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40部分

时联系解决!”
“诺!”
.......................................
徐晃匆忙整顿了留守在新泰的骑兵,然后又通知在外游弋的骑兵向蒙阴方向集结。
徐晃的骑兵到了蒙阴城不远的地方,已经碰到了从城内逃出的百姓,原来,城内的暴乱已经发生了。
事情发生在昨天凌晨,不知道是谁发现了军队在凌晨时分完全撤离了蒙阴城,随即一些大户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收拾了细软打算跟着军队一起撤离,就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哄抢。一开始是异人动手,接着就乱了,期间似乎还有大批有组织的人在其中抢掠,倒是没有引发大规模的杀戮,但是抢掠却无处不在。
徐晃吩咐这些百姓向着新泰而去,告诉他们沿途会有粥棚和部队接应,这些流离失所的百姓只好半信半疑的向着东北方前进,不久之后果然碰到了随后而来的臧霸军。
徐晃率领人马直奔蒙阴城,他不急着进城,而是先指挥部队将城门四面围了,能进不能出,凡是出城的就被扣起来检查名帖,发现不对的就予以击杀和扣押。
控制住道路之后,徐晃又继续接管了城门,随后下令将城门关闭。这下子城里作乱的家伙立刻就慌了,扔掉抢来的大包小包,然后纷纷翻越城墙逃跑,不过,城外的骑兵可不是摆设,这些家伙能侥幸逃离的少得可怜。
随着更多部队到达,徐晃的骑兵开始进入城内,凡是敢于反抗拒绝接受检查的,不管是原住民还是异人,一律击杀,属于曹操阵营的异人一律击杀,在徐晃的雷霆手段之下,城内的秩序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第二天到来的臧霸正好给兵力不足的徐晃帮了大忙,一边收拾城内的乱象,一边将无主的财务都收拾起来,甄别和安置百姓,最后一统计,昨夜到今天中午这大半天里,蒙阴城死了数千百姓,许多人家妻离子散,被毁的房屋更是不计其数,更可怕的是。城里的粮食竟然都没了,百姓家里的粮食则都被烧得烧、毁的毁,甚至不少的粮食被扔进粪坑和井里,这显然是有预谋的破坏。
徐晃和臧霸不由得后怕不已,幸好徐庶有先见之明,让臧霸运送了粮食随后到达,否则这一城的百姓就不得不逃出城外去寻找活路了。
徐晃贴出告示,让百姓自由选择去留,愿意留下的,则要重建家园,愿意离开的,则会由臧霸保护着前往新泰,然后去幽州或者青州定居都可以。
让徐晃意外的是,居然大多数的百姓都选择了离开,看来,他们对中原战乱的恐惧已经相当的大了,不过这样也好,能够在蒙阴腾出空间来准备接收更多的流民。
臧霸和徐晃分工明确的忙了起来,一个负责将粮食物资源源不断的运送到蒙阴,顺便将要离开的百姓带走,另一个则忙着重建蒙阴和四处巡视镇压周围越来越多的来历不明的乱军和盗匪。
“将军,那些马贼很奇怪啊!”
“什么马贼,那分明就是西凉骑兵,这些家伙是冒充马贼。替曹操干脏活呢!阎行这个家伙还真是个狠角色。”
“狠角色?”
“对啊,逼死自己的岳父不说,现在真是死心塌地的为曹操干活啊。这种抢掠百姓的事情也肯干,若是其中受损的大族将来反攻倒算,还有的他受呢!”
“这也算是投名状吧!”
“呵呵,也是。走,追上去灭了他们,西凉骑兵算个屁!”
“诺!”
徐晃的行动很快就让周围的马贼和盗匪消散一空,虽然阎行愿意腆着脸帮曹操干脏活。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将士宝贵,白白去送死可不行。
蒙阴城发生的事情也普遍的在泰山、鲁郡和任城以及山阳东部发生,袁绍现在也是有苦说不出。协议已经签了,曹操也依约退兵,但是曹操是同时退兵的,袁绍的部队再快。也不可能同时接管这庞大的地域。
再加上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盗匪马贼。还有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异人捣乱,整个交接区域里乱成了一锅粥,袁绍现在是焦头烂额的状态,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拼命的派部队往南赶,尽快的驻扎进每一个城市,稳定城市的治安,恢复当地的秩序,击杀那些兴风作浪的家伙。
如果这个时候。曹操的大军来个回马枪,甚至很有可能将袁绍彻底击溃。不过曹操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脸面来,若是果真如此,天下谁还会信曹操啊!毕竟现在的大敌是刘备,曹操只能忍痛放过了这个大好的时机。
动乱造成大批的居民逃出城市,在有心人的宣传下,这些人都向着东面逃跑,大部分逃进蒙阴范围内就得救了,也有人一直跑到了新泰、阳都甚至莱芜,反正这次方志文是顺便捡了个不大不小的便宜,事后统计,这次的大逃亡,方志文前前后后接收了将近六十万流民。
“该死的曹操,好一个阴险狡诈之徒!”
袁绍在大堂上直接就开骂,这种没有风度的做法,显示出他心里极度的愤怒。
“主公,曹操此人一贯阴险狡诈,这次他没有趁着我们手忙脚乱的来个回马枪,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审配冷冷的接话,逄纪眼神闪了闪,不紧不慢的说道:“主公,正南所言甚是,曹操如今是希望拉拢我军的,因此,捣乱能做,但是挑衅肯定是不会的。”
“哼!竟做些下三滥的勾当,曹阿瞒也就这种能耐了!”
“主公,曹操的想法就是扔个烂摊子给我们,好拖住我们的后腿,防止我们消化了这些地盘之后,再向南发动攻击!”
袁绍点了点头,吸了口气缓缓的吐出,平和了一下心里的怒火,抚须道:“诸位,现在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个烂摊子?”
许攸耷拉着眼皮不出声,这事不用他出声,果然,郭图几乎立刻就接上了茬。
“主公,如今泰山、鲁郡皆毁,重建需要的投入绝非小数,而且,这些百姓还需要我们养到明年夏季,这里面重建、粮食、种子、农具等等的支出相当的庞大,定会严重的拖累我军的战略打算。”
“那公则以为呢?”
“主公,这些百姓如今是一无所有,而河北之地现在正缺乏雇农,缺乏人力修缮水利,还有大量的耕地丢荒,不如我们也学学幽州的做法,来个以工代赈,让这些百姓北上,为河北补充劳动力。”
“公则此策绝妙,属下附议!”
“属下也附议!”
袁绍扫了大家一眼,这个主意算是公私两便,袁绍如何能看不出来,如今冀州由于频繁的战争还有北逃的原因,导致劳动力十分的紧张,不少的大地主家里都有土地丢荒,现在这些流民可不正是一个补充么!
而且,这也解决了自己要掏钱养活这些百姓的问题,唯一不好的,可能是这三郡很可能会变成完全军事化的战区,对将来的持续作战不利。
衡量了一下,袁绍还是舍不得大笔的钱粮:“既如此,就用此策吧!”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方远北上兵凌广陵
袁绍忙着运送人员北上,主要的目的地是河北,少量在济南郡,曹操得到消息之后有些傻了,闹了半天,自己似乎给人家做嫁衣了,到头来曹操确实是捞了些好处的,不过骂名也落下了,最后曹操弄的烂摊子人家袁绍欢天喜地的就给接过去了。
唯一让曹操欣慰的是,袁绍选择了大量的迁移百姓,固然是解决了需要付出沉重代价重建泰山、鲁郡等地的麻烦事,但是也将这广阔的区域完全军事化了,这种做法会让袁绍向南迈进的脚步变得艰难起来,因为补给输送的距离和难度大大的增加了。
一旦开打,曹操只要在这两郡安插两只快速机动部队,袁绍的后勤线就岌岌可危,根本就不能支撑袁绍大举南下,从这一点上看,袁绍的下一步打算,很可能能是盯着济北和东郡,甚至陈留、河内的等地,这些地方能够得到来自河北的后勤支持,南下的可能性极小,这点是曹操唯一能够觉得安慰的地方。
至于方志文看准了时机冷手捡了个热山芋的事情,曹操已经没啥好说的了,如果方志文错过了这个机会,曹操才会吃惊吧,更有意思的是,袁绍的部队到了平阳就不走了,根本就不打算越过蒙阴一线,至于蒙阴南边的南武阳、费县、华县则都成了三不管地区,后来徐晃率骑兵转了一圈,将这些地方的人都收拢到了蒙阴,蒙阴城里的百姓达到了二十多万人。徐庶有了蒙阴作为支撑,已经具备了向中原攻击的能力。
同时,蒙阴也隐隐约约的护住了袁绍东边的侧翼。让袁绍能够将兵力抽调到西边的鲁郡和任城、东平,大大的缩短了袁绍的战线,降低了袁绍的防御负担,限制了曹操的攻击路线。当然,事后也有人认为,这是方志文在暗示袁绍,让袁绍放心向西发展。甚至不惜与刘备翻脸。
曹操的兵力从泰山和鲁郡、任城撤退后,阎行的部队进行了整编,梁兴和张横合成一个骑兵军团。阎行和程银合成一个骑兵军团,杨秋则调给许褚做副手,这三只骑兵军团随即向西进入陈县和济阴战场。
沮授军团退到梁国,沮授军团原本兵力就很雄厚。这次并无大损。相反,倒是吃掉了高干的步兵,获得了一些补充,因此驻守面积小了很多的梁国只能说防御能力更高了。
夏侯惇略有损失,不过从韩遂的步兵中补充了步兵之后驻守沛国、彭国,可以说战力也得到了提高,当然了,防御正面的颜良问题不大。但是对于侧面的徐庶,夏侯惇还是心里有些不安。
乐进和曹纯也被调回陈县。西线的兵力得到了极大的加强,原本全面防御的曹军立刻转守为攻,开始将庞元魏延向后驱赶,曹操反而将部队压到了长平附近,纪灵得到乐进和梁兴的支援,也将刘备向后击退,反过来围攻稳强。
刘备现在不妙了,一方面赶紧的向袁绍那边派出使者,督促袁绍尽快的向南进攻,或者向西合攻济阴也好,不过现在袁绍确实是有心无力,当然,袁绍其实也没有这个心思的,曹操与刘备死磕,袁绍心里也正暗爽呢!
当然,刘备也不会忘记了方志文,接到刘备的来信,方志文很快就给他回了一封信,信中的内容也很简单,只有几个字‘不日渡江北上!’
秣陵港口,大批的将士们正在登船,朱治率领众官前来相送,方志文大张旗鼓的离开了秣陵。
“主公,广陵现在就是个空城,我们去占据这里有什么用啊?”黃叙有问题就问,不管怎么说,这种好学的精神还是很好的。
“公苗、休穆,你们以为呢?”
方志文一边眺望着江上的景色,一边大声问道,风有些大,方志文不得不大声说话。
“主公,属下以为占据广陵不过是第一步,下面可以全面经营广陵郡,将那些异人城市都管理起来,至少,不用他们继续向曹操进贡,对曹操来说也是个消弱。”
方志文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又看向贺齐,贺齐想了想才开口道:“主公这么做,也是一个姿态吧,至少告诉刘备,我们也是支持他与曹操的征战的,同时广陵与曹操根本就什么都不是,实质上也不会给曹操造成任何损失,最多,也就是有点压力,可这点压力跟东海郡和彭国的压力相比,广陵一个空城,效果又要小得多。”
方志文呵呵的笑了笑,扭头看了看,蒋琬不知道到哪里躲着呕吐去了。
“你们两个说得都对。”
事实上,广陵也不是真正的空城,人口还是有一些的,绝大部分都是异人,城市已经被几股异人势力给瓜分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没有秩序的废弃城市,经常还会因为抢地盘而发生战斗。
方志文率军进入残破的广陵,城内的异人肯定是不欢迎的,但是他们也不会在明面上与方志文对着干,他们的打算是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反正现在广陵就是无政府状态,就算方志文在这里建立官府,也没有百姓可以管。
不过方志文根本就不理会这些,他来到广陵之后,一不修城池,二不建立官府,甚至连城门都不修,城池十二个时辰都是城门大开的,方志文只是在城门布置了一些部队戒备,然后在城池周围放了游骑,他自己在城里占据了一大块废弃的地盘作为军营。
白天黑夜的,方志文的骑兵会在城内巡逻,只要不主动攻击他们,他们不会干涉异人们的任何行为,但是只要敢于向他们挑衅,不但挑衅的人要倒霉,他们背后的行会和势力也会被宣布为反贼加以诛除。
开始的时候,这些异人势力对方志文充满了敌意,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方志文根本就不鸟他们,方志文更像是一个井水不犯河水的外来户,很快,这些本地势力就有意无意的忘记了方志文的存在,只要你不去主动挑衅他,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什么事情都没有变。
但是没几天,事情就开始变化了,城内做生意的家伙都悄无声息的搬家了,将店铺和住处都搬到了方志文控制的那一片去,那一片原本是废墟的地方,很快就开始出现新的建筑,更糟糕的是,原本城里的势力想要收取保护费也收不成了,谁敢到方志文的地盘闹事啊!
这个时候,城内的势力才发现糟糕了,可问题是现在能怎么办呢?要么就动手造反,将方志文从广陵城里赶出去,要么就改邪归正老老实实的等着接受方志文的管理。
随着方志文在这里驻军,江南岸的丹徒和秣陵经常有补给船只到来,还有一些紧跟着方志文脚步的玩家也随后到来,给这个原本十分冷清的城市带来了不少的生气,冷冷的秋风中,清冷的城市里也开始飘着各种各样的食物香气了。
“主公,您怎么知道这些人会主动凑过来的?”
“啊?这个啊,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让他们搬过来的。”
蒋琬愣住了,难道这不是主公有意所为么?
“主公,那您呆在广陵城不是为了掌控这个城市么?”
“不啊,就是为了过江而已,这事就是个姿态,做给很多人看得,包括曹操、刘备、袁绍和异人等等,广陵这个地方我们要来干什?若是真的想要广陵郡,我们占据海西不是更好,也能成为连云岛的翼护,广陵城,显然不是控制广陵郡的好地方。”
蒋琬点了点头,这个倒是不难理解,难道主公在广陵的所作所为,真是的无心插柳么?蒋琬显然是不大相信的。
方志文看了看蒋琬迟疑的神色,笑着给他斟了杯茶道:“公琰不信?”
“不能全信,属下觉得主公来广陵,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在广陵的所作所为也不能只看表面,属下觉得,主公是在做一个尝试。”
“呵呵,公琰目光如炬啊!不错,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一个尝试,也是对异人的一次尝试,我想让异人知道,什么才是对他们最有利的,那就是与原住民充分的合作,在内部形成良好的秩序,将战争和征服的**转向外部,这才是名利双收的事情。”
蒋琬眼神一亮,坐直了身体道:“因此,主公不会主动动用任何武力,甚至连宣传都不做,就让事实来告诉这些百姓和异人,让他们自己用亲身的体验去证明,什么才是他们想要的,什么才是对他们有利的?”
“对!基本上就是这个思路,其实我也很想看看,异人们的内心里,到底在追求些什么?难道他们不喜欢秩序,不喜欢有个安稳的家?”
蒋琬叹了口气:“主公高瞻远瞩,属下敬服。”
“呵呵,拍马屁也不能升官。”
“属下是有感而发,可不是马屁,主公,让属下来参与此事吧,我也想知道主公好奇的那些事情。”
“很好,那么你就开始组建官府吧,可惜的是,我一个人都不能给你。”
“属下明白,我就招募百姓和异人来参与管理,让他们自己管理自己好了。”
“呵呵,有想法啊,你可以试试,不过,异人工作时间不稳定,这点要充分的考虑进去。”
“属下谨记!”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虚张声势志才识破
曹cāo亲自坐镇长平,因为长平城里有他的老对手庞元,曹cāo举目四顾,自己麾下也算是人才济济了,但是能够跟庞元抗衡的人,可能只有荀攸和程昱,可惜这两个人都不能到长平来,于是曹cāo只好自己cāo刀了。
长平之战还没有正是开始,南边却传来了方志文渡江北上的消息,曹cāo听到这个消息,头疼病就发作了,靠在大帐中的床榻上,曹cāo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正打算用夏侯渊绕过长平突袭新汲然后威胁许昌,如果打得好甚至有希望一举拿下颍川,关闭通向司隶的门户,让刘备的两个地盘之间难以互相呼应,然后再慢慢的解决汝南和荆州问题。
谁知道这个时候方志文会忽然渡江北上,虽然方志文仅仅是占据了原本就是空城一座的广陵城,但是曹cāo却无法安心,谁知道方志文还会不会进一步向西蚕食,这事与之前突袭蒙yīn的事情结合起来,正是一南一北两把刺进曹cāo后背的利刃啊!..
“哎!~”
曹cāo长叹了一声,屏风那边忽然传来戏志才的声音。
“主公因何感叹啊!可是为了方志文北渡?”
“志才,你来了,近前说话吧!”
戏志才绕过屏风,仔细的看了看曹cāo的面sè,见曹cāo面sè尚好,心下也不由得松了口气,侍卫给戏志才搬了个圆凳过来,戏志才很自然的坐了下来。
“主公可是在为方志文的北渡担忧?”
“正是,每当想起方志文在我背后磨刀霍霍。心里就难以安宁,脑袋里就像是有千军万马在来回奔腾一样,难受!”
曹cāo说着。使劲的按了按自己的额角,似乎想要将那些就快要奔腾而出的脑浆给按回去一样。
戏志才笑了笑道:“主公想岔了!”
“嗯?想岔了?志才是说,方志文北渡的意图并非是本相所想的那样?”
“正是!”
“这这是从何说起?!”曹cāo忽地的从靠枕上坐直了身体,刚才的恹恹的神情一下就都不见了!
“主公,方志文北上的目的为何我们都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根据他的行为来猜测一下,主公看属下猜的对不对!”
“好。好,志才快说!”
“主公,若是您是方志文。想要图谋我军地盘,您会选择什么地方动手,广陵么?”
“这个广陵也未尝不可,因为广陵不惹人瞩目。我军在广陵方面也没有驻防。相对来说,进占广陵要比别的地方容易得多。”
“好吧,那么就算主公说得对,方志文宁愿进占广陵而不是和县、安庆、浔阳等等地方,是为了简单一些,那么为何不选择海西?那里的战略位置要重要得多,而且作为战场看,那个方向比广陵周围的水网地带也更合适。”
“这”
“主公。您无法否认,我军在长江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御能力。方志文实际上想在什么地方登陆都可以,所以当我们我们根本就无法去防御一个威胁的时候,只能选择不防御。”
“不防御?!”
“对,就像袁绍根本就不对方志文设防一样,他甚至将泰山郡的部队全部都调往鲁郡,完全将蒙yīn的徐晃,当作了自己的大将看待,呵呵,主公,我们不妨也学学!”
“这这怎么可能?!”
“这完全可能,我们既然不能处处设防防住方志文,那么就只能不设防,等到方志文真的展开行动的时候,我们再去考虑如何与之战斗,在此之前,我们只要做好现在的事情就是了。”
“这是什么话,怎能如此想,这么一来,岂不是将自己的身家xìng命都交到了方志文的身上,这绝对不行!”
看着曹cāo黑乎乎的脸,戏志才无奈的笑了笑,曹cāo的戒心很重,所以安全感很差,让曹cāo接受这么一种高风险的战略路线那绝对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可是主公,我们有能力这漫长的防线上设防么?从彭国、东海、下邳到淮南、庐江,如何防得住,因此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点防御,只守住那些要点城市,若是真的与方志文全面开战,再调集重兵构建战线,在此之前,只能守住要点!”
曹cāo皱紧了眉头,思索了好一会,才勉强的点头道:“好吧,就算志才此点可行,那么跟方志文北上的企图有关系么?”
“有!如果方志文北上是为了攻击我军,那么在他没有发动之前,我们其实做不了什么,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会从什么地方开始动手,因此,防御也无从防起,只能下令各地加强戒备,修葺城防而已。”
“呃这个倒也是!”
“如果,方志文仅仅是作态,那么我们就更加不用理会了!”
“作态?”
“对!作态,方志文的目的是希望我军与刘备大战,与袁绍大战,将中原打个天翻地覆最好,将中原彻底摧毁也无妨,到时候,方志文收拾起来也就简单得多了!如今主公与袁绍和解,方志文已经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了,因此他必须鼓动我们与刘备大战,甚至也还会转而支持袁绍与刘备翻脸,为了给刘备鼓劲,为防止刘备退缩,同时也为了显示他的立场,也不得不作出主动向我攻击的姿态,此前蒙yīn如此,现在的广陵也是如此!”
曹cāo的眼神渐渐的亮了,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从方志文选择广陵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其实就很能说明问题了,似乎确实是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了。曹cāo下意识的按了按额头,发现自己的头一点都不疼了,神清气爽的。jīng神百倍啊!
乐进进驻武平,接替了夏侯渊,将夏侯渊的骑兵释放了出来,夏侯渊迅速的南下陈县,随后悄悄的运动到纪灵重夺回来的西华要塞。
夜里,西华要塞外却很是热闹,一车车的粮草、一队队的驮马正在从西华要塞中走出。之所以选这个时候出发,是因为到达稳强附近的时候正好是白天,可以避免被偷袭。相对来说,靠近西华这边的安全xìng肯定比靠近稳强要高。
不过,这队数量不少的后勤部队在离开人们的视线之后,就转变了方向。那些驮载在马背上的麻包随即被扔掉。马车也被解除下来抛在路边,原来这些麻袋里面装载的都是干草,士兵们纷纷翻身上马,整队之后迅速的向西北方消失在夜幕中。
第二天凌晨,夏侯渊先用小股的部队扮作刘备军,骗开了新汲的城门,然后大军突进,一举夺下了新汲城。打开了通向许昌的大门,随后曹cāo抛开了长平。率军连夜突进,赶在魏延到达之前冲进了新汲。
曹cāo这招够狠,一下就将刘备的防线撕得七零八落,长平的位置显得极为尴尬,稳强的争夺也变得很鸡肋,一旦曹cāo攻袭守军不多的许昌,刘备西部的战线就完全被割裂开来,如果曹cāo继续向颖yīn推进,那么刘备整个领地都可能被割裂开来,颍川的地位对刘备实在是太重要了。
因此,刘备立刻下令庞元和魏延放弃长平向许昌撤退,自己也从稳强主动撤退到临颍,与许昌互相呼应,打定主意要坚守颍川。同时,有下令阳夏的高览退守扶沟,稳守许昌的东线。
“军师,这回被曹cāo给摆了一道啊!”
魏延站在城墙上,看着正在远处游荡的夏侯渊的骑兵,颇为不甘的说道。昨天他与夏侯渊单挑了一回,打了个平手,之后夏侯渊就不再来挑衅了,只是在远处游荡,追逐袭扰异人的部队和城内派出的侦骑斥候。
庞元摇着羽扇,眯着眼睛看着掀起尘土的曹军骑兵,淡然道:“这是迟早事情,当曹cāo的主力部队从东线抽身出来,我军就注定很难保持攻势了,如果主公早点接受在下的意见,主动收缩防御,也不会被曹cāo钻这么个空子。”
“哎~!接下来怎么办,被动防御么?”
“还能如何?如今的战场敌军骑兵比我们更多,光是防止这些骑兵渗透破坏就是个问题,不过,如果能充分的利用好异人,问题不大,等防线稳定之后,再图谋进攻,曹cāo的弱点就是异人的数量不足,只要我们死死的咬住这点,就算在颍川、陈县方向不能取得战果,能为济yīn方向争取时间也不错。”
“可是曹cāo不会转而攻击陈留么?”
“这个肯定会,所以我说要用好异人啊,异人的能力发挥出来,能够充分的迟滞和牵扯曹cāo的攻击,让曹cāo不敢分兵北上,等到济yīn有了结果,再集中兵力攻打陈县就是,只不过,到时候袁绍会如何做也是个问题啊!”
“袁绍?这个无义小人,难道他还敢反咬一口不成?”
“为何不可?你都说他是无义小人了!呵呵。”
“呃如果真是那样,可就麻烦了!”
“是的,事情已经开始变得麻烦了,或者说,一开始,就有人将事情朝着复杂化的方向引,我甚至怀疑,不定什么时候,公孙瓒和司马防也会搅和进来呢!”
魏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怎么会?!”
“呵呵,猜测而已,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真相如何,只有拭目以待了!”
魏延有些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神sè复杂的顺着庞元的目光向城外看去,曹军的骑兵已经渐渐的远去,留下漫天的灰尘。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兼并收购不战而胜
距离广陵最近的曹操辖下的城池是阜陵和东城,阜陵在西南边三百多里外,东城则在西边将近四百里之外,广陵东边的泰州县城如今已经被毁了,只有盗贼活动,北边百里左右的高邮也跟广陵的情形差不多,被异人占据着。
方志文占据了广陵城后,虽然没有正式的组建官府,但是仍然是合法的城池拥有者,作为古城,广陵是不会降级到一级镇以下的,方志文占领之后,随着城市环境的好转,人口也慢慢的回升,城里了官府之后,很快就恢复到了二级城镇,水路和邮驿交通被打通。
广陵的人口渐渐的多了起来,不过,却很诡异的都集中在方志文军营的周围,这一块城区也迅速的被建设起来,有玩家动手,有充足的材料,有足够的利益预期,还有方志文的名誉保证,玩家们还是愿意投资的。
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些临时建筑,不久蒋琬正式组建官府,并且与在周围聚集的商户、工坊商讨之后,这些人很自然的选择了缴税并支持官府的管理,做生意的人,都讲究个和气生财,有官府保护,总好过被不大着调的玩家行会来保护,这种选择其实是很自然的。
有了官方的支持和保护之后,这些人正式的获得了土地的使用权,开始在上面修建正式的建筑,结果不久之后,在广陵城里就出现了很奇怪的情况,其他的城区还是破破烂烂野狗老鼠横行。甚至在城里都能刷出野怪来,但是在方志文管理的南城区,却都是高大崭新的建筑。干干净净的街道,还有热闹的商铺。一个城市里,隔着一条街道,就像是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一样,这景象极为怪异。
广陵城里原来的帮派看着方志文赚钱,心里是又羡慕又嫉妒,同时也非常担心。生怕随着人口的增加,方志文的地盘就不够用了,到时候方志文肯定会扩充自己的地盘。他们这些小帮派小行会可就要倒霉了。
有心反抗吧,这能力对比放在那里,估计最后也就是给方志文造成一些麻烦,然后被宣布称反贼。说不定都不用方志文动手。就直接被争夺功勋值的玩家给灭了,可是不反抗,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地盘被吞并,然后像城里的野狗一样,被赶出城外?
于敬就是紧邻着南城区,占据了广陵东南边一片城区的‘江都子弟’行会的会长,上述所有的烦恼他都有,而且这些烦恼已经让他寝食难安有一段时间了。
于敬是扬州大学的助教。江都子弟行会其实就是扬州大学里面学生组成的行会,这还是他在做学生的时候组建的。等自己毕业留校了,这个行会却越发的壮大了,人数达到了七八千人,经常在线的也超过两千人。
这一片城区,可以说是江都子弟的老巢,为了争夺这片城区的控制权,他们曾经跟周围的大小行会战斗了无数次,直到方志文忽然出现,占据了南城门口那一大片废墟之后,种争斗才消停下来。
可是,眼看着南城门附近的人口日多,渐渐的地盘已经显得不够用了,于敬的心里也越发的不安,生怕忽然方志文的骑兵就出现在自己的地盘上,然后自己这些兄弟们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地盘就这么没了。
“会长,实在不行咱们就撤吧!”
“撤?!凭什么啊,这里是我们一刀一枪拼出来的,怎么能白白的扔给npc,大不了,咱们反了!”
“反个屁啊!咱么这点实力能跟方志文这个大军阀叫板,到时候被打成反贼是小事,要是被说成是汉J咋办?我敢肯定,你这个决定一出,咱们江都子弟就散了!”
“那,那又如何?反正不能白白扔了咱们的老巢,大不了玉石俱焚!”
“焚你个头啊!那叫鸡蛋碰石头,走开,净会捣乱。”
“其实......还有别的选项吧!”
“嗯?还有什么选项?”
“我想,应该还有合作这个选项。”
于敬眼神一亮,看着这个有些瘦弱的同学急声说道:“四眼,快说,怎么个合作法?”
“这个,我也是瞎想,这要是在现代,想要得到咱们的地盘最简单的办法是什么?”
“强拆!”
“呃,滚!”
“呵呵.....”
“兼并啊!对不对?”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会长,不如我们主动去跟他们谈谈,说不定能用兼并的形式,这样我们还能保有一定的地盘,至少也能换取一些实利对吧!”
“嗯,这个可行!”
“不对啊,人家实力这么强,用得着跟我们谈兼并么?直接强拆就是了!”
“你就是个土匪,一边去,你没看方志文来了广陵之后完全没有一点用强的意思么,聚集在他那边的人难道是他逼去的?”
“这......倒也是。”
“别争了,谈一谈我们又不会有损失,我这就去官府,看看能不能谈兼并的问题,各位也做个准备,如果他们答应谈,我们就组建一个谈判团队。”
“会长,那我们的目的呢?”
“当然是尽量的保留我们的地盘,实在不行,也要争取实利。”
........................................
于敬还是第一次进到官府里面,这个官府可是相当的简陋,一个院子,里面三面是三栋三层高的木楼,中间是个院子,左边是税收市场管理什么的,右边是户籍土地管理,中间一个。则是行政诉讼什么的,里面的人不多,工作人员就更少了。
按照门卫的指点。于敬在主楼二楼的一个会客室等着,会客室内有两名全副武装的卫士,目不转睛的看着于敬,于敬被他们森冷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于敬自己也是身经百战了,但是却绝对没有这两个人身上的那种煞气。
等了好一会,一个穿着官服的文士模样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一脸微笑的与于敬见礼。
“于会长,久候了,抱歉!”
“你好。你是......”
“我是广陵令,姓蒋名琬字公琰。”
“蒋琬?!”于敬大惊,什么时候蒋琬也投靠方志文了,不过想想方志文已经拿下了江东三郡。蒋琬似乎也就是那一带的人。也就释然了。
“哦,于会长莫非也知道本官名字?”
“呵呵,蒋大人说笑了,蒋大人名闻天下,谁人不知啊!”
蒋琬笑了笑,异人的赞美当不得真。
“于会长谬赞了,请坐,这次于会长来此一定是有以教我。请尽管直言。”
“蒋大人客气了,在下身为江都子弟行会的会长。带领着数千兄弟一直在广陵城内讨生活,如今方大人大军到来,给广陵带来了新的秩序,这自然是好的,从这南城区的变化就能看出来。可是,在下也有些担忧,不知道方大人打算如何对待我们这些实质上控制着广陵城的行会呢?”
蒋琬一听,立刻就笑了:“于会长的意思本官明白了,我主并没有驱逐各位的想法,事实上,我们已经拟制了一些方案,只是还不大成熟,原本正是要召集各位来共同商讨的,既然今日于会长登门,就先与于会长商讨一番。”
“那感情好,愿闻其详!”
“于会长一定听说过‘兼并’这个词吧!”
“呃......”于敬愣住了,从一身汉服的蒋琬嘴里蹦出个现代名词,于敬实在是有些不大适应,更让于敬想不到的是,原住民对异人的接受和了解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么?
“怎么?于会长觉得有什么问题?”
“没,没有,完全没有,呵呵,今日在下来,本来就是想要朝这个方向谈的。”
有些失措的于敬直接就将自己的目的给暴露出来了,蒋琬莞尔一笑,对于敬的印象倒是提升了不少。
“那就好,说明我们想到一处了,这么一来我们双方的合作基础就有了。那么,于会长觉得,兼并的方向应该是怎样的?”
于敬再次一愣,这兼并的方向自然是方志文来兼并广陵的行会了,难道要广陵行会去兼并方志文么?
“这......这个还有别的方向可以考虑么?”
“呵呵,当然是有的,近的青岛、远的鸡鸣塞,还有泰山之中的新泰城等等,这些城池都是由异人主导的城市,我们只负责治安和军事,其他的管理都是由异人进行的,为何不能是由贵会来兼并我们呢?”
于敬瞪大了眼睛,看着蒋琬半晌之后叹了口气:“哎!蒋大人心胸让人佩服,不过我们这个行会是没有这等本事的,我们行会并非以经营为目的,因此也没有能力掌管这么大的城市,虽然这个机会让人羡慕,可我们不得不放弃。”
“这样啊,那就是由我们来兼并贵会的地盘了?”
“是这个意思!”
“那么原则上我们就达成一致了,剩下的就是细节了。在与异人合作的问题上,我们一贯都是秉承互惠互利的原则进行的,从密云到瀛洲的诸事中都能佐证,这点于会长请放心。原则上,我们需要将贵会的产业完全纳入和接受统一管理,所有权必须归于官府,使用权限和补偿等等问题,则由双方细谈,或者由贵方提出方案如何?”
“这个可以,我们需要准备一下。”
江都子弟与官方进入实质性兼并谈判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这也让广陵城里的大小行会都松了口气,虽然他们大多还在观望,但是一些胆子大的行会已经开始主动与官府接触,积极的谋求合理的出路。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会战许昌骑虎难下
张飞长矛一摆,磕飞了一支偷袭的弩箭,驱马待要追赶敌军,那些西凉骑兵却已经跑远了,张飞怒骂了一声,勒住马缰绳回头看了看身后地上歪七扭八的人马尸体,这其中有敌人的,也有自己人。
“打扫战场!”
张飞吼了一声,自己催马向外围跑去,战场上逐渐的安静下来,在积雪不是很厚的原野上,有几只乌鸦站在远处的枯树枝桠上,鬼鬼祟祟的打量着这边的战场,等待着可以大快朵颐的机会。
张飞四处张望着,一边将矛柄上缠绕的布条扯下来,这些浸润了鲜血的布条已经干结冻硬了,一撕就碎裂开来,发出‘嘶嘶’的响声,张飞仔细的给矛柄缠上新的的布条,战斗随时都可能会再次发生。
这些西凉骑兵最近极为活跃,有时甚至会跑到雍丘附近,连陈留城里都是一日三惊,张飞不得不在各个城市里发布了大量的战场搜索和清剿任务,可这些西凉骑兵的机动性实在是太强了,异人的部队即时能发现敌人,也会很快就被追击歼灭,想要围堵和伏击这些西凉骑兵殊为不易。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