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19部分

、边章的叛乱,以及在凉州北部态度莫测的皇甫嵩,汉中的事情本来董卓觉得根本就是小事一桩,但是偏偏就是这个小事,折腾了两年多了,愣是没有拿下汉中。
李傕和后来派去的张济,两人合力。也只是拿下汉中北部斜谷南口的青泽和东北部子午道南口附近的黄全两个小镇,随即大军就再也难以向前推进,原因很简单,因为补给没有办法供应。
古语说蜀道难,那可不是说着玩的,斜谷比较好走一点,但是好走是指在越过秦岭这一段好走,等过了秦岭之后,千里无人烟啊,没粮食怎么走?打仗的后勤怎么办?因此。李傕走这一路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不断的建立后勤营地上面了。
至于后来走子午谷的张济,六百里长的子午谷就已经够要命的了,出了子午谷之后,是南乡城,问题是子午谷如此难走,张济又能带多少兵士过来呢?望着南乡城高大的城墙,张济只能颓然叹息,然后退而取下了黄全作为立足点。
随后,张鲁终于作出了反应。派遣擅长山地战的步兵sāo扰子午谷和斜谷的通道,同时也向玩家大量的发布劫粮劫道的任务。子午谷和斜谷顿时热闹了起来,问题是,这种热闹绝对是李傕和张济的噩梦。
就这么着,董卓劳民伤财的打了两年,汉中愣是没打下来,而且张鲁在汉中的南郑歌舞升平,忙着折腾五斗米道,完全没有顾忌盘踞在青泽和黄全的董卓军,在汉中人的眼里。这些外来者是不受欢迎的。
因此张济和李傕既不可能从当地得到一粒粮食,也不能从当地征召到一名士兵,甚至连一个向导都找不到,如此困难的环境,就算李傕和张济有通天的本事,能保住自己的士兵不饿死已经是很厉害的了,想要攻城陷地。显然是不现实的。
李傕和张济的失利,让董卓陷入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原本打汉中是为了取得汉中平原,得到一个大粮仓。但是愿望十分的美好,现实却是很残酷的,汉中粮仓可望而不可及,而去攻打汉中的军队不但没有运回大量的粮食,相反,倒是大量的粮草器械不断的向汉中运去,这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给弄拧了呢?
董卓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身上弥漫着一丝暴戾的气息,地上到处都甩着奏章表文,显得一片狼藉,但是在这一片狼藉之中,偏偏还有个闲适安坐的男子。
“岳父大人,小婿认为此事不能全怪两位将军,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粮草补给供应不上,当地居民又极度排外,这种环境下,两位将军能够自保已是难得了,奢谈进攻未免强人所难,若是不顾条件,一味强调进攻,只会自取灭亡罢了!”
董卓猛地停住,yīn鸷的眼睛看向李儒,不过李儒并不害怕,只是淡定的看这董卓,董卓恨恨的说道:“难不成还要本侯去请旨嘉奖二人不成,简直是荒谬!荒谬!”
“有何不可,两位将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岳父大人加以奖赏,不正是奖功罚错么?难道岳父大人还要申斥二位将军不成?那岂不是寒了辛苦征战在外的将士之心?”
董卓一愣,皱着粗粗的眉头想了一会,回到案台后面,将地板上的帛书、竹简扫开,一屁股坐了下来,扶着案台沉默了一会,抬头看向李儒道:“请旨嘉奖,并赏赐将士酒食财帛!”
“岳父大人英明!”
董卓挥了挥手,叹了口气道:
“哎!此事是小事,如何解决汉中的问题才是大事,想不到汉中居然如此难取,蜀道难行,想不到难到这种程度,贤婿可有什么良策么?”
李儒皱着眉头想了想道:“蜀道难是个问题,若是从陇右攻打散关也是个办法,只不过,陇右的补给道路也不见得就轻松,过了散关之后,还要面对当地百姓的排斥和坚壁清野的问题,强攻汉中不容易啊!”
“本侯亦知之,只是如之奈何?!”
“力取不得就要想办法智取,这张鲁虽然不接受京官的官职,但是我们还是可以给他掺沙子的。”
“掺沙子?”
“对,前几rì刘表曾经拜访过岳父大人吧,所为何事?”
“还能有何事,自然是为了求官了!”董卓回想着与刘表见面的经过,刘表这人确实是个人才,唯一可惜的是这人是姓刘的,正儿八经的皇族,用不成也杀不得。
“听说刘焉在益州经营的不错,益州紧邻汉中,而且与汉中似乎还有些龃龉,为了缓和两地的矛盾,岳父大人可以将刘表派往汉中,听说刘表大才,或许能够教化汉中的五斗米道,这些邪门歪道长此以往总非大汉之福!”
李儒脸上带着轻笑,眼神中却闪着丝丝的寒芒,显然,他这番话绝对不是为了刘表或者张鲁着想,更非是为了大汉和汉中百姓着想。
董卓愣了一下,开始还以为是李儒不喜欢刘表,所以下个套子给刘表,让刘表去汉中送死,但是仔细一想,似乎也不是这么简单的,若是刘表在汉中死了,董卓就能下令刘焉讨伐汉中,如此一来,汉中两面受敌,情况或者会有改变。
“贤婿之意是想要挑起张鲁与刘焉的矛盾?”
董卓身子向后靠了靠,突起的肚皮显得益发的突出,李儒扫了一眼道:“不仅如此,另一方面,若是张鲁不敢杀刘表,以刘表之能,未必就不能在汉中立足,一旦汉中出现刘表与张鲁相争的局面,岳父大人就容易从中取事了。”
董卓扬了扬浓眉,略微诧异的问道:“贤婿如此看好刘表么?这人虽然也有些本事,但是想要在汉中立足恐怕并非是简单的事情吧!”
“成与不成试试就知道了,反正,刘表是绝对不会投身到张鲁那里去的,既然如此,此事对我们百利而无一害,何妨一试呢!”
李儒笑着回答道,董卓笑着点了点头,对李儒的这个方案,董卓还是很喜欢的,既能将刘表支出长安城,又能给张鲁找麻烦,真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虽然这事不能立竿见影的解决汉中的事情,但是至少是有了一点改变,或许汉中的事情也就因为这个契机而有了变化也说不定,董卓原本烦躁的心情也变得好多了,紧皱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来,室内的煞气也完全消失不见了。
.................................................
当天,董卓再次召见了刘表,两人一番闭门密谈之后,刘表表情古怪的离开了。
第二天,在朝堂上就有人上表举荐刘表,称其少有才名,及长从军,从容征战,屡立战功,才能卓著,应与重用。
天子闻之甚喜,向董卓询问该当如何封赏,董卓大手一挥,建议将刘表封为平南将军,南乡侯,拜汉中都督,统管汉中、武都军政事。
董卓的话一出口,本来还一头雾水的朝臣们顿时恍然大悟,闹了半天,刘表不是董卓用来对付关中世族的,而是想要对付张鲁的,大家顿时松了口气,然后便异口同声的对刘表大加赞扬,似乎刘表就是大汉当之无愧的栋梁,朝廷的庭柱。
小天子觉得自己皇家有多了个英才,皇室的未来又多了一份希望,心里自然是欢喜的,只是不知道,这不过是一个给张鲁掺沙子的小把戏罢了。
于是,在大家的凑趣之下,刘表的任命被迅速的下达了,张鲁的头上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又多了一个上司,至于张鲁和刘表会弄出什么事情来,朝堂上的大臣们其实也是很好奇的。
这个任命一公布,在游戏论坛上也引发了大家的热烈讨论,刘表没有去成荆州,荆州现在却早早的被刘备这三个小强给占据了,而且似乎发展的还很好,而可怜的刘表先被刘备夺了荆州,接着又被董卓直接给扔进了汉中这个大火坑,刘表这位单骑平荆州的牛人,还能再次上演一幕单骑平汉中的好戏么?
大家也拭目以待!
第八百三十二章张鲁的困局
张鲁是张良的十世孙,沛国人,他的祖父就是天师道的首代天师张陵,父亲张衡,父亲死后,张鲁开始继承天师名号,在当地传道。
本来,张鲁或者就只能作为一个天师道的祖师而存在,但是张鲁的老妈很厉害,据说修得神仙术,偌大的年纪却是少女之姿,居然攀上刘焉,刘焉入益州,张鲁的老妈就运作了一番,然后张鲁被任命为督义司马与别部司马张修一同征伐汉中的苏固。
苏固基本上就是一个只会治政的文官,大军来临,胆小的苏固直接开溜了,后来被张修逮住给杀了,张鲁见大功都被张修弄去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设伏将张修诱杀,然后吞其兵众,据地自守,基本上不鸟刘焉了,这个时候刘焉正忙着对付益州本地世族,也顾不上张鲁,于是张鲁在汉中做大。
张鲁在汉中站稳脚跟之后,就开始在汉中宣扬‘五斗米道’,为何要宣扬五斗米道而不是天师道呢?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张修一直在汉中传扬五斗米道,张修在汉中就如张角在冀州一样,因此,五斗米道在汉中还是相当有市场的,而且,张修本人其实也可以算是天师道的一份子。
于是,张鲁顺手接过张修的大旗,开始实行了政教合一的统治政策,应该说,张鲁的政策还是很注重民生和愚民政策的,因此,在当地具有极大的号召力,这也是后来董卓军队南下寸步难行的原因所在。
本来董卓强攻汉中张鲁并不害怕。毕竟有连绵的大山阻挡,董卓想要攻下汉中可不容易,更何况事实已经证明,董卓基本上是失败了,而董卓的军队之所以还糜费钱粮的滞留在汉中,更多的可能是为了面子上的事情,对汉中并不构成实质xìng的威胁。
但是,就在今rì,张鲁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长安朝廷任命了刘表为汉中都督。这明显是要用刘表来分自己的权,但是由于刘表的身份特殊,自己也不敢轻易的动他,若是这个时候再撕了刘焉的面皮,弄得自己两面受敌,显然不是个好事。
于是张鲁立刻召集了自己的属下开会商讨对策。
张鲁的手下头号谋臣,自然是阎圃了,不过也有杨松与之争宠,杨松是本地大族。在张鲁麾下,还有杨柏这个弟弟为奥援。与张鲁麾下大将杨昂、杨任也是同宗,因此,杨松的地位一点也不比阎圃差,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张鲁更加顾忌杨松的意见。
“诸位均已知之,如今董卓老贼任命刘表入汉中,其意何在,不问可知,奈何刘表身世尊显。却不能轻易处置,但若是任凭刘表在汉中立足,久必成患,本君烦忧,各位可有良策?”
杨松捻着稀疏的山羊胡子,眼睛一斜,有些不屑的说道:“身份尊显又如何。我汉中山高林、密盗匪横行,若是他在半路就死了,关我等何事?主公不必烦忧,此事寻一两山民部族就可为主公解忧!”
张鲁颇为意动。要知道张鲁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否则也不会将张修击杀取而代之了,如今刘表入汉中自然是为了夺权而来,自己难不成还要摆宴欢迎不成?杨松的意见确实可行,而且干脆利落,完全跟自己拉不上关系,到时候自己死不认账,董卓和刘焉也拿自己没有办法吧!
不过,正当张鲁暗自得意的时候,阎圃不屑的嗤了一声开口道:“主公若是如此,祸不远矣!”
张鲁大惊:“子存此话何解?伯寿(杨松)的计策有何不妥?再说了,即使我等不找人下手,山路崎岖,刘表也未必就能安全的到达南郑城中,莫非他们还能硬将此事攀污于本君不成?”
“呵呵,正是如此,所以主公不但不能下手,还要想方设法的保住刘表的xìng命。如今董卓派兵攻打汉中,是名不正言不顺,我们可以用矫诏伪命来抗拒,甚至可以斥其为国贼加以讨伐,但是,若是我们被人栽上一个残杀皇族的罪名,那可就真成了反贼了。主公,届时被天下人共讨之难道是好事?”
“哼!危言耸听罢了!就算你说的没错,我汉中民数十万户,地丰户足,兼有山川之险,足以自守,何惧什么天下讨之,当年高祖据汉中而擒天下,何惧诸侯之威?”
阎圃仰天大笑,笑得杨松好不尴尬,张鲁则有些莫名其妙,其他诸将各有表情,但是对阎圃,大家确实有些排斥的。
“好一个据汉中而擒天下!主公莫非也有高祖之思么?”
“未曾有!”张鲁尴尬的回道,有些对杨松的口不择言甚是不喜。
“主公,汉中固有山川之险,土地之美,可惜,并非有了这些就足以平灭诸侯,甚至连安享太平都未必做得到!”
杨松不屑的撇了撇嘴道:“倒要洗耳恭听子存的高论,在下也想知道,汉中地利之美,在子存眼中为何就不值一晒呢?”
“汉中有地利不假,但是,汉中之险也困住了汉中的手脚,若是周围诸侯暗弱,以汉中为依仗,下可兼收蜀中,上可吞并三辅,隔断凉州粮道以制服凉州,据有长江之险以求荆襄,而后居高临下威凌中原。只是,这一切都建立在周围诸侯暗弱的基础上,若是周围诸侯强横,汉中就如同笼中之鸟瓮中之鳖,连退路都无,谈何安居?”
阎圃语声铿锵,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顿时将大家都给说愣了,连张鲁也有些脊背发凉的感觉。
如今汉中的形势正是如同笼中之鸟啊!北边董卓势力强横,而且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是所谓的有权有势还有力,南边的刘焉虽然稍微弱一些,但是蜀中民风彪悍,兼且刘焉出身显贵,若是自己真的被栽上一个谋反叛逆的名头,就算汉中有山川之险,又能保自己到何时?
不过,阎圃似乎还觉得不够震撼,继续说道:“再者,主公若是背上谋害皇族之名,必会丧失人心,如今汉中之民虽然感念主公仁德,兼有教义约束,但是这仅仅是平民百姓罢了,汉中世族则未必都真心信奉主公所宣扬的教义。届时南北大军压境,难免就会有三心二意的人出现,若能卖主以求安,或许有人愿意为之,若是卖主能求荣,属下以为大有人在,请主公三思。”
杨松大恨!这阎圃指桑骂槐说得不就是杨家么!?但是,杨松偏偏不好开口,若是这个时候一开口,未免就有不打自招的意味了,同时杨松瞪了一眼想要开口的杨柏,紧紧的闭上嘴巴,今rì暂时忍了,总有还报与阎圃的一天。
张鲁听到这里,不由的额头冒汗,当然,今rì的天气也很热,屋子外面的大树上,夏蝉正在拼命的欢唱着,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让人十分的羡慕。
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张鲁迟疑的开口道:“子存言之有理,只是若是不阻止刘表入汉中,将来刘表在汉中难免会与本君起冲突,争夺人心,那时,汉中也一样的危险吧?”
阎圃笑了笑道:“若是杀了刘表,危险立刻就来,若是不杀,危险可能会有,也可能不会有,因为刘表这人的本事如何我们都不知道,或许这人就是一个愚夫呢?就算刘表真的有能耐,若是我们大家都不为其所惑,难不成依靠他一人之力,还能与我们众人之力相抗?又或者主公是对自己,或者对属下等的忠诚没有信心?”
现在明白阎圃为何招人恨了吧,因为这家伙说话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想法和面子,就算他再有才能,事实上还是将大家都得最光了,当然,这或许就是阎圃的策略,因为阎圃在南郑城里就是个外来户,反正都很难获得同僚的接受,那么还不如做个孤臣以获得主上的欢喜,以阎圃的智力,做到这一点应该是不难的。
阎圃的话音落下,室内再次安静下来,阎圃的这个话可不好接,于是干脆大家都不出声了,而是看着眉头紧蹙的张鲁,等着张鲁来做最后的决定。
其实阎圃说得没错,这事也就是张鲁最紧张,这些世族都明白,只要关键时刻见风使舵,世族的生存能力是很强的,倒霉的多数都是主上,君不见苏固身死族灭了么,君不见张修身死族灭了么,但是杨家还是杨家,照样在南郑城里混得风生水起,照样是汉中首屈一指的大族。
张鲁的眼神在大家的脸上一一扫过,所有人都摆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但是事实如何,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张鲁叹了口气,阎圃的意思就是在立刻死和迟些死之间做选择,这个选择几乎不用费心,是人都会选后者吧。
或许,刘表真的是个笨蛋也说不定,或许,自己的属下真的是忠心耿耿的也说不定,不管怎么说,还是要选后者吧!
“既如此,杨任,你到南乡去迎接和保护刘表,杨松,拟文上表,表示欢迎和接受朝廷的任命。”
杨松和杨任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面带得sè的阎圃,暗暗咬了咬牙道:“诺!”
第八百三十三章铁军的野望
“刘表能不能成事是很关键的一点,而且董卓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是想要汉中,还是仅仅是想要汉中的粮食?这点也是需要弄清楚的地方。”
史阿点了点头,指了指方志文面前的情报汇总道:“主公,我师傅又成了天子的老师了,我给他写信让他过来他还是不肯,但是愿意说服两个师弟到密云来开武馆!”
方志文点了点头:“好事,你师傅就是个做老师的命,既然是做老师了,肯定是给天子做老师最有面子了,呵呵。说起来,你们情报司扩大培训班的事情我已经批准了,干脆就办成学院算了,就叫内务学院,这事你抓紧办。”
“遵命!”史阿恭敬的回答道。
方志文看了看史阿鬓角出现的几根银发,心里涌起一点点的感慨,他笑了笑,迅速的将这些酸酸的感觉压了下去,转而开口问道:
“对了,听说你老婆怀孕了?这么说你也快当爹了?这回就不用羡慕我了吧!”
“呵呵,不是老婆,是妾侍,主公您的情报不行啊!”史阿咧着嘴笑得很得意,不过那种由心而发的喜悦却是怎么也压抑不住的。
方志文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一说到孩子,史阿的智商立马下降无限趋于零,真是拿他没办法!只不过,方志文自动的忘记了,当时他自己的情况比史阿至少严重十倍,就是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抱着自己的女儿方颖,方志文的智商立刻清零。
“我情报不行还不是你的失误,呵呵,要努力生个儿子啊,将来我儿子还需要一票手下呢!”
“属下遵命!一定生个儿子,不,多生几个儿子将来辅佐小公子!”
“呵呵,将来咱们密云的下一代也很让人期待啊!”
“属下也这么觉得。”史阿咧嘴笑了起来,眼神中也闪烁这期冀的光芒。
............................................
“元皓,董卓想要拿下汉中的意图是十分明显的。事情的关键在于张鲁是个什么样的人,刘表有是个什么样的人?两人的xìng格将会决定汉中的未来,还有就是,刘表是否真心投靠董卓也是个关键。”
郭嘉对田丰的推测还是持保留意见,田丰笑着摇了摇头,手中的扇子慢慢的扇着,这里是参谋部办公室外的庭院,院子里有一条廊道,周围大树成荫。倒是比室内凉爽多了,两人在室内坐的闷热。于是跑到走廊上来吹风。
“我不相信刘表会真心的投靠董卓,大概也就是想要虚与委蛇,然后从董卓哪里捞些好处,而且汉中那地方,是张鲁传教的所在,刘表一个外人想要插足其中,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董卓将刘表扔进汉中,多数是抱着扔一个捣乱者进去的想法。至于能做到哪一步,想必董卓也没有期待,又或者,董卓还会视情况有后续的动作。张鲁又不是笨蛋,只要将刘表供养起来,刘表也很难有所作为,除非张鲁内部本来就有不和的种子可攻刘表利用。”
郭嘉一拍手。眼神猛地一亮,急声道:“就是这个,张鲁的内部不可能是铁板一块的,而张鲁有很难以强势的态度对待刘表。现在张鲁的作为简直就是不知所谓,这种首鼠两端的做法,最终肯定会断送掉张鲁的小命。”
“呵呵,奉孝是说张鲁没有积极的与董卓对抗?”
“是的,居然认为这样就能拖死董卓,真是天真,这种不思进取的态度要不得,如今张鲁不能将董卓打回去,反而接纳了刘表,这本身就已经说明张鲁的懦弱本质,只要刘表抓住这点做文章,就能逐步的策反张鲁的部下,从而取而代之!”
田丰认真的想了想:“奉孝说得也有道理,那么我将推测修正一下,张鲁会用孤立的态度来对付刘表,将刘表变相的软禁起来,然后刘表耐心的对张鲁的手下做工作,首先争取汉中世族的支持,如果张鲁没有破釜沉舟的决心,鹿死谁手就要看当地世族的态度了。”
郭嘉用力的摇了摇扇子,点头道:“基本上赞同,不过,当地世族要的不过是利益罢了,刘表有两个选择,其一,与董卓商量一个合理的税赋分成,获得汉中世族的认可,从而顺利的归顺长安朝廷;其二,刘表取张鲁而代之,强势的驱逐董卓,与刘焉交好,合力共抗董卓,避免汉中世族被董卓压榨。元皓,若你是当地世族,你选哪一个?”
田丰扇子顿了一下,随即笑道:“我选前者,刘表和刘焉,不足成事,与其跟着他们走独木桥,还不如归顺朝廷,至少不亏大义!”
“呵呵,还是要看刘表的能力啊!”
“可不是么!”
..................................................
“虎头,今天能够完成三级镇的升级准备了,为何要在夜里升级呢?”
宋虎峰抬头扫视了大家一眼,端起茶碗慢慢的喝了一口,才笑着说道:“夜里升级自然是为了低调一点,现在我们还是尽量不要惹人注目,出头鸟不好当啊!呵呵。”
“呵呵,可是我们早就当惯了出头鸟!”
“没错,但是吃的苦头也不是一般的少!当然,获得的经验也不少,通过这两年的转战,想必大家都明白了,没有根基的部队是不行的,这也解释了天下会等等超级行会为何会南下发展的缘由,他们是在夯实自己的根基,有了根基之后,才能百战不殆!”
“这个道理我们现在都明白,问题是,让我们静下心来种田,似乎有些困难吧?”
“呵呵,是的,所以我准备雇请一些人来帮忙,我们负责打仗,她们则负责建设城池,如果能将燕县建设成为一个一级城市,我们就有了在中原初步立足的本钱。”
“雇佣?可是,万一......”
“呵呵,我知道大家在顾虑什么,我请的人是红颜公会,红颜公会自己有隆化和青岛两个大城,对于在中原地区多一个大城她们未必有兴趣,就算是有,她们的军事实力也未必允许,据我所知,红颜的军事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青岛和隆化城,她们的防务都是交给方志文的人来做的,因此,她们就像是专业的经理人,信誉良好啊!”
“红颜啊!大名鼎鼎,我赞成!”
“不过,听说红颜有过背叛的先例啊!”
“没错,不过你可能不大清楚这事的内因,她们背叛的是方志文,而方志文现在依然选择信任她们,难道方志文是个见到女人就腿软的家伙么?”
“那可说不定!呵呵.....”
“我去,如果看到女人就腿软还能打下这么大的基业,老子也看到女人就腿软了!”
“事实上,红颜因此而放弃了武力路线,专心走经营路线,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你们看看红颜手里的两个极具特sè的城市,就知道这帮子女人有多厉害了。”
“好吧,那就试试,大不了重头再来,我们还怕这个么!”
“就是!试试吧,说不定以后我们就有了一个坚实的后盾,再说不定,还能跟方志文搭上关系,话说这家伙可是很喜欢管闲事的,而且还是战马、战争器械的头号批发商。”
“你们都忘了一点,他还是黄河航道的控制者之一,这点对于我们也是很重要的!”
宋虎峰的话让大家的视线都转向了他,难道......
“虎头,难道我们要跟刘岱翻脸么?”
“嗯?怎么会,大家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我们北边不到百里就是黄河了,而且那里有个渡口叫延津,大家难道不觉得那里是个好地方么。”
“没错,是个好地方不错,只是,黄河上可不止方志文一家的船队,还有韩馥的船队,若是我们建设延津,肯定会遭到韩馥的打击,别忘了,刘岱和韩馥还是敌对状态呢,濮阳也还在韩馥的手里,而且我们自己又没有水军......等等,虎头你是说.......”
“没错,只要掌控这个渡口的人是红颜,方志文的水军自然会对渡口加以保护,而方志文的渡口韩馥未必就敢来如何如何,这么一来,我们北边的通道就打通了,局面就活泛了起来,对于我们将来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呼!我还以为要跟刘岱开战了呢,白兴奋了一场!”
“呵呵,还怕没战争,如今中原诸侯各个都如狼似虎的盯着刘岱的地盘,东西南北都是敌人,到时候打仗打得你都厌烦!”
“不会!老子就是为了战争而生的!”
“白痴!出去别说你认识我!”
“哈哈......”
虽然大家都在嬉笑,但是这句为战争而生的说法,其实不少人都是认同的,宋虎峰觉得,自己这帮子兄弟,其实都是战争狂人,只是他们错误的出生在了一个和平的年代,所以,他们只能到游戏中来寻找战争,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而这就是铁军团结的核心。
也因此,建设燕县其实是为了更好的战斗,这个前提绝对不能搞错了,不然真的变成了种田派,到时候人心怕是要散了。
正是基于这个理由,宋虎峰才想到了将城市委托给专业经理人的办法,而选择红颜无疑是一个神来之笔,这后面的余味非常好。
第八百三十四章纪灵败退
曹cāo与袁术的战线很长,这点曹cāo知道,袁术自然也知道。
现在袁术有些后悔,为什么在曹cāo攻打徐州的时候,自己没有趁机突袭曹cāo的地盘呢?要知道当时曹cāo可是被方志文给彻底缠住了啊!
只是这世间最缺少的一种药物就是后悔药,袁术也没有这种神奇的药物!
现在曹cāo摆明了架势要在全面出击,袁术的选择有两个,一个是互相渗透而形成大战的局面,一个是重点防御打水来土掩兵来将挡的主意,按照吕范等人的想法,应该是采用重点防御的策略,让曹cāo知难而退就可以了,现在袁术的实力确实没有打大战的能力,因为袁术的地盘太大了。
而这个现实正好符合了杨弘的看法,袁术不得不承认,正如杨弘所说,自己不是地盘太小,而是地盘太大,而拥有的军队数量却不足,所以根本就守不住这么大的地盘,早知如此,还不如听杨弘的意见,将周边的地盘卖给异人好了,不但能赚钱,现在还能用异人做挡箭牌。
只可惜,袁术更没有第二颗后悔药,因此,也只能慨叹而已。
至于汝南的朱隽,在杨弘亲自前往汝南与朱隽关说厉害之后,朱隽尽管不大情愿。但还是听从了杨弘的劝说,带着儿子亲自北上洛阳,接受了洛阳尉的职务,将汝南的军权全部交给了纪灵。
早有准备的纪灵随即南下汝yīn,整顿和调整汝南的部队,希望尽快的消除朱隽的影响,全面收编这支部队,但是,曹cāo是不会给纪灵这个时间的。
七月二rì,曹cāo的攻势全面发动。夏侯惇出谯县,攻击陈郡的武平,驻守武平的俞涉固守,夏侯惇随即围城。
夏侯渊由宋县出发,攻击汝南新阳,新到任的陈兰不敢轻易出击,只能依托坚城防御,纪灵更是严令陈兰不得出城野战。
而曹cāo本人亲自率军从寿chūn出发,猛攻汝yīn。纪灵也一样,闭门固守汝yīn。
同时。纪灵下达了战线全部后撤的命令,并且将任务也下达给了异人,在曹cāo全面进攻的同时,纪灵在忙着北迁百姓,纪灵在汝yīn的固守,让曹cāo不敢轻易追击,只能让许褚单领一军南下,想要拦截从安风北上的民众。
但是在安风的陈纪却兵发阳泉,迫使许褚回防阳泉。陈纪虚晃一枪之后,掉头北上原鹿,汇合了北上的民众之后,由原鹿北上新蔡,将原鹿直接让给了黄巾军,张梁在收到纪灵的示好之后,积极的配合了纪灵的行动。
张梁的选择也是无可指摘的。一旦纪灵一改以往朱隽全力打压黄巾的做法,对环境相当艰难的桐柏山黄巾军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利好,而且。纪灵主动让出的城池如果黄巾军不取,自然就会落进了曹cāo的手里。
至于曹cāo将来会不会跟张梁交恶,这跟现在张梁拿下多少空城是没有实质关系的,既然如此,张梁肯定选择趁着这个机会扩大地盘加深纵深,而且结好纪灵还有别的好处,那就是若是将来曹cāo攻打自己,还可以请纪灵从侧面牵制曹cāo,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
因此,张梁派张曼城亲自攻占原鹿,廖化攻占安风,直接与曹cāo的地盘接壤了,这个变化让曹cāo很不喜,虽然早有预测,但是黄巾军的趁火打劫还是让曹cāo十分恼怒,可是现在却不是与黄巾军直接翻脸的时候,至少要先击败纪灵。
曹cāo最担心的是张梁与纪灵勾结起来,那样的话,自己对汝南的攻势就不会那么顺利的。
只是,事情总是会向你最不喜欢的方向发展,这个规律在游戏世界里也一样适用。
张梁和张曼城比袁术更喜欢,或者说更能接受异人的存在,因此,在拿下原鹿和安风之后,他们迅速的将新的地盘给异人分了下去,甚至连原鹿和安丰城都卖给了异人,而黄巾军只保留了驻军和补给的权力。
这种刺击立刻让已经沉寂了相当时间的桐柏山黄巾军阵营玩家的野望暴涨了起来,也大大的调动了这些玩家的积极xìng,玩家们一边开始大力的建设新得的城池,一边开始向着曹cāo的地盘渗透,为的就是掠夺人口来充实自己的新地盘,这让驻守淮南的荀攸和庐江郡的孙坚都极为恼火。
同时,纪灵在发现了与黄巾军合作的好处之后,再次派遣使者,说服张梁互为奥援,一起阻挡曹cāo的侵蚀。
七月十rì,俞涉根据袁术的命令,主动放弃了武平,退守陈县,这么一来,占据了武平的夏侯惇会面临阳夏和陈县两个方向的敌军,攻阳夏则陈县军会突袭武平,反之亦然,夏侯惇兵力有限反而无力推进了。
同rì,驻守新阳的陈兰退至界首,依托山水之险挡住了以骑兵为主的夏侯渊。
第二rì,被曹cāo攻打了几天的纪灵主动撤出了汝yīn,向北退至固始,陈纪退往平舆,纪灵依托界首、固始、平舆重新构筑了防线,而将新蔡让给张梁,汝yīn丢给曹cāo。
于是,在汝南境内,形成了三方对峙的格局,得了汝yīn的曹cāo也很郁闷,现在的情形是纪灵和张梁形成了犄角之势,自己则被困在了汝yīn,虽然也打下了不少的地盘,但与当初预期的战果真的差了很多。
................................................
远在密云的方志文也一直关注着汝南战场上的变化,几乎每天的下午。方志文都会牵着周毅到参谋部溜达一圈,看看最新的进展和推演。
“主公,纪灵用地盘换时间的战术应该说是成功的,虽然并非所有的民众都成功的转移了,但是能弄走大部分的人口,这已经很不错了。”
郭嘉说完,捏起桌面上盘子里的一块点心,扔进嘴里惬意的嚼着,在方志文身侧的周毅瞪大眼睛羡慕的看着,可惜父亲不让他过多的吃甜食。所以只能干看着吞口水。
“纪灵不愧是袁术的大将,这回几乎没有给曹cāo什么机会,而且与张梁的媾和更是出彩,现在汝南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曹cāo再想占便宜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了。从现在的局面看,袁术搬迁了人口充实河南尹,同时也收缩了原本就控制力不强的地盘,加强了对自己领地的控制,整合了内部不稳定因素。进一步的捏紧了拳头,因此袁术对这个局面是满意的!”
田丰缓缓的总结到。方志文点头,看了看儿子流口水的样子,笑了笑没有出声,田丰抿了抿嘴继续道:
“再看张梁,不花一兵一卒就扩大的纵深,还能从异人身上得到好处,同时也缓解了来自异人积蓄的不满,有助于巩固张梁对桐柏山黄巾部的整合和掌控,也适当的打开了黄巾军的发展空间。张梁无疑是很满意现在的局面的。”
“剩下就是曹cāo了,曹cāo现在得了武平、新阳和汝yīn,得到的地盘大概有汝南的两成多,这样的结局虽然不令人满意,但是一来缓解了内部世族对新土地的渴望,二来也为谯郡和淮南扩大的纵深区域,想必明年的农耕应该是不会再被sāo扰了。虽然不是很符合他当初的预期,但是同时,曹cāo这一战原本预期付出的代价也大大的减少了,因此。还是能够接受的。”
郭嘉咽下嘴里的点心,喝了口茶满足的呼了口气,向着周毅眨了眨眼睛,开口接道:“所以,这三方暂时应该会相安无事了,不过三方阵营的异人们还会扰攘一番的,接下来的汝南和中原西部、南部的主旋律是休养生息,注重内部发展,中原的热点将会北移。”
方志文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侧面巨大的地图道:“那么你们是决定接受白会长的建议,在延津建立港口了?”
“当然!不过主公,要建的是水营,不是港口,那里的环境太狭小,连蒋钦将军都看不上,更别说子鱼了,子鱼的意思是在那里安放一个补给水营就可以,至于海军是不会在那里驻扎的。”
郭嘉撇了撇嘴道,事实上,延津的地位绝对不是海军所说的那么无足轻重,只是,对于海军来说延津确实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对于郭嘉和田丰来说,延津的作用在于让方志文多了一个对中原局势施加影响的切入点,这点对密云的整体战略部署很重要。
方志文呵呵的笑了笑,似乎海军与陆军天生就是不大对付的,现在根据方志文的调整,总参谋部正在准备分离出一个陆军参谋部,将会调徐庶回来任职陆军参谋,而郭嘉似乎也一直有意竞争这个职位,所以已经当自己是半个陆军参谋长的郭嘉对华歆自然有些小小的不满。
“奉孝,你还不是陆军参谋长呢,而且,我也不建议你做陆军参谋长,你那个xìng子还是适合战场上的,所以,你还是做你的副总参谋长吧,陆军参谋还是元直来吧!”
郭嘉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甘,不过他自己其实也很踌躇的,自从跟方志文做了几次任务之后,郭嘉就发现,自己其实是很喜欢军旅生涯的,要是让他整天面对一张书案,一大堆的文书,确实是很无趣的。
“这个.....容我再考虑考虑如何?”
“我说,你不是因为做陆军参谋能够有更多喝酒的机会才这么积极的吧?”方志文忽然若有所悟的看着郭嘉问道,郭嘉眨了眨眼睛不说话,而是捏起一块点心塞进了嘴里,一旁的田丰哂笑不已。
方志文无奈的摇头,这家伙!
第八百三十五章糜贞的心思
连云岛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升级到了三级镇,这里面自然有资源倾斜和人口倾斜的缘故,但是与糜贞的能力也是分不开的,这个年纪不到十六的丫头,能力还是很强的,特别是对密云政策的理解,再加上她身为商人世家的开明思想,连云岛的施政与徐州的各城都不一样,更像是密云领地的施政政策。om
糜家家大业大,在连云城里自然也建造了一座相当大的宅院,今天,糜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