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56部分

的确实很不错,完全没有娇骄二气。
“军师大人,部队的补充和修整都已经完成了,现在每天在周围例行的巡逻之外,就是按照军师的吩咐,增加了丘陵战的对抗训练,而且还分成小队每天去周围的山区打野怪进行实战,现在部队的战意高昂。”
宇文伯颜很快的回答道,眼神里闪烁着意思兴奋,军师既然这么问,显然是要有所行动了,本来好好的城阳战役,却被曹cāo给搅和了,宇文伯颜要说对曹cāo没有意见那绝对是假的,因此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给曹cāo还以颜sè。
“怎么样,骑兵在丘陵地区的战斗力能达到平原上的几成?”
“这个不好说,我们结合了元志的经验,以及军师和主公的设想,进行了大量的训练和测试,但是不管怎么说,战力肯定会下降,而这个下降是综合xìng的,不能一概而论,这么比较是没意义的,从本质上来说,这支部队现在更像是一支纯粹的龙骑兵了,马匹变成了赶路和负重工具,战斗的时候,战马基本上没有发挥任何的作用。”
“呵呵,宇文将军也发现了,主公的意思是想让你尝试建立一支准山地快速作战部队,与高顺的重装龙骑兵形成复杂地形下的两个主要步兵战力。”
“原来如此,怪不得主公不让我配置刀盾兵,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快速打击而不是防御?”
“对,将来执行战役任务的时候,会有高顺的重装龙骑兵配合,攻坚和防御是他们的事情,而你们的任务是快速打击。”
“明白了,那么我建议给弓箭手配上轻弩,甚至连重弩兵最好也配上轻弩,在林地作战的时候,轻弩的作用是巨大的。”
“这个完全可以,细节方面是我们来配合你的。”
“军师召我来就是说这个事情?”宇文伯颜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田丰抚着胡须笑了笑:“当然不是,既然已经训练了一段时间。就应该实战检验一下才行。”
“太好了,是去跟夏侯渊作战么?”
看着宇文伯颜搓着手的热切状态,田丰恶劣的笑了笑:“恰恰相反,你是去帮助夏侯渊作战!”
“什么?军师你没有弄错?或者是我听错了?”
宇文伯颜瞪大了眼睛看着一脸古怪笑意的田丰,这绝对是自己听错了,怎么回去帮助夏侯渊呢?结束城阳战役的初衷,就是为了给曹cāo找麻烦。怎么可能现在不去找曹cāo的麻烦,反而会去帮助夏侯渊呢?这绝对不可能!
“不,你没有听错。我也没有说错,我确实是让你去帮助夏侯渊,稳定他的后勤线。”
“可是.......可是……田丰呵呵的笑着:“这没有什么的。你是员老将了,怎么会不明白战场上的情况千变万化,绝对不能拘泥,你想想我们的战略目的是什么,然后再想想我的命令是不是合理,千万不要被表象的巨大反差所左右了!”
宇文伯颜有些惭愧的低下头,自己刚才的表现确实有些不堪,看来都是因为自己长期远离战场,已经忘记了作为将领必须冷静的面对一切的戒条,不能为无法接受的表象所迷惑。不能被自己心里的执着所困扰。
“我们的战略目的是要让曹cāo与黄巾军与黄巾阵营的异人陷入长久的交战中,不使双方因交战而得利。”
“对!但是夏侯渊现在面临的后勤危机,会让夏侯渊与曹cāo萌生退意,转而将战斗的重点从东莞城转向前来袭扰牵制的黄巾阵营异人部队,从较弱的异人部队入手。一方面能够肃清身边的掣肘,一方面还能从异人部队的俘虏中获得人口红利,肃清了异人部队之后,曹cāo会有更大的力量攻击黄巾军,这显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宇文伯颜恍然:“因此,我们先出手。将黄巾阵营的异人部队吃掉或者赶走,让夏侯渊痛痛快快的去打攻坚战?”
“没错,就是这个主意!”田丰抚手笑道。
“军师莫非早就预见到了今天这种局面,否则怎么会早早的让我们开始训练山地战、小部队突袭战?”
“当然,不是我预见到,而是经过了参谋部对情报的研判,还有主公的建议等等。”
宇文伯颜眼神晃了晃,虽然他早就知道,战争真是个不简单的事情。
“那么,具体我们该怎么打?”
“你们的任务是清剿袭扰夏侯渊后勤的异人部队,针对异人的部队有规模小、行动飘忽、反应快等等的特点,因此,宇文将军的部队必须能在复杂的山地上快速的、长距离的机动,以求一击命中。俘虏战利品之类的东西,可以视情况自行决定,或者遣散,或者直接吸收进辅兵部队,反正他们本来就是士兵。”
“那么训练山地求生,就是为了尽可能的减少补给了?”
“当然,我们的士兵不像异人那样人人有包裹,不能携带大量的补给品,因此在山地战中我们的部队在补给方面是有劣势的。因地制宜的就地解决部分补给,就能扯平这个差距,当然,我们也会雇佣异人小部队实施定点补给投放,不过这个不能作为作战的依赖。”
宇文伯颜想了想道:“粮草还好,但是箭矢又该怎么办?”
田丰得意的笑了笑,从包裹里拿出了一本技能:“竹箭的制作方法!”
“竹箭?”
“对,并不一定是竹箭,也可以是木箭,制作的关窍在于完成之后将尖端部位烧灼碳化,这种箭矢对付布甲的敌军杀伤力不会比金属箭头的箭矢差,这么一来也可以弥补一部分了!”
宇文伯颜接过技能翻着,很显然,这种技能绝对不是只有一本,而是要给部队的后勤辅兵们大量的学习,想想自己部队需要的技能数量,主公为了打造自己这支山地轻装部队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属下定不负主公和军师所望!”RQ
第五百八十八章掉进泥沼的曹操
/div>
夏侯渊很快发现,自己的后勤线忽然稳定了起来,那些昨天还像是苍蝇一样的异人部队,今天忽然消失了,仿佛从来都不曾出现过一样。/
害怕其中有诈的夏侯渊还是小心谨慎的派出大量的侦骑和骑兵部队,严密的监视了一天,并且将这个情况迅速的汇报给曹cāo和自己阵营的异人势力,让他们关注周围的变化,不要被忽然集结起来的异人部队给偷袭了。
但是夏侯渊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接连三天,黄巾阵营的异人部队偷袭的力度都没有反弹,只是维持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夏侯渊的后勤线算是彻底的稳定了下来,如果没有稳定的后勤线,夏侯渊根本就无法想像自己凭什么能攻下东莞城。
确定了黄巾贼不会再来偷袭自己的后勤线之后,夏侯渊终于开始研究怎样攻陷东莞城了,东莞城也是三级镇,一面临山,没有大型的河流,所以护城河什么的就是个摆设,黄巾军也没有弄,倒是在西侧临山的一面,开挖了巨大的山洞,在里面储存了大量的战备物资,甚至有传言说这些山洞还能让骑兵进入,从山脉的另一侧出击。
这无疑是一座坚城,但是坚城并非不能攻破,坚城还需要大将来镇守,如果没有经验丰富或者强力的战将,三级镇并非很难攻陷,特别是面临的攻击者是一名七阶强将的时候。
但是当夏侯渊正式开始攻城之后才发现,除了用强将镇守之外。守城还能够有另外一种模式,那就是动用大量的异人,黄巾军甚至将这些异人直接的编组在部队中,当一个小队的守军中存在一名异人的时候,这个小队爆发出来的攻防属xìng就截然不同了,因为这个异人会使用纸符!
夏侯渊痛苦的发现,自己要面对的不仅仅是高大坚固的城墙。还有海量的纸符,纸符这种东西确实是一个十分cāo蛋的玩意,特别是在相持作战、以及不计成本的大量使用的时候。
纸符的大量使用。会让防御方的士兵获得额外的攻防加成,这个加成虽然不可能完全扯平夏侯渊等阶带来的巨大的士兵属xìng差距,但是却将这个差距尽可能的缩小了。
在高顺攻击城阳郡的时候。也曾经碰到过同样的情况,但是陷阵营的攻坚能力一是来自将领加成,二者也是来自训练和装备,所以,高顺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采用的是集中力量一点突破的战术,而夏侯渊的手里,却缺乏这种一锤定音的攻坚力量。
相反,在守城的黄巾军中,却存在一支两千人的重甲步兵----黄巾力士营!
这支黄巾力士营带队的。却是被称为泰山之狐的孙观,就是方志文海军弓弩教官以及shè击指挥孙明的大兄。
这支由孙观指挥的黄巾力士,随时会出现在夏侯渊攻击的重点方向,及时的挡住夏侯渊想要定点突破的企图,让整个攻城战陷入了胶着。如果按照双方的战损比,尽管夏侯渊这边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按照双方的参战人数来算一下的话,似乎到最后失败的将会是夏侯渊。
更何况,东莞城并没有被围死,还是能够得到外来的支援的。不管怎么看,夏侯渊想要一战而下东莞显然是不可能的,长久耗下去,胜负难料。
如此一来,曹cāo的两支拳头,仿佛都打进了稀泥里面,想要拔出来都不容易,即使拔出来怕也会带着一手的泥……大帐内曹cāo眉头紧锁,东莞的战事有些出乎意料的糟糕,曹cāo当初的设想是围点打援,但是奇怪的是,点是围上来,但是援军却完全不出城,如此一来打援是不行了,但是强攻东莞却又是这种尴尬的局面。
曹cāo也想不到,黄巾军居然大胆的将黄巾力士派往了东莞城,而不是留在形势更加危险的临朐,至于临朐,现在虽然曹cāo已经拿下了一个卫城,但是损失却相当的大,照这么打下去,显然是得不偿失的。
“想不到黄巾贼中也有此等人才,居然能识破我的计策,稳扎稳打坚持守城不出。”
夏侯惇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身子,插嘴道:“大兄,不如让妙才佯装撤退,以诱对方出击!”
曹cāo缓缓的摇头:“在开始的时候,黄巾贼大举实行破袭战,这个机会妙才没有把握住有些可惜了,现在黄巾贼既然明白了野战的坏处,你觉得他们会贸贸然追击么?何况,如果他们脑袋没有问题的话,应该明白他们的城池不失就是大胜,又何必出城追击,寻求多杀伤几个敌人呢!”
“可是……元让想必也能明白,再这么相持下去,除了消耗我们大量的钱粮,还会折损将士,于我们自己本身一点好处都没有,还要额外的付出功勋和奖励品,真是得不偿失啊!”
曹cāo苦恼的抚着胡须,觉得脑仁儿有些疼,现在的局面不能继续下去,必须要打破,要么快速的攻下临朐或者东莞,要么就干脆放弃,另找攻击目标。
只是,曹cāo现在的位置很尴尬,想要攻击异人而不是直接攻击黄巾军,就必须要经过孔融的地盘,要不,就只能先拿下挡路的泰山,这也是当时曹cāo想尽办法想将孔融拉上自己的战车的原因之一。
现在看来,没有拿下孔融绝对是一个失败!
曹cāo虽然成功的迫使方志文放弃了城阳郡的战斗,但是最终其实也只是有限的打击了一下方志文的声望,略微的挽回了一些自己的名声。从实际利益来看,方志文本身在城阳郡的攻势就已经陷入了尴尬的局面,说不定,自己这招反而帮他解围了。
当方志文的部队从城阳郡撤离,黄巾阵营的异人随即就撕毁了与曹cāo的默契,开始将部队集结到东莞城抵御夏侯渊的攻势,结果是曹cāo与方志文争斗。最后却是异人得利,这个结果曹cāo很不满意。
“大兄,要不然。我们干脆撤军好了!”
“撤军?”曹cāo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
“是啊,既然不能达成目的,又何必继续耗下去呢。不如先撤回来,然后想办法再组织攻势。”
夏侯惇的建议很简单,有时候,简单的东西却是最接近事实的东西。
“等等,我想起一个事情,方志文先后攻陷东武、黔傲、诸县和莒县,但是他似乎并没有将这些地方的官职给卖......呃,任命出去,这是为何?”
“大兄,这还不简单。不好控制呗,任命出去了,就再也拿不回来了,所以……不,不对!他是有意的。他的本意就是要让这些城市回到黄巾阵营的异人手里,好算计啊!真是好算计,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我确实不如啊!”
曹cāo用力的一拍脑袋,脑仁不疼了!整个人也清爽了起来,清晰的头脑中。彻底的想清楚了方志文的种种打算,同时,方志文的这个思路也为曹cāo破开眼前的僵局提供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
“大兄?”
“哈哈......撤军,元让说得很对,我们现在就应该撤军!在这里耗着确实没有意思,拳头只能收回去,才能再打出来,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就忘了呢!不该啊!实在不应该啊!哈哈……曹cāo撤军了!?”
这句话从很多人的嘴里说出来,都是带着惊讶意味的。
不管怎么说,方志文腰斩城阳之战,就已经让人有些意外了,而曹cāo也随着忽然腰斩了临朐和东莞之战更是让人惊讶。
甚至连臧霸和管亥也有些疑神疑鬼,愣是在曹cāo大军撤走了几天了,仍然保持着高度的戒备,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至于玩家们,则有的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有的则非常的失望,青州的危局似乎雨过天晴了,青州的玩家势力们又可以安心的在享有一段相对和平的rì子,可以用来抓紧提升自己的实力。
而流浪武将和游侠们却有些失望,这绝对是雷声大雨点小啊!还以为能够继续在战争中牟利,谁知道战争就这么嘎然而止了!
方志文是在获得华歆投效的第二天,得到了曹cāo全面撤军的消息的,从田丰的来信中不难看出,田丰认为曹cāo在继续复制方志文的战略,撤军正是为了放黄巾阵营的异人回cháo,回cháo之后自然还会有雷霆一击,因此,田丰也在苦恼。
因为,曹cāo若是准备进行一场闪击战的话,远在平寿的田丰是很难及时插手的,这让田丰有些焦躁,方志文不由得有些好笑,田丰是跟曹cāo卯上了。
要知道,曹cāo的崛起跟异人的崛起一样,都是不可阻挡的,这么重要的人物,智脑是不会让其夭折的,因此,田丰的任务不是要完全压制曹cāo,而是适当的压制,根本就不必如此焦躁,压不住了,就让曹cāo成长一下,有机会了,就打击一下,如此而已嘛!更重要的是,将孔融的力量培植起来,让孔融能够稳稳的压住青州才是。
刘备已经在荆州站稳了脚跟,曹cāo也正在急起直追,孙坚嘛,还在继续潜伏,董卓正在经营大西北,而皇甫嵩这个悲催正在被董卓支使到最前沿去跟韩遂边章顶牛,袁绍则正在积极的准备掀起冀州的风浪。
整个大汉暗cháo汹涌啊!RQ
第五百八十九章袁绍的怨念
“子远,还在为巨鹿的事情生闷气?”袁绍呵呵的笑着,习惯xìng的俯瞰着城市里的景sè,眼角却在留意着许攸的神sè。
许攸轻轻的笑了笑,扶了扶山羊胡子摇头道:“没有,不过有些累而已。”
袁绍又是一笑,忽然眯着眼睛道:“子远,你说方志文到底为什么要将安国让给我们?”
“本初,不是让给我们,是卖给我们!”
“呵呵,对,卖给我们,那里本来就是我们的地方,这个jiān商!”袁绍不屑的撇了撇嘴,对于喜欢斤斤计较蝇头小利的方志文,袁绍是从心底里看不上的。
“jiān商?还真是呢,本初一语中的啊!不过这个jiān商可不仅仅是为了赚钱,安国卖给我们意味悠长啊。”
许攸眯了眯眼睛,犀利的目光投向天空,仿佛要看穿这个世界一样。
“哦?此话怎讲?”
“本初,方志文将安国卖给我们,表面上是向我们示好的举动,同时也在向外界公开传达他不想再直接干预冀州事务的态度,这就像是......院子里有几只好斗的公鸡,当有狗在场的时候,这几只公鸡都会相当的克制以及隐忍,但是当这只狗离开了院子,并且将院门关闭的时候,本初觉得这几只公鸡会怎么做?”
“几只公鸡?子远是说我们还有张、韩二人?”袁绍再次撇了撇嘴,虽然许攸的话有些粗俗。但是道理确实很明显,袁绍也觉得事情似乎就是这么一回事,方志文这个人也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不止,还要包括双方阵营的异人部队,这些家伙更加的好斗!”
“嗯,有道理!这个方志文又想要玩他那个左右逢源大发战争财的把戏了!”
“没错,直接的效果就是这样。事实上,我们不是正在积极的备战么,不说别的。郭图大人亲去清河口港,本初不是让他渡假去的?”
许攸笑眯眯的抚着胡须,一副我都看穿了的表情。这让袁绍有些不爽,他不喜欢被自己的下属看穿,更不喜欢被许攸看穿,因为许攸这个家伙平常就不是以自己的下属自居,而是一直以亦师亦友的身份与自己相处,这个,让袁绍很不爽。
袁绍严重的不悦一闪而逝,脸上仍然挂着阳光的笑容,眼睛虽然还在看着秋rì阳光下的城市,但是眼神却是没有焦点的。(.)
“子远。你说我们总是被方志文算计,难道就不能反击么?”
许攸眼神亮了亮:“反击!上次颜良将军似乎不敌方志文手下的头号大将慕容方啊!”
“不是不敌,老实说,是惨败,兵种的克制以及骑兵战术的差距不是能很轻易抹平的!”
袁绍倒是很老实的承认了自己上次的失败。如果连战败的事实都不敢承认的话,又怎么能够以正确的心态来面对敌人,战胜敌人呢?
许攸点了点头,对袁绍的态度感到满意,不仅仅是因为袁绍勇于面对现实的心态,还有袁绍没有向自己隐瞒军事机密和想法的信任以及坦诚。这都让许攸感觉非常好。
“那本初还想去反击方志文?莫非还将方志文重新拉回冀州的乱战中来?”
“当然不是,只是心里觉得有些不甘罢了!子远就当没有听到!”
“哈哈.....本初勿忧,其实对付方志文不一定要用军队,还有别的办法!”许攸仰天大笑,看上去有种一切尽在掌握的张狂,袁绍悄悄的皱了皱眉。
“别的办法?”
“对,别的办法,方志文在幽州也不是安枕无忧的,东有公孙瓒,西有刘虞,北有大量的异人势力,所以方志文自己在幽州也是三面受敌的状态,如若本初能说动这些与方志文多多少少的有着矛盾,或者利益冲突的人……明白了,这事不难啊!无外乎以利益诱之,财帛以动之……许攸森冷的一笑,抿了抿薄薄的嘴唇道:
“就是如此,想必到时候方志文后院起火,就没有jīng力四处伸手捞好处了,同时,一个分裂和战乱的幽州,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反过来,我们还可以发发幽州的战争财嘛!”
“哈哈......子远此语正合吾意!”袁绍畅快的笑了起来,能够给方志文狠狠的一击,不管怎么说,袁绍都觉得很舒畅,而且,这种只是花钱和花嘴皮子就能摆平的事情,正是袁绍以及袁家最为擅长的能耐,想到方志文焦头烂额的样子,袁绍心里的笑意就忍不住的冒出来。
袁绍用力的拍了拍楼台边缘的木扶手,眼中光芒闪烁,略微有些凉意的秋风扫过,带来一阵阵的舒爽,风中有草木的芬芳,还有人间烟火气的亲切。
“本初,对付方志文不过是顺手而为,难度也不大。倒是现在冀州的局势比较棘手,虽然现在巨鹿形成的热点与我们关系不大,但是我们与黄巾贼的接触面从北到南足足有千里之长,一旦黄巾贼骤然发难,本初打算如何应对?”
许攸看着得意的袁绍,又忍不住想要泼冷水了,这倒不是许攸有这种恶劣的xìng格,而是只有这样才能体现一个谋主的价值,没有了问题时,谋主还有什么用呢?君不闻‘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么?就算没有问题,许攸也会想方设法的造出问题来!
“呃!”袁绍像是吃着美味大餐的时候,忽然吞进了一只苍蝇一样的恶心,这个许攸,真是一个会煞风景的人,不过许攸说得却是袁绍无法回避的问题,只是,这个设想似乎有些不大合常理。
“子远此话何解?张角他现在与韩馥在巨鹿对峙,已经是自顾不暇。何曾有能力来反袭我的地盘?再说了,安国、深泽、堂阳、南宫一线虽然绵延千里,但是都有重兵驻防,何须担心黄巾贼来袭?”
“若是黄巾贼从这些坚城之间的空白深入我后方烧杀抢掠呢?本初将何以面对冀州世族的怨气?”
“这……若是韩馥趁机偷袭平原、乐陵呢?本初可不要忘记,黄河上的水军力量,可是握在韩馥的手里,平原到乐陵都处在韩馥的水军兵锋之下!”
许攸捻着胡须微微的仰着头说道。袁绍的背后不由得冒出了冷汗。
“子远是说,张、韩二人联手?”
“莫非本初以为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么?”许攸诧异的反问道。
袁绍心里咯噔一声,这个是可能的。而且是很可能的,一旦在巨鹿颜良的身份泄漏,张、韩二人联手的可能xìng就大增。而许攸设想的南北齐攻的情景,或许真的就会上演,虽然,袁绍未必就怕了两人的联手进攻,但是这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这么想来,颜良的出击真的是一手臭的不能再臭的臭棋!
“元图误我!元图误我啊!”
袁绍后悔莫及的样子许攸看得很爽,虽然袁绍委过于人的态度让许攸有些不齿,但是这不要紧,有缺点的人才好合作,一个滴水不漏的完美上司。绝对是所有属下的噩梦,因此,许攸乐于看到袁绍更多的缺点,这才能让许攸有更多的办法,在袁绍身边占据重要的地位。至于逄纪,替自己的主上背个黑锅是很应当的,不是么!
“本初勿忧,或者此事还有转圜的余地,未必就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许攸笑眯眯的像个偷到了鸡的狐狸。
袁绍快步走到许攸的对面坐下,眼神炯炯的看着许攸。略微有些急促的问道:“子远可有良策?”
“良策未必,但是想要化解这种危局,倒是还有一二看法。”
“子远快快道来!”
“本初,颜良将军在前线可有收获?”
“自然是有的。”
“那么这些收获都如何处理了?”
“我已下令除了赏赐将士的,都送往南宫县了。”
“本初可舍得财货?”
“自然舍得!”
“那么,本初可令颜良将军将这些财货都送到韩馥的营中,然后用这些财货换取就地补给!”
“就地补给?没有必要,我们的补给现在完全.......等等,我明白了,这是移祸之计!?”
许攸得意的扬了扬下巴,缓缓的解释道:“正是!如此一来,张角肯定会怀疑韩馥与我们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而这个交易的牺牲品,只能是张角,虽然做事的人是颜良将军,但是按照人的本xìng,首先承受怒火的一定是背叛者,因此,张角会将报复的对象首先瞄准了韩馥。”
“哈哈......好计策!不过,韩馥会这么傻的接受我们的请求么?”
“当然不会,但是我们不需要他么接受,只要作出了这个姿态,韩馥就是掉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谣言?”
“对,谣言!只要利用异人们散发这些谣言,颜良将军再带着东西大张旗鼓的朝着韩馥的军营里走一遭,甚至直接雇佣异人来完成这事也行,想必韩馥见到这些战利品的时候,一定会很惊讶!呵呵.....”
袁绍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将这个计划的前前后后,得失损益都想了个明白,这才发现,这个计策真的是狠毒啊!用粗俗的话来说,就是黄泥掉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到时候任凭韩馥浑身长嘴,怕是也说不清楚了。
袁绍心里大喜,不过看到许攸得意洋洋的样子,忽然有种笑不出来的感觉,许攸是很厉害,随便的两个计策,就能让方志文后院起火,能让韩馥浑身是屎,但是这个人却又不能完全被自己所控制,这......RQ
第五百九十章张角的报复
“果然权贵都是背信弃义的小人,完全不能相信啊!是我太天真了!”
张角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的神情却并非有多么后悔,原因嘛,自然因为他也不是什么诚信君子,对于背信弃义这种行为,张角做的也不比别人少。
张燕抬了抬眼皮,没有说什么,这句话不好接,特别是作为义子。
刘雁动了动嘴唇,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道:“师尊,这事未必就如同表面上看到的那样,也有可能是袁绍的yīn谋。”
赵爱儿叹了口气:“但是你也不能完全否认也有可能两家确实已经联手了。”
刘雁眨了眨眼睛摇头:“不对,如果两家真的有什么台底交易,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大战旗鼓的将张战利品送到韩馥的军营中去,那不是到处敲着锣告诉天下人,他们之间有台底交易么!既然是台底交易,为何这个时候却有想方设法的公开呢?”
张角不动声sè的听着,张燕见状,也插嘴道:“或者是因为袁绍担心事情暴露出来之后独自承担我们的怒火,因此想要将韩馥拖下水,不管怎么说,当初与韩馥商量的互相削弱对方阵营的异人部队的事情是韩馥提出来的,而我们的jīng锐骑兵遭到了埋伏也是事实。这里面若是没有韩馥的手脚,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
“这......”刘雁无言以对了,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当你已经有了这个疑心之后,就会由此看到很多以往看不到的东西,想到许多以往想不到的东西,所谓疑人盗斧就是这个意思。现在的韩馥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诚实君子,而事实上,韩馥从来都不是一个诚实君子。这点张角是最清楚的。
赵爱儿再次叹了口气,她不是不明白刘雁的想法,与韩馥合作打击袁绍固然是个不错的主意。问题是,这个主意也是相当的一厢情愿的,你又怎么能够肯定韩馥会真心实意的与你合作,而不是在你jīng锐进出攻击韩馥的时候,在你的背后使绊子,甚至直接对你下手呢?
更何况,现在是袁绍撤出了围攻廮陶的军队,而韩馥却还在巨鹿城下与黄巾军大战,怎么说,似乎都应该联合袁绍对付韩馥吧!
没有后世历史知识的张角、赵爱儿等人。是不知道袁绍的真正能量和抱负的,相比起韩馥来说,知道两人xìng格和能力的刘雁,自然会选择一个相对没那么有侵略xìng的韩馥合作,而不是与有着并吞天下的雄心壮志的袁绍合作。
只是。刘雁现在既没有办法传达这种认知,也没有办法证明袁绍比韩馥更危险,相反从现在韩馥与袁绍的实力对比上看,特别是在将领谋臣,以及开战以来的状况看,韩馥显然比袁绍的攻击xìng更强一些。潜力似乎也更大一些,在冀州的根基也更深一些。
因此,在刘雁期待的眼神中,张角缓缓的开口道:“全力攻击韩馥,特别是他麾下的异人部队,迫使他撤除巨鹿之围,如果韩馥能够顺势扯围,那么我们再讨论与韩馥的关系不迟,至于袁绍,袁绍与我们接壤的战线极长,我个人认为袁绍不会蠢得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来招惹我们的仇恨,因此,这回应该是袁绍不愿意替韩馥背黑锅弄出来的事情。”
张角的判断不能说是错的,因为从道理上、从事实上来说,都是合情合理的,袁绍与其要事后栽赃,还不如开始的时候就不要这么张扬,这不合理,也不符合事后袁绍所表现出来的智慧……什么?张牛角部伏击了异人的主战部队?”韩馥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缓缓的冒了出来。
“是的,张颌的部队被颜良牵制了一下,没有能够及时的赶往救援。”沮授很平静的说着,似乎这个不利的消息跟他完全没有关系一样。
韩馥额头上渐渐的渗出一层毛汗,秋老虎还真不愧是老虎啊!
“张角与袁绍联手了?”
“未必!”说话的是徐邈,这位年轻的掾吏始终还是不甘寂寞的:“或者仅仅是袁绍故意作出一个联手的姿态给我们看,一旦我们误判,与张角彻底决裂的话,那就真的可能会联手了!”
韩馥汗水冒得更快了,脸sè也有些发白,显然,预期的后果他是能明白的。
“大人,我看我们应该派一个使者去见见张角,解释说明一下此事,想必他是能够明白这事完全是袁绍的yīn谋的。”
闵纯的这个建议相当的一厢情愿,韩馥默默的摇头,多年的接触下来,韩馥还是熟悉张角的xìng格的,光靠嘴说是没有用的,特比是这种解释不清的事情。
韩馥将目光转向沮授,沮授捻着胡须思索了一会,抬起眼睛道:“大人,我看还是跟张角打一仗,不过这一仗只能败不能胜,然后我们趁机撤除了巨鹿的围城,结束巨鹿之战,只有在双方重新回到和平的状态下,才有进一步解释和改善关系的可能xìng。”
“但是,朝中.....”韩馥很犹豫,毕竟他现在还是名义上的冀州刺史,而一旦自己被拿下冀州刺史的名头,自己这些属下,还会继续坚定不移的跟随自己么?韩馥忽然有些没底,听听这些人的称呼,他们是管自己叫大人,而不是叫主公的,只有武将们才管自己叫主公,文人不可信,果然啊!
“大人,这个时候还顾虑朝中,处处被朝中的声音掣肘,我们迟早还是投靠了袁家算了,听说朝中都是袁家说了算。”
徐邈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这种话,或许也只有他才能说的出口吧!不过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众人却是表情各异,看得徐邈的心里都有些发凉。
韩馥更是将大家的表情一一收在眼中,心里开始急速的盘算起来,如果真的不行,说不得,也要更多的依靠军队的力量了。
否则,正如徐邈这个年轻人所说的那样,如果总是被那些虚名所累,束手束脚的如何能与袁绍争锋,与其那样,还不如现在早早的投靠袁绍算了,当然,这个投靠也只能是自己的这些部下,自己是只有下野一途了。
看着心思各异的众人,韩服明白,必须下决心了,不然不用等到失败的那天,自己的手下可能就要各奔前程了。
“景山所言甚是,公与的谋划也很好,就照此准备吧,袁绍都不打了,我们为何还要继续这场不可能胜利的战斗呢!朝中的诸人要非议,就由得他们吧,并非是我不愿意倾力剿贼,实在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事情都是袁家的小子给坏了啊!”
“大人所言甚是!”闵纯第一个站出来表示了支持!
“主公尽管吩咐,我等为主公之命是从!”武将之中水军都督赵浮第一个表态,随后麴义、程涣都表示了对韩馥的绝对支持。
年轻的潘凤更是叫嚣着不理朝廷任命,实行割据之实!
韩馥笑眯眯的扫视了大家一眼,特别是那些神sè有些勉强的家伙,韩馥都暗暗的给他们记上一笔,不过久历官场的韩馥自然知道,这些人虽然心有异志,但是在大事没有崩坏的情况下,还是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的,只是这些人只能利用,却不能信用重用了……巨鹿的战事发展得极其迅速,由于韩馥的部队仓促出营救援被围的异人部队,结果反而在途中被黄巾军埋伏,双方大打了一仗,虽然黄巾军占据了先发和伏击的优势,但是在战力上还是略有不如。
结果黄巾军占了便宜,但是却没有能够歼灭出援的韩馥军,最后韩馥军与异人的部队汇合,双方又打了一仗,因为张颌的骑兵部队被颜良拖住,没有能够及时赶到战场,战场上张牛角的骑兵部队大放异彩。
韩馥军不敌,在沮授的jīng密指挥之下,韩馥军护住异人的部队且战且退,最后大损之下回到了营地,这一战,可以说是韩馥大败,损失相当的惨重,异人部队也受损严重。
第二天,韩馥就很干脆的拔营撤军,在张颌骑兵的护卫之下,缓缓的退回了广平城,至此,迁延了将近一年多的巨鹿之战落下帷幕,结果是以黄巾军大胜而告终。
奇怪的是,朝中并没有像大家预期的那样严厉的谴责韩馥,也没有趁势剥夺韩馥的职务,而是只发出一个诏旨斥责了一下韩馥,算是不痛不痒吧,这个结果别说是外人了,就是袁绍自己都有些不大明白了。
而导致朝中众臣忽然转向,不再强势逼迫打压韩馥的原因,很快就从南方传来了,荆南反了!大批的黄巾军在荆南起事,已经拿下了荆南零陵、桂阳,眼看着正要向武陵、长沙方向发展,更要命的是,现在荆南地区根本就没有像样的部队进行镇压,若是这些黄巾军与山越合流,那么整个江东地区都可能随之糜烂,甚至会直接影响到扬州豫州的安全。
长江的重要地位,对于整个大汉来说已经相当重要了,因此,朝中的众臣才决定对韩馥网开一面,此时若是逼迫过激导致韩馥也反了,那可真是四处冒火左右为难了。RQ
第五百九十一章荆南风云
中平二年八月,荆南山区,盗贼山寨永兴寨。
以天下会为首的众多行会代表正在寨中开会,经过几个月来不断的努力,终于将超过三十万人口,以及超过二十万骑步兵,还有这数十万人吃喝用度的物资都转移到了桂阳境内的这个山寨。
这处山寨用的名字就是后世的永兴县的名字,距离桂阳的郡治郴县不到三百里,现在经过前期的准备,已经做好了攻打郴县的准备,一旦郴县拿下,整个桂阳郡就基本上落尽了玩家的手里了。
这就是南下的好处,大汉的统治在这边是非常薄弱的,偌大的桂阳郡只不过一个郡治和八个县治,那些县治更是小得可怜,基本上都是一级镇,最高的二级镇人口不到五万,就算是郡治郴县的人口也不过十万出头,也是一个二级镇。
“各位,这次会议将由我来主持,根据董事会的决议,还有联合会议的批准,我将成为联合理事会执行会的第一任的总指挥。”
大家鼓掌,随后莫名其妙的互相看了看,都笑了起来,真是习惯成自然,这也说明,在场的人多数都是有着体制内的背景的。
说话的正是原天下会的执行副会长张翰张志远,坐在他身侧的赫然正是原本负责幽州事务的赵伯阳,这对组合由于在游戏中屡立功勋,这次成立了联合理事会执行会之后,以优异的表现成为了执行会的总指挥和副总指挥。
“在下张翰,这位是副总指挥赵伯阳。将会负责外交事务,这位是副总指挥张天火,负责军事行动,这位是总监祁襄俨将会负责财务和经济策略,这位是林永和,将会负责后勤。”
随着张翰的介绍,大家一一站起来拱了拱手。身着古装,大家也都不由自主的行着古礼,倒是没有人觉得这中行为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在座的都是各大行会在游戏中的负责人,自然早早的就知道了联合理事会执行会的人员构成,这次算是一次全体的见面会了。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对于权力巨大的执行会又有些什么看法,但是至少现在是没有人敢于去质疑执行会的决定。
“各位,想必大家都明白我们的使命,我再次提醒大家,这不是游戏,而是一个关乎个人命运前途,关乎我们国家命运前途的使命!所以请各位以大局为重,不要因小失大,否则可能会在现实中遭到严厉的惩罚!”
张翰的话让大家不由得心里一凛。现在还搞不清楚的状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