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72部分

而且,在符离的黃叙也正在向相县进发,夏侯惇已经赶去相县防御了,曹操担心方志文再次南下,与黃叙合攻相对虚弱的相县。
还有徐晃,他正在向怀远方向活动,曹仁能不能挡得住徐晃也还是个问题。还有雍丘...还有陈县...曹操越想越头痛,不由得捏着脑门呻吟出声。
“主公,您这是...要不要传医者?”
“呃,不用,对了...”曹操沉吟了一下,最后还是继续道:“你去请志才来!”
“诺!”
戏志才进来的时候,曹操正伏在岸上写着什么,听到脚步声,曹操抬起了头。戏志才拱手施礼:“主公,召属下前来有事?”
“坐吧。”曹操神色平静,放下手里的笔,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会道:“上次你说的事情本相仔细考虑过了,那样做一样是有很大风险的,而且能否彻底改变眼下的局面也还不好说...”
“主公,什么事情没有风险,属下记得您说过,减少风险的办法就是将风险消灭掉。对吧?”
“呃...”
“与袁绍和方志文的联军相比,刘备的军队给我军的风险更大?更加的不可战胜么?属下觉得不是,更重要的是。这是唯一解决目前死局的办法!”
“这...真的能够解决目前的死局?”
“主公,方志文与袁绍的联军为何会出现,而且早不联合迟不联合,恰好就在这个时候联军了呢?其目的很简单,因为担心主公做大!”
“这,确实如此!”
“所以,袁绍就不必说了。其中的关键是方志文,方志文不希望主公做大,难道就希望袁绍做大么?外面传闻方志文正在接手冀州。这说明方志文在选择袁绍的同时,其实也是在防备着袁绍,而且,不管怎么看。袁绍的能力比主公还是有差距的。因此,养一个相对危险性较低的袁绍会是个好选择。但是,这不代表方志文对袁绍就完全放心了。所以,主公只要离开中原,方志文和袁绍的联军立刻就会结束,说不定还要反过来扶植主公与袁绍继续对抗。而主公取下荆州,也同时消弱了刚刚得了益州作为根基的刘备,这事对于方志文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因此,只要我军主动放弃中原。这个死局就解开了。”
戏志才自信满满的侃侃而谈,不过这话题却不是什么让人觉得愉快的话题,相反,曹操听着却觉得心里一抽一抽的,放弃中原?!那可是自己一刀一枪辛苦打拼来的啊!说放弃就放弃,哪有这么容易!可是,眼前的死局...
“主公,想当年属下在颍川得遇主公时,主公并无尺寸之地,可也有满怀豪情,冲天之志,如今主公富有中原,反倒是缩手缩脚,这些都东西反到都成了主公的负累么?主公到底是想要做个割据中原的诸侯,还是要做个平定天下的强者呢?”
曹操闻言慨然一叹:“志才的话本相不是不明白,只是道理明白做起来却难啊!容本相想想,想想!”
“主公,刘备如今在益州一时脱不开身,一旦刘备平定益州之后,将精力转回荆州中原,那时我军取荆州将会更难,甚至会被三方联合逼死在中原,主公可是想要这个结局?”
曹操眉头紧紧的皱着,这个结局当然是不想要的,可是放弃中原真的是一个相当艰难的选择,重头再来的勇气,并不是人人都有的,犹豫和贪恋,曹操也一样有。
“志才,你确定这样做能够解除眼下我们面临的死局?”
“肯定能,而且现在时机稍纵即逝,如果不能把握住这个时机,一旦刘备从益州抽身出来时,我军的最后时机就失去了。”
戏志才脸色沉肃的说道,这可不是儿戏,这个最后的时机错过,曹操可能真的要面临这灭顶之灾了。
曹操的脸色也沉重起来,若是戏志才的分析没错,现在可是面临着一步就要踏入深渊的局面啊,这个,比起放弃中原的心痛显然更让曹操毛骨悚然。
“这...志才,若是本相决定了西取荆州,又该如何,其后续会如何变化?”
“主公,如若已经下定决心,那么立刻抽调最精锐的战力,由两路同时进击荆州,一路从汝南出发,直扑荆州,调动刘备部队回防荆州然后寻机歼灭,另一路则从颍川进入南阳郡,然后进击上庸,只要将荆州境内的机动作战力量歼灭,刘备远在益州,鞭长莫及,必能一举夺下荆州北部,至于荆州南部山多地狭,则要徐徐图之。”
“那么中原这边如何应对。”
“荆州之战一开,属下认为方志文立刻就会将战事延缓下来,他不会看不清楚我军的意图,也不会看不清楚我军这么选择的好处,届时,我军一边迁移人口,一边徐徐而退,缓缓退往汝南,然后视情况再决定是否放弃汝南和颍川。”
“视情况?”
“对,要看方志文是否愿意让我们占据这两地,毕竟方志文心里怎么想的,属下也只能是猜测而已。”
曹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默默的抚着胡须想了一会,才缓缓的开口问道:“那么后续的变化呢?”
戏志才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胸有成竹的说道:“后续的变化就是中原重回安宁,我军也可以摆脱被方志文挟制的危险,接下来,主公一方面要继续向中原进取,更重要的是向西谋取益州,只有得了益州,才能最终摆脱方志文的威慑,背靠益州,东可图谋中原,北可进取凉州三辅,荆州,天下要冲也!”
曹操沉思着,从窗户投射进来的光线慢慢在地面上移动着,远处城墙上附近传来的巨石轰击的声响一声声传来,像是闷雷一样。
戏志才默默的看着曹操,虽然他脸上很平静,其实心里却紧张得很,曹操的决定将会决定是走向深渊,还是走向康庄大道,尽管戏志才对曹操很了解,对他也相当有信心,但是在这一刻也一样会患得患失。
终于,曹操抬起了头,目光灼灼的看向戏志才:“志才,本相决定了,全力攻取荆州,立刻召集众将开会,之后志才与本相返回谯县安排一切,现在是事不宜迟!”
“主公英明!”
...............................
曹军的变化方志文很快就发现了,如果之前曹军还算是相当积极的进行防御,现在则是完全在死守,而且各地的部队和百姓的动向也相当的有意思。
谯郡和淮南的百姓向西撤离应该不奇怪,奇怪的是撤离的十分干脆,一直都撤到汝南去了,跑得有些远了,虽然也可以理解为尽量的远离战火,但是也可以理解为别的一些什么,以密云的情报系统之能,很快就察觉到更多的迹象,而所有这些蛛丝马迹都表明,曹操正在调兵遣将,准备攻击荆州。
得到了这个消息,方志文当然不会告诉别人,包括袁绍和刘备都不能告诉,对于曹操这种自动自觉的精神,方志文感到很高兴,不愧是曹操,终于还是作出了正确的选择,方志文自然是乐见其成,又怎么会去破坏呢!
如果可能的话,方志文还愿意为曹操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于是方志文的攻势不知不觉有消停了下来,对袁绍的说法就是由于曹操的坚壁清野,后勤通道加长之后,攻击的节奏不得不放缓了,这个理由倒也说得过去,尽管也有些聪明人觉得不大对劲,但是却只是以为方志文对前一段时间战事过于顺利感到不满意,他还需要袁绍付出更多的代价。
方志文的做法无疑再次证实了戏志才的准确判断,曹操也对这个攻取荆州的决定更加有信心了,甚至将许褚和曹仁都抽调了出来,自己也悄悄的到了汝南城,另外曹操将夏侯惇和夏侯渊兄弟从战场上撤了出来,令李丰前去陈县协助曹洪,将荀攸与夏侯兄弟组成一个攻坚集团,将纪灵抽调出来,也加入到荀攸的北部攻击集团,让李典独守颍川。
整个战争准备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快速进行,而在表面上,曹操却在节节败退,杼丘失守,乐进和阎行退到了砀县,相县却奇迹一般的一直都没有被黃叙攻破,而徐晃却已经深入到西曲阳附近,距离寿春已经不远了。
梁县的雍阳大战正酣,袁绍在这里是下了死力气猛攻,但是沮授也不是易与之辈,死死的缠住袁绍的主力,而吕布则像是风一样,从砀县到陈县,甚至还会出现在谯县北边的要塞前,将曹军北线的后勤线搅得一团糟。
就在大家认为曹操已经退到了悬崖边上,似乎再也没有翻身之力的时候,曹操终于奋起一击,让世人为之惊叹不已。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闪击襄阳曹操拼命
曹军夜行晓宿,隐秘的穿越桐柏山南端,绕过了刘备的哨寨,奔袭三百里,曹cāo亲自率领两万步兵突袭了平林,打开了通向襄阳的通道。..
平林失守的消息才传到宛县,叶县和鲁阳就同时被纪灵和夏侯兄弟攻陷,曹军忽然发力,如同漫过了堤坝的洪水,汹涌的向着荆州冲来,似乎想要将荆州一举吞没。
平林得手,曹cāo的后续部队沿着山路汹涌而来,驻守在襄阳的张飞和宛县的关羽第一反应就是反击,但是诸葛瑾却不这么看。
曹cāo敢于在遭到袁绍和方志文围攻的时候,再主动挑起与刘备的战争,这事在是太不寻常了,虽然刘备现在被困在益州不能脱身,刘备军的重心也在向西配置,但是有关羽和张飞分别驻扎在宛县和襄阳,曹cāo还敢于主动出击,显然不会是小打小闹,说不得,曹cāo这是要临死拼命啊!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主动出击,也可能会遭致失败,导致机动力量的丧失,随后曹军如果继续大举入侵,将军事重心完全倾斜到荆州来,失去机动作战力量的荆州,将会非常的危险。
诸葛瑾的想法是依托宛县和襄阳坚守,等到弄清楚曹cāo的目的之后,再决定是反击击退曹cāo,或者继续坚守消耗曹cāo,或者与袁绍和方志文形成同盟。
不过,诸葛瑾的这个意见却并不被关羽和张飞所接受,关羽和张飞在刘备离开荆州时所接受的命令是守护荆州,如今曹cāo大军入侵,不但不去迎击,反而要退缩防守,这个建议不但心高气傲的关羽不能接受,对诸葛瑾想来比较信服的张飞也不情愿。
“军师,你这话俺不喜欢听,你的担心俺明白,不就是担心我和二哥被曹军击败,然后会让整个荆州都陷入危险么!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击败了曹cāo呢?那曹cāo将会面临迅速崩溃的局面,我们说不定还能趁机拿下汝南或者颍川,战争就是有胜有败的啊!你不能光想着失败,如果那样,我们都不用打了,直接夹着尾巴逃跑算了!”
诸葛瑾无奈的摇了摇头,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渍,这个鬼天气,还没到夏天就闷热城这个样样子了,难道今夏要大旱了么!
“三将军,我知道战争有胜负,但是也一样不能只想着胜利,我不是不相信三将军和二将军的战力,但是,若是事有万一,整个荆州都将因为二位的错误而沦陷于曹cāo之手,到时候两位将军更加没有办法向主公交代了?”
张飞有些犹豫了,溜圆的眼睛咕噜噜的转着,想着这件事的得失。
“军师,平林是小城,曹cāo的部队偷越桐柏山数量也不可能多,后续部队想要赶三百里山路支援,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到达的,只要我们行动迅速,就有可能将曹军全歼在平林城,然后以逸待劳,转入防御也可,甚至抢在险要之地伏击曹军的后续部队亦可,事实上风险根本就不大,不是么?”
“如果二将军没有能够顺利的歼灭占据了平林的曹军呢?到时候曹军的援兵到达,二将军是进是退?若是曹cāo紧紧的咬住二将军,二将军退无可退,那我是应该增援还是不理,如果增援的部队被伏击又该如何?二将军如果连这些都想好了,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张飞眨巴着眼睛张了张嘴,没法回答诸葛瑾的这些个问题,事实上,他真的没想那么多,如今被诸葛瑾这么一说,张飞也觉得自己想得似乎有些过于简单了,曹cāo也不是傻蛋,竟然亲自率领两万步兵奇袭平林城,虽然看起来是一个一举歼灭孤军突进的曹cāo的机会,可是...万一自己在平林城不能顺利的击败曹cāo,孤军突出的就变成自己的了,说不定,这曹cāo本来就是这个意思啊!
这个念头冒出来,张飞越想就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心下想到自己的冒失,不由得有些后怕,如果自己被黏在平林,自己的身份特殊,诸葛瑾不敢不救,于是,曹cāo可以在半路伏击诸葛瑾的部队,然后再直下襄阳.....
“军师,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说,曹cāo突袭平林其意在襄阳,如果将我们的部队yòu出襄阳,他就能轻松的拿下襄阳了?”
“没错,我觉得曹cāo的打算就是如此,否则,他不必亲自率军突袭平林,虽然突袭的难度相当大,但是曹cāo麾下会用潜伏、隐藏技能将领谋士非止一人,曹cāo的目的是要将我们yòu出去,然后利用他的特长,把我们迟滞在平林一到两天,届时,曹军援军大至,就算我放任三将军被围而不救,缺乏了三将军镇守,襄阳仍然是岌岌可危,如果我军主力被围歼在襄阳周边,荆州中部则完全空虚,曹军占据襄阳,割断荆州南北,西进上庸则更可堵住主公回援之路,届时荆州危矣!”
张飞尴尬的挠了挠头笑道:“呵呵,刚才是俺莽撞了,看来还是军师说得对,只要我们稳守襄阳,曹cāo就不得西进。”
“没错,曹cāo不能得逞就必须强攻襄阳,襄阳不下,曹军难以寸进,或者背后袁绍、方志文再趁势猛攻,曹cāo就有可能被挤压在汝南和襄阳之间,最后被歼灭!”
“可是,俺还是不明白,曹cāo为何在这个时候忽然挑起与我们的冲突呢?这不是给自己找敌人么!”
“不,他是在给自己拓展生存空间和后路,一旦中原战事不顺...不对,中原他根本就很难取胜,方志文与袁绍联手,如今这大汉无人可敌,曹cāo也不行,因此,他必须先给自己找好退路,这个退路就是荆州!”
“贼斯鸟!想得到是不错,可惜,俺是不会让这厮得逞的!”
诸葛瑾给张飞解释着,同时也给自己打开了思路,如果曹cāo是为了寻找后路而来,那么会不会出现另一种情况呢,那就是被驱赶着涌入荆州,那样的话,曹军气势汹汹的就不是作态了,而是拼命!!
“不好!...曹cāo是来拼命的,三将军,立刻下令荆州进入紧急动员状态,所有的城市最大限度征兵,募集民兵和异人部队,积极准备全面开战!”
“这...至于么?如果这样,会影响农耕的,万一农田失去管理而...”
“光顾着农田,到时候这些农田都变成曹cāo的农田了,三将军是在为曹cāo守田么!”
“什么?!军师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张飞也不由得被诸葛瑾那严肃的表情给下了一跳,情况已经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了么?
诸葛瑾苦笑了一下,周到地图边上,指了指中原。
“三将军,如果曹cāo在中原失败了,那么他会如何?”
“在中原失败了!?”张飞转了转眼珠道:“那还能如何,兵败身死,人亡政息呗!”
“在那之前呢?如果他还有一线生机,该如何?”
“拼死抓住....等等,军师是说,荆州就是他的一线生机?可是...等等啊,让俺想想,就算曹cāo跑到荆州来,袁绍和方志文就不会追来么?难道到了荆州曹cāo就安全了?”
“没错,事情的关键就在这里,我为何没有及早看出来呢!该死!”
“真的到了荆州就安全啊!为啥啊!?”
“因为方志文,袁绍肯定是想要将曹cāo彻底置于死地的,但是方志文从来都没有这么想,他只需要中原势均力敌就可以,因此当曹cāo到了荆州之后,方志文一定就不会再打了,说不定还反过来偷偷的帮曹cāo了,曹cāo在荆州,西可以牵制我军,东可以sāo扰袁绍,北边还有司马防,中原貌似一统,可袁绍就是空架子,结果中原乱战了一轮,好处都被方志文拿去了,这才是方志文的最终想法啊!”
“这么说,曹cāo这是来荆州拼命的?!”
“绝对是,这个想法也要告诉二将军,绝对要谨慎再谨慎,曹军后面的大军会源源不绝的到来,一定要动员起来,从现在开始,马上准备起来!”
“呃...军师....”张飞脸sè有些怪异了起来,看他yù言又止的样子,诸葛瑾也觉得奇怪了张飞什么时候会有这种表情啊!
“三将军,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啊!?时间紧急,尽管直言就是。”
“军师,我二哥他....恐怕,恐怕已经先行出击了!”
“什么!?这....这怎么会,不是还有公佑在...三将军,你是如何知道的?”
“是,是二哥给我来信说的,约定我们一起出击,给曹cāo迎头痛击!”
“这,你为何不告诉我?孙公佑又为何不告诉我。”
“军师,二哥不归咱们指挥调度,孙大人也非你的属下,就算要汇报,那也是向大哥汇报,只是,现在说这些也迟了。”
诸葛瑾失神的看着地图,如果关羽一败,宛县就危险了,宛县一失,荆州北边大门尽开,到时候襄阳就会被曹军四面合围啊!
“这,这...”
“军师...如今该当如何?”
“新野,立刻增兵新野,准备接应二将军和公佑,希望损失不要太大,别的先不考虑了,我们先将襄阳的防御做好,江陵、武陵方面也要有所准备,我立刻去给主公写信,三将军...先顾好我们这边,哎!”RS!。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关羽中计败走宛县
ps:感谢‘噬尐澈’‘永远的大肚’‘子如鱼饮水’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关羽确实已经出发了,从宛县到鲁阳两百里,到叶县一百三十里,关羽舍近求远,决定先击败纪灵那一路,然后回过头来一举夺回叶县,卡断向宛县进攻的曹军的后路,将来犯的曹军一举全歼。
这个想法不能说不好,只不过战场的事情都是你有你的计策,敌人有敌人的办法,你算计人、人也算计你,关羽的问题就是太自以为是了。
孙乾开始的时候也有些犹豫,不过关羽很强势,身份地位又特殊,对自己的战力也充满信心,认为击败纪灵绝对不在话下,如果这次能全歼来犯的曹军,接下来就能反守为攻向颍川出击,说不得能一举拿下地势重要的颍川,为刘备将来进军中原夺下一个桥头堡。
巨大的利益当前,孙乾终于选择了妥协,让他如此选择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有宛县的地势和防御设施的原因,宛县地形非常好,易守难攻,加上这里是刘备最早的根据地,防御设施建设的也是非常完备。
因此即使关羽出击,孙乾也相信自己能守得住宛县,到时候关羽的部队在外,自己在内,从防御上来说,也相对更加的主动。
只是对军事并不那么在行的孙乾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想法也基本上是一厢情愿,如果敌军将城内、城外分开对待又该如何呢?如果关羽遭遇围攻。自己是去救还是不救?
于是这两个立功心切的家伙选择了主动迎击,等到刘备收到关羽的战报时,关羽已经一路急行军到了距离鲁阳百里左右的伏牛山区东南端的尾端。与积极进攻的曹军迎头相遇了。
纪灵的先锋是桥蕤,见到关羽的大军迎面而来,稍微一接触,强大的关羽军就让桥蕤顶不住了,立刻下令后撤,幸好这里是山区,桥蕤见势不妙。立刻下令分散撤退,关羽惟恐有失不敢分散追击,只是下令让异人部队追击。自己仍然沿着并不宽的道路向鲁阳而行。
又走了一个时辰,正好与纪灵对上了,纪灵早就接到了桥蕤的汇报,因此选择了一个相当好的地形。占据两边陡峭的山坡。道路中间用土石搭起了一个土垒,居然作出一副防御的架势。
关羽一看纪灵摆出的阵势就明白他想要干什么了,纪灵的目的是想要拖住自己,然后让叶县的夏侯兄弟直扑宛县,不过关羽并不着急,宛县可不是看上去那么一个普通的三级镇,而是经过刘备几年经营,反复加固过的战争堡垒。他相信即使是夏侯兄弟,想要短时间内攻下宛县也是痴人说梦。
因此。关羽仍然坚持自己既定的战略,决定先吃掉纪灵,然后再回头去与孙乾一起,前后夹击夏侯兄弟,争取一举将入侵荆州的曹军全歼。
正当关羽立稳阵脚,准备展开进攻的时候,张飞和诸葛瑾的书信及时赶到了,关羽拆开一看,皱眉沉思了一会,却并没有下令撤军,如今纪灵已经就在自己面前,纪灵没有援军,只有这十万步兵,关羽手下六万步骑,拿下这十万敌军,关羽还是有信心的。
就算诸葛瑾的谨慎想法确实是正确的,关羽只要击败纪灵,不去理会夏侯兄弟,而是夺取叶县,曹操的一切阴谋诡计就都完了,诸葛瑾的所有顾虑,其实都建立在自己不能击败敌军这种悲观的假设上,对于诸葛瑾的过分谨慎,关羽很是不屑。
“二将军,怎么办?攻还是不攻?”
关羽看了自己司马赵累一眼,眼神一眯,沉声道:“攻!为何不攻!两军相逢勇者胜,未虑胜先虑败固然不错,可是如今两军对垒,胜负决于一瞬,岂能退缩,胜则曹军一切打算都将落空,与三弟的所虑并无冲突!”
“那...就进攻?”
“进攻!”
尽管纪灵占据着地利,但是关羽现在是被逼到了绝对不能失败的境地,所以奋发雄威,关羽更是手持刀盾,袒臂露胸冲在最前面,将士们深受鼓舞纷纷舍命猛攻,纪灵没想到,山上的山石和树木竟然也成了败笔。
结果,关羽舍命先攻下了两侧的山壁,然后反过来在山壁上架设远程阵地,向着土垒后的纪灵猛轰,关羽又亲自率军猛攻土垒,加上异人的纸符不要钱一般的猛扔,纪灵终于吃不住了,不得不向后退,本来还想退后一段再重新组建防御阵地。
谁知道这一退给退出问题了,关羽攻上土垒,一见纪灵的部队正在撤退,关羽立刻发现这是一个机会,他不顾部队已经相当疲劳,带着自己的卫队就猛追了上去,这一冲,顿时将纪灵的部队给冲乱了,山道狭窄,乱兵互相推撞,阵型立时全乱了,混乱更是像瘟疫一样,一阵传到一阵,整个部队都崩溃了,由于道路狭窄,这些溃散的部队纷纷扔掉辎重,向着两侧的山区跑去,一下子漫山遍野都是溃军,关羽看得也是直摇头,这就击溃了!不过追击可就麻烦了!
关羽一边派遣部队分别追击,一边收拾战场修整部队,随后就向着鲁阳而去。
当天夜里,关羽夺下了没有多少守军的鲁阳,获得了曹军的大批的粮草补给,关羽大喜,鲁阳到叶县不到八十里山路,自己明早一早出发,应该晚上就能赶到,只要拿下叶县,则大功告成了!
眼看着成功在望,关羽一边给各方发去战报,同时也万分小心自己所处的环境,他可不想一个不小心就阴沟里翻船,纪灵的部队只是被打散了而已,可没有被歼灭,谁知道纪灵会不会纠集溃军半夜前来偷袭呢!
幸好,这一夜平安过去了,第二天一早,关羽早早的起来,就让大军造饭用餐,然后留下部分守城部队,整顿大队向叶县赶去,同时,也再次确认,夏侯兄弟的部队确实已经到了宛县城下,关羽心头大定,就算夏侯兄弟如今开始返回叶县,恐怕也是来不及了,在山区行军,骑兵不会比步兵快多少的。
一上午急行军,眼看着到了中午,距离叶县也只有不到三十里了,关羽却被一支曹军给堵住了,这里是一处山谷,地形不错,曹军占据了山谷的出口,而将山谷留给了关羽,从山顶上被砍掉的树木看来,两侧山坡上定有曹军守着,这就是典型的堵路,而不是伏击。
关羽知道,曹军的打算是迟滞自己,可能夏侯兄弟正在急赶回叶县,他们是要给夏侯兄弟争取时间。
关羽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进攻,不过他自然不会沿着山谷进攻,而是先攻两侧的山坡,不过这回敌军相当的顽强,或许曹军也知道,如果挡不住关羽,夏侯兄弟,甚至是背后颍川都会糟糕,所以都拼命了!
关羽见进攻不利,顿时忍耐不住了,让赵累掌管中军,自己又亲自冲了上去,关羽带队一冲,效果顿时不同,连续的突破了曹军的几道防线,将战线推进到了山腰上,关羽正准备一鼓作气拿下这边的山坡,忽然发现自己的后军乱了起来。
关羽站得位置不错,能够一眼看到自己后军的情况,此时只见一支数量众多的曹军重步兵正在沿着山道向前推进,自己的后队已经渐显不支,关羽大惊,眯着眼睛仔细看,那旗号分明就是桥蕤的旗帜,这家伙不是被击溃打散了么?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他的那些重步兵甲从何而来?
关羽皱着眉头,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如何解决眼前的危局才是重点,如今回军与桥蕤阵战,背后的曹军肯定会转守为攻,为今之计,就是自己拼命的夺下这个山头,然后将部队撤到这个山头上来,居高临下,看看能不能冲过正面的防御,脱离眼前的不利境地!
可是当关羽奋起神威带着卫队舍命向上的时候,曹军忽然一改刚才的战略,无数的纸符从山上扔了下来,原来,靠近山坡顶端的地方,竟然被挖了不少的壕沟,数量众多的异人躲在其中,等到关羽靠近,就不要命的丢纸符,再加上曹军的重弩配合,关羽的攻势顿时一挫。
这么一拖延,整个战场上的局势已经彻底无法挽回了,后路被源源不绝的曹军给堵得严严实实,正面不用想了,现在肯定也是正有大批的曹军正在赶到,从山顶上越来越密集的弩箭就能知道,对方的伏兵应该到达了!
这时关羽才明白诸葛瑾说说的源源不绝是什么意思了,曹操真是来荆州拼命了,大批的部队淹也要将自己淹死了,根本就不需夏侯兄弟到来,只是利用这个地形和大量的士兵,关羽就完蛋了!
关羽不肯服输,或者是因为心里的一股执念,他率领卫队向着西侧突击,虽然不断的有曹军和异人的狙击,但是到了天黑之后,关羽还是成功的逃走了,只是关羽的部队就没这么好命了,连赵累也死在乱军之中,剩下的将士多半都投降了,关羽先胜后败,被全歼在鲁阳到叶县之间的山区。
关羽只身逃回宛县,到了宛县城下,关羽赫然发现,纪灵的部队也正在宛县城下参与围攻宛县,再想到溃散之后又出现的桥蕤,关羽才知道自己被纪灵给耍了,他不是溃散了,而是化整为零的直接奔宛县而来,而桥蕤却带着新到的援军去堵了自己后路,关羽明白之后,真是羞愤欲死啊!
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神威再现连雨十日
不说现在宛县陷入了被包围的困境,曹军正在汹涌的通过鲁阳、叶县涌入南阳郡,幸好诸葛瑾抢先一步,在新野布置了重兵,并且动员了不少城池进入临战状态,尽管如此,南阳郡北部和中部,还是迅速的被曹军占领,荀攸亲自带兵到了新野,正在新野城外构筑土垒,准备围攻新野。
南阳郡的局势大坏,襄阳这边相对就要好得多。
由于张飞听从了诸葛瑾的建议,没有主动出击,而是积极的加强襄阳郡各城的防御力量,征召民兵入伍,当曹操后续大军滚滚而来,在襄阳城下聚集结营的时候,襄阳城里兵足粮满,而襄阳城外则已经被坚壁清野,曹军面临的是一个高大坚固的襄阳城,而且襄阳的一面邻水,曹军没有水军,所以襄阳城没有办法彻底包围,曹军面临的就是一个不能快速攻取的大城,这对曹操的计划绝对是个致命的打击。
如果襄阳迁延不下,刘备的军队从西面回援之后,曹操攻取荆州的难度就更大了,若是等到刘备返回荆州,那情况更糟。
事实上,刘备确实准备带着轻骑赶回荆州,但是却被庞元给阻住了。
刘备全身甲胄的被堵在了成都城里的府衙内门门口,庞元就这么站在门口,不让刘备出去,陈到在刘备身侧怒目而视,一只手紧紧的握在剑柄上,只要刘备吱个声,陈到绝对就一剑将胆大妄为的庞元给斩于剑下。
“复庆,你这是何意?”
“大人。您这是要去哪里啊?”
“荆州情势危急,你说我能去哪里!自然是星夜赶回荆州了!”
“大人回去就能守住荆州了?”
“拼死也要守住!”
刘备的脸黑得跟锅底似的,看庞元不紧不慢的态度。也没有想要让路的样子,刘备心里也不由的火气上升,使劲的忍着,他才没有伸手将庞元给推开。
“为何拼死也要守住!拼死了也守不住的话,大人是不是要跟曹操拼个你死我活,不成功便成仁呢?”
“呃...你这是何意?难道荆州守不住?不应该守么?”
“荆州能守的话,有二将军、三将军在。自然能守得住,多大人一个不多。再说了,荆州没了我们还有益州。可是大人没了,我们还有什么?”
刘备愣住了!这...对啊!荆州没有还有益州,益州不但地广人稀,更重要的是益州山川险峻易守难攻。顺江而下可达荆州。北面而出通达雍凉,南边...南边就算了!
自己之所以来益州,不就是因为益州有诸多好处,有龙兴之气么!
“这...可是....”
“大人,曹操为何要攻打荆州?”
“这,复庆不是对我说过,是因为中原再无他立足之地了么!”
“主公,复庆所言极是!”随着话音。张松那瘦削的身影出现在门边,他与庞元一起。堵在了门口:“属下听闻主公欲轻骑返回荆州,特来劝阻!”
“呃...”刘备愣住了:“子乔,连你也认为我不应该返回荆州么!”
“不应该,荆州没了主公还有益州,荆州已经不是主公根本所在,主公三思!”
见手下两名聪明人都是这么说,刘备也不由得冷静了下来。
“复庆,你接着说!”
庞元感激的看了张松一眼,张松回了一个会意的笑容,虽然看上去笑得很难看,但是庞元体会到了其中的善意。
“大人,曹操在中原被袁绍和方志文夹击,已经是独木难支,或者选择困兽之斗,死而后已;或者寻找脱逃之路,拼死脱出!而荆州正是曹操能逃出生天的最好地方,因此曹操是来荆州拼命的!而我军,却拼不起,或者说,不能拼,因为我们还有退路,于是没有了拼命的底气!大人,您敢拼命么?”
“这...确实不敢,因为还有益州!”
“正是如此,曹操没有了退路,而我军还有,因此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拼得过曹操,再者曹操的实力本来就略强于我军,何况现在我军是向西配置的,蜀中也还没有彻底安稳,巴东、涪、巴西都还在整军,如何能半途而废,又如何能用蜀中的远水解荆州的近火?若是二将军、三将军能将曹操击退也就罢了,若是不能,请大人考虑放弃荆州东北地区,退守西南,并向蜀中移民!”
刘备踌躇了,荆州东北,那可是荆州最富庶的地区啊,刚刚开发得不输给中原了,如今却被曹操伸手摘走了桃子,刘备心里的不甘犹如同长江大河一样滔滔不绝。
刘备看向张松,张松也点头肃然道:“复庆所言属下也赞同,退而稳住益州,再徐图荆州可也,若是在荆州死拼,则荆益皆失,主公三思!”
.................................
刘备终于还是没有赶回荆州,而且还下令号召百姓向西南、蜀中地区躲避战祸,同时加快了蜀中各郡的整顿力度,在刘备的高压下,蜀中世族不得不放下了漫天要价的架势,老老实实的接受了自己的新主子。
而荆州的战报一日三封的送到刘备面前,刘备的眉头是越皱越紧。
“复庆,子乔,你们看,襄阳附近已经连着下了是十天的大雨,而周边的天气却都晴好,这...这莫非是,是天意不成?”
庞元叹了口气道:“大人,恐怕这不是天意,而是人为,大人莫非忘记了临颍城内的怪事么?!”
“什么!难道又是曹操!?”
“估计是了,这连续降雨会导致战弩不能使用。投石机的效率低下,守城用的火油、滚水都没有办法使用,只能跟敌军打肉搏战。这正是对曹操极为有利的。”
“不只如此啊,复庆!”刘备叹了口气,将手中的战报递给庞元。
庞元伸手接过,看了一眼就递给了张松,庞元的情报从论坛上得来,速度更快,襄阳大雨十日。城内积水,曹操又在城外筑垒围堰,让襄阳城内的积水不得散发。结果城内积水到胸腹之深,严重的影响了城内守军的战斗,加上刚才所说的那些不利因素,襄阳城现在的情况很糟。
“主公。还是撤吧。先将百姓撤走!”
“大人,书院和士子们都已经撤离了,我看百姓也撤吧,先顺江而下,然后再转道蜀中。”
刘备脸上的皱纹皱的深深的,一脸愁苦的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宛县的情况也不好,城内守军数量太少。加上四面被围,成了孤城一座。这...”
“不行就只能突围了,能出来多少算多少,让关平将军到南乡接应一下,新野的部队也向西撤往新城,之后襄阳守军渡江也退往新城,希望能将战线稳定在南乡、新城一线,若是不行,那就退到西城、上庸,此处山川险峻,正适合防守。”
庞元点头接道:“子乔所言甚是,南边江陵也是曹军的重点,最好早做打算,西陵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只要稳住了战线,等到蜀中大局稍定,我军就能依托地利展开反击了!”
“反击?哎...”
刘备叹了口气,大家心里都知道,反击只不过说说而已,到时候曹操也一样已经大举移民到了荆州,曹操原本是两郡之地,地域广阔,如今被压缩到荆州的三分之一的地盘上,可想而知曹操的战争潜力有多大了,到时候,双方肯定还要就荆南地区和荆州西部展开争夺,想要反攻,谈何容易啊!
“主公何必如此,要知道,图谋曹操的还有个袁绍呢,到时两家联手,未必就不能瓜分曹操!”
张松出声劝解道,刘备脸色稍霁,点头道:“如今也只好如此了,这世事就如同棋局一样,想要占尽了便宜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正是如此,不过大人,我军从荆州退到益州,可以说是根基更稳固了,虽然争夺中原的事情似乎更难了,但是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只要我们励精图治,稳固成长,重掌荆州不是不可能的,反观曹操,荆州乃是四战之地,曹操今后也不可能有盟友了,只能越打越弱,子乔之言定有实现的一天。”
刘备勉强笑了笑,舒展了一下那沟壑纵横的皱纹道:“两位不必再说了,我都明白,只是心里有些不甘罢了!益州是根,有了根自有枝叶繁华的一天。”
“主公睿智!”
“大人明见!”
.................................
五月底,襄阳守军趁夜渡江,襄阳失守,随即新野守军主动撤退到新城,与张飞汇合,在新城重建防线。
宛县关羽也拼死突围,在全城百姓的掩护下,关羽带着数千骑兵得脱,逃往南乡与关平汇合,江夏黄祖则奉命撤往江陵。
六月,曹操全面控制了南阳郡、襄阳郡和江夏郡,并向南乡、新城和江陵进兵,大批的移民也随后而来,充实进荆州东北三郡。
曹操东侧的战线也是节节后退,雍阳失守,方志文和袁绍的联军已经是看到了谯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