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23部分

的命运相比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嘛,不管了,让为夫好好照顾一下盼儿吧,嘿嘿.....”
.........................................................
听到这个消息的玩家们也很惊诧,历史早就变得不像样子了,虽然这王允的事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还有董卓的连番动作也是出人意料之外,不过广大的玩家接受能力是很强的,在论坛上争论了一番之后,大家就接受在了这个事实,转而开始探讨将来雍州和凉州的形势变化,探讨韩遂和边章是否会接受朝廷的招抚,探讨皇甫嵩会怎么面对南调的诏旨,以及探讨貂蝉和王允的命运。
貂蝉的命运无疑是很多玩家所关心的,甚至有不少的玩家都打定了主意,若是貂蝉真的的跟王允北上,那么大家就都跟着一起北上,一来有机会见见貂蝉的真面目,说不定还能够一亲芳泽,若是真的有什么不好的情况,也许还能来个英雄救美呢!
只是,这些兴奋和心怀不可告人目的的玩家若是知道貂蝉至少是个六阶的武将时,不知道会是什么感想,不过以异人的心理,或许惊讶之后会大喜,然后想方设法的将之绑走吧。
与这些纯粹的玩家不同,那些在雍州和凉州发展的大型玩家势力都知道,自己原本定下的战略恐怕全都作废了,必须重新评估新形势之下的战略构想了,董卓不灭的话,雍州和凉州会变成什么形势?大家又该如何在这种形势之下生存?
虽然很无奈,但是历史的宿命已经拐弯了,抱怨和谩骂又有什么用,没有跟上形势的人只能被淘汰,或许这种未知,会让这个世界更jīng彩也说不定吧!
第八百四十七章韩馥南下刘岱惊恐
本章节狂人手打)
去年虽然遭遇了罕见的大雪灾,但是对小麦来说,大雪并没有导致小麦减产,相反,还增加产量,不过夏天到了之后的雨水比较少,今年的大豆可能会减产了。
邺城,依然这么繁华,刺史府中,韩馥正在召开会议。
与会的几乎是韩馥所有的军政将领,因为这次的会议所要决定的是一件大事,一件关乎韩馥势力生死存亡的大事,南下攻取东郡、东平与济北郡!
沮授站在地图前面负责给大家讲解。
“第一阶段,东郡西部,现在是铁军的势力,在燕县北部的河边,方志文还建立了延津水寨,虽然规模很小,但是我们也不能轻易的去招惹无谓的敌人,因此,东郡的目标是从濮阳出发,麴义将军夺取并控制西面白马城,张颌将军则负责东面的郢(ying)城和离狐,完成对东郡的控制,并在濮阳外围形成防御圈。”
沮授说完,扫视了众臣一眼,坚大家都没有什么疑问,遂继续说道:
“第二个阶段,攻打东平,这个时候刘岱应该已经反应过来了,因此我们可能会面临几面受敌的情况,白马可能会遭到燕县铁军的攻击,而郢城和离狐,特别是离狐可能遭致刘岱的攻击,因此,这三城在攻取之后必须片刻不停的增强防御设施。至于攻打东平的战事由本人与程涣将军负责,首攻范县,然后视情况取寿张和无盐,若是刘岱分兵来援,张颌将军可挥军南下攻打句阳,迫使其回军,需要注意的是铁军的动向。要防止被铁军伏击。”
“第三个阶段就是济北,在下以为,济北攻心为上攻城为下,东平被我拿下之后,济北郡就处于我方与袁绍的夹缝中。这种情况之下鲍信也必须有所选择。鲍信与袁绍交恶天下皆知。因此鲍信就算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誉,也不会公然倒向袁绍,相反,大人与鲍信还算是有些交情。完全可以给鲍信一个说得过去的退路,比如保留太守职位之类的,想必鲍信也不会执迷不悟吧!”
沮授说道这里,基本上就将整个战役都交代清楚了,说起来。战役的布置很合理,也没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唯一能让徐邈觉得有些不靠谱的,就是如何才能挡住袁绍的进攻,若是刘岱与袁绍暂时言和,双方会不会转而合攻韩馥军呢?
韩馥眼神很好,一眼就看到了徐邈脸上的担忧,点名道:“景山莫非有什么想法么?”
徐邈立刻恭谨的应道:“属下倒是不曾有什么想法,只是有些困惑。还望沮大人能为在下解惑!”
沮授淡淡的一笑:“但说无妨!”
“请问沮大人,攻取东郡、东平不难,说服鲍信也不会太难,但是拿下这三郡之后呢?会不会导致原本对立的袁绍和刘岱暂时媾和,从而合攻我军。而且,届时袁遗也可以出兵,甚至袁绍还有可能说动公孙瓒、张角合谋我军,那样的话。我方应该如何应对!”
沮授默默的点头:“问得好,没错。拿下这三郡对我们不难,如果已经养jīng蓄锐了几年的我们还做不到这点,实在是有些丢人了。至于景山的顾虑很好,但是凡事不能等着对方先出手,我们周边的诸侯是不少,但是这些诸侯的周边也一样的危机四伏,因此不是说攻打谁就攻打谁的,关键还要看自身的实力。”
徐邈恍然的点头,众将也都有种拨开云雾的感觉,沮授继续道:“公孙瓒,他北边有张扬,南边有袁术,一河之隔的铁军也跟他们没啥交情,相对于攻打我们,在下觉得他们攻打燕县或许所得会更多。至于张角,我们可以主动先去联系张角,而不是等着袁绍去跟张角游说,如今袁绍有点贪多嚼不烂的架势,从河间到沛国,何止数千里,这么大的地盘,袁绍真的能兼顾得过来么?而且,泰山的张宝我们也可以联系,刘岱那里也一样,如果我们牵制住了袁绍,刘岱则有机会反攻鲁郡或者任城、山阳,将袁遗驱逐出去。因此,敌人是成为敌人或者成为盟友,还需要靠我们主动去争取和改变。”
韩馥笑着点头,并且补充道:“就算效果真的不如意,估计也不会坏到最坏的情况,实在不行,我们也可以学方志文、刘备之流,抢了人口就撤回河北,有黄河为天堑,对方一样奈何不得我们。”
“可是主公,我们并不缺人口。”闵纯轻声的提醒了一句。
“不缺不会卖掉么?”
“正是,不缺我们也可以用人口换取大量的好处,甚至能够用人口雇佣军队帮我们对抗袁绍。”
沮授笑着说道,大家听到雇佣这个词,顿时想到了刚刚被徐州陶谦雇佣的方志文,本来岌岌可危的徐州,竟然轻松的将曹cāo和袁绍的联军击败,这支雇佣军还真是好用呢,而陶谦付出的,据说就是徐州地面上的流民和无业者,这个买卖怎么看都很划算呢。
徐邈想到这里,也不由得舒了口气,如果这方面也都算计过了,这个战役的可行xìng就非常的高了。
“另外,我们还需要充分的利用好异人的力量,原本我们固有的地盘多是世族的产业,所以很难招募到相对强大的异人部队,但是在新的的地面上,我们完全可以采取现在比较通行的做法,将外围的城池和县治出售给异人,作为他们协助我军战斗的一个奖励权益。如此一来,想必我们能够调动的异人部队也是可观的。”
“可是对方也可以这么做啊!”张颌有些迟疑的提出了自己的不同看法。
沮授自信的笑了笑:“刘岱会舍得将自己的地盘给别人么?袁绍一向都很小气,特别是对待异人尤其苛刻,因此,异人会更加的相信我们,只要我们能够切实的履行承诺!”
“这点毋庸置疑,本官从不空言!”韩馥及时的给沮授的话加上背书,让沮授的设想变成了政策。
韩馥坚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和疑问了,遂站起来道:“各位回去立刻着手准备战事,明rì辰时本官拜将出兵,各位,此战涉及我冀州的生死存亡,望诸位戮力以共,建此大功!”
“属下遵命!”
众将齐声应道,隐忍了几年,韩馥终于要发力了,一众将领也都兴奋莫名,对于战将来说,不打仗如何建立功勋,如何功成名就,对于文官来说,不扩张如何能在这个乱世保住自己的利益,乃至获取更多的利益?
.....
韩馥的动作极其突然,甚至连玩家们都觉得十分的突兀。
光熹三年(永汉二年)七月二十一rì。
在董卓宣布派遣王允出使招抚韩遂的时候,韩馥忽然出兵南下,分兵攻打东郡各城,一举拿下了白马、离狐和郢城。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韩馥的目的在于给濮阳打造一个纵深,因此,十分突兀发起的战役可能就此而终,正当刘岱紧急出兵反攻离狐,并且要求铁军进攻白马的时候,沮授亲自率军,趁夜渡河,一rì之间攻下范县,拉开了攻打东平郡的序幕。
这时大家才明白,韩馥是要吃下东郡和东平郡了,看来这次胆小的韩馥玩真的了。
宋虎峰得到消息之后,白马已经实打实的落进了韩馥的手里,铁军虽然立刻出兵攻打白马,但是麴义也是善用重步兵的将领,而且麴义还是弩兵将领,作为步将来说,麴义也是一个闻名于世的名将。
因此宋虎峰在首攻不利的情况下,也失去了继续猛攻的打算,正当宋虎峰想要另寻战机的时候,沮授攻入了东平郡,宋虎峰立刻写信给刘岱,让其收缩兵力固守寿张,然后再徐徐图之,但是刘岱却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应该以寿张为支点,然后集结无盐和自己的兵力,三面合围沮授。
于是刘岱率军北进,而张颌却以骑兵突然南下,攻击句阳,这么一来刘岱顿时慌了,生怕自己的后路被断,甚至连定陶老家都不保,于是匆忙回军,来来回回折腾的刘岱军在半路上再次遭到张颌的伏击,大溃,逃回句阳的刘岱收拾败军,原本十万部队只剩下不到六万,再也没有了攻击的力量。
同rì,无盐出击的部队被沮授伏击全灭。
数rì后,缺兵少将的寿张失守,而刘岱只敢躲在句阳rì夜难安,再也没有了战心。
得到消息的宋虎峰叹息不已,在刘岱的地盘上确实受到的掣肘少,但是同时,自己却也变成了烂船上的乘客,一不小心,这船就沉了,自己若不想成为殉葬者就得另寻高就了,这种局面还真是让人有些无语。
韩馥军的攻击速度让大家都很吃惊,特别是袁绍,还没有等他将军队集结好,东平郡的战斗基本上就结束了,剩下的战斗都是异人进行的,攻陷东平郡的小城镇和要塞,以及追缴在东平郡内流窜的溃军等等。
而沮授的大军直下东平陆和宁阳,赶在颜良到达之前,接收了举成投降的宁阳,与赶到鲁县的颜良和驻军瑕丘的袁遗形成了对峙。
【票票呢?别忘了哦,谢谢!】
第八百四十八章鲍信去留早有成见
正如沮授当时所预测的那样,东郡和东平郡的快速失陷,对济北郡的鲍信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鲍信与刘岱的通道被彻底的切断了,现在鲍信是完全夹在袁绍与韩馥之间的一个风箱中的老鼠。
就在鲍信彷徨无助的时候,韩馥的使者审配到了,当然,同时到达的还有袁绍的使者辛评,双方的目的无二,都是为了说服鲍信投向自己的主上,只不过,两人的态度和方法却是截然不同的。
辛评从袁绍那里领受的任务是胁迫鲍信投降,注意,是胁迫而不是劝服,也不是说服!至于为何袁绍要这么做,自然也不仅仅是的因为袁绍不爽鲍信,更多的原因在于袁绍不得不这么做,为的就是立威。
现在袁绍正逐步的面临着世族rì益骄横的问题,这个问题或许跟袁绍的xìng格无关,而是跟袁绍的政策有关,袁绍的政策越是依赖世族,世族的气焰就会越发的高涨,如今袁绍也慢慢的感受到了灵帝刘宏当年的一些感受了。
不过袁绍跟刘宏相比差距还是很大的,刘宏当年小小年纪登基,本来就没有什么威望,后来又错误的信赖宦官,再加上被世族抹黑,已经是权威尽失,刘宏面前的路已经很窄了,除了忍气吞声做傀儡,就只有拼死一击。
而袁绍则不同,袁绍现在威望正隆,因此,袁绍的选择更多一些,而袁绍出于稳妥期间,采用的还是比较温和的法子,那就是杀鸡儆猴,震慑那些心头有着过分想法的世族,而那些一贯与袁绍做对,并且抹黑袁绍的人,就是袁绍示威的对象,鲍信就是这么一个存在。
因此,袁绍是不会对鲍信采用怀柔政策的。辛评即使觉得怀柔政策的效果会更好,但是他也不能公然的违背袁绍的指示,而且聪明的辛评多多少少的也能猜到一点袁绍的想法,更何况,连许攸和逄纪等人都没有就此提出什么反对意见。辛评就更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了。
只是。胁迫鲍信主动下野并且不费一兵一卒就想拿下济北郡似乎相当的困难,因为韩馥的使者审配也到了肥城,辛评虽然立刻将这个消息汇报给袁绍,只是袁绍并没有进一步的指示。辛评也只好一条道走到黑了。
当辛评为此无奈叹息的时候,审配正在以贵宾的身份与鲍信密谈。
“鲍大人,我家主上乃是一片至诚相邀,若是鲍大人不愿意离开济北郡的父老百姓,完全可以继续留任。若是鲍大人不愿呆在济北郡,则主公辖下的郡国,大人可以任择其一而治之。”
鲍信暗暗的叹了口气,看这审配信心十足的笑脸,只觉得很无奈。
鲍信到底想要做什么呢?做周勃陈平一流的人物?还是只是想做个对得起自己良心的大汉官员?又或者还有别的什么想法?
有些问题鲍信自己都回答不出来,与刘岱结好,是为了保护济北的安全,是为了抵挡来自袁绍的威胁。与袁绍结怨的根源来自何进,何进可以说是对鲍信有赏拔之恩。并且对鲍信相当的信重,可惜的是,何进死在袁家的算计之下,因此,鲍信对袁家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可以说。鲍信一直以来的行为基本上都是以此为出发点的,就算是他积极的参与讨伐董卓,其实也是为了给何进报仇,直接害死何进的人。就是董卓。
也因此,鲍信最希望投效或者投靠的是一个能与董卓敌对。同时也跟袁绍敌对的势力,说起来这样的势力还是不少的,比如刘备、孙坚、吕布等等,但是,这些人距离他都太远了,相对来说,韩馥也是一个选择,虽然韩馥没有公然与董卓放对,但是韩馥与袁绍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关系了,至少满足了一个条件。
“正南,贵主上的条件确实公道,不过本官与袁家有怨,而且也希望能了结这段恩怨,本官以为,天下间yù置袁绍、袁术于死地者,恐非韩刺史。”
审配呵呵一笑道:“鲍大人差矣,说句不敬的话,在邺城还有人能够跟袁家和解,并且不失其富贵者肯定是有的,但是唯独我家主公不能有这种想法。鲍大人试想一下,若是我家主公投效袁家,袁家将会如何待我家主公,想必定是想要除之而后安吧!或者,鲍大人觉得袁绍是一个胸怀宽广、包容天下之人?”
鲍信想了想,倒也是这么回事,但是鲍信还有疑虑:“那么韩刺史认为长安与晋城的两位陛下,谁才是大汉正朔呢?”
审配眼睛转了转,不大明白鲍信的想法,这事只能赌了,或者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会比较好?
“鲍大人,此事乃是天家的家事,外人不大适合参与其中,不过我家主公以为,谁是正朔不重要,重要的谁对大汉有利,身为大汉的天子,当然应该以大汉的社稷和百姓福祉为重,因此谁对大汉有利,谁便是正朔。”
鲍信不动声sè的笑了笑,这个选择可以说是相当聪明吧,不过也显示出韩馥的功利xìng,鲍信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现在的诸侯绝大多数都会选择这么做吧,就算是刘岱这个皇家子孙,也一样两边讨好。
“哦,那么贵主上对董卓如何看待?”
“此国贼也!董卓殘横暴戾、狂悖无行,挟持天子以自重,掠夺百姓而自肥,此等国贼人人得而诛之可也!”
审配立刻义正严词的表明了韩馥坚决反董的立场,这倒是让鲍信心里舒服了不少,虽然鲍信自己也知道,这种口号更多也只是一种口号而已,韩馥想要与董卓抗衡,也还早得很呢,再说到时候时移势易,韩馥还会不会这么想都成问题。
“正是如此。那么若是本官同意易帜,并且愿意留任济北,贵主上会如何处置济北事务?”
“这简单,一切都萧规曹随就是了,只是军队方面会由沮授大人统一来主持,军队需要按照我军的规条进行整编,将领也可能需要调换,毕竟济北是与袁绍接壤的要害地区,必须有强力的战将镇守,其他的都不会有什么改变。哦,对了,可能会有些行政xìng的变化,比如适当的收缩人口和军力,将外围的一些村镇要塞让给异人来管理等等,不过不会干涉大人原本的施政的。”
鲍信再次点了点头,缓缓地问道:“那么,本官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韩馥大人打算如何抵挡来自袁绍兄弟的进攻呢?袁绍甚至还会联系刘岱、公孙瓒、张角共同动手,届时韩馥大人必定陷于四面楚歌之境,又该如何解之?”
“哈哈.....大人多虑了,此事易与,刘岱处我家主公已经派使者前往,说服刘岱趁着袁遗大军北上时攻打山阳郡,想必刘岱应该分的出来与我家主公做对容易,还是跟袁遗做对容易,刘岱已经两败于我军了。至于公孙瓒,此人现在实力尚不足与我开战,趁此机会夺取燕县可能会是更好的选择,当然,最好的选择就是按兵不动,坐看结果,盖因他自己背后还有强敌呢。至于张角和张宝,我家主公也已经派遣使者前往,相比起广平,似乎河间、安平更容易攻打吧,还有泰山、济南以及沛国,这些都在张宝的身边,难道张宝就不担心强大的袁绍军么?因此,未等袁绍说动周围的势力围攻我军,恐怕我家主公已经说动了大家围攻袁绍了,大人的担心全无必要。”
事实上,审配完全是朝着好的一方面说,至于最坏的打算,审配是不会说的,而鲍信能不能自己想到那是他的事情了,再说了,投向韩馥抗衡袁绍,与坚持自己同时独力抗衡袁绍和韩馥相比,不管怎么说都是前者更加有把握吧!
鲍信想了想,沉声道:“本官明白了,不过事关重大,尚请正南容我考虑一下,明rì本官再答复正南吧。”
审配略微失望的叹了口气,不过还是笑着说道:
“在下希望大人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不过正如大人所说,此事事关重大,轻忽不得,那么在下就安心的等着大人的好消息了。”
审配从鲍信的府邸中告辞出来,越想越觉得鲍信应该是能够接受易帜的,现在只是差手下和本地世族的支持罢了,审配眼珠转了转,朝身边的随从招了招手,那随从附耳过来,审配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一下,随从捏着审配偷偷递过来的一张金票转身飞快的离开了。
接着审配有吩咐另外一名随从,将行礼从驿馆中搬了出来,另外住进了一家条件更好的旅馆之中。
当天夜里,驿馆发生大火,据说是一群异人干的,驿馆被烧毁,住在驿馆中的辛评差点被烧死,幸得他的从人舍命相救,不过听说也被烧掉了不少须发,人也受了点伤。
鲍信得到消息只是叹了口气,如此一来,济北郡的这些地方官员和士绅,恐怕很难再选择投靠袁绍了,审配的这招真是够实用,其实,真正放火的不是异人,而是鲍信!审配不过是背了个黑锅而已。
第八百四十九章宁阳之战已成闷局
时间不知不觉就进入了八月金秋时节,方志文在长安的行程也差不多到了尾声,方志文在长安现实拜会了非关中籍的几位重臣,然后又先后几次会见董卓,然后携夫人递表正是觐见了陛下,并送上了不少的财物、马匹作为礼物,天子大喜,不但下诏嘉奖了方志文,而且还亲自下诏将方志文拜为三品镇北将军,甄姜封为三品夫人,太史昭蓉拜为四品宣威将军。
方志文这一下算是收获颇丰,但是奇怪的是,方志文对于关中本地的世族却是一个都没有拜会,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同时也让关中世族十分的惊讶。一部分人认为这是方志文打算全力与董卓合作的风向,也有一部分人认为,这是因为关中本地世族处处打压甄家和幽州商会造成的恶果,反正,大家都看得出来,方志文很不妥关中世族。
方志文的行为让关中世族很不高兴,因此他们也不可能不顾面子去主动与方志文接触,随着时间过去,眼看方志文的行程已经到了尾声,在蔡邕家中抄录书册的人手已经开始将书册装车,方志文自己也已经上表请出了,关中世族最后只能失望了,看来方志文真的是不准备跟关中世族妥协了。
不过,在离开之前,方志文却忽然携妻子拜访了卢植,这让长安的各方势力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卢大人名传天下,今rì得见真是幸何如之啊!”
方志文笑呵呵的看着站在阶下须发有些斑白的卢植,离得老远就主动行礼。
卢植赶紧回礼,笑着说道:“虚名罢了,与镇北将军的丰功伟绩岂能相提并论。甄夫人更是难得一出的女中豪杰,贤伉俪人中龙凤,如今能得一见也是深感荣幸,呵呵。”
甄姜也笑着上前见礼,大家寒暄了几句之后北卢植引进了客厅。
方志文直来直去。先跟卢植交换了一下关中乃至西凉局势的看法。也再次表达了对关中局势稳定的愿望,并且提出在长安朝廷中形成董卓、关中和非关中三个政治势力鼎足的可行xìng,认为长安应该以此为基础,争取一个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将民生问题、发展问题放到更高的位置上,卢植对此也表示了赞同。
接着双方的话题转向了中原局势。
“卢大人以为韩馥与袁绍、袁遗对峙的最终结果会如何?张角、张宝会趁机参战么?”
方志文这么问很大程度上是对卢植的好奇,想看看这个允文允武的卢植到底有什么本事,卢植笑了笑,抚着花白的胡须道:
“方大人为何不提刘岱和公孙瓒呢?”
“呵呵。公孙瓒实力不足,就算有所动作也不过是小动作罢了。刘岱么,胆子太小,现在怕是已经被韩馥打怕了,相反,如果韩馥鼓动刘岱趁着任城郡空虚前去袭取山阳郡,恐怕刘岱还会接受下来,在联合袁家或者联合韩馥这两个选项中,刘岱一定是趋向后者的。”
卢植笑着点头:“正是。正是,老夫也是如此想。至于黄巾贼是否会参战?会与哪一方形成实质xìng的结盟,或者是两边都不结盟,其实最终还是看他们参战的利益。黄巾贼依托山区发展,实则是抄袭了大人的做法。不过,却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啊!”
“呵呵,卢大人谬赞了,在下不过是开个头。做事的可不是在下。”
“嗯,大人谦虚了。开个头就是最难的事情。再说黄巾贼吧,他们现在必须向外发展,山区固然有丰富的物产,但是唯独是粮食不足,如今我大汉战乱频仍,粮食产量下降,消耗却大大的增加,就算有不少的人贪图利益与黄巾贼沟通,但是毕竟粮食也不能白送,黄巾贼又没有那么多的钱财来购买粮食,以此,他们急需土地来种植粮食。”
卢植的话里面其实也隐隐在指责方志文,方志文可是与黄巾贼做生意最大的一位,不过方志文脸皮厚着呢,根本就毫无一点反应,仿佛卢植刺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卢大人的意思是,黄巾军只是需要土地,以供他们能够种植粮食,除此之外暂时没有更多的诉求?”
“正是,不过,大人为何称黄巾贼为黄巾军?”卢植似笑非笑的看着方志文问道。
方志文笑了笑,毫不示弱的看着卢植双眼道:“黄巾军不过是一群活不下去的泥腿子罢了,他们提出的诉求是活命、是吃饱、是穿暖、是惩治贪官污吏,这些要求与朝廷的目标有任何一点相悖么?”
“这.....似乎没有,但是他们却违背了大汉的律法,难道不是反贼么?”
“官府不能活之,那么他们是该选择死还是该选择自己养活自己?卢大人,争辩这个毫无意义,现在黄巾军并未提出推翻朝廷,也没有不认天子,此时更是不应将之向外推,您说是不是?”
“呵呵,算了,这事也轮不到我这个大司农来考虑。”卢植有些落寞的说道。
方志文点点头:“还是说回刚才的话题吧,依照卢大人的看法,张角参战的可能xìng较低,最多也就是取得一些要点,以保持对袁绍的有利态势,但是对张宝来说,对土地的要求就迫切得多,特别是在东面连番受挫的时候,向西寻求发展的yù望就大增了!”
“没错,老夫就是这个看法!如此一来,围攻袁绍的形态就形成了,再看袁绍现在巨大的摊子,如果袁绍聪明的话,就应该适当的收缩一下,至少沛国应该放弃,巩固好鲁郡、泰山、和济南才是当务之急。”
“明白了,卢大人认为袁绍会稍损,然后收缩势力。暂时停止现在的扩张行为,转入发展的路线。”
“是的。”
方志文似乎舒了口气,笑道:“如此也好,至少中原能太平一段rì子了,说不定今年能过个太平年了!”
“老夫也这么想。中原不乱。则四境也会稍安,如今大人轻巧的拨动长安局势,说不定能让关中也安静上几年,老夫也能安生的种几年的田!”
“呵呵。卢大人似乎对种田有些怨言呢,听说卢大人早年曾经提出屯垦的意见,如今不是正好可以实行一下么,特别是三辅西北直到西凉地区,一向粮食不丰。正好可以用屯垦加以改变。”
“呵呵,若是粮食丰足了,董太师就更不惧杨太尉了,到时候怕是又乱了。”
“不是还有卢大人和司马大人么,董太师年纪也不小了,世事难料啊!呵呵。”
卢植抬眼看了方志文一眼,心里暗暗的感叹,这个方志文有能力,有眼光更有足够的耐xìng。这种人若是王莽,在如今这个形势下,很可能真的会成事呢,不过他现在却安于幽州,并且热衷于做生意赚钱。这家伙可真是个异数啊!
.........................................................
济北的易帜让袁绍大怒,令文丑率军猛攻卢县,但是沮授早有准备,已经将张颌的部队调至卢县防守。文丑面对坚城要塞自然是碰的一头血。
另一边,沮授亲自坐镇宁阳与颜良和袁遗对阵。在沮授的死守之下,颜良也是苦无良方,颜良派骑兵绕过宁阳突袭后方,但是宁阳后方沮授已经坚壁清野,将粮草都集中到了宁阳,短时间根本就不惧自己的后勤中断。
与此同时,沮授发布了大量的任务,以丰厚的奖励鼓动异人部队反过来向颜良和袁遗的后方渗透,甚至有的玩家深入到了山阳和任城腹地,让袁遗头痛不已,甚至心生退意。
沮授的策略很简单,那就是拖延待变,并且想方设法的尽量消耗袁绍的兵力,如果能吸引更多的兵力更好,而沮授手里的兵员相对是充足的,何况还刚刚得到了刘岱不少降兵,以及鲍信手下的兵力。
相反,如果袁绍继续大规模的向济北和东平郡方向增兵,必然会导致其他地方的兵力削弱,那时候,就会是周围狼群涌动的时机了。
颜良则苦于手中的兵力不足,特别是袁遗不断的派兵去清剿渗透到山阳郡和任城郡腹地的异人部队,而颜良自己的部队要驻守泰山、鲁郡和沛国,怎么说军队的数量都是太少了。
可是急切之间宁阳又攻不下来,自己的背后却被异人部队不断的渗透,后勤线上也是一rì三惊,从北边传来的消息,文丑的进攻也不利,颜良只好向主公求援了。
袁绍这几天的心情本来就不好,鲍信投向韩馥可以说是狠狠的打在袁绍的脸上,让袁绍颜面大失,更可恨的是,这事本来袁绍就知道不妥,却偏偏还要被迫这么做,现在事情落地,最终损了袁绍的颜面,袁绍真是有苦没处说啊!
接着文丑和颜良的攻势双双受挫,两人的求援信不约而同的到来,袁绍在地图前面站了半天,却发现自己现在居然是捉襟见肘的局面,虽然前一段时间吞下了不少的地盘,终于将桥瑁、王匡等人安置到了太守的位置上,但是地盘太大,兵力太少,地盘没有及时消化,暂时还不能实质xìng的增加实力这些弊病都一一的显现了出来。
而韩馥则恰好,不,应该是一直以来都在等待着这个大好时机,趁着袁绍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这个时候突然发难,顿时打得袁绍是晕头转向,现在不用别人说,袁绍也知道自己又到了需要取舍的时候了。
袁绍知道,有时候,吃不下去的肉必须扔一些出来才行,不过还是很心疼啊!
第八百五十章张角犹豫刘雁献计
张角现在实际控制的是常山郡、赵国、巨鹿郡和中山国四个郡国,占据着冀州的三分之一不到的地盘,其中的常山郡和赵国基本上都是山区,可用的耕地面积非常少,巨鹿郡和中山郡倒是有不少的耕地,但是这两个郡都是两面受敌的状态,随时会发生战争,事实上双方的异人部队之间的争斗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因此也不能安心耕种。
不过后来在刘雁的建议下,张角采用了军垦的形式来耕作,倒是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一方面能够在这两个郡保有大量的军队,防备袁绍和刘虞指示的异人部队的偷袭,同时又能耕种大量的农田,为张角麾下的将士、信众提供勉强够用的粮食,再适当的用纸符从外面购买一些,张角现在基本上算是粮食能平衡。
粮食问题虽能平衡,却并不安全,一旦外购粮食渠道卡断,或者粮食大幅度的涨价都会严重的威胁张角的粮食安全,另外,如果出现这两种情况,很可能在巨鹿和中山的粮食种植也同时正在减产,真是如此的话那就是祸不单行了,到时候情况怕是会比想象的更糟糕。
如果再想长远一些,粮食安全还会威胁到人口增长,威胁到张角势力的顺利发展,也就是说,粮食问题不但是生死存亡的问题,也是限制黄巾势力发展壮大的问题。
因此,粮食问题一直都是张角头痛的问题,是重中之重的大问题。
如今韩馥挥军南下,在中原与袁绍对上了,张角觉得,如果此时自己不做点什么的话,好像很对不起这个大好的机会,但是,要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张角心里却没什么底,特别是在现在没有迫切到火烧眉毛的时候。张角难免也会有苟安的心理,这是人之常情。
于是犹豫的张角干脆召集了手下的心腹,所谓一人计短众人智长嘛。
赵爱儿将如今周边的情况,特别是关于韩馥和袁绍,以及现在中原战斗的详细情况向大家做了个介绍。赵爱儿的情报组织成立了两年多。现在也算是堪用了,得到的情报还是很细致和准确的。
张角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几个心腹淡定的笑着道:“如今形势变化对我有利,如果平白放过这个机会实在是浪费。各位想想,我们应该如何充分的利用这个时机来扩张势力?”
张燕看了看大家,作为曾经被张角指定的接班人,这个时候应该首先说话的,于是他想了想道:“义父。如今韩馥和袁绍的重心都在河南,我军可以趁机夺取更多的地盘,不过,孩儿觉得两者只能择其一,应该结盟一方打击一方。”
张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将眼神转向赵爱儿,赵爱儿清了清嗓子道:“我也赞同张燕的想法,拉一打一是对我方最有利的选择,只是拉谁打谁。打到什么程度这些更加重要。”
张牛角也开口道:“如今韩馥弱和袁绍强,当然是连弱击强了!”
周仓挠了挠头,他没主意,张角也不指望他有什么主意,因此将视线转向了一直微微蹙眉没有出声的刘雁。
刘雁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的开口道:“师尊。张燕的意见是很可行的,师姐的看法也是要害,其实归根到底就是两个问题,一个是我们能够做到什么地步。另一个是我们的对手能够容忍到什么地步?”
“哦,师妹此话怎讲?”
张燕好奇的问道。大家的目光也不约而同的看向刘雁,刘雁嫣然一笑道:“我们能有做到什么地步,是说我们能够打下多大的地方,对方能够容忍到什么地步,是说他们能够容忍自己失去多少地方,如果我们打不下来还硬要去打,那么就是没有意义的虚耗了,至于后面一个问题,是能够不让我们陷入旷rì持久的战事的分界线。”
“徒儿的意思是我们在这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
“正是,这也就是结盟的好处,结盟能够让我们的敌人的容忍度提高,结盟能够让我们有更多的回旋和选择的于地,也让我们能够尽量的在一个方向上集中兵力。”
“说得好,那么具体该怎么做呢?”赵爱儿赞道。
刘雁又笑了笑道:“联合谁其实强弱并不重要,因为强弱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因为他们各自的地盘变化而变化,因此,我们看看谁能让我们得到更多的好处吧。”
张牛角点头,张燕也点头赞同:“有理,我觉得韩馥似乎更能给我们好处,而袁绍一向很敌视我们。”
刘雁点了点头道:“我是这么看的,韩馥的兵力虽然南下作战了,但是在广平和魏郡与我接壤的地区并未有大规模的兵力调动,因此我们现在去攻打的话,唯一的好处可能是对方的援军到得比较慢一点。再看袁绍,袁绍的政策这段时间不断的向南倾斜,不但在中原接连吃下泰山、鲁郡、沛国,甚至还在彭国与陶谦开战。因此,袁绍在北部河间和安平的部队数量实质上是减少了,这点从师姐的情报中也能看出来,虽然袁绍尽力的掩饰这一点。”
“没错!”赵爱儿很肯定的点头:“不过是用老弱换青壮,能打能战的都南调了,北边剩下的都是老弱,如果不是仔细的调查,我们也没发现这点。”
刘雁摊了摊手:“你们看,这么一来,显然是打袁绍比较轻松了,另外,请师尊注意袁绍在中原布局与二师叔的关系,袁绍的地盘隐隐的三面包围了二师叔的地盘,如果您是二师叔的话,会不会趁此机会突袭袁绍的地盘?”
张角点点头没有出声,他奇怪的是为何张宝不主动的邀请他一起出兵攻打袁绍,这让张角很在意。
刘雁没有继续纠缠于这个问题,毕竟这是事关张角三兄弟自己的问题。
“因此,我判断,如果我们一旦在冀州动手,二将军定会配合我们在兖州动手,这么一来,我们就是三方合攻袁绍了,基本上,胜算是相当大的。我想,剩下的就是我们能够打下以及能够守得住多大地盘的问题了。”
大家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一起转向了张燕,毕竟军事问题都是张燕来负责的,能够打下多大的地盘,也许真的需要张燕来回答。
张燕思考了一下之后道:“如果仅仅计算兵力,我说的是驻屯兵力,我们最多只能将安平郡括入麾下,再多的话也没有能力屯守了,而安平郡被我吞下之后,巨鹿郡基本上就处于不受敌的状态,我们实际上只是将巨鹿的驻屯部队向外推,这是最可行的选择。”
刘雁看了看侧面的地图,张燕的考虑是很周到的,将巨鹿的驻屯军向外围推,同时将山中的人口向平原释放,一方面增加粮食产量,一方面降低了消耗,一进一出之间,取得的效益将是巨大的。
另一方面,黄巾军本来就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安平郡,现在趁势全取安平郡也是相对简单的选择,因为不用在大规模的调动军队,也不用再大规模的运送补给,从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