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43部分

两者看成是并行的任务,互不干涉,但是又互相影响着,然后我们将这个范围扩大到每一个N头,所有的N之间又存在互相关联的情况,于是,一个世界就形成了,如今还要加玩家的互动,所以,智脑的行为可以看做是一种很聪明的做法,缩小实际控制面,增强规则控制力,这样不会因为繁重的细节计算而占据过多的核心资源,从而保证最重要的规则执行效率不会降低,从技术层面看,这是一种必然。”
“那么结论呢?”
“N的个人智能完全可以看做是dúlì行为,与智脑无关。”
“很好,我想大家现在都明白了,智脑是智脑,它现阶段是健康的,N是N,他们的行为已经是dúlì的存在,不能都推到智脑身去。我们公会次会议确定的宗旨,是扩大对游戏的控制程度,分解下来就是控制更多的地盘,控制更多的人口,控制更多的资源,这个宗旨不能变。”
“我们军方认为,幽州现在局势对我们是有利的,幽州的实际割据,会给与我们更多左右逢源的机会,而刘虞在昌黎郡政策,实际是鼓励玩家对昌黎郡的掌控,从而割裂公孙瓒渔阳势力与辽东势力的联系,我们认为,应该在昌黎郡加大投入,争取取得一块地盘。”
“游戏情报部也赞同这个观点,前提是不能轻易的倒向任何一方,否则可能会遭到第三方,也就是密云方面的打压,根据我们的推测,密云城塞的机动部队实际可能超过两万,一点都不比公孙瓒差,已经超过了刘虞的骑兵数量。”
“他们怎么养得起那么多的部队?”
“以战养战,密云塞的战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且他们甚至还假扮马贼,掠夺玩家的资源。另外,我们猜测有玩家势力参与了密云要塞的发展,很可能是以商业形式。”
“那么我们在密云方面应该如何应对?”
“积极参与攻伐任务,加大力度建设巩固在密云密道的城镇,加派人手向密云城塞渗透,积极参与密云城塞的经济建设,同时派出部队渗透到草原,密云能够以战养战,我们也可以,塞外的草原是非常广阔的,马贼更是多不胜数!”
那位军方的代表龇着雪白的牙齿笑了笑:“狼群战术么!这个我们很擅长。”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五章星光行会的想法
第一百五十五章星光行会的想法
最近赵龙的心情不错,将位于辽东郡的城镇移了两座到密云密道里面,每天都能与乌桓骑兵和鲜卑骑兵战斗,他的骑兵战术迅速的成长了起来,自从上次见识了方志文的骑兵战术之后,赵龙才知道自己有些井底之蛙的嫌疑。
原本与那些马贼山贼交战总结出来的战术,放到真正的弓骑兵面前,跟个笑话一样,自从来到了密云密道,赵龙每次都只带领两百亲兵出战,与一百到五百之间的塞外胡族周旋,不再依靠兵力优势欺负对手,而是扎扎实实的训练自己的实战指挥能力。
密云密道与辽东郡最大的不同在于胡族部队的数量,这些不归属与蹋顿和鲜卑南部大营的胡族野怪,在辽东郡不是没有,而是比较少见,毕竟辽东郡的边防防御还是不错的,所以在辽东郡内的主要野怪是马贼,而不是正规的胡族军队。
由于密云密道北部基本上是对胡族开放的,所以这里胡族野怪的数量多得惊人,一个二级城镇,每天刷新在城镇范围内的野怪就是十六队胡族骑兵,几乎没有马贼、山贼。离开城镇,在公共区域里还能不时的撞见胡族野怪,要是到了密云城塞的北部,那胡族的野怪就更多了,运气好的话,还能碰到蹋顿或者鲜卑大营的正规军,一般都是千人队,他们是南下打猎的,猎物自然是那些在密云城塞以北的玩家以及玩家城镇。
星光行会的其中一个二级城镇,就位于密云城塞以北,这个城镇几乎每天都面临至少千人级别的乌桓人或者鲜卑人进攻,战事之频繁真是既喜且忧啊!
喜的自然是有充分的练兵和训练将领的机会,自己的士兵和将领都能够快速的成长起来,从这个角度来看,密云密道确实是一个福地。
忧的是无rì不来的胡族部队,让城镇的成长度根本无法提升,一个始终处于战争状态的城镇,除非是用掳掠的手段不断的硬塞人口和资源进来,强行提高城镇的等级,否则,在战争状态下,城镇的任何指标都只会下降,而不会提升。而城镇为了防御、修缮以及养兵,还需要不断的进行投入,如果从这个角度看来,密云密道实在是个非常恶劣的地方。
赵龙几乎难以想象,当时密云要塞在乌桓和鲜卑人的轮番攻击下是如何支撑下来,并且还能够快速的提高等级,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暴兵流,以战养战的发展大规模的骑兵部队,但是过高的战损率让他明白,这条路子不好走。
要是倒霉的碰到一个强将率领的胡族部队,还有可能全军覆没,这个损失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如果频繁的出现,任何一个势力都承受不起,或许方志文那个家伙运气超好,所以顺利的攒下了大部队,才能支持他以战养战的战略构想吧。
其实,赵龙是没有想到,当初在密云密道这么大的地方,就只有方志文一支强军的时代,方志文根本就是以马贼和山贼来以战养战,度过了开始时最艰难的时期,然后又碰到乌桓人大举入侵右北平,方志文抓住时机猛攻乌桓人的后方,这才一举奠定了密云要塞的根基。
今天赵龙用一千幽州突骑兵,以损失不到八十人的代价,灭掉了一个乌桓二阶将领率领的千人队,老实说对着结果他还是很满意的,赵龙本身是弓骑将领,不过他以前一直侧重近战,弓箭倒是没有好好的训练过,自从上次被方志文虐杀了之后,他才明白,将领不会弓箭,等于瘸了一只腿啊!所以,从那之后,他就开始苦练弓箭技能,现在也算过得去了,刚才的战斗中,他就是用弓箭技能击杀了对方的将领,才以这么少的代价,全歼了对方的骑兵队。
兴冲冲的回到城主府,却发现自己的老婆谢颖彤,数据分析师王蛟,战术顾问季建军,三名军团负责人,还有负责密云密道内两座城镇的经理,财务总监等等济济一堂,似乎就等着他了。
赵龙略微惊讶了一下,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谢颖彤微微笑了笑,赵龙大大咧咧的走到高高在上的主位上坐下,谢颖彤则站在他的身侧,一众行会的头头脑脑们则分别坐在两侧,颇有些开府建帐的味道。
赵龙扫视了自己的下属一眼,咧了咧嘴,笑着问道:“今天又刮什么风啊!大家聚到这里不是来蹭饭的吧?”
“呵呵.....”
底下传来一阵轻笑,对于赵龙的xìng格,大家都比较熟悉了,即使是说正事,赵龙的语言和语气都比较诙谐,虽然有些轻佻的嫌疑,不过无形中也拉进了与下属的距离,而在形式上,赵龙却是很讲究上下有别的,比如现在开会的坐法,就是典型的一言堂格局。
所以赵龙在xìng格上的诙谐,也正好缓解了他骨子里的骄傲和霸道,拉进了与下属的距离,形成了他独特的领导风格。
“是这样,今天密云城塞发布了对古柳镇的攻伐令,同时也发出了清理密云密道北部的动员令,密云城塞的城主府专门通知了我们,如果我们愿意,可以优先向我们下达任务,其中还包括渗透袭扰乌桓后方的任务!”
谢颖彤睨了自己的丈夫一眼,缓缓的将今天召集下属开会的目的讲了出来。
“什么!?”赵龙猛地提高了声音,诧异的看向自己的妻子,谢颖彤肯定的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赵龙眯着的眼睛闪烁着jīng芒,大脑迅速的转动着,然后狐疑的看向谢颖彤问道:“优先提供给我们?”
“是的,优先提供给我们,我想,他们指的是渗透任务。”
“这个方志文到底在想什么?我不相信他不清楚我们在密云密道发展的目的,而他似乎还专门为我们大开方便之门,这岂不是很奇怪么?他这是蔑视我?不,不,他不是那么情绪化的人,一定有目的,一定有目的。”
谢颖彤看着有些过于兴奋的丈夫,轻轻的摇了摇头,扭头看向坐在右侧的数据分析师王蛟,开口说道:“王工,你说说你的对此事的看法。”
赵龙怔了一下,明白了妻子的意思,立刻笑着点头道:“对,有王工这个高级数据分析师,我就不用浪费脑水了,快说说你们的意见。”
王蛟略微矜持的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道:“我们分析了密云城的任务说明,从中可以确定,任务本身是没有什么陷阱的,可行xìng相当高。所以,如果密云城如果有什么想法的话,目的一定在任务之外。我们的思考方向有两个,一个是利用这个油水很足的渗透任务,来制造其他行会与我们星光的矛盾,但这种好事我们没有理由拒绝,从我们的宗旨上来说,密云密道里面所有的势力可以说都是我们的敌人,或许,密云城反而是最后的敌人,既然如此,这个密云城扔下的毒饵,在我们看来,其实没有什么问题。”
赵龙沉吟了一下,他虽然很傲,但是也不是脑残儿,敢跟所有的行会叫板这种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的,但是一个个的蚕食打击,倒是很愿意做的,换句话说,就是只能做不能说。
“嗯,这个可行吧!颖彤,我们不用拒绝这个诱饵,但是要向其他行会解释一下,好处我们肯定是要占的,但是这个恶名还是扔回方志文吧,呵呵。”
赵龙的这个想法倒是很不错,可惜其他行会的人又都是傻子么?谢颖彤想了想,其实星光行会的打算大家都心知肚明,或者所有的来密云密道的行会,其实都是打着这个主意的,所以这事也就是那么回事,面子上说得过去就行了,谁也不会那么傻。
王蛟见谢颖彤冲着自己点头,直了直腰继续信心十足分析道:“密云的第二个目的,应该是借鸡生蛋,借用我们的手,帮助他们掳掠人口,我们出塞的部队规模不可能大,所以掳掠到的物资还好说,但是人口却很难带回来,所以,密云城承诺在塞外接收我们掳掠所得的人口,价格相当不错。”
赵龙点了点头,对这个他没有发表意见的兴趣,人口他也想要,但是如何弄回来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这种事情就算明知道密云城占了你便宜,你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要不然你就杀光所有的俘虏。
王蛟见赵龙没有说话的意思,接着说道:“当然,还可能有一个附加的目的,就是让我们来拉仇恨,将蹋顿的目光转移到我们的头上来。此事一举三得,而且我们还没有拒绝的理由,或者说,我们不干也会有大把人抢着干。”
王蛟说完,再次矜持的冲着谢颖彤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的话都说完了。
赵龙再次眯起眼睛,稍停,忽然哈哈的笑了笑:“干了!畏首畏尾不足取,不努力向前冲,又如何能冲破桎梏实现目标!季老师,你说说如果我们接下这个任务该怎么办?我们的目的是既要煅炼队伍,又要获取战争收益,更重要的是控制住损失。”
季建军站了起来,目光炯炯的看着赵龙,这是他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虽然季建军的年纪已是不年轻了,但是他那挺拔身姿和凌厉的目光,铿锵的声音,隐隐的透着铁与血的味道。
第一百五十六章偷得浮生半日闲
【求票求票求票求......呃票】
“我们顾问组认为,现在我部能出动的机动部队最多是四千人,建议只出动两千人,辽东郡的机动部队最好不要动用乌桓人在古柳镇以北的部族规模有大有小,如果仅仅是劫掠摧毁小部族的话,两千部队应该够用乌桓部族游牧时分布地域极广,其中的机会还是很多的,经过初步的推演,我们提出了以下几个建议:第一,确立以练兵为主,掳掠为辅的战役目标,不恋战贪战,充分保证机动xìng;第二,为了减少损失我们建议不要使用NPC武将,而是使用玩家将领,以五十人为一队配置大量的将领,提高部队的攻击力;第三,调配具有招降技能的将领参与战斗,临战招募降兵,这些降兵都是骑兵,至少可以做炮灰使用,回来后也可以重投入训练营训练成突骑兵;第四,维护与密云城的关系,随时与对方交换情报,必要时求得支援;第五,可以动员其他势力用小部队渗透的形式出塞,然后分包任务给他们,以分散敌军的注意力”
听到这里赵龙的眼神亮了亮,不自觉的看向身边的妻子,谢颖彤的眉头微微的皱起,显然,分包任务这个想法是绝对可行的,问题是,以她对方志文的认识,这么明显的漏洞方志文会看不见么?
...................................................
方志文自然不会看不见那么显眼的漏洞,但是方志文并不认为那是漏洞,如果星光真的去找别的公会分包任务,绝对不会收获那些公会的好感,恰恰相反,那些分包了任务的公会反而会加的嫉恨星光行会,这就是人xìng
星光行会占了好处不出声也就算了大家最多背后骂几句,但是星光行会分包任务的话,就有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嫌疑,等那些公会觉得任务的大头给星光占去,自己不过是在替人做嫁衣的时候心里还不得恨死星光行会
当然了,如果赵龙夫妻能看穿这个小小的陷阱他们完全可以选择不要去分包任务然后方志文自然会让那些行会知道,原本密云方面是要求星光行会总承包之后,给各个行会分包任务的,现在星光吃了独食
所以,当方志文将这个任务扔给星光行会的时候,星光行会就注定了要里外不是人,即使所有的人都明白这是密云城在挑拨离间,但是这些行会之间难道真的会团结无间么?还有,即使星光不接这个任务泡*书*(到时候接了任务的行会一样会成为众矢之的,至于是那个公会接任务,其实方志文是无所谓的,作为这个任务的附加报酬,得罪人是一定的就像赵龙自己说得那样,畏首畏尾什么都做不了,但是勇往直前是需要足够的勇气和实力的
“方太守我孙女去哪里了,昨天就不见人影了?”
方志文今天中午是约了甄二公子和朱七公子吃饭,当然,本来只是想约甄家兄弟的,但是朱七公子跟狗皮膏药似的,根本就甩不掉,反正方志文也不在意,一起吃个饭而已,不过是向甄二公子表达一下谢意,也是一个态度,至于朱七公子在不在有什么关系
谁知道自己才到酒楼坐定,林老头就神出鬼没的出现了,前几天,林老头似乎忙着装点他的学宫,整天不见人影,想找他探讨一下人xìng问题都找不着,你不想见他的时候,他又神奇的出现了
方志文一边招呼他坐下,一边随口道:“不就是回林.......”
说了半句,方志文忽然愣住了,闹了半天,李雪音根本就没有将林西城的事情告诉她爷爷,方志文心里涌起一阵感动,李雪音能为自己做到这种程度,夫复何求啊
林老头好奇的看向方志文,原来还有秘密,这个丫头居然还瞒着自己,密云城还有藏得深的秘密,林老头的眼神贼亮,死死的盯着方志文,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不过这是枉然的
“回哪里了?”林老头压下自己噌噌直蹿的好奇心,装作风轻云淡的问道,想让方志文一个不小心将秘密说出来
“我怎么知道雪音回哪里了,也许回洛阳去见那些商人了,她又没有跟我说”
“切编,继续编当我老人家好骗是,雪音是我的亲孙女,你是雪音的朋友,你也是我的晚辈,在长辈面前满嘴谎言,这可一点都”
林老头一副痛心疾首,加上义正严词,可惜方志文对这些东西是免疫的
“哦?我好像记得您自己说过,您与雪音除了血缘关系之外,没有别的关系,她是她你是你啊怎么现在又开始攀扯关系了,您这可不符合为人之道啊”
“咳咳.....”林老头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用力的拍了拍胸口,惊天动地的咳嗽了几声,又灌下一口茶水,这才缓过劲了,闹了半天,自己搬起的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方志文笑了笑叉开了话题:“林老您今天这么有空?这几天不是听说你正忙着重布置学宫呢”
“那是,学宫里的布置肯定要我亲手来进行,一草一木都必须按照我的意思,我才是学宫的主人嘛”
“是的”
“其实,今天我是来找香香那丫头的”林老眨了眨眼睛,抚着胡须的手也听了下来,脸上颇有些尴尬
“找香香?可是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啊?说不定就在哪个原住民家里吃饭呢,你知道的,她在城里可是非常受欢迎的,话说回来了,您找她干什么呀?要是因为她做了什么坏事,我可以抓她来给您道歉”
“没,没,就是昨天她说.....她说,她说我写在学宫里的那些字都是臭字,还不如古董店的杨老板写的字好看,我是找她来讨个公道,我的书法可是79级的,在这个破城市谁的字还能比我的好”
林老头一副气哼哼的样子,说实话,他的书法级别似乎是他所有技能里面级别最高的技能,现在被香香说自己最强的地方不如人,林老头立马就不干了,非要见个真章不可,方志文能想像得到,香香肯定是说完了扭头就跑,为的就是让林老头寝食难安,看来她的目的是达到了
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方志文安慰道:“您老也别着急,古董店在哪里我也知道,先留下一起吃个饭,别跟小丫头一般见识,她哪里懂什么书法啊吃了饭之后我告诉古董店的位置,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香香是不是瞎说了,说真的,我是个粗汉,不懂这些,但是那古董店的老板是个鉴定师,他那字写的却是十分漂亮的”
方志文这哪里是安慰啊,分明就是火上浇油,浇完了之后还用话套住林老头吃饭,要是林老头硬要走还显得没风度了
林老头翻了个白眼,他算明白了,方志文是极其护短的人,说他妹妹就等于是跟他过不去,这不,开始帮着妹妹出招了,不过林老头是谁啊,越挫越勇那是林老头的座右铭,再说了,方志文兄妹两加起来也不够自己年龄大,难道怕了他们不成?
“嘿嘿,行就蹭个饭再去观摩观摩,我倒是很想知道,这密云城里还有这等风标高致的人物”
“哎呀,林老在说谁风标高致啊在下看来,这密云城里能称得上风标高致的也就您老一个人”
随着这略微有些夸张的赞扬,甄二公子带着一脸柔和的笑容走了进来,他身后跟得最紧的是小宁,还有朱七公子,甄尧要落后一步,方志文与林老头都起身见了礼,大家再次分座次坐下,先让小二上了茶水,歇歇再用餐
话题又接着刚才一进来的事情说开:“甄公子,刚才方太守告诉我,在这城里还有一位比我厉害的人物呢,我就是在说他风标高致”
“哦?比您还厉害的人?不回”
“呵呵,刚才我们说的是书法一道,其实我不懂书法,只是觉得那人的书法也是非常出sè而已”方志文一句话就将林老头的险恶用心给揭穿喽,有本事你别东拉西扯,咱现在就比书法了
“哦林老说得是古董店的杨老板他的书法确实很出sè,绝对算得上成宗成家了,听说林老您的书法也是别成一家,想必不会差的”
甄尧不大了解情况,不过他确实是知道杨老板的书法水平的,因为古董店升级到三级还是他去cāo作的,当时就被杨老板的博学所折服,所以他是言出由衷的,只不过,却让林老头恨得直咬牙
“呵....呵,那真要去见识一下了”
林老头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甄尧一见,立刻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了,只好低着头努力的喝茶,作鸵鸟状甄二公子撇了自己弟弟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呵呵,不说这个,甄公子,朱公子,这几天辛苦二位了,今天请二位吃个饭聊表一下我个人的谢意”
甄二公子雅致的笑了笑,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方志文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坦然接受了方志文的谢意,朱七公子也欠了欠身,表示接受了这个谢意,方志文的话很明白,这仅仅是私人之间的感谢,至于想要在合作层面上得到回报,这也是应该的,但今天不谈这个(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七章草原上的秋
【感谢‘FF最终幻想’‘冷面妖狐’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ngtne’大大的更新票,然后,当然是卖力的吆喝‘求票啦!!!’谢谢】
密云城里有一个景sè,就是在大街,随时能看到一个个制服美女,不时的还会有成群结队的穿着号衣的女xìng衙役呼呼呵呵的招摇过市,极为吸引人的眼球,这些美女们被玩家们戏称为美女城管大队。传更新
至于密云城里另外一个热门话题,那是非常隐秘的,必须是那些消息灵通的人士,或者有表弟表姐在某某大型行会的人,才能隐隐约约的知道一点,那就是想要发财,去草原!想要快速升级,去草原!想要获得强悍的骑兵队,去草原!
似乎在一夜之间,草原不再是贫瘠荒蛮的代名词,而是一块到处都闪烁着灿灿金光的宝地,在每一个玩家的心里,似乎都认为只要到了那里,就能赚的盆满钵满,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一个新时代的淘金热似乎正在悄然兴起。
方志文也不知道这个谣言到底是怎么传开的,对于这些零散的玩家来说,草原绝不是淘金地,而是一个噩梦之地,没有一定的实力,没有密云军方的配合,想要在草原有所收获,那是不大可能的。
但是,方志文也没有那么好心去澄清这些谣言,或许这是某些玩家组织故意弄出来恶心方志文的,或许他们希望那些吃了亏的玩家会将这些烂账记在方志文的头。但是方志文并不在乎这些,玩家如果真要将这笔帐记载密云城头,那就尽管记好了。
从密云城得到实利的玩家数量是很庞大的,绝对能轰死那一小撮脑残的笨蛋。
方志文侧目看着楼下的大道。那一群帮着做迎亲的任务的女玩家正喧闹着远去,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忽然转向一直闷闷不出声的林老头问道:“林老,您知道有异人娶原住民的事情么?”
房间里的人都楞了一下,不知道方志文怎么从商业区的话题忽然转向了这里,不过这个话题貌似也很意思,于是大家的眼光不由得都聚焦在林老的身。
林老头矜持的扬了扬下巴,想了想之后才缓缓的抚着长髯道:“听说过。这有什么奇怪的!不说别的,你看看异人的女孩跟原住民的女孩,哪个更适宜做贤妻良母,男人的心里。肯定都希望自己的妻子是个温柔大方,贤淑美丽的女人,你看看异人的女孩,除了长相还可以,其他什么地方能跟原住民的女孩相提并论。-所以异人娶原住民的女孩我觉得很自然。”
“哦?真的很自然么?不会因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而有隔阂么?”
林老扯了扯嘴角,有些不屑的反驳道:“如果要这么算的话,你们原住民结婚之后离家谋生的人很多,有的甚至几年不见面都可以。而异人与原住民在相处时间的长度是没有问题的,那你说。还有什么能够阻止异人娶原住民呢?”
“有,异人活得时间更长!”方志文很认真的反驳了一句。
“我们那个世界曾经有这么一句名言。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虽然不能说这就是人生的本质,但是多多少少的能代表一种生活态度,如果这种态度是达观和认真的话,我觉得没什么不好。”
林老头也很认真的回答,似乎他们在探讨的不是关于异人与原住民的婚嫁问题,而是一些更加深奥的问题。
方志文点了点头,忽然笑着问道:
“那么林老,为何没有女xìng愿意嫁给原住民呢?莫非异人的男xìng更有优势?”
老头愣住了,甄二公子深深的看着方志文,眼神有些深不见底,朱七公子则妒忌的看着甄二公子,甄尧则似懂非懂的看着主公与林老头,不时的蹙起眉头,小宁傻乎乎的看了看去,似乎不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方志文并非在与林老头讨论婚嫁问题,而是玩家对原住民的定位问题,从某个角度来说,当玩家宁愿娶原住民的女孩,也不娶玩家的姑娘时,玩家对原住民的定位从游戏对象,或者背景N,转向了替代xìng的真实存在,那么会不会有一天,完全成了一种对等的定位关系呢?
这就取决于后一个问题,如果有玩家的女xìng愿意嫁给原住民,那么就意味着玩家观念的彻底转变,而这个转变,也许仅仅是时间问题了。
玩家对待原住民的观念,势必会影响到玩家在游戏中的行为模式,进而影响到整个游戏世界的发展方向,他们两人,刚才就是在探讨这个问题。
“甄公子,眼看着要仲秋了,过几天我要去北面一趟,可能在你返回冀州的时候不能相送了,请见谅,到时候,就请甄尧代我送送甄公子和朱公子了。两位现在对密云城、对我都算是很了解了,朱公子,我希望你回去之后,能跟家族里协商一下,尽量说服家族在这里建立商铺,我想这天南地北的,气候总会不同,南方歉收,或许北方就丰收了,而且牛羊肉以及皮毛筋骨,对于南方都是稀罕之物,可以互通有无。”
朱公子直起身子很正经的拱了拱手:“在下一定尽力。”
方志文笑了笑,不管他是真心的还是言不由衷,反正方志文也是多他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态度,他这么说不过是给朱七公子一个面子而已。
“甄公子,粮草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希望冬天的时候,你抽空再来一趟。”
甄二公子郑重的点了点头:“我即rì就返回冀州收购粮食,等粮食收购起来。我就亲自押送过来,顺便带着那些加工皮毛的工匠一起过来,我想将加工场也设立在密云城里。”
甄二公子的这个考虑到并非是为了给密云城增加税收,添加人口。而是有两个打算,一个是就地加工能节省运输成本,提高成品率。另一个是,借着建立加工场的名义将家族里的子弟顺便送过来,为整个家族核心转移做准备。
开始的时候,甄俨虽然也有着将家族整体迁移到密云的想法,但是那确实仅仅是想法,直到到了密云城。他亲自仔细的考察了之后,加之这段时间与方志文的深入接触了解,甄俨才下定了这个决心,这次回去。无论如何都要说服自己的父亲,将整个家族的核心搬到密云城里来,当然,在这之前能个保险就更好了,只是这个事情却不方便在这里说。得找个机会私下跟方志文说说。
.....................................................
下午,方志文也开始忙碌了起来,李元志从草原赶了回来,今年的秋冬攻势即将开始。这些军事方面的头头都聚集到了密云城,商讨今年秋冬攻势的核心方略。
一副大大的地图铺在偏厅的地。参与会议的包括所有的军队高层将领和田畴、史阿等人,至于没有参加会议的李雪音和田豫、李shè虎。事后再单独征求他们的意见。
“这是元志带回来的最新的草原势力分布图,从辽东北部,到雁门以北的弹汗山,这东西四千里,南北一千两百里的区域,都已经完成了初步的探查,元志当记一功。”
“主公谬赞,这是元志的本分。”
“有功即赏!有过即罚!田畴,记下元志的功勋。”
“诺!”
“今年秋冬,我们的主要目标是蹋顿乌桓,楼班今年受到鲜卑人的压迫,进一步向西南靠拢了难楼部,虽然他是最弱的一部,但是距离我们稍远了点,蹋顿虽然有四十万控弦,但是他的地盘过大,我们又放了异人出塞sāo扰,他现在是战线过长,后方不稳的情况。至于濡水南部的鲜卑人,他们还在消化新得到的地盘,暂时不会有多余的力量抽出来掺乎,估计会采取隔岸观火的做法。不过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鲜卑这边我们会出一个偏师,大概四千人由元志率领,牵制和sāo扰鲜卑人。”
“主公,今年我不想留守了。”慕容方有些郁闷的说道。
大家都轻笑了起来,慕容方已经成了老留守了,两年来都没有出战,这只狐狸已经销声匿迹了很长时间了。
“呵呵,放心,今年冬天是你跟折罗唱主角,我们都是配角。”
慕容方与折罗都是眼睛一亮,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情绪都亢奋了起来。
“说起了人手分配,那就先分配好,田畴、史阿,留守密云城,保密云城不失,并且筹措足够的粮草。”
“诺!”
“李shè虎和李雪音驻守林西城和岭西寨。李元志率四千骑兵为偏师,牵制鲜卑人,活动区域自己决定。”
“诺!”
“我、慕容方、田豫准备筹建丰宁城,以丰宁城为核心,吸引乌桓人严冬来攻。”
“诺!”
“折罗,宇文伯颜,你两人为丰宁城游击部队,着重消灭对手的有生力量。”
“诺!”
“段子刚,你率本部四千人,sāo扰劫掠蹋顿东部部族,记住,以保存自身为优先。”
“必不负主公所托!”
“好,现在我们回过头来说战略目标和战役组成。今年秋冬,我们的战略目标是大量的劫掠蹋顿部乌桓的人口和资源,大雪降临时,于丰宁营地濡水以东,建立丰宁城,并且利用冬季聚集人口提升城镇等级,争取在chūn天到来之前,将丰宁提升到三级镇。另外,争取于今年冬天击溃蹋顿在古柳镇的部队,收回古柳镇的控制权,打通密云与丰宁的联系,以就是我们今年的战略目标。至于战役的组成,我们将战役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秋季的劫掠部分,这个阶段,我们分chéngrén数不等的多个分队,以劫掠为目的,将掳掠的人口暂时集中到林西城,等冬季大雪下来之后。战役进入第二个阶段,建立丰宁城,并围绕丰宁城消灭蹋顿的有生力量。大致的设想就是这样,现在大家来讨论推演细节。”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八章联姻
【求个票,就快月底了,有月票没出手的大大赶紧投了省的砸手里,推荐票还是不大给力啊!加油啊!】
夜深了,香香已经被方志文赶下线休息了,过几天,连番的大战又要开始,那时再想要按时休息就纯粹是痴心妄想了,有时候被敌人追几天几夜都有可能,虽然方志文的心里也有一点点的不忍,但是却并不会阻止香香参加战斗的请求,每一个人,都需要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即使在别人看来那是一种很艰苦的生活方式。
仔细的想了想自己的布置没有什么遗漏的问题,正准备开始修炼内功,门外忽然传来叩门的声音。
方志文一直都不使用侍女,因为侍女的I都不大令他满意,所以只好自己去开门,站在门外微笑着看着方志文的,是甄二公子,方志文下意识的向他身后看去,朱七公子没在,连像影子一样总在他身后的小宁也没在,这深更半夜的时候,他一个人跑这里来干什么?
“不让我进去么?我有些重要的事情想跟大人单独说一说。”
甄二公子有些好笑和促狭的看着方志文的一番眼神动作,以及脸略微紧张和纠结的神情,淡淡的开口说道,语气软软的,让方志文一阵的恶寒。
方志文无奈的转身进了房间,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下意识的,跟甄二公子一起,方志文觉得没有必要那么生分,似乎已经将他当成了自己人一样。
看着甄二公子慢慢的将门关好,优雅的走到自己的对面跪坐下来,整个过程里,甄二公子的脸一直挂着温和的笑意。
“方大人,我已经决定了,回去就说服我父亲。将家族的核心族人都搬到密云城里来。”
开门见山!一句废话都没有,说完,甄二公子认真的看着方志文,方志文闪开了甄二公子清亮的眼睛,笑了笑道:“这是好事啊。我会支持你的,需要我做什么?”
“当然。他们老一辈的人。骨子里有很浓厚的乡土意识,所以故土难离,方大人,你觉得我们应该怎样劝服他们?”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你才了解你家的长辈,这个问题怎么拿来问我呢?你直说,想要我做什么?”
“嗯,确实,密云城暂时没有土地给他们,那么怎样才能让他们安心的从事商业。以待将来获取土地呢?我觉得,这其实就是一个信心问题,只要方大人能给他们信心,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方志文点了点头,看着甄二公子清澈的眼神。想要知道,他到底要什么样的信心,难道仅仅是一个承诺么?或者需要一个誓言?
如果是这样的话。方志文倒是不介意给甄家一个承诺的,土地?塞外多得你都不想要!别以为草原的土地无法耕种,在河流附近,还有林西城附近的沼泽地周围,都是适合耕种的土地,而且非常的肥沃。
更何况方志文将来要养活人民,要支持大量的军队,是必须要开垦大量的土地的,方志文本来就有动员世族和平mínzhǔ动去开垦荒地计划,甚至可以动用军队帮助他们,然后获得优先收购粮食的权力。
“方大人有个妹妹,跟我年纪相若,长相都很相似,方大人现在也是独身未娶,我觉得联姻是最好的保证,当然,这只是我的建议,而且方大人不娶妻,方大人属下的将领似乎都不愿意娶妻,这也不大好。”
甄二公子的眼神头一次躲闪着方志文的眼神,以往都是方志文躲着他的,方志文瞪大了眼睛看着甄二公子,联姻啊?!......
倒也不是不可以啊!甄家的女孩听说都是国sè天香!只不过,这样的政治联姻,还是盲婚哑嫁,曾经为现代人的自己似乎心里有些不甘啊!而且......
方志文确实有些犹豫,一方面固然是甄二公子提出的太突然,另一方面,方志文对自己的感情基本还是一团乱麻的状态,或者说,处于从来没有仔细考虑过的状态,而今天,似乎要开始考虑考虑了。
甄二公子颇为紧张的注视着方志文,生怕他说出一个‘不’字,方志文偷偷的用眼角注意到了这点,难道甄二公子这么迫切的想要将妹妹嫁给自己?这是为什么呢?为了巩固他在甄家的地位么?
“呵呵,你这个提议很突然啊,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我需要考虑考虑,另外你妹妹的情况也要让我知道一下,多大了?叫什么名字?样貌才能如何?等等,这个可以么?”
甄二公子呼了口气,严肃的脸重新挂笑容,脸颊更是爬了两朵红晕,让方志文看得有些毛毛的。
“当然,我妹妹叫甄姜,今年十七,样貌么,你这么想,如果我是女人的话,就是我妹妹的样貌了。至于才能,方大人会在意女人的才能么?嫁人之后,女人只要相夫教子就好了,需要什么才能呢?”
方志文认真的看着甄二公子,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甄二公子,努力的在脑海里将甄二公子想像成女xìng的样子,不过总有点怪怪的感觉,特别是甄二公子在方志文的长时间注视下,脸蛋儿越来越红,看起来像红苹果一样诱人,这让方志文有点恐怖的感觉,赶紧将视线移开,脑补失败。
“呃,才能,才能,当然了,相夫教子是很重要,但是不能全部时间都相夫教子,总要有点事情做,而且,我相信令妹应该不是一个没有学识的妇人,所以,她也必然有自己的事想做,我不能压抑她的想法,所以......所以这事最好还是先征求令妹的意思,或许她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