵云的眼神亮了亮,从吕布的嘴里听到全力发展生产这句话,真是让人有种奇怪以及惊讶的感觉,一个武夫正在慢慢的转向一个真正的领袖,且不说吕布是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但是他能将战争之外的事情认真的考虑过,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了。
“呵呵,将军说笑了,我家主公的意思并非如此,与友军分配战斗所得乃是惯例,不能因为某支部队没有参加战斗,就将这支部队的功劳排除在外吧?我想将军军中的记功书记,想必也不会犯下这种错误的,对吧?”
赵云很执着的要给吕布分配战利品,并非赵云东西多的拿不走,而是方志文反复的交代过,说是吕布好面子,一定会推拒分配战利品,但是如果你真的不给他,他心里一定会记恨你,所以,一定要赵云按照三七开的比例给吕布分配战利品,但是尽量争取不要分配人口给吕布。
实际上,吕布的情况跟方志文的情况又有些不同,因为吕布背靠并州南部,人口暂时还不是很缺,相反,由于并州也不是产粮区,因此大量涌入并州北部的平民最缺的是粮食和生产物资,所以,方志文和赵云都认为,吕布应该会选择钱粮和牛羊作为分配品,来折算人口部分的比例。
吕布眼睛转了转,忽然哈哈的笑了起来:“子龙这么一说,倒也是这么回事,负责牵制的部队一样是要记功的,既然如此,那么某就愧领了!那就还是跟往常一样,人口我们不要,折算成牛羊好了,现在雁门各郡的百姓都缺乏生产物资。”
“好,这事我会安排人与将军的后勤官交接,就按照三七的比例分配,将军以为如何?”
“可!”
赵云偷偷的松了口气,笑着站起来走到一边挂着地图的架子前,指了指地图道:“那么,接下来说说攻伐和连部的事情吧,这是我部侦骑获得的一些情报,还请将军补充一下,毕竟我们新到,对许多情况还不是很了解。”
吕布平白得了一大注的意外之财,心情大好,再加上赵云正在大规模的运送人口,完全没有在本地建城的打算,这也让吕布放下了心中的大石,整个人显得轻松了许多。
吕布之前的话并非是假话,yīn山以北的战事一直不断,一方面固然会增加前往yīn山以北打猎的玩家,由此也给雁门各郡带来了一定的好处,但是yīn山以北胡族也并非一味的收缩不出,而是会不断的对yīn山以南的后勤通道和支撑点发动突袭,所以,也会导致yīn山南部生产环境的恶化。
两者相比,有些弊大于利,因此,吕布也试图将战线推得更北一些,这就需要在yīn山以北取得一个支撑点,而这个支撑点,现在看来就是赵云拿下的阙居部的大营位置最好。
所以,吕布今天主要就是奔着这个地方而来的,吕布生怕方志文在此处建城,到时候,真不知道该如何与方志文掰扯了!幸好,方志文有意将这里直接让出来,这让吕布心情大好。
见到赵云将话题转向了攻伐和连部,吕布的兴致更加的高涨了!
“文远,你来给子龙介绍一下和连部的情况。”
“诺!”
张辽站起来走到地图边上,冲着赵云点了点头,先仔细的看了看赵云的地图,这上面的标注非常的详细,这种做法张辽已经在方志文那里看过很多次了,现在吕布军中的地图也开始学习这个做法。
“和连部自从北迁以来,虽然面临着我军的压制,以及大量异人部队的袭扰,但是和连的实力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呈现上升的趋势。一来,是由于战争提高了和连部队和将领的经验,据我们的情报,和连帐下的武将之中,超过七阶的两名,六阶以上六名,五阶之上的数量不详。另外,由于我方对胡族的压力大增,也导致了鲜卑人内部趋于团结,大量的散居部落先后投向和连,使和连的人口有了一定的增加,从开始时的二十万帐,现在增加到三十万帐左右,合共约一百七十万丁,可参战的人数五十万以上,常备jīng锐部队二十万。”
赵云点了点头,除了关于将领的详细情况,其他的情报基本上与自己掌握的差不多,这说明参谋部的情报工作还是相当到位的。
张辽继续点着地图说道:“根据最新的情报,现在和连部在呼伦河中部地区,这里水系密布,草原丰美,是一个优良的牧场,他的部族星散在汗帐的周围,并且利用相对复杂的地形,吃掉了不少前去袭扰的异人部队,因此,如果我们要大举进攻和连汗帐,复杂的地形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文远所说的地形问题,是指沼泽和河流?”
“嗯,还有星罗棋布的河塘。”
“看来,选择冬季出兵更好啊!”
“冬季和连部是不会在这里过冬的,而是向西北方向运动,在祁连山附近寻找避风的地方过冬。”
赵云的眉头皱了起来,想了一会,随即又舒展了开来,自己的任务是迫降阙居,现在已经完成了,至于攻伐和连,这事本来就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事情,赵云想明白了之后,也不着急了!
“这么看来,攻伐和连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吕将军、文远,我们是不是应该在这里建立一个前进基地,以利rì后的战事?”
吕布眼睛一亮,点头道:“正是,某家也正有此意,只是这里乃是子龙攻下的,要在这里建城,是否应该询问一下志文的意见?”
赵云故意沉吟了一下,摇头道:“不必了,主公原本就不主张在此处建城,因为这里距离雁门更近,只是一山之隔,距离丰宁城却有数千里之遥,因此,建城与否吕将军一言可决,不必向主公问询了。”
吕布笑了:“既然如此,某家也不矫情了,就依子龙所言,在这里建立雁北城,作为攻伐和连的战略支撑点。郝萌,此事就由你全权负责!”
“诺!”
“哈哈.....正事说完了,咱们出去活动活动手脚,子龙的武技最近可有进步,想不想与某家过过手?”
赵云眼中jīng芒暴闪:“正有此意,求之不得也!”!!!
第五百七十七章赵云VS吕布
“叮!”
赵云与吕布的第一个交击,赵云的枪尖准确的***在吕布方天画戟的横叉上,吕布方天画戟旋转的稍慢,没有将赵云的枪尖带偏,两把兵器的用力角度相当jīng准的形成了一个巧妙的角度,赵云的龙胆枪受力是直线向后,而吕布的方天画戟却是向内侧偏移。
吕布心下暗喝了一声‘好’!赵云的进步吕布是看在眼里的,每一次与赵云会面,赵云的武技都会大大跨出一步,想当初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吕布是指导xìng质的与赵云过了几招,那时候,若是吕布与赵云正式过招的话,赵云十招之内必败。
而随后在冀州相会时,赵云却已经一只脚跨进了顶尖武者第五百七十七章赵云VS吕布的行列,只是对与自己的境界和理解还都不够圆润通透,但是即使是那样,吕布百招之内也不敢言胜!
到了这次相见,赵云这一招使出,吕布立刻明白了,赵云的速度已经绝对不比自己差,唯一差的应该是力量,至于对武技的理解上,只看赵云刚才准确的判断和选择,吕布就知道,赵云的武技已经大成了!剩下的,只是将之磨练的越来越本能化,最后信手拈来都是绝杀的时候,赵云就能与自己完全平手了。
这一瞬间,吕布转了很多的念头,但是却毫不妨碍吕布的招式变换,吕布现在确实能够做到信手拈来都是绝杀的程度!
赵云之所以选择将吕布的兵器向内侧击退,而不是向外侧,是因为吕布的力量比赵云大,如果将吕布的方天画戟向外击开,那么接下来,赵云将会承受吕布一次势大力沉的挥击,如果是向内侧的话,吕布的发力是弹击或者崩击的方式,速度虽然更快一些,但是力度却受到了限制,这就是一个顶尖武者的智慧和本能反应,想方设法的以自己之长第五百七十七章赵云VS吕布,去限制对手的发挥,让对手始终处于一个发挥不出长处的境地。
吕布腰部用力,左手一推一压,右手一拧,方天画戟的横刃转向了外侧,方天画戟也挟着隐隐的光芒向外扫刺。
‘叮!’
赵云的龙胆枪竟然直来直去,若是外行人看到想必根本就不能理解,赵云是如何将向后的力量化作向前的动力的,其实这个技巧在于手臂和腰力的巧妙应用,说穿了也很简单,现代人都见过弹簧,当你直直的向着弹簧猛力一击的时候,后果是很可怕的,若果身手不够敏捷,你绝对会被自己的力量给打倒!如果这个弹簧还能及时在反弹力上叠加上主动加速度,那么结果更可怕!赵云现在用的,就是一个弹力技巧。
赵云此刻的枪即使不用技能,速度也远超吕布的方天画戟,但是吕布的方天画戟的路线却极其巧妙,一杆狭长的方天画戟在吕布手里,仿佛是一柄巨大的斧头一样,居然控制了老大的一片空间,将赵云的进击路线完全封死,于是,兵器再次相交。
赵云的龙胆枪向后荡开,急速的回收,仿佛正在缩回头的灵蛇一样,快得让人觉得他手上的长枪已经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吕布方天画戟滴溜溜的旋转,化解着赵云这次力量巨大的刺击,吕布知道,这一击,不但是赵云的力量,也有自己的力量,赵云对力量的转换把握的已经出神入化了!
双方战马毫不停步,正在急速的交错,双方的距离只有半支长枪的宽度,此时已经完全平行了。
赵云的枪却忽然从他身体的左侧探了出来,随即如同一条扑食的毒蛇,猛地向着吕布的腰侧冲去,大多数人都没有看清楚这一枪的来龙去脉,只是看到了那一抹流光,甚至不知道那抹流光其实不是枪尖,而是枪尾所造成的。
“好!”吕布暴喝一声,脸上一片兴奋,手肘猛地一沉,准确的用方天画戟的戟杆敲在了赵云龙胆枪的枪尾上。
‘噹!’
赵云的枪向下一沉,心里也不由得赞叹,吕布的这一招极其聪明,这向下的一击看似简单,但是却破除了赵云想要继续借力将枪尖再次绕回、进行第四击的打算,而且,向下一击,不需要多大的力量,就能将赵云的枪停住一瞬,双方战马交错,这一瞬之后,赵云的枪即使还会继续前冲,却已经走在了空处。
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个‘走在空处’,用技击术语,这就叫做招式用老,绝对是陷入被动的前兆!
顶尖高手的对战,每一个小小的动作,都包含了深意,在方志文与夏侯渊对战的时候,夏侯渊没有办法适应方志文那种招招有陷阱的打法,但是方志文那是在利用自己有一个辅助终端的优势,而顶尖武者的招招设陷完全是来自本能和直觉,比方志文的刻意计算更加的迅速和直接。
“好!”这回是赵云的爆喝,赵云的眼神满是兴奋的火焰,枪尾顺势迅速的下压,整个人的身体向后一扭,却惊讶的发现,吕布的动作居然也跟自己大同小异。
吕布扭头,手里方天画戟尾部向下沉,画戟的头部却如同翻身的巨龙一样,高高的扬了起来,然后迅速越过高点,猛地向后砸了下去。
赵云的招式几乎是一样的,但是赵云的招式却是倒悬点刺。
‘叮!’
紧急关头,赵云还是找准了方天画戟的着力点,用一个点刺将吕布的方天画戟撞偏,一股恶风擦着赵云的右腿外侧轰在了地上,那如同实质一样的空气冲击波居然在地上犁开一条深沟,被斩碎的草叶随风飙散。
双方战马完全错开,吕布仰天大笑,甚是畅快,赵云的眼里更是火光四shè,嘴角也挂着一丝笑意,白皙的脸上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用力的缘故,显得有些发红。
两人不约而同的圈转战马,却没有立刻接着动手,吕布大声道:“痛快!痛快!也只有子龙能让我放手一战!”
“吕将军乃是在下生平仅见的高手,也是在下的目标!”
“好!再来!”
“敢不从命!”
战马飞驰蹄声密如鼓点,枪戟相交jīng妙处震撼心扉。
在一旁观战的双方将领,早已经看得如痴如醉,这才是最巅峰的战斗啊!只要能理解一点,都能够受益良多。
张辽更是看得目不转睛,这里也就属他看得最清楚,理解的最多,心里也最不是味道,想当初,第一次见到赵云的时候,赵云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也就跟自己的水平差不多,但是几年过去,自己虽然也有进步,但是跟赵云一比,这个差距就出来了。
要说没有妒忌那是不可能的,问题是,张辽嫉妒又能如何呢?赵云又不是吕布的部属,何况方志文对赵云亲如兄弟,信任更是无以复加,年纪轻轻的赵云已经能够独领一军dúlì作战,从赵云的快速成长来看,也能猜到方志文给赵云提供了多少的支持了!
虽然心里酸酸的,但是张辽却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赵云的对手了,只能仰着头看着这个年轻人,从他身上寻找值得自己学习的东西,也从他身上,寻找促使自己努力的动力!
张辽从赵云的成长问题,又忽然想到了高顺,不知道高顺现在的情况如何了?从一些渠道得到的消息上看,高顺现在也是独领一军,更是在辽东北部和青州战场上大出风头,张辽甚至有些担心,若是将来再见到高顺的时候,这小子也需要自己仰视的话,自己愤怒和不甘的心情还能不能压抑的住。
“叮!叮!当!当!”
赵云与吕布打得难分难解,虽然看上去现在赵云仅仅是微微落在下风,但是赵云自己却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缺点就是没有吕布的力量大,没有吕布的耐力强,久战下去自己必败,只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取胜,就只有冒险用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战法,但结果如何还真不好预料,毕竟吕布有没有出全力,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招数没出?赵云完全不摸底。
打了数十回合,吕布忽然先变招,招式变得大开大合,看似简单直接处处漏洞,但是这种直来直去的招数却让赵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漏洞,完全不能加以利用,因为想要顺着这些漏洞攻击,就得先承受吕布的致命一击,吕布居然先用出了以伤换命的打法。
这一变招顿时让赵云陷入了苦战,赵云这才知道,如果真的以伤换伤吃亏的绝对还是自己,力量的优势越是在这种时候,越能发挥出来,这便是以力破巧嘛!赵云看向吕布,见吕布一脸的笑意,想必,吕布变招的初衷就是要告诉赵云,在相同的技巧水平之下,最终的胜负还是会由力量来决定。
很不巧,吕布天生神力!
又坚持了数十招,赵云的处境更难了,因为总是被动的化解吕布看似无赖其实正大光明的砍杀,赵云的手臂已经有些酸麻了,赵云不得不承认,现阶段,自己仍然不是吕布的对手,至少,自己的技巧和对力量的理解和掌握没有达到更高的境界之前,对上吕布只有失败一途!
又是一个回合结束,赵云圈转战马,并没有再催马交战,而是将长枪收起,甩了甩酸麻的手臂,笑着拱手道:“在下认输了,还是不能与吕将军相提并论啊!待在下再有所得时,定当再向将军求教!”
吕布有些意犹未尽的挥了挥手里的方天画戟,咧嘴笑道:“子龙过谦了,这世间能与子龙并肩的人,想必也是不多了,今rì能与子龙放手一战,已是大快平生了!我也很期待子龙的进步,哈哈.....”!!!
第五百七十八章华歆的发现
【感谢‘孤行人间’大大投出宝贵的***!还有‘云卷云舒不是我’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方志文抱着自己的大儿子,看着儿子乌溜溜的眼睛,圆滚滚的手腕,还有身上散发的好闻的nǎi香味,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一旁在汇报工作的史阿不得不经常的停下来,等着方志文抬起头看向他,史阿才接着讲下去。
好几次之后,方志文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疑惑又有些不舍的问道:“史阿,你不是想抱抱我儿子吧?”
“可以吗!太好了,该怎么抱啊?”史阿立刻笑呵呵的凑了上来,伸出双手就要从方志文怀里将方毅抢出来。
方志文敏捷的一闪:“没第五百七十八章华歆的发现门!呵呵.....”
史阿不满的翻了一个白眼:“有什么了不起,我自己找女人生!”
“呵呵,那赶紧去,没人拦着你,到时候我一定给你准备好丰厚的礼物!”
史阿正想反驳,门口忽然伸出一个脑袋,看了看相对无语的两人,香香一晃身蹦了进来,二话不说就从方志文的手里将方毅挖了出来,笑嘻嘻的看这一脸不舍的方志文道:“盼儿姐姐说喂nǎi的时间到了!嘻嘻......”
说罢香香得意的用脸蛋使劲的蹭了蹭小宝宝的脸蛋,一蹦一跳的走了,史阿羡慕的看着香香的背影消失,幸灾乐祸的笑了笑道:“主公!还是老老实实的听汇报吧!”
方志文咂了咂嘴,不在乎的笑笑:“反正随时都能抱!呵呵,来,接着说,华歆这一去西林学宫就再没有出现,现在两个月过去了,难道他还呆在西林学宫?”
“不,他最近在我们领地各处活动,前天才从林西回来,他到各地四处考察,并热衷于与人聊天,打听当地官府的政策实施效果,然后继续回西林学宫呆几第五百七十八章华歆的发现天,接着又会出去,似乎在证实些什么,我们事后问了与他交谈的民众,华歆的问题都是涉及密云官府政策法规方面的,看来,华歆还在积极的证明什么!”
史阿手里有一份稿子,但是那只是提要,上面写着需要汇报的内容条目,是没有任何细节的,很显然,这些细节都是史阿自己记在脑袋里的,当然,如果方志文需要具体的文字资料,史阿也能随时拿得出来。
“呵呵,他在证明我们是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让他继续去折腾好了,相信当事实证明了一切之后,他会选择向我们效力的。”
方志文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从华歆对民众事务的关注程度,方志文就相信,华歆一定会投效自己的,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将民众的利益放在施政的首要位置的,只有方志文这个势力,因此,双方在理念上是合拍的,华歆没有理由不选择这样的一个政治势力效力。
而且以华歆的智慧,又怎么会看不清楚现在大汉的现实呢?特别是他曾经在京城担任过官职,显然对皇权和世族政权都是很失望的。
“主公,华歆的本事真的如同传闻那么厉害么?我们调查过华歆过去的一些情况,虽然他名声很大,但华歆周围的人对于他的评价并不好,他同窗好友管宁更是跟他割席断交!”
史阿特意的提醒了方志文一句,用人的事情,虽然一向都是方志文独断专行,但是周围人的意见,方志文还是会听的,特别是用文人,施政与治军不同,治军的时候,由于军队的基层军官都是从老部队里调去的,因此对方志文的忠诚度极高,基本上就能制约住高级武官的不轨企图。
但是文臣则不同,密云一系的文官体系由西林体系、郑乡体系和元老体系组成,除了元老一系大部分都是从密云培养起来的,其他两个体系跟方志文的关系就没那么紧密了,因此,文官任用不当,造成的危害甚至会比武将更严重。
“呵呵,史阿,事情不能仅仅看表面,割席断交只是管宁的单方面行为,管宁这么做其实有些沽名钓誉的意味,或者说管宁的脾气不好也行,华歆是一个比较务实的人,而管宁则是一个务虚的人,两人根本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因此道不同不相与谋罢了,管宁还要割席断交,是不是显得特虚伪!?”
“照主公这么说,岂不是宁愿用华歆,也不会用管宁?”
“管宁你倒是想用呢,但是人家可不搭理你!管宁这个人做不得官,他就适合做做学问做做老师,别的事他也做不好,不是说有学问的人就能做事,相反,很多能做事的人未必有学问。因此,如果挑政务官甚至是军师,我肯定选华歆,但是找学宫的老师和祭酒,当然应该选管宁了!”
方志文摇头晃脑的说着,一副理所当然的架势,史阿想了想,这就是所谓的人尽其才吧!不过华歆在周围人的评价中,真的不怎么样,而且这人在京城中曾经做个小官,也没有什么成绩。
或许真像主公所说的那样,未得其主,从而不得其用!
“军师?主公难道想让华歆替代田军师么?他有那么厉害!?”
“当然不是,我是希望给每一个dúlì的部队配上随军的参谋长,也就是随军的军师,最近在青州的战事中就能够看出来,有了田丰,青州的军事行动变得准确和迅速了许多,否则事事都需要我来总控,岂不是要累死!”
方志文故作姿态的揉了揉脑门,史阿鄙视的撇了撇嘴,就你天天抱着儿子四处炫耀的样子,哪有一点忙碌辛劳的感觉?
“呵呵,主公的想法不错,但是,需要的人才可是不少啊!”
“华歆算一个,此人能文能武,应该让他去总领海军的事务,徐庶算一个,这人更是偏向军略方面的长才,我想让徐庶在冀州历练一下,然后将青州的事情交给徐庶,将元皓换回来,至于其他的军团,先等等吧!”
史阿想了一下,就明白了方志文的打算,青州战事虽然不重,但是却有一个厉害的对手,所以主掌青州的人绝对不能差,因此方志文不敢让没有军师坐镇的军团单独在青州行动。
至于海军,是因为海军越来越重要,而且海军不仅仅是战斗,更是调控整个战略局势的存在,并且还要发展自己的基地航线,所以,需要一个军师来统筹也是应该的。
.....................................................
正在唐山港海边的华歆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紧了紧衣服,华歆有些担心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生怕自己又生病了,不过自从到了西林学宫给华佗看过之后,这段时间四处奔波倒也不觉得身体有什么问题。
这两个月华歆可以说基本上都在兴奋中度过,一方面,他学到了以往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知识,另一方面,他也亲眼的看见了一个新型的政体运作的情况,可以说充满了惊奇以及期待,所以他才有这么大的干劲在整个密云系的地盘四处奔波,亲自去一一验证自己的疑惑,去证明这一切都是真实可信的,而不是一个巨大的骗局。
看着唐山港还有些简陋的港口,以及海面上连成了一片的海船帆影,华歆的眉头一会皱起,一会又舒展开,半晌才长长的呼了口气。
“密云一系的活力,居然都维系在这辽阔的大海上,或许周围的政治势力都还没有意识到这点,不然以密云、丰宁、林西这些资源偏向严重的城市,又怎么能迅速的发展起来,没有崩溃已经是不易了!幽州其他的城市想要复制密云的兴起,怕是都是枉然啊!”
“这位先生好见识!”一个略显稚嫩,但是却十分洪亮的声音在华歆身后响起。
华歆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身材健硕的少年,脸型方正端肃,脸sè黝黑眼神明亮,嘴角挂着一丝爽朗的笑意,右手牵着一匹乌黑的战马,身上还带着汗水泥尘,不远处有几个伴当,外形上都是相当强健的人物,咋眼一看,应该是个世族子弟。
“呵呵,小兄弟见笑了,只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小兄弟是哪里人,也在这里看海么?”
“我是跑海的人,不过也很喜欢骑马,所以船一靠岸,我就上岸来让马儿跑一跑。”
“想不到小兄弟年纪轻轻已经是做海上生意的大商人了,佩服!”
“过奖了,这位先生也想做海上的营生么?”
“呵呵,其实在下是在研究密云势力,总觉的这个势力兴起的有些怪异,直到看到这个新建的海港,我才明白,密云一系看似散乱的布局,其实就是靠着这个通达四方的大海连接成了一盘活棋,听说这渤海、黄海已经成了密云的后花园,小兄弟常常在海上跑,这两处的海面可还平安?”
“平安,平安的很,小股的野怪海盗还能看见,大股的海盗已经好久没见踪影了,在乐南、清河口、钦岛、唐山、都县以及青岛航线上,几乎不用带护航的武士,只要有几个武装水手就行了,您说安全不安全?”
华歆点了点头,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随即又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水军势力来争夺这里的控制权么?特别是那些异人的势力?”
“呵呵,异人?先生,您应该知道,水军可不是造几条船出来就行了,水军的背后需要强大的陆上力量,而在这两个内海的周边,哪里还有能跟密云公开叫板的陆上势力呢?特别是异人!”
那少年的眉头一扬,眼神里闪过一丝奇怪的jīng芒,居然颇有些威势,真不知道这个少年是什么身份,看来家世不简单啊!
华歆一愣!这两处内海周边几个州,确实都是四分五裂的状态,数来数去,能够直接跟方志文撕破脸皮的势力,还真是一个都没有,密云怎么会有这种好运气?
华歆沉默了下来,他是个怀疑论者,这种好运气什么的他绝对不相信,如果不是好运气,那么又是什么呢?!!!
第五百七十九章不甘寂寞的袁绍
南皮,袁绍的大本营!
虽然从京城的袁家本家传来的消息看,家族对袁绍在冀州的表现还是认可的,如果从袁绍对家族命令的执行力上看,袁绍的执行力是没的说,对冀州本地世族的适当清洗和敲打,进一步的巩固了袁家在冀州的地位。
同时,通过拉拢吸引本地世族的举动,将本地世族绑架在自己的战车上,以阵营的形式给他们打上标签,防止这些善变的家伙们左摇右摆,能够基本上算是齐心的团结在以袁绍为首的世族阵营之中,稳稳的控制了冀州三分之一的土地,而且还是相对富庶的土地,这种成绩怎么说也不能算是丢人的。
但是袁绍自己却不大满意自第五百七十九章不甘寂寞的袁绍己的成绩,从投入来看,袁绍这方应该算是投入钱粮物资最多的一方,但是从取得的实利来看,除了在清河口港的贸易在赚钱,其袁绍现在掌握的地盘本来就在袁家的隐xìng控制之下,现在只不过是公开化了而已,甚至这些地盘还因为黄巾乱起的时候,遭受了不少的物资和人口的损失。
因此,从实际收支上看,袁绍觉得亏了,当然了,如果从长远来看,袁家在冀州确立了领导xìng的地位,这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好处,政治上的好处更大,但是这种软xìng的收益,暂时是不能惠及袁绍本人的。
对于冀州现在这种大战没有,小战不断,相对比较平稳的局面,最为不满意的就是袁绍,而最希望保持这种局面的就是张角,从对抗xìng的角度看,敌人高兴也就代表着自己失败,所以,袁绍非常不爽,袁绍不爽,那么冀州就要变天。
“子远,这种局面我不满意。很不满意!必须得到改变!”
袁绍喜欢登高,所以住处必有楼台,而且他总是喜欢在楼台上商量重要的事情。此刻他略第五百七十九章不甘寂寞的袁绍有些烦躁的在楼顶上的观星台上来回走动着,平时那繁华的城市风光,现在看在眼里也显得有些烦乱浮华,让人觉得不大舒服。
许攸悠然的坐在遮阳的亭子里。靠着亭柱享受着楼顶上的清风,和煦的阳光伴着云影时隐时现,让人有种恹恹yù睡的感觉。
听到袁绍的抱怨,许攸抚了抚山羊胡子,瞥了一眼在茶围边上yù言又止的逄纪。淡淡的说道:“那就去改变一下吧,关键是,本初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不能因为心里不满,就盲目的四处开战吧?兵法有云:怒而兴兵,为将者戒!”
袁绍停住了脚步,微微的皱着眉头,良久。忽然快步的走回遮阳亭。一屁股坐在茶围的边上,端起自己的茶水喝了一口,眯着眼睛看看天空中的浮云,有些干涩的说道:“拿下整个冀州如何?”
“哈哈,当然好!”许攸似乎很开心的笑着,这个目标好。看似空泛的目标,但是却完全符合袁绍的能力和需求。因此,这个表面上有些扯的目标。其实对袁绍本人,以及袁绍所整合的势力,都是有着重要的意义的。
“子远莫非是在开玩笑么?”逄纪看着笑得有些轻浮的许攸,有些不满的说道。
许攸眼神闪了闪,怜悯的看了看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逄纪,然后看着嘴角带着笑意的袁绍道:“并非玩笑!本初的意思很明确,必须要建立一个长远的目标,然后将我们的短期目标以及rì常所为,都纳入到这个长期目标中去,围绕实现这个长远目标而努力,本初,我说得可对!”
“丝毫不差!既然我们远期要实现掌控整个冀州的目标,那么不管是张角还是韩馥,都从本质上是我们的敌人,至于方志文,这人.....”
“此人倒是个问题,如果他不掺乎进冀州的事情,等我们拿下整个冀州,他也没有了在冀州存在的基础,但是如果他搅和进来,干涉我们的行事的话,那么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袁绍皱了皱眉,随即展颜道:“那就将他也算进敌对方,这么看,我们有三个敌人要对付,因此,我们现在所有的计划,都应该因应将这三个敌人击败的目的来制定。”
许攸对袁绍的自信很满意,为上位者,别的都可以没有,自信一定不能没有,一个领袖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自信,即使是盲目的自信都比没有自信的领袖更好!
一旁的逄纪脸sè窘迫,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过来袁绍刚才那句近乎玩笑的话所代表的深刻含义,他不由得对自己的迟钝感到羞愧,同时也对许攸的玲珑心思感到极度的妒忌,心里对许攸充满了深深的嫉恨!
“主公,冀州各方势力互相牵扯,颇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势头,现在看来,整体实力我方最强,其次韩馥,再次张角,方志文最弱,因此,如果我们对某一方表现出太过明显的敌意或者行动时,事情就会朝着复杂化的方向发展,他们几方会有联合起来、连弱抗强的想法。”
袁绍点头,正是因为这样,袁绍才烦躁啊!如果只有一个敌人,那么事情就简单了,想方设法的击败这个敌人就是了,但是现在敌人有三个,自己动一个,另外两个肯定不会置之不理,而一旦弱者联合起来,又明显的比自己的实力更强。
“呵呵,确实如此!”许攸慢悠悠伸出两根手指,淡定的接话:“所以,破解这种局面的办法有两个!”
逄纪目光中冷芒闪烁,自己一个办法都没有,许攸却有不止一个办法!这实在是让人生气,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许攸早就被逄纪杀了无数次了。
可惜,不如就是不如,自己想不出办法,那就只好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听着自己的对头高谈阔论,看着自己的仇人抢走主公的信赖,不爽啊!
“哦!?子远快快道来!”袁绍兴奋的看向许攸追问,这个问题像是一座大山一样一直压在他的心里,如果许攸能将之搬走,袁绍是求之不得啊!
“其一,离间!利用谣言、实际利益等等方法,使这三方的互信彻底消失,当然。本来他们之间其实就没有特别深的信任关系,因此,这个办法是有很大的可行xìng的。”
“离间!?”袁绍皱眉想了一会。点头认同了许攸的说法,离间确实是一个好主意,而且是一个低成本的办法,只要动用间谍散布流言。然后适当的让出一些实利,自己甚至不用付出什么。
“子远有些想当然了,韩馥手下有沮授、闵纯,张角麾下也不乏智谋之士,方志文更是老狐狸一条。难道会看不出来这种简单的小动作?”
逄纪适时的破了一大盆冷水,袁绍一愣,随即又赞同的点了点头,这确实也是事实。
“不然,有些事情并非你知道是敌人的计策就能躲得开,这种做法叫做阳谋!”
“阳谋!就像当初我们主动让出广平郡一样?韩馥明知道会因此而与张角产生巨大的矛盾和不信任,但是他却不得不吃下这个诱饵?”
袁绍一脸兴奋的说道。
“对!正是这种阳谋,假如我们将廮陶的部队全部撤回安平郡。难道张角还要硬拉着我们不让我们走不成?难道方志文和韩馥还能前来挡住颜良将军的部队不成?同样。当廮陶之围解开,张角的部队会解散去种田么?”
袁绍再次用力的点头!逄纪心下急转。
“如果韩馥也将巨鹿之围撤了呢?”
“他不敢撤!因为满朝的官员都盯着他呢!”许攸信心满满的答道。
袁绍用力的一拍大腿:“好!朝堂中的优势我们又怎么能够弃之不用呢!哈哈哈,好啊!好一个阳谋!”
“但是,即使不撤围,韩馥也完全可以跟张角私下达成什么协议之类的,保持双方的默契。只要这两方的矛盾不激化,我们即使撤了廮陶之围。实际上的效果也等于没有!”
袁绍转头看向许攸,这也是一个问题啊!
“这也不难。主意就出在异人身上!不知本初是否注意到了,在冀州的整个战事中,最积极的不是我们和韩馥,也不是方志文,而是异人?”
袁绍再次皱眉思索了一下,恍然道:“确实如此,异人的好战情绪格外的高涨,出动的部队更是比我们各方加起来还要多许多,而且战争的积极xìng也非常的强!”
“没错,异人也是有势力团体的!因此,我们应该在异人身上下功夫,想方设法的加大异人在巨鹿的战争规模,撤围廮陶不仅仅是要释放张角的部队,更是释放在廮陶周围聚集的大量异人部队,而这些好战的异人部队失去了廮陶战场之后,只能向......”
“巨鹿!我明白了!当更多的异人部队聚集在巨鹿战场周围的时候,我们就有机会引发大规模的异人部队之间的战争,进而促使韩馥和张角不得不卷入这场失控的战斗!”
袁绍兴奋的接下许攸的话,仿佛许攸的计谋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