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9部分

不知道,但是赵龙自己可是很清楚的,要凑齐这两千精锐突骑兵,还有自己身上的军尉军职,那是要huā费多少代价。
不说别的,单单说说这两千骑兵,幽州突骑兵号称天下第一骑兵,募兵价格比普通的轻骑兵贵了30%,要180两一名,这倒是很公道的,因为幽州突骑兵身上有三件兵器,贵点是应该的。
然后每月的训练维持费用是十二两,这两千部队不用出战,仅仅是养着,每个月就要huā费两万四千,这还没有算粮食和草料费用,兵甲维修费用,如果要出战,消耗的粮食还要更大,维修费用也更多,一旦有战损损失就更大了。
可是,招募士兵的时候,得到的可是新兵,想要精锐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战斗,士兵升级是不会白吃经验的,必须自己去战斗才能获得经验,也就是说,要冒着战损的可能去练兵。
结果,赵龙计算过,即使用了老带新的办法,从一个新兵,训练出一个精锐的比例,是十到十五比一,也就是说,为了得到这两千精锐骑兵,自己一共要招募两到三万幽州突骑兵,光是招募费就大几百万,注意了,一两银子等于一元人民币。
作为太子爷,又是在游戏中产业的负责人,赵龙自然知道,自己这三个游戏年,一共烧掉了超过五千万人民币,才建起了是五个二级城镇,一个三级城镇,还有身后的这两千精锐突骑兵,而且,为了维持这些,每个月还要烧掉超过一百万。
如果不战斗,其实每一个城镇都是能够做到自给自足的,但是,玩家来玩这个游戏,或许有专门来玩种田的,但是绝大多数,都是来玩争霸的,作为一个商业xìng质浓厚的行会,赵龙的行会自然不能不争霸,即使不想争霸,也必须不断的战斗,不断的扩大行会的知名度,这个行会与现实中的星光文化传播集团同名,叫做星光行会。
当赵龙知道在顿川成名的黑骑兵的时候,就细致的调查了一番这个神秘黑骑兵的来历,在他看来,拥有这一千黑骑兵的人,最简单的算法,也就是在游戏里投入了自己所投入的一半的人,这种人,应该是有目的的,而不是仅仅随便的玩玩。
如果这人是认真的来经营这个游戏,那么这人迟早会成为自己的对手,既然如此,那么将敌人扼杀于萌芽状态就是非常有必要的了,不管是为了名望还是为了实利,赵龙觉得黑骑兵的出现已经注定了与自己是死对头,于是,当黑骑兵在汉阳再次现身之后,赵龙立刻开始调兵遣将,想要与那神秘的黑骑兵一战。
只不过好好的计划…先是被暴风兵团抢了个先,随后又被长江商业掺乎了一回,幸好这两个笨蛋行会都先后栽在黑骑兵铁蹄之下,而此时赵龙也终于将部队运〗动到了江东地界,与当地的地头蛇打好了招呼,将截杀黑骑兵的机会抢了过来。
方志文也发现了在自己前方路上游弋的那两千幽州突骑,其实,赵龙的存在李雪音早就告诉过方志文,在幽州的玩家势力中比较厉害的,将来可能会对方志文产生影响的势力,李雪音自然会十分的关注,这个赵龙身处幽州辽东郡,每次都积极的参与对乌桓和鲜卑人的国战,更是尽力的配合与支持公孙瓒的政策,所以,在玩家的功勋榜上也能常常看到他的名字。
至于玩家武将榜,其实这个榜单仅仅是玩家的等级榜,很多人并不看重这个榜单,武将的综合实力不是看等级的,更多的是看后勤能力和实战技能,当然,说穿了就看谁更有钱,这点虽然很让人无语,但是事实就是如此的,放之世界皆准,如果一味的追着这点抱怨那就没意思了。
当方志文从史阿那里得到消息,并且收回了金鹰的控制权自己亲自一看,就确定了对面这个人的身份,算起来,还是幽州的老乡呢,正好验证了“老乡见老乡,背后插一刀,这句明言啊!
方志文尝试变换了一次方向,赵龙也迅速的改变了位置,但是他每次选择驻留的位置都是开阔坚实的平地,方志文明白,赵龙肯定也有监视战场的手段,很可能也是一只飞鹰,另外,赵龙的意思也很明白想要打一场堂堂正正的骑兵战,不过这家伙带着两千来打自己的一千显然是个又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的混蛋。
方志文冷笑了一下,让部队停了下来,等甄二公子和朱七公子靠近了,方志文慢慢的开口说道:“前面有人找我麻烦呢一会要开战,这次的战斗我们没有优势会是一场硬仗,所以一会请两位不要太靠近战场,如果可以的话,两位公子先行离开更好。”
朱七公子看了一眼甄二公子,见甄二公子一脸的不唐,正要开口劝说,甄二公子已经开声说道:“方将军自去战斗便可,不用顾忌我们,至于离开,如果方将军觉得我们是累赘的话我们自会避开如若不然,我们就在战场外等候将军凯旋吧。、,
方志文瞥了一眼有些不安的朱七公子,暗暗的点了点头,这甄二公子虽然是个娘娘腔但是也是个讲义气守信诺的君子,不像这个朱七公子简直就是一个见好就上,见危就躲的垃圾,真亏了他那副好皮囊。
“如此也好,对面拦路的是异人,化们应该不会公然攻击二位的,不过也请二位自己小心,必要时请朱公子亮亮身份。”
甄二公子拱了拱手,脸上臭臭的道:“不劳将军挂心,我等自会顾全自己的。”方志文也不以为忤,笑了笑回头朝史阿道:“收回斥候,准备战斗吧。”
“诺!”史阿应了一声,飞马跑去传令了。
方志文朝周泰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方志文扭头对着周泰道:“我们的敌人是两千精锐幽州突骑兵,将校配置齐全。领兵的主将两名,都是三阶将领,一会我们会有一场硬战,周泰你骑术不精,不要想着如何在战斗中杀敌,要先想着如何自保,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能从战场上活下来,才有机会成长,知道么?”“主公泰明白!”周泰郑重地点头应道。
“香香,一会别离开我太远,这次我们不会分兵,就跟他们打一场对攻战。”方志文说完诡异的笑了笑,一千对两千还要打对攻战?
香香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忍住没有问,反正到时候按照哥哥的指示行动就可以了,其实宇文伯颜和段志然等人也一样觉得奇怪,主公向来不喜欢打消耗战,怎么这次居然要打对攻战?虽然对方也是精锐幽州突骑,但是主公完全可以用自己将领加成的速度优势,采用游击战歼灭对手,特别是对手选择了开阔平原战场,更加有利于机动xìng强的一方,主公这个选择有些以短击长的意思,真是让人难明!
方志文扫了一眼,见大家都有些不解的呵呵一笑道:“到时候你们就明白了,现在整队缓速前进,补充食物检查器械,准备战斗。”“诺!”“颖彤,他们来了,嘿嘿。”
“你猜对了,看来他们也有飞鹰在上宴监视啊!”“嘿嘿,当然了,也不看看你老公我是谁,从他们的几个战例中一分析就知道了。”
“切,看你得意的!他们只有一千精锐骑兵,却敢迎上来战斗,难道你认为他们一点把握都没有,你觉得咱们已经稳赢了?”“当然啊,这个游戏里是没有什么逆天的道具的,即使真的有,也应该在我的手里”亨哼,所以我们之间只能靠着自己的真〗实实力战斗,我从录像里看到了,从个人实力上看,那个神秘的黑骑士甚至比我还强那么点,但是我们可是有两千人啊!堆也堆死他!哈哈。。
……
赵龙身边的美丽而又英气逼人的小fù人轻轻的摇了摇头,自己这个丈夫别的都好,就是有点好sè和自大,不过这也没有办法,谁叫他的家庭环境就是那样的呢。!。
第一百零二章遭遇单挑
……这场战斗的录像将会被公开,不论结果如何,赵龙赵子云。玩家武将榜独占鳌头整整一年的大名人,你可敢与我单挑!”
方志文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听在赵龙的耳朵里,却有一种震耳yù聋的感觉!
我〗日!这货竟然提出单挑,本来自己可以根本就不予理会,但是,但是自己是等级榜上的第一人那!如果让广大的玩家看到自己居然不敢接受单挑,这,这脸面以后往哪里搁呢?星光公会的脸面又望哪里搁呢?
自己信誓旦旦的在江东的一众地头蛇面前夸下海口,自己在父亲和老婆面前夸下海口,万一,万一自己单挑输了,只能靠自己的老婆对战这队黑骑兵,能赢么?即使最后自己的老婆赢了,也只能让公会的脸都丢光,自己的脸更是没地方搁了。
我擦,早知道刚才就不要顾着装逼说话,直接开干就好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赵龙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对面这个带着méng面巾的黑骑士到底叫什么,想要开口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一犹豫,顿时让他心里再次大呼一声不妙,这样的犹豫会被观看录像的广大玩家认为是胆怯!
面巾背后,方志文得意的笑了笑,赵龙连续两次掉坑里的感觉一定很不好,但是连续两次将敌人陷到坑里的感觉却非常好!
“老公!”谢颖彤有些担忧的叫了一声,她知道,自己的老公被对面的那个家伙连续坑了两次,尚未交战,就已经挫了锐气,而且对方无形的攻击有恰恰大打在了自己老公的软肋上,有苦说不出啊!
“好!就与你单挑,不过我赵龙枪下不杀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赵龙银sè的长枪一指,跨下雪白的战马扬了扬头,不安的刨了刨前踢,扬起一阵烟尘,鼻子里重重的喷了口气出来,发出“吐噜噜,的声音。
“呵呵,真是好习惯,不过我恰恰相反,我的箭下倒下的尽是无名小卒!哈线”
说完,方志文不给赵龙反悔的机会,直接拨马朝着两军军阵之间空地的左侧跑去,这是单挑的规则,请不要以为单挑的时候真的像某些影视作品那样,向着敌方军阵直冲过去,拜托,等你与敌将错身而过冲过去靠近敌方的军阵时,不怕被人射成刺猬吗!
所以公平起见,单挑的时候双方武将各自向左,走到两军军阵之间再开始战斗,在那个位置上,双方的弓箭都射不到。
赵龙气得脸sè发青,但是现在方志文已经率先出阵,自己再犹豫下去,又会被人误会心虚怯战了,狠狠的咬了咬牙,赵龙小声的骂了一句国骂,手里的银枪在马tún上重重抽了一下,跨下的白马“唏律律,
的嘶叫了一声“泼刺刺,的朝着两军之间空地的左侧奔去。
到而来差不多的距离,两人都停下马来,方志文静静的拿着那把黑sè的落雁弓,赵龙则是一杆长枪,左手的手臂上还挂着一个闪亮的臂盾。
两边的军阵都非常的安静,同样是百战精兵,双方的将领都一边注视着自己主将的单挑,一边用眼角注意着对方的阵势,防止被对方偷袭。
不知道是谁先动,有好像是两个人不约而同的一起动作,两人跨下的战马奔驰了起来,四五百步的距离只一眨眼就达到了方志文的射程,方志文手臂连续挥动,整个人似乎变成了三头六臂一样,在赵龙的眼里,迎面飞来的不是一支,也不是一串,而是一片的利箭。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判断,判断每一只箭的走向,他的能力暂时不可能挡开或者躲避所有的箭只,但是,只要挡下致命的箭只,或者躲开致命的部位即可,下一瞬间,当双方进入交错的时机,弓将与长枪骑将之间对战的结果会如何,径何人都能想得到。
只可惜,赵龙远远的低估了方志文的狡猾,方志文前面的几个技能都是明修的栈道,等到两人的距离已经不足五十步的时候,方志文趁着赵龙抬起臂盾挡住视线的一霎那,将一直藏着的穿云箭放了出来,这个偷袭秒杀的必杀技能再次发挥了威力,也让对面的赵龙痛悔不已,并且发誓下次再碰到方志文的时候,一定不会再被这个卑鄙狡诈的家伙所趁。
穿云箭有破甲特xìng,而且方志文的等阶还压制住赵龙,穿云箭射穿了赵龙huā大价钱购买的银sè臂盾,还有能降低对方士气的面甲,穿过他的右眼,再穿过他的大脑,击碎了后脑的颅骨,最后穿过银sè的头盔后部,远远的飞了出去,力尽之后插在了百步外的泥地上,黑sè的翎羽随着威风轻轻的颤动,箭杆上带着一抹红白相间的奇怪sè泽。
两马交错而过的时候,方志文伸出脚在赵龙的腰侧踹了一脚,其实那个时候赵龙已经挂了,但是这一脚却极嚣张,让方志文的将领和骑兵笑出了声,对面的敌人却脸sè铁青。
赵龙的尸体“噗通,一声摔了下来,扬起一边轻尘,白马有些奇怪的回头看了看,慢慢的走到赵龙的尸体旁边,正要用嘴拱一拱趴在地上的主人,赵龙的尸体却已经化作白光消失不见了,方志文打马回头,一把捞住那再正在茫然四顾的白马缰绳,这个是属于单挑的战利品,方志文在敌军的怒视下,牵着自己的战利品回了本队。
香香冲着哥哥竖起大拇指,笑得眼睛都眯了,对面的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抬起头看着对面士气高涨的敌军,咬了咬牙,嘴里轻轻的说道:“笨蛋老公!”
“我们认输了,请允许撤退!”谢颖彤应该说比赵龙更适宜做统帅,她很清楚的知道了,自己的老公能被对方秒杀,恐怕自己也是一样的,一旦两名主帅被杀,虽然部队数量占优,也一样会被对方完美的屠杀,这个神秘的黑骑士很可能是四阶的武将。
虽然在武将榜上没有列名,但是没有人敢说这个偌大的游戏世界里,就没有四阶的武将,现在眼前不就有一个了么!千万不要小看别人啊!
“认输!?”方志文坐在马背上,玩味的看着距离自己四百步之外的那个漂亮的女人:“我的回答是!杀!”方志文话音一落,那渊停岳峙的骑兵部队,转瞬化作了钢铁洪流,轰隆隆的朝着对面的敌军席卷而去。
谢颖彤见状,也只有咬了咬牙发出攻击的命令,停在原地被对方冲击,那绝对是找死的行为。
将将要进入骑兵射程的时候,利用双方冲刺的速度差,宇文伯颜忽然大喝一声:“转向!”
“箭雨!”
“箭雨!””
“浮光箭,穿云箭!”
整支部队犹如一个完整的交联结构体,在奔驰的过程中,完美的划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同时送出了如蝗的箭雨,骑队忽然的转向,让敌军射出的箭雨大部分落在了空处,当然也有一些倒霉的骑兵身上被扎得像个刺猬,还好只有几名骑兵被射中要害堕下马去。
“斩将!”方志文的第四个技能出击,身旁的几名有单体战技的属将也将自己的技能扔在同一个目标身上,顿时又做掉了对方一个将领。
就这么一瞬间,双方交互了一次攻击,方志文这边损失了十来个骑兵,将领只是受伤,没有挂掉的,而对面的星光行会的骑兵队里,则被挂掉了五名将领,包括冲在前面被方志文重点照顾的主将谢颖粜在内。
接下来的战斗,就是宇文伯颜指挥的一次弓骑兵教程了,回射、
奔射,环形跑位,八字跑位,bō浪式跑位,两刻钟之后,战场上已经没有一个敌军,方志文喘了口气,tiǎn了tiǎn有些干燥的嘴chún,收起手里的弓箭,扭头对宇文伯颜道:“带一半人去打扫战场,史阿,你立刻派出斥候,志然,去后面让甄公子跟上队伍,我们马上要转进。”
“诺!”
“诺!”
几个人干脆的答应着,满上开始忙碌了起来。
香香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其实根本就没有,xiōng脯还在剧烈的起伏,看上去已经颇为壮观了。
“哥哥,为何不跟他们讲和呢?这赵龙在幽州可以一个最强横的玩家势力,如果一再与我们为敌的话,会不会有些得不偿失。”
方志文伸出手,将香香脸上的一块污泥擦掉,笑着道:“这个问题啊,你首先要想想他们为何山长水远的要找上我们?找上我们的目的又是什么?等你想明白了这两个问题之后,你就明白哥哥为何不接受他们的和解了。”边上的周泰得意的瞄了香香一眼道:“主公,这有何难!”香香不满的瞪了周泰一眼,随即自己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方志文也笑道:“周泰已经想明白了,那你”“这些异人之所以要从幽州赶到这里阻击我们,当然是认为我们是他们的大敌,或者是潜在的大敌,主公说过,异人的潜力非常大,
而这些异人显然误会了主公的身份,认为主公也是异人,所以才不惜千里的赶来予以击杀,就是为了消耗主公的实力,降低主公的成长志文赞赏的笑了笑,香香也有些橡讶的看向一向都笨笨的周泰,周泰微微的挑了一下眉头,眼神里尽是得意,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啊!
“很好,接着说。”
“所以,主公当然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些精锐突骑兵,就是赵龙强盛的依仗,只要我们将他的依仗打掉,赵龙这只出头鸟,必定会有大量觑觎着他们公会的组织,到时候无需我们出手,星光行会可能就已经一蹶不振了。”
香香瞪大了眼睛有些夸张的说道:“哎呀,周泰想不到才一会儿不见,就要刮目相看了!嘻嘻…………”“哈哈”方志文轻笑不已。
“……”周泰大囧。!。
第一百零三章战后
方志文在战斗结束之后迅速的消失在广大玩家的眼里,且方志文没有食言,将双方战斗的录像放上了论坛,一时间论坛上再次掀起了黑骑兵风暴,想不到神秘的黑骑兵再度出手,这回倒在了黑骑兵铁蹄之下的,居然是武将榜上蝉联了一年之久的星光行会的赵龙!
一时间无数的橄榄枝向着神秘的黑骑兵抛了出来,幽州突骑兵的强悍再次被广大玩家关注,申请在幽州做领主的玩家数量立马提高了五十个百分点,居然连乐浪那种偏僻的地方都有人满为患的倾向。
当然,也有砖家指出,幽州突骑兵是很厉害,但是幽州突骑兵的弱点也很明显,那就是缺乏重骑兵的冲击力,碰上重步兵加弩兵,进攻绝对乏力,而且幽州突骑兵的招募费用和训练维持费用都非常昂贵,想要养住一支两千人的骑兵队,没有一座三级以上的镇子,没有开始时招募骑兵的几十万银两,没有每个月十万两的维持费根本就养不起,想要靠镇子的税收养两千突骑兵基本是不可能的,要知道一个五十万人口满员的三级镇,税收每个月不过十八到二十万,这还是比较好的,更何况你不用再投入去发展城镇市政么?
而养一支一千重步兵和喜千强弩兵的步兵,每个月的维持费用不过一万六千,这笔帐一算,谁都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了。
不光幽州突骑兵大热,还有一个热门的事情就是那个秒杀赵龙的黑骑士,他那一身黑sè的甲胄,以及脸上méng着的黑sè面巾,都成了广大玩家模仿的对象,一时间游戏中满街都是黑骑士,这种现象倒是帮助方志文躲开了不少有心人的追踪,真是意外收获哦。
这次的快战,方志文的部队损失了一百三十一名精锐士兵,但是幸运的是,方志文的人品大爆发,刚好jī发了招降技能,更有意思的是,对面的兵种也是精锐的幽州突骑兵,加上战后收拢迫降的散兵,结果战后一点数,骑兵数量是一千零七名,还多了七个,真的赚了,再算上战利品的话,这笔生意真的不错,看看香香多喜欢她新得的白马就知道了。
那匹白马其实属xìng跟别的马一样,就是长得比较喜人,所以方志文给了香香,如果是能够影响战力的战利品,是要按照部队的需要进行分配的,即使是香香,也不能够例外。
战斗的过程甄二公子和朱七公子并没有看到,他们在不远处的树林后面等待,虽然方志文说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其实也有些怕他们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或者一个“不小心,将自己的真〗实身份给泄漏了出去,至少现在方志文还不急着表lù身份。
趁着刚刚击败了星光公会,方志文指挥部队加速朝着建耶而去,等到事件公开之后,肯定会有更多的人来寻找自己的部队,所以方志文也在玩家们行动起来之前,进入到建耶的安全范围之内,到了那里,自己的部队就是看得动不得了。
沪上的某个别墅区里,赵龙,当然理,实中他不叫这个名字,但是他叫什么其实不重要,所以我们还是暂且这样称呼他,包括他的夫人我们都一概沿用游戏里的名字,这也是对个人隐sī的保护措施(嘿嘿!)。
赵龙正闷闷的抽着烟,谢颖彤走过来,将烟卷从丈夫的手指缝里捏了出来,用力的在烟灰缸里按灭。
“心情不好也不能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再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如果你连这点挫折都受不了,那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游戏吧,不要再占着会长的位置,那是个战国时代,连绵不断的战斗,huā样翻新的斗智斗勇,谁敢说自己是常胜将军,一碰到失败就一蹶不振的话,还是趁早退隐了吧!”嘴里虽然说得严厉,但是谢颖彤的双手却轻轻的从背后揽住老公的脖子,让他的后脑靠在自己丰满的xiōng脯上,轻轻的用双手按揉着他的太阳xué,用自己的温柔包容着此刻有些失意的丈夫。
嗅着熟悉的香味,陷在jiāo妻温柔的怀抱里,赵龙本来憋闷的心情也渐渐的融化开了,想了一会,不由得失声轻笑了一声。
“那狗日的还踹了我一脚,草!”“咯咯,是啊,想不到那个杀伐果断的家伙,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这说明他的年纪不大,而且比较感xìng,这些都是将来对付他的有用信息。”“说老实话,我很佩服他。…,赵龙眯了眯眼睛,似乎又想起了那双深邃的眼神,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方志文的眼神里似乎根本就没有情绪bō动,这是个在战场生完全没有情绪的人,这种人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他冷静,冷静的面对一切,所以才可怕,这种对手才叫对手,有了这种对手,赵龙忽然觉得自己充满了斗志。
“嗯?”“首先,他能忍,有着四阶的实力,一直都不暴lù出来,如果不是我们主动找上他,不知道他还会隐忍到什么时候。其次。这家伙真的是杀伐果断,而且心机深沉的很,我现在想想,当他直接朝着我们奔来的时候,恐怕就已经设计好了如何对付我们,而我们根本就是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啊!”“呵呵,可不是么,不过下次再碰到他,他可就没有那么容易过关了。”谢颖彤委婉的鼓励道。
“也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个混蛋,我算是跟你卯上了!对了,消息公开之后,可能会有不少的“好朋友,去我们的领地拜访吧,都准备好了么?还有论坛上,也不能任由他们说,我们的声音也不能少。”赵龙的语气很轻松,甚至那句君子报仇,听起来更像是与朋友的一个约定而没有一点的杀气,熟悉自己的丈夫的谢颖彤知道,自己的丈夫是真正的佩服那个敌人,有时候,敌人也是朋友,他们会像磨刀石一样将你磨砺得更加稳重和成熟,或者自己的丈夫找到了属于他的磨刀石。
“当然,论坛上可是我们的传统优势,这个不用操心,至于城镇方面虽然我们早有准备,但是如果来的客人太多的话也不大好办吧!”“那就暂时收缩防御一下,损失点钱没事,城镇不容有失,另外让第二骑兵队准备,好好的让他们心疼一次,虽然进攻不行,但是防御应该还是有余的,可惜还要六个小时才能上线,不然我真想亲自去出出气。”远在塞北的北边的李雪音,此刻正看着面前拉开的内置论坛页面脸上的表情很古怪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纠结不已,这兄妹两实在是太能闹事了,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天下会的麻烦这才进江东,又将暴风军团、长江商业与星光行会给得罪了而且,还是结下了仇恨。
不过,这些倒也没有什么,对于方志文现在状况,即使他的身份曝光,那些玩家也不能将他怎样,至少敢于公然反叛进攻密云塞的玩家,现在还没有吧,反而提出合作的可能xìng更大,李雪音觉得方志文是故意这么做得,为的是展现自己的实力,李雪音唯一担心的是方志文的安全问题。
虽然现在已经有了英灵殿的图纸,但是林西镇才升了三级镇,建造英灵殿的条件刚刚满足,英灵殿的建成可是需要时间的,半年的建设期是所有特殊建筑中排在前十的建筑。
而在这中年时间里,方志文还是很危险的,所以李雪音闹得沸沸扬扬的黑骑兵屠龙事件,真的有点埋怨了,自己在这里担心着,他们兄妹俩个却在外面不断的闯祸。
打开书写飞鸽传书的界面,李雪音却有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好,想了想,还是先从林西镇最近的事务和变化开始,然后又写了李射虎与慕容方在军事方面对蹋顿和楼班的牵制作战,又写到濡水南岸的鲜卑人最近开始向南向东扩张地盘。
写着写着,李雪音发现自己心里的那点小幽怨早就消失不见了,到了最后,只是顾着,丁嘱方志文和香香,如果情况不好,就赶紧乘搭驿站的马车行动,不要再轻易的在野外出没,反正野外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奇遇。
至于巧遇甄二公子的事情,也不是总会发生的,说道这个甄二公子,李雪音不由得想到了香香写来的信件,不由得有些好笑又有些好奇,这个甄二公子确实是甄皇后的亲哥哥,而且是甄家未来的掌门人,因为甄鼻的大公子幼年天折了,所以甄二公子实际上是老大。
历史上,甄二公子甄俨后举孝廉,出任过一任的县令,后来黄巾爆发,甄家遭受严重的打击,直到袁绍占据冀州,甄家不得已靠上了袁家的大树之后,才慢慢的重新发展起来,当然,最盛时期是甄宓嫁给了曹丕之后的事情了,至于什么洛神、什么与曹植的恋情之类的huā边,那都是曹植自己的歪歪,这家伙是自己看上了甄宓,只不过先开口的是曹丕,其实曹操也是想娶甄宓的,这父子三人都是一路货sè。
眨了眨眼,收起自己发散的思维,看了看写得长长的飞鸽传书,不由得有些好笑,检查了一次之后选择了发送,一只小鸽子普拉拉的飞了出去,李雪音痴痴的看了一会飞向天际的白鸽,然后拉开城市建设菜单,又开始研究如何提高冶炼技术值的问题了。!。
第一百零四章初到建邺
建邺也是个巨城级别的城市,江东第一城,这里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在扬州这个地盘上,出现了两个巨城,另一个是寿春城,是不是在暗示着扬州将来要划江而制呢。不过现在扬州的州治还在建邺,刺史是大名鼎鼎的藏旻。
真实的建邺不是靠江而立的,但是,在游戏里,由于建邺的城市规模极大,所以城墙到了江边上了,于是干脆将港口也整合了进去,结果建邺就有了一个水门,变成了一个滨江的城市。
方志文在荆州和九江都见过大型的港口,但是跟这里的港口一比,又显得是小港口了,不用别的,就只这个港口的存在,就应该支撑起一个巨城。
更让方志文注目的,是大量玩水军的玩家,在NPC眼里,水军是一个次要的兵种,因为活动的范围很小,没有了江水的地方,水军就是废物,所以对水军的重视程度还不是很高,直到后来孙家执掌江东,为了保住长江天堑,这才大力的发展水军。
但是在玩家的认知中,水军的重要xìng他们可是一清二楚的,虽然现在的造船技术还没有出现可以远航的海船,但是沿海岸线航行已经勉强可以开始了,也就是说,不久之后,在水面上很可能是属于玩家的天下,进而席卷沿海地区,这种情况控制着船只制造和港口的江东世家大族们知道么?还有那些沿江而立的玩家城镇,在两湖地区扎根的玩家城镇,他们或者正在努力的提高造船技术吧,将来随着整套造船技术被玩家开发出来,或许。这就是玩家异军突起,打破NPC势力封锁的突破点。
“甄公子,贵商号有没有想过利用海船运输货物?”方志文并没有回头,不过身边传来的阵阵幽香告诉他,那位娘娘腔就在自己不远处,有这位娘娘腔在。朱七公子自然也不会远。
名都巨城方志文已经到过几个,连两座京城也都去看过了,不过与之前所见的城市不一样的是,这次来建邺,方志文应该有机会与当地的世家大族结交一下。因为他身边就有两个敲门砖,只不过在洛阳和长安见识过了士家大族的嘴脸之后,方志文对于主动去贴人家的屁股大为抵触,所以没有向两位贵公子提出拜访的请求。
甄二公子也没有主动提出要介绍当地的俊彦给方志文认识,这点似乎有些奇怪。至于朱七公子。这货恨不得方志文立马滚蛋,怎么会主动帮助方志文结交当地势力,虽然他自己就属于当地势力之一。
“有,但是从海路运送货物漂没比例太大,这样的损失很难承受,短途的尚可。如果要从建邺出发前往冀州沿岸,几乎都有一半以上损失。而且货物事小,人员的损失更加难以承受。所以商家都不会采用海运,除了一些小商人喜欢冒险,偶尔趁着冬季少风,行走近海海面,若是能够顺利到达,倒是能赚取一些额外的利润。”
甄二公子的解释非常详细,对方志文的问题,他似乎总是解释的很详尽,这让方志文对当前的海运状况有了一个比较准确的认知。
方志文轻轻的叹了口气,伸手指着江面上挂着各种旗号的玩家船只道:“那甄公子有没有注意到,这里的船只与江面上的略有不同?”
“切!那些都是走海面的船只,当然跟江里的不一样,你看看那些船的船帮高,船底比较窄,还有那些蜈蚣船,都是适合在海面上行走的船只。”
朱七公子得意洋洋的说道,终于找到显摆自己的机会了,朱七公子倒也不藏sī。
方志文笑了笑,回头看着朱七公子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不过还是谢谢你的介绍,我说的是这些船,能出海的船,大都是异人的船只,不知道二位注意到没有?”
甄二公子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朱七公子眨了眨眼睛,向着港口里面张望了一会,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那又如何了?”
方志文瞥了朱七公子一眼,看了看笑眯眯的香香,显然香香明白方志文到底要说什么,方志文又将目光转向周泰和宇文伯颜等人,各人脸上的表情不一,显然是各有想法的,宇文伯颜的脸上是困huò,而周泰的脸上则是深思的神情。
“周泰,你说。”
“遵命,主公。泰觉得,主公的意思是说,这海上的船只尽是属于异人的,将来这海面上的事情就是异人说了算之后会怎样,我还没有想好。”
周泰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知道在主攻身边的将领之中,只有自己会水战,所以主公才会点名问自己,但是自己却没有能够作出让主公满意的回答,有些赫然。
“我明白了,将军的意思是船只的技术会继续进步,将来必能出现安全航行与大海上的船只,如果这海面上的商路被打通海运的成本比陆地上的成本低十倍,通达的地方又多,南至交趾北到乐浪,都能畅通无阻,如果这些航路被异人所把持实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
聪明的甄二公子说着说着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朱七公子脸上的神sè也郑重了起来,船运之利他比甄二公子更清楚,而且朱家本来就是经营船运与造船业的,这个推测或者说是想法,绝对跟朱家有着切身的利益关系。
“还不止!”周泰眼睛一亮,想到了更多的东西,瞥了一眼香香,却看到香香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笑着,显然早就想通了整个问题,不由得有些丧气。
“有了海船,异人的水战可立于不败之地,因为他们能退入大海,我曾听叔父说过,这大海之中岛屿林立,甚至有的巨岛有几县之地,如果异人据海岛经营,控制海路,进可攻退可守,这沿海之地都在其兵锋之下,到时必成割据之势。”
“嘶……两位贵公子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尤其是朱七公子,觉得背后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如果周泰说的都是真的,那可就掘了朱家,以及很多江东大族的根基了啊!
方志文似乎还嫌周泰的话不够刺jī,淡淡的说道:“周泰说得很好!不过不是到时,你们看看这满目的海船,如果没有海外的岛屿,异人弄这么多的海船来做什么?现在唯一能限制他们的恐怕是造船的问题,一旦造船的技术得到提高,还有材料供应充足,这异人在海面上的势力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朱七公子的脸sè铁青,他虽然不知道这位来自北方的将军为何要告诉自己这些东西,但是即使他明知道方志文说这些是为了挑起江东世家与异人之间的矛盾,他现在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而且他敢肯定,江东世家的主事者,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去对付那些企图占领海面和海岛的异人,心甘情愿的,甚至还要感jī不尽的去给方志文做打手。
甄二公子有些炙热的眼神的看向方志文,让方志文的心里一阵恶寒,赶紧将眼神转向养眼的香香,治愈啊治愈!
方志文的属将们都佩服的看向自己的主公,不过海面上如何他们一点都不关心,因为他们是生活在北方大草原上的狼,大海在他们眼里除了壮观就是可怕,至于谁来占据大海,之后会有什么影响,他们也就是闲着没事的时候想想打发时间而已。
只有深明水军厉害的周泰,真心敬畏的看向自己的主公,如果大海变通途,这个世界的战争模式也会产生巨大的变化,甚至远在北方大草原,都会受到影响,主公看得可真远!
“方,方将军,在下的大兄听闻将军大名,想请将军来鄙府一叙,不知道方将军是否方便?”
朱七公子终于主动的向方志文伸出了橄榄枝,这么看来,这朱七公子到并非只是个草包,而是一个相当有决断的人物,想必,此刻他嘴里的大兄,也就是朱治,还没有听说过方志文这个人物吧,朱七公子在听了方志文对海船与异人的一番高论之后,立刻决定与方志文交好,显然是看到了方志文的价值,也是对方志文论点的认可。
方志文暗暗的点头,看来世家大族确实不简单,看似纨绔一根筋的朱七公子,到了大事临头的时候,表现得相当不错。不过
“甄贤弟,你也一起去吧,到了建邺你还去住客栈,这让人知道了不是说我们朱家没有礼貌么,再说了,住在客栈也不方便啊,要不顺便就搬到府里来暂住吧。”
方志文抽了抽嘴角,这话音还没有落地,朱七公子的纨绔xìng子又冒了出来,这个人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
甄二公子摇了摇头,瞥了一眼方志文:“小弟就不打扰了,想必方将军也不会在建邺久留,我会随着方将军一起回返冀州,朱兄但请放心。”
朱七公子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扭过身去看着江面的方志文,心说就是因为他才不放心啊!但是这话可说不出口,只好闷闷的点了点头。
“我们去看港口的坊市吧,那里是建邺货物集中的地方。”甄二公子指了指港口后方的那大片建筑,神情愉快的提出建议。
【设置个定时更新,呵呵,一早上起来,忽然发现今天的第一个章节已经更了,很爽啊!票票赶紧投下来吧!谢谢!】RQ!。
第一百零五章朱治
跪坐在地板上喝茶,没有小案几,这江东的风俗与北方确实不同,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