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20部分

糜竺和糜芳都到了连云岛,一方面是考察连云岛的建设进度,另一方面,则是糜竺打算在这里乘搭北上的船只,亲自去一趟密云城。
糜竺去密云城主要是为糜家扩展北方商路探路,糜家是种田、贩盐起家的,上次听说密云没有官方限制盐业的规矩,于是动了到幽州去建设盐场的想法,另外,糜家在徐州本地是有基础的,因此若是能将北方物产运来徐州,想必也能跟甄家和其他商号一较高下。
与所有的商人世家一样,糜家的建造风格也是走华美的路,糜贞更是从小耳濡目染,所以,连云城的糜家宅邸也是很华美的,为此,糜贞还被香香嘲笑为暴发户。不过,糜贞自己住的宅院,却是按照香香的设计建造的,简单而妩媚,还不失活泼,一看就是个小女孩的院。
糜竺和糜芳还是第一次看到妹妹的新院,倒是觉得十分的新鲜和可人。
糜贞的待客室也走的简约的风格,而且将窗帘卷起。就与院里的风景融为一体,仿佛是一个放大的亭,嗅着淡淡的香草熏香,听着虫鸣蛙唱,阵阵温热的风拂面而来,竟然有种置身原野之上的感觉。
糜竺很诧异这里居然没有蚊虫,仔细一看,才发觉窗户上都有一层极薄的纱,这应该是异人发明的薄缣,听说挺贵的。想不到实际用起来还有这等效果。
“大哥、二哥,快过来坐啊,尝尝我新煮的茶!”
糜贞笑眯眯的招呼着,脸上略带着一丝得意,看到哥哥们欣赏的神sè,糜贞心里就很满足。
“呵呵,小妹这里真的不错,二哥我多住几天没问题吧?”
糜芳呵呵笑着说道,随即走到糜贞对面跪坐下来。用力的吸了吸鼻,嗅着若有若无的茶香气。
“嘻嘻。好啊,二哥住一辈都行!”
“我可不敢住一辈,那你二嫂不得怨死我,而且将来小妹嫁人了,这里就成了人家的了!还不将我赶出去。”
糜贞脸蛋一红,娇嗔的啐了一句:“二哥净胡说,我才不嫁人呢!”
糜竺缓缓地走了过来,跪坐在糜贞的另一侧,接口道:“小妹。若是你不嫁人,将来我这个做大哥的如何去见父母大人啊!?”
“大哥”糜贞有些扭捏,眼睛在茶壶和茶杯之间胡乱的扫视着,就是不敢抬头看大哥,脸蛋也是一片绯红。
“小妹,大哥知道你很能干,不说别的。就是这连云城,恐怕大哥亲自来主持,也未必比小妹做得更好,但是。小妹你必定是个女孩,始终要嫁作人妇,将来你的夫家未必能像大哥和二哥这么宠着你,由着你的xìng任xìng妄为,毕竟,相夫教才是为人凄的首要职责。”
糜竺叹了口气,对小妹的女儿身颇有些遗憾,如果她生为男儿,一定是将来糜家顶门立柱的人物,可惜了!
糜贞抬起头,眼神坚定的看向糜竺,脆声道:“那小妹就不嫁,一辈都不嫁。”
“胡闹!”糜竺微微的加重了语气,糜贞如此的任xìng,也跟父母早逝有关,他这个做长兄的对这个小妹简直是宠上了天,现在糜竺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虽然小妹很能干,但是这样的小妹能够得到幸福么?
糜芳略微有些小意的看了大哥一眼,轻声道:“大哥,小妹还小呢!”
糜竺眼睛一瞪,吓得糜芳一缩脖:“不小了,很多这个年纪的女人都母亲了,今天既然说起这个,不妨将话说明白了。小妹,虽然大哥二哥都很宠你,但是,我们宠你是希望你过得幸福,如果你因为身负才能而孤独终老,你让大哥二哥有何面目去见早逝的父母大人,你又让大哥和二哥情何以堪?”
糜贞看了看大哥严肃的神情,踌躇了一下,低下头轻声道:“那,那也要小妹自己来选择,而且,小妹一定要找一个能够接受我才能的夫君,否则,否则”
糜芳瞄了一眼大哥,插嘴道:“小妹,这个要求太高了吧,你是咱们糜家的千金大小姐,总不能随便嫁个阿猫阿狗,门当户对是至少的吧,可是门当户对的人家
,哪家能接受你这个要求?再说了,就算人家认可你的能力,没听说哪家敢于将家业交到媳妇手里的。”
糜贞一抬头,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光彩:“谁说没有,荆襄蔡家的大小姐蔡妍,还有甄姜姐姐不都是么,听香香说,她的二嫂嫂还是战将呢,一直都是方大哥的亲卫将领冲锋陷阵,小妹跟她们相比,也不差分毫,为何就不可以呢?”
糜芳愣了一下,随后反驳道:“就算你说得对,但是天下有多少个赵龙和方志文呢?你见过别的地方有这种事情么?”
“这那我就,我就”糜贞脸蛋通红的说不下去了,看她的那个样,再说下去她的体温就能将自己给烧死了。
糜竺忽然心里一动,仔细的打量着小妹的神情,还有,小妹真的是个我见犹怜的大美人,而且还很能干,这样的女人若是只能关在家里生养嗣,是不是确实有点暴殄天物了,或许,妹真的应该找一个天地之间的伟男,才不会辜负了这位旷世红颜。
“妹,你不是想要嫁给方志文吧?”
糜芳倒是无所顾忌的问了出来,糜贞的脸sè顿时红得有些吓人了,双手使劲的绞在一起,看得糜芳惊心动魄,生怕她将自己的手指给绞断了。
糜竺却没有出声,而是在大脑中迅速的思考这事的可行xìng,老实说,如果仅仅从糜家的利益考虑,小妹的这个想法简直是绝了!嫁给方志文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特别是现在糜竺正准备北上开拓的时候。
而且密云的实力如何,现在只要是眼神正常的人都能看出来,密云的实力在大汉的诸侯之中绝对能排上前几名,而且密云远在北疆,远离了纷乱的中原,像是世外的乐土一样,而且消息灵通的糜竺更是对密云的政策有着深入的了解,知道密云政策对世族的发展,特别是商业家族的发展是十分有利的,这种势力,绝对是值得投资的地方。
如果小妹能嫁给方志文,这无疑从政治上保证了糜家将来在北疆的利益,再配合糜家原本的实力,在密云成为一支大族显然不是难事,这对糜家来说,无疑是有着巨大的好处的。
再从小妹自身的幸福来想,方志文两位正妻,其一是甄家的大小姐,而且至今还是方志文麾下仓曹主官,主掌者密云整体的钱罐,另一位正妻是近卫将军,上得战阵的真正强将,自己的小妹嫁过去,肯定不会沦为生育工具的,这也符合小妹要一展所长的想法,而且方志文也有足够的胸怀包容小妹的才能。
可能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上面的两个正妻会不会欺负自己的小妹,这点倒是让糜竺颇费思量,若是这两人反对,恐怕这事还是不能干。相比起糜家的利益,糜竺更看重的是小妹的幸福,财富错失了还能再赚,小妹的幸福可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半点也不能有差错!
想清楚了这一切,糜竺郑重的看着娇羞的小妹,肃声道:“小妹,你先别只顾着瞎想,你告诉大哥,是不是真的喜欢方志文?”
糜贞的头低得更低了,脖像是要断掉了一样,鼻尖已经顶在了高耸的胸脯上,露出了通红秀气的脖,双手不停的搅动着,从鼻里发出一声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嗯。”
“为什么喜欢他?就是因为他能包容你?”
“不,不是的,小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糜贞低声的嗫嚅着,说这些实在是太羞人了,何况还是当着自己哥哥的面说。
糜竺皱了皱眉:“好吧,我明白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方志文可是有两位很强势的正妻的,你想要进方家门没有她们的许可,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就算能进门,你就不担心将来受欺负么?若是你过得不舒心,你让大哥二哥怎么办?”
糜贞猛地抬起头,有些惊喜的看向大哥,然后猛烈的摇着手道:“不会的,不会的,香香说,他的两个嫂嫂都是很好的人,她们一定不会欺负我的。”
糜竺摇了摇头:“这事岂能道听途说,既然小妹你有这个心思,大哥也不能视而不见,总要努力为小妹周全,这次我北上密云,正好见见这两位能干的夫人,也试探一下她们的口风,而且,方志文自己是否同意此事也还无法预料,所以小妹你也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以免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世间好男儿也不止方志文一个,总要找个合适放心的。”
糜贞眼中闪过一丝酸涩,然后慢慢的变得坚定:“小妹知道。”
看书记得投票,没了您的支持很寂寞!
第八百三十六章郗虑的忠心
方志文端坐在案台后面,一个留着漂亮八字胡的、三十出头的年轻人端坐在方志文的对面,其实这种坐法很奇怪,但是方志文不大喜欢自己的手下坐在侧面,每次说话都要左顾右盼的,所以在方志文的办公室内,来谈话的属下都会自动自觉的坐在方志文安置好的对面的位置上,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不过,这个年轻人显然是不大习惯这种对坐的形式的,很显然这种两人对视的状态,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这个年轻人就是一直让方志文有些头痛的郗虑,从这段时间的观察,荀彧给了郗虑这样的评价---“目光敏锐,胆大心狠,功利心重,可用。”
经过一番慎重思考之后,方志文将郗虑从乐南召来面谈。
“鸿豫,此次召你前来可知是为了何事?”
郗虑犹豫了一下,目视着方志文坦言道:“虑私度之,主公是想要大用虑吧?”
方志文咧嘴笑了,这个郗虑果然是善于洞察人心的人物,他不但能猜到自己召见他的原因是想要大用他,更是知道自己喜欢坦诚的属下,从而用坦诚的态度来迎合自己,这样的一个人无疑是很容易被上司喜欢的。
“呵呵,鸿豫善于洞察人心,是强项,能够迎合主上的喜好,是圆滑。”
方志文笑眯眯的说着,郗虑心下大震,额头上的汗水不知不觉就冒了出来,自己的根底被主上一眼就看穿了。不得不让郗虑感到惊慌,若是因此而招致方志文的厌恶就全完了。
“鸿豫跟康成公求学rì久,学识才干自是不必说的,但是鸿豫可知道为何子尼、季珪、正锋、复希能为官一方,而你始终只能做些拾缺补遗的事情么?”
郗虑楞了一下,不自觉的抬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随即发现自己很是失礼,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看向方志文,却发现方志文眼神清澈。并没有责怪也没有别的什么不好的情绪,郗虑乱糟糟的心思才逐渐的平复了一些,仔细的想了想方志文的问题,谨慎的回道:
“属下暗思,这或许是因为属下的才具不足,不能独当一面吧?”
“不,鸿豫的才干是有的,之所以一直都不将你放出去独当一面,还是因为你的xìng格。人跟人是不一样的,子尼清廉自守。以立身而后立言为训,因无私yù而胸怀宽广,所以能成一方父母。季珪胸怀坦荡,修身齐家而后治国,因此可以为一方牧守,陈氏兄弟锐意进取,常思己之不足,兢兢业业,而能造福一方。鸿豫你呢。xìng格敏锐多疑,媚上压下,若是为官一方,必定会出问题。”
郗虑大惊,脸上的汗水更是不受控制蹭蹭直冒,主公这话可真是诛心之语啊,而且偏偏还都说中了郗虑的心事。让他惶恐至极,不由得伏身于地,口中道:“属下荒悖,请主公责罚!”
“起来!我并非是指责你。今rì这里就只有你我,这话出的我口入得你耳,以后我也不会再说,你只需要好好的听着。”
“主公......属下明白!”郗虑心下大宽,同时心里也生出更多的敬畏,其中的‘畏’更多一些。
“我刚才说得这些,不是谴责你,而是对你的认识和评价,你自己想想,若是任你在外执掌一方,很快你的这些毛病就会被反馈上来,最后毁掉的还是你自己。因此,你的xìng格不适合做主官。鸿豫,每一个人的xìng格形成都是有其来历的,你有你的经历,因此形成了你独特的xìng格,xìng格好与坏只有自己知道,但是你作为一个官员,xìng格无疑会影响你的发展,而我作为一个主上,对属下人尽其才就是我的责任。”
方志文淡淡的说着,郗虑安静的听着,就算此刻他心里翻江倒海的涌动着,但是刚才方志文已经说了,让他好好的听着,因此,郗虑只能尽量压下心里的躁动,仔细的听着方志文的话,但是越听心里却越是无法平静。
听方志文的话,即是他对自己的xìng格不认同,但是,却还是要用自己的,这种胸怀郗虑不能理解,要说惜才,方志文手下人才济济,再加上幽州的两个学宫,方志文真的不是那么缺乏人才。更何况,如果方志文不是要用自己,又何必将自己从乐南千里迢迢的召来,但是方志文在不喜自己xìng格的前提下,还是打算要赋予自己重任,这让郗虑心里很复杂,非常复杂。
“鸿豫有才,xìng格却不适合驾驭权力,但是并非就不适合做官,相反,还有一个很适合鸿豫做的事情,我将鸿豫召来,就是想问问你的想法。”
“主公请说!”
“这个职务很得罪人,也没有什么实权,所以此次只是征询你的意见,若是鸿豫不愿意,那就再另作安排。”
郗虑点了点头,尽量的将自己的各种心思甩开,正sè聆听方志文的话语。
方志文看一眼郗虑正儿八经的样子,翘了翘嘴角道:“鸿豫也知道,在我密云体系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制度,那就是监督体制,现在监督体制原则上是归于我直接掌握的,但是所有的事情集于一人之身,显然是不合适的,不管是从效率还是从制度安全上来看,都不妥。因此,经过商议,我决定成立督察院,执掌监督调查事务,而这个总掌都察院的人选,我现在属意鸿豫,不知道鸿豫可愿意任职?”
监督调查?这不就是御史的职责么?不,比御史的职权方位更大,因为御史是没有调查的权力的,郗虑心中狂喜,这显然是一个非常好的位置,更重要的是,这个位置肯定是一个受到信重的人来做的,这说明主公是信任自己的。
不过,郗虑的狂喜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毕竟他还是很聪明的,之前方志文的前提是自己适合掌权,对于督察院,方志文也先定义了没什么实权,很显然,这个督察院可能更像是一个情报调查机构,更注重于调查,这样的部门真的是没有什么权力,而且也是个得罪人的活计。
郗虑只是稍微的犹豫了一下,就立刻决定接受这个任命,一来他担心自己拒绝之后还有没有再次进入方志文视线的机会,二来呢,虽然这是个没权力的清贵官职,只要自己能够常常出现在方志文身边,自然也就有了进一步上进的可能xìng。
就算没有上进的可能,只要能呆在中枢,怎么也算是核心官员了,怎么着也不辱没了自己的出身,以及自己的志向。再说了,只要自己能够在方志文身边工作,自己的下一代,还有族人也就多了许多上进的机会,于是,郗虑毫不犹豫的决定接受这个任命。
“主公,属下愿意任职,主公说得对,属下确实不大适合掌权,属下xìng格偏狭,久必有失,若是等到那时被别人弹劾,还不如由属下来弹劾别人。”
“呵呵,鸿豫倒是坦诚。没错,既然知道自己不能做到,但是却不是不能看到,鸿豫目光敏锐洞悉人心,这个职务正是为鸿豫度身打造的,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忠于我,忠于你自己,而不是忠于权力或者金钱,只有这样,才能充分的分享密云的一切,督察院也一样被别人监察着。”
“属下牢记于心!”
“很好,既然鸿豫接受了这个任命,那么行文明rì就会下达,有关督察院的组建、人员、办公地点等等,明rì你去与文若商讨,不过钱粮则由我这里直接拨付,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鸿豫去向文若询问吧。”
“诺!”
“若是鸿豫没有别的疑问,就先下去准备一下吧,另外,住宅也已经准备好了,鸿豫可以将家眷迁来密云,当然,这不是硬xìng的规定。”
“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找荀大人。”
“哦,对了,晚上来我府上吃晚饭,算是给鸿豫接风!”
“多谢主公盛情。”
“嗯,去吧!”
郗虑恭敬的行了一礼,起身退了出去。
“主公,这人虽然xìng格有些偏狭yīn私,但是却没有什么胆量,看起来患得患失的,就算造反也怕弄不成什么气候!”
“呵呵,史阿啊,不要总是将人都看成是坏人,你尽量将他们都看成是好人,他们就会是好人的,郗虑只是xìng格上有些问题,这跟他成长的环境有关,人心这个东西是相互的,信任但是不放任,这是我们用人的根本,人尽其才是我们的宗旨,只要有了合适的规则制度,只要让大家都知道自己被别人看着,很少人会付出巨大的成本去做不应该做的事情的。”
“明白了!属下愚鲁!”
“呵呵,你是我的眼睛耳朵,也是制度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是反过来,将来督察院也会盯着你们内务部,希望你能理解!”
“属下明白,不能放任么!”史阿笑着回道,方志文满意的点了点头。
“哈哈,正是如此!走吧,去看看我的宝贝女儿去,她的头发长长了,可以结辫子了,很可爱啊!你要努力呀!”
“属下很努力了,每天晚上都很努力,嘿嘿!”
“嘿嘿.....”
第八百三十七章避祸江东张纮投效
曹cāo攻打徐州,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轨迹,很多的流民和无业者,被陶谦和方志文作为筹码给交换了,这些人第二次背井离乡,踏上了北上的路程,虽然开始的时候惶恐不安,但是很快,这些人就发现自己走了好运了。
当然,也有一些有能力的人为了躲避战乱而主动渡江到了江东避祸,虽然江东似乎也不是很安宁,但是至少火还没有烧到脑袋上。
随后方志文与曹cāo的交手结果让所有南下避祸的人都有些不敢置信和后悔,但是既然已经来了,想要回去就不那么容易了,至少没有人愿意再花费一大笔钱走回去,何况路上也未必就安全,于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这部分徐州人士沿着长江散布在相对安稳的江东和荆襄地区。
..............................................
舒县,孙坚府邸,此时正是七月中,天气最热的时候,正午的太阳暴晒着大地,连空气都是灼热的,树上的夏蝉拼命的欢唱着,仿佛在歌颂着永不逝去的夏rì。
一个半大的孩子从树后探出头来,向着书房方向看了看,透过书房窗户半卷的帘子,能看到昨rì才回舒县的孙坚正在案台上挥笔疾书,这男孩松开了口气。扭头冲着身后更小的一个男孩挥了挥手,指了指院门的方向,两人蹑手蹑脚的向外溜去。
“咳咳!”
正当两个孩子将要成功的溜出院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两声咳嗽,两个孩子身子一僵,极其不情愿的慢慢回过身了,看了一眼站在书房门口的父亲,低下了头。
“我早就听你们母亲说,这些rì子你们两个很不安生啊,一天到晚就朝外面跑。今天可是又要去周家了?”
“父亲,您都知道了,今rì公瑾母亲寿诞,孩儿身为义子自然应该前去尽孝了!”
“哼!你私自结拜兄弟认下义母我还没有说你,今rì又要偷跑出去,还带着弟弟,堂堂男儿,行事如此鬼祟,你这等行径。要怎么为人兄长?”
“这......父亲,孩儿知错。请父亲责罚!”
“既然已经答应了别人,而且也已经升堂拜母,岂能儿戏,你是我孙家长子,不能失了孙家颜面礼仪,倒是让人家笑话,你去找管家,领了钱财去购置礼物,等过了今rì你再来领罚。还有,改rì带周家的小子来见我,去吧,挺起胸来!错就错了,难道不敢承担么!”
孙策挺起胸膛,铿然应道:“孩儿遵命!多谢父亲,孩儿这就去了!”
孙坚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消失在门廊外,才松了脸上严肃的神情,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老爷,门外有人递帖求见!”
“哦?请人进了门房奉茶没有?”
“已经请了。老爷的规矩小人不敢坏了!”
“嗯,请客人到书房吧!”孙坚一边说一边打开拜帖,然后愣住了,忽地回身大声道:“等等,我亲自去迎,你找人收拾书房,煮茶待客!”
“诺!”
孙坚屁颠屁颠的跑到门房,十分热情的将来人给迎了进去,能让孙坚这么放低姿态的人,自然不是普通人,而是江北的名士张纮,张纮的才名在广陵是广为流传的,孙坚在广陵的时候可是耳朵都听出了茧子。
而且这位名士很清高,公府征辟从来都不应征,后来干脆躲到了山里,结果孙坚几次拜访都不曾得见,想不到今rì竟然亲自登门了,孙坚能不高兴么,何况现在孙坚可正在闹人才荒呢!
极其热情的孙坚让张纮有点不大习惯,他是一个人在乡野呆惯了,已经有点不大适应这种被人尊重和追捧的情况了,到了书房中分宾主坐好,美貌的侍女奉上香茗之后,孙坚打开了话匣子。
从广陵的风光人物,一直说到了自己几次拜访都未能谋面的遗憾,无形中拉进了与张纮的关系。
“大人,在下此来却是来求官的!”
孙坚愣住了,随后心里狂喜,这.....这简直就是肥猪拱门啊!好事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孙吉爱你不敢置信的看向这位抚着须髯的中年人,然后大喜道:
“果然?坚欣喜莫名,欣喜莫名啊!呵呵,呵呵......”
“这么说,大人是愿意接纳在下为官了?”
“自然,坚是太高兴了,失礼,失礼了!先生名满江北,坚才德浅薄,能得先生青睐,坚不胜欣喜之至啊!能得先生之助,何愁大事不成!”
孙坚脸上的高兴谁都能看出来不是作假的,张纮抚着胡须满意的笑着。
“那属下就先见过大人了!”
“先生太客气了,不过,坚有一疑惑......”
张纮呵呵一笑道:“大人定是疑惑为何属下会主动前来投效,之前却屡屡拒绝公府征辟吧?”
“呵呵,正是,正是!”
张纮轻轻叹了一声,抬起头看着窗外的院子,似乎在回忆些什么。
“其实,属下也非是想做山林隐士,达则兼济天下,读书人谁没有这个宏愿呢?奈何当时官场昏聩,大人觉得属下应征出仕,能够一展抱负么?”
“这.....确实不能,当时阉宦横行,把持朝纲,有识之士皆倍受打击,自保尚且不虞,何谈施展抱负?”
“正是如此啊,因此属下才蹉跎至今。后来黄巾乱起,陶恭祖入主徐州,倒是有些励jīng图治的心思,奈何此人却剑走偏锋,偏偏要大兴佛教以愚民,不知道行圣人之道,只顾眼前之利益,却将遗祸百代,所谓道不同不相与谋,此等鼠目寸光之辈。如何能事之。”
孙坚眼神转动,心下却暗暗的点头,陶恭祖鼠目寸光之说,倒也不为过。
“徐州乱,属下带家人南下避祸,却发现江东倒是大有可为之地,江东有长江之险,未受中原战火影响,反而能从不断南下避祸的人口中得利。再者江东商贸发达、人文鼎盛,此正是大兴的基础。只是现在江东却是一盘散沙,若是不能及早整合,将来中原诸侯做大,江东必遭宰割啊。”
孙坚一拍大腿,兴奋的接到:“正是如此,先生此言道出了江东之忧啊!”
“呵呵,大人,请称呼属下的表字即可,先生之称可不敢当。”
“那。那坚就失礼了,子纲也认为应该及早统一江东么?”
“正是,而且此事非大人莫属,因此,属下就主动来投了!”
张纮笑着说道,孙坚听得心花怒放,张纮的意思是说自己能够一统江东。也应该一统江东,而且还是当仁不让的一统江东,这话从张纮嘴里说出来,效果可是大不相同的啊。
“得子纲看重。坚深恐有负所望啊!不过,坚身为江东一员,更应该为江东父老谋划,统一江东以治乱,此事坚当仁不让!”
“好!大人自当由此豪气,如今大人豫章、庐江两郡在握,已是掌握了充分的主动权,沿江而下,丹阳、吴郡皆在大人刀锋之下,若是水师得力,更可以卡断长江,不战而屈人之兵。左有商贸之绳索,右有甲兵之锐利,想必江东必为大人一统,届时横据长江以抗北地,北地强则以江水阻隔消耗,北地弱,则可挥军渡江而取中原,江东进退皆宜,乃是大兴之地也!”
张纮抚着胡须侃侃而谈,孙坚听得是抓耳挠腮,张纮的一番话正是说到了孙坚的心里,江东的好处与发展,也被张纮说得十分透彻。
“听子纲一番话,犹如暮鼓晨钟啊,眼前的迷雾一扫而空,坚心里也更加坚信江东的未来,蒙子纲不弃,坚幸何如之,得子纲之助,大事可期!今rì请子纲受我一礼,rì后还望子纲勉力扶持,共创大业!”
孙坚说着,避席而起,郑重的向着张纮施了一礼,张纮连忙起身回礼,口称不敢。
“属下得大人看重,必以全力相报,以助大人成就千秋功业!”
孙坚大笑,回到案台后坐下,看着张纮道:“不过,坚很担心江东周边的敌人,北有曹cāo,西有刘备、蔡瑁,南有异人,东边现在还有个方志文,真是四面受敌啊!”
“大人,敌人总是存在的,也不会自己消失,我们需要做的,不过是努力的提升自身的实力,外有强兵悍将,内有清平政治,手握地利人和,大人何须担忧。再者,敌人多了未必是坏事,若是周边只有一个敌人,才是最坏的局面!”
张纮抚着胡须略显自得的说道,孙坚一愣,随即大悟也大喜,张纮的说法让孙坚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到了周边的现实,似乎也并不是很坏,甚至做得好还能从周边敌人勾心斗角中获利。
“子纲远见卓识,坚不如也,受教了,以后还请子纲随时提点!”
“大人太客气了,这是属下的分内事啊!”
“呵呵,正是,正是!”
第二rì,张纮被任命为长史,成为孙坚军事政治幕僚,这也是孙坚手下文官集团的第一个江北人士,而张纮的名头响亮,他的投靠很快就给孙坚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处,不少的江北士子跟随张纮的选择,先后投效了孙坚,其中就有曾经与方志文有一面之缘的陈端,以及方志文没有见着的秦松。
得了这些江北士子,孙坚的谋士团才算是初步的建立了起来,渐渐有了大兴的迹象。
第八百三十八章刘繇思谋蔡瑁相助
孙坚一边忙着拉赞助、拉人才,一边还在江上陆上对丹阳零敲碎打蚕食渗透,搞的刘繇是不胜其烦,但是却偏偏没有什么好办法,说到底,还是江上的水师不给力,路上的步兵也不给力。
刘繇自然也拉来了不少的赞助和人才,事实上江东士子文采斐然,治政的人才也是不缺的,你看看许劭、氏仪、虞翻等人就知道了,可惜的是,能打的人实在拿不出手啊,现在刘繇手下也不过只有张英、陈横、樊能、于麋四将,分别驻守在秣陵、丹阳、铜陵和石台,刘繇就想不明白了,为何能打的人都跑去孙坚麾下了,因此,刘繇只能被动的防御,再防御。
思来想去,刘繇觉得要对付孙坚这个大敌,最好的办法还是拉赞助,刘繇也能看得出来,孙坚现在的弱点是地盘太大,控制不力,奈何自己完全没有进攻能力,若是能有一支部队从南边攻打豫章,或者沿江而上偷袭长沙,都会让孙坚疲于奔命从而改变整个战局。
刘繇将这些想法与许贡和王朗商量,这两个家伙却是不愿意出兵,能出人出钱就是他们最大的限度,这两个家伙现在还不敢直接与孙坚对上,或者说是不想消耗自己的实力,对这些鼠目寸光的家伙,刘繇也是有心无力,因此他只好将目光向周边的诸侯转去。
曹cāo这人心太野,如果跟他合作,恐怕有引狼入室的危险,南边的异人倒是可以联络一下。但是异人的战斗力本来就堪忧,何况现在异人正忙着与山越大战,哪里有jīng力来管孙坚的事情。
剩下的陶谦就不必说了,陶谦与孙坚还是有些交情的,而且陶谦这个人根本就没有胆量主动攻击谁;刘备倒是可以联系一下,怎么说也是同族嘛,只不过刘备没有水军,要打也只能打长沙,现在长沙相对空虚,这个事说不定能成;最后就是蔡瑁了。蔡瑁水师在长江上现在是横行无忌的,因此,如果能得蔡瑁的支持,至少孙坚的水师就再也不敢来sāo扰丹阳沿江的城池,而刘繇就可以将兵力向西集中,压迫孙坚向豫章增兵,大大的增加孙坚的战争成本。
想好了主意,刘繇派出使者分别出使刘备和蔡瑁,希望能够得到这两人的支持。一起对付势力膨胀的太快的孙坚。
刘繇使者的拜见了蔡瑁,送上刘繇的书信。蔡瑁觉得此事事关重大,立刻先找到赵云和妹子商量,毕竟,水师的事情基本上就是方志文的事情,荆襄的事方志文不会管,但是长江上的事情方志文是肯定要管的。
赵云认真的看完了刘繇的书信,然后递给了身旁的妻子蔡妍,蔡妍开心的冲赵云笑了笑,接过书信快速的阅读着。赵云并不急着出声,而是在等蔡妍看完书信。
蔡瑁耐心的等着,知道蔡妍抬起头,蔡瑁才向着赵云问道:“子龙,如何?这事该怎么办?是否先知会方大人一声?”
“呵呵,这事涉及到长江的水军和航线,肯定要知会主公的。不过我们可以先有一个具体意见,以便主公可以作为参考,或者大哥有什么自己的想法,我也会帮大哥周全。”
蔡瑁笑着摇头:“倒是没有。不过,孙坚这人野心极大,因此孙坚壮大令荆襄父老不安到也是事实,而且,长远看来,江东统一之后,孙坚就越发不可制,所以,我是倾向于支持刘繇的建议的。”
蔡妍眨了眨眼睛道:“大哥,孙坚若是倒下,谁来制衡曹cāo、刘备?纵观我们周边的四家势力,唯有张梁的最没有威胁,刘备在荆州这些年来励jīng图治,不论是人口还是军力都已经非同往昔,曹cāo虽然屡遭打击,但是却越打越强,最近刚刚击败袁术,又得到了不少的地盘,修整一年半载,就会转化成自己的实力,相对来说,孙坚的力量倒是最弱的,长沙、豫章地盘虽大,但是人口却少,而且山越蛮族为患,孙坚手上真正比较有潜力的只有庐江郡而已,但是比起曹cāo的谯郡、淮南,和刘备的南郡还是相差深远的,因此,从平衡的角度上来说,不应该消弱孙坚。”
赵云赞赏的看了蔡妍一眼道:“夫人聪慧,所说的也很有见地,不过,不能简单的平衡,如果从对荆襄最有利的方向看,应该是消弱刘备和曹cāo,而不是壮大孙坚,可是这么一来,北边的袁术、袁绍又缺乏了制衡,因此,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局面,以我们的智力恐怕很难有个正确的结论。”
蔡妍好看的翻了个白眼,娇嗔道:“那夫君还要让我们想想具体的意见,有这时间,我去整理账本算了!嘻嘻。”
“呵呵,夫人息怒,想想也不会有损失啊,主公说过,经常动动脑筋会变聪明的。再说了,我们是当事人,更加清楚现在长江上的情况,当初让孙家拥有水军是为了打击陆家,如今陆家已经倒了,朱家又倒向了孙家,这不免会让孙家做大,这对我们荆襄来说肯定不是好事,航道能控制自己自己手里,为何要跟别人分享?想必一般人都会这么想的吧?”
蔡瑁点头:“不错,控制在自己手里利益完全归我,除非是迫不得已的情况,否则何必与人分享呢?”
蔡妍也笑着点了点头,承认赵云说得没错,俏声说道:“既如此,那就应该赞同刘繇的建议,但是,仅仅取回航道控制权即可,如果孙坚主动避让,我们也不必穷追猛打,同时也不过深的参与刘繇与孙坚的争斗,但是可以适当的给刘繇一些支持!”
蔡瑁想了想道:“小妹此言深得吾心,一方面能够拿回航道控制权,一方面还可以与刘繇做生意,两全其美!”
赵云摇头失笑:“这世间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情,有所得必有所失倒是百试百灵,大哥莫要忘记了,帮助了刘繇就必然得罪了孙坚,将来可是要随时承受孙坚的报复的,孙坚这人心眼小着呢!”
蔡瑁愣了一下,随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求救的目光转向蔡妍,蔡妍展颜一笑:“现在跟孙坚也不过是面和心不合罢了,再说了,随着孙坚水上力量的壮大,就算他不想招惹我们,实质上也难以避免在长江上对我形成竞争和挑衅。因此,早得罪与晚得罪是一样的,相比起来,早得罪似乎我们还能多占些好处,至于将来,那就是大哥的事情了,能不能挡住孙坚,靠的可不是小女子的脑袋,而是哥哥和夫君手里的刀枪。再说了,说不定那时夫君已经奉调北归了呢。”
赵云一想也是,孙坚与蔡瑁根本就不可能真正的合作,不管是经贸还是军事上,随着孙坚的崛起,荆襄世族都会变成孙坚的眼中钉和肉中刺,反之亦然,与其坐等孙坚壮大,还不如现在就将孙坚的水师尽量的打压下去。
蔡瑁也默默的点头,赵云道:“既如此,大哥就以这个意见为主,向主公通报一下吧,另外大哥内部也应该就此事商讨一下吧。”
“嗯,这事自然,我就是先来跟妹夫和小妹商量好,心里有个底了再跟大家商讨此事,如此,我就不打扰了。”
...........................................................
“夫君,你看我带这件衣服如何?”甄姜正在欢快的收拾行装,因为要跟夫君出门啊,所以她很兴奋,一旁周毅也正跑来跑去的捣乱,太史昭蓉则抱着周颖羡慕的看着,小宁撅着嘴默默的帮忙。
方志文正在看信,他先是昨天收到了赵云的信件,信中述说了刘繇的建议和蔡瑁与蔡妍的商讨结果,蔡瑁的书信是迟了一天才到的,蒯家兄弟的见识自然不比蔡妍要差,因此蔡瑁的书信还提到应该与刘备有所沟通,以免刘备趁机袭取长沙,从而让曹cāo得了便宜。
听到甄姜的呼唤,方志文抬起头,仔细的看了看甄姜手里的裙装,转了转眼睛道:“其实最好都别带了,我们去长安买新的不好么?”
“切!夫君笨蛋,衣服当然是做得才贴身,买来的始终有些不大舒服的。”
“呃.....”
“嘻嘻.....”
“夫君,是急事么?要是急事你就去忙吧!”甄姜体贴的问道。
方志文笑了笑道:“不是急事,这事等明天再说吧,现在还是先帮老婆挑衣服,这回可能要觐见陛下,所以正装一定要带。”
甄姜甜甜的笑了,用力的点头应道:“嗯!”
又收拾了一会,甄姜忽然想起了什么,笑着看向方志文道:“夫君,糜竺明天想要求见,你猜会是什么事?”
“私人名义么?”
“嗯,而且还说想拜见昭蓉妹妹。”
“我?为何啊?”
方志文也好奇了起来:“咦?这是什么意思啊?今天他见我的时候只说想要在幽州开盐场、租种土地的事情,倒是没有说别的什么。”
“真的没有别的?”甄姜诡笑着问道,太史昭蓉也略有些紧张的看向方志文,连小宁也是一脸的戒备。
方志文一摊双手:“我还会骗你们三个不成?”
甄姜斜了方志文一眼,嗔道:“那可难保!”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