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62部分

可是一个政治势力的领袖,不再是一个冲锋陷阵的猛将{///书友上传}
这第三个理由呢,是因为乐浪实在太小了,乐浪郡本身才不到三十万丁口,即使被方志文觊觎的三韩地区,人口总数也不过三十万,换而言之,也就是在朝鲜半岛上,方志文最多能建立两个三级镇,正好能实现方志文的布局,若想进一步开发乐浪,则需要大量的人口
而乐浪郡周边能供他掠夺人口的,只有高句丽,但是高句丽虽然地盘挺大,可是人口总数也就六十万左右,即使周醒慢慢的组建部队去抓,也不是那么快能充实乐浪郡的人口的引至于入玩家势力,方志文暂时还不打算在乐浪大批引进玩家势力,就连原本存在的玩家势力,方志文也会以打压为主
理论上方志文不应该去乐浪的最后一个原因,当然是赵云的出现了,原本方志文亲自去乐浪坐镇,自然不是因为乐浪的马贼凶悍,而是防着北面的公孙瓒,现在有赵云这个猛人出马,方志文再去乐浪则没有什么必要了
但是方志文以赵云初次领兵,经验不足为由,还是坚持要去乐浪,当然不是他已经厌倦了平静的rì子,而是想要亲自去选定一个港口,作为未来周泰水军的北方基地,这个事情,不论是赵云,还是陈氏兄弟都没有办法代劳
方志文预想的地方实际上是后世的汉城,李雪音推荐的位置也是这里,不过她建议不要在现在马韩都城的城池位置建城,而是直接建在海边,这样就可以利用系统的自动扩建功能,形成一个优质的城中港,这点要实地看过之后才能决定,所以方志文是非去不可的
尽管甄姜有些不舍,但是也知道不能妨碍自己夫君的大业,而且夫君这次去有了赵云这员猛将,就不用再事事冲在前面了,危险xìng也小了许多,事实上乐浪与丰宁郡的风险相比肯定要小得多
这次甄尧也要跟着同行主要是甄尧有建造港口的经验,同时,也有可能将来甄尧会担任未来港口城市的主官,只是这个事情方志文谁也没告诉,连甄姜也没说这要看甄尧届时的表现
在甄姜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大队的骑兵从密云城出发,对外,则宣称是陈铄赴任乐浪郡太守的队伍,名义上的军事主官是周醒,而方志文、赵云和甄翔则一身普通的骑兵装备,混在部队中一起出了城
赵云确实是嫩,行军的知识主要来源于兵书战册以及师傅的教导这让方志文颇为惊讶,想不到童渊还是个军事家
周醒则不同,周醒是从一名普通士兵打拼上来的,基础知识和经验极为丰富,在这方面周醒足可以做赵云的师傅,而且周醒身上有很明显的方志文烙印,比如对斥候的使用方法比如明暗哨的布置,比如宿营前的周密准备比如营地灯火的控制等等,这些许许多多的小技巧和习惯,形成了方志文部队与众不同的风格
这些细枝末节顾及到方方面面,让赵云惊叹不已,并且很快将这一套东西学了过去,而且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不懂的东西就向周醒请教,连周醒也答不出来的就向方志文请教,知道这些都是方志文的教导,赵云对方志文的敬服又加深了一层
部队行军本来就不用方志文cāo心,现在有了赵云坐镇,方志文就不管了,而是将jīng力都放在跟随香香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的参谋部身上,这次跟香香一起出来的是五名作战参谋,这些人都是香香挑选之后,方志文点头的,属于智力潜力比较高,xìng格比较活跃大胆的年轻将领
在为这些年轻将领尽可能的补充了智力和政治点数之后,剩下的就要靠他们自己的努力了,当然,如果有人能教导他们就好了,可惜,这方面的人才真的不好请,本来想拜托天下会请一个异人来担当,但是最后方志文还是放弃了,自己组建参谋部这件事,他暂时还不想让玩家势力知道,省的他们对自己的戒心深
而赵云有空的时候,也会往参谋部跑,结果,几乎所有没事的将领都会集中在参谋部,看着香香组织这些参谋进行兵棋推演,或者进行战役策划,或许,他们将这个当作一种游戏来玩了
从密云城到乐浪郡路程差不多两千里,方志文的骑兵部队轻装,所以大概只需五到六天时间,不过因为并不赶时间,所以计划是要走十天的,为的是让赵云在这十天里熟悉部队由于方志文的部队数量庞大,战斗力惊人,所以不会有野怪或者玩家在野外来找这支部队的麻烦,放眼整个幽州,能够与这支部队抗衡的,可能只有公孙瓒的骑兵部队了
现在的幽州与上次方志文到乐浪旅游是所见的情况已经大大的不同了,主要原因当然是因为乌桓人基本被打残,鲜卑人也缩手缩脚,幽州东部除了玄菟和辽东、昌黎还有胡族的身影,在右北平、辽西都几乎找不到胡族的身影了,连胡族野怪的数量都大大的降低了,玩家们已经开始将目光转向塞外,而留在幽州南部的,多数都是二三流的行会甚至是散户玩家了
方志文一行基本上是沿着渤海海岸前进的,傍晚,营地已经扎好,方志文带着几个近卫,驱马向海边走去
今天收到了周泰的汇报,现在他终于凑足了两千正式的水军,至于船只,现在还是主要是从海盗手里抢夺的,朱家在清河口的造船厂才刚刚开始,主要还是造一些内河和近岸的小船,五百石以上的船只还造不出来,当然,也可能是朱家在故意控制
方志文在乐浪布局的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一个不受别人限制的造船厂,在清河口的造船厂,方志文自然知道朱家不会那么大方将技术传授给甄家,但是,能够培训工匠就可以了,至于造船的特殊人才,方志文还是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去搜刮的,只要找到几个就可以了,然后师傅带徒弟,慢慢的就起来了,将来再在海港城市里建立造船和航海的学院,提高航海科技树
渤海的海水有些发浑,不像远海那种深蓝sè,不过站在海边,由于地球曲率的问题,这个大海还是无边无际的,看上去很辽阔
“主公又在看海?”
方志文没有回头,伸手揉了揉雪夜的耳朵,雪夜不满的喷了个响鼻,耳朵灵敏的摇来晃去,就是不让方志文抓住
“子龙啊,这里还不算是大海,这只是一个海湾,在我们对面,看不到的地方,就是青州,左边则是辽东郡,呵呵,我忘了,在参谋部的地图上你早看过了”
赵云驱马上前,与甄翔一左一右,刚刚提拔上来顶替周醒的将领元清很自觉的让开了位置,赵云侧头冲他笑了笑表示谢意
“主公,即使这个小海湾,现在也没有充分利用起来呢,如果真像大小姐说的那样,有发达的港口和航运业,这里不会比江东的商业环境差,海上势力的争夺宜早早布局”
“嗯,看出来了,乐浪就是我们伸向大海的一只手,有了这个入海的地方,将来我们才不会在海洋的争夺中落入下风”
“可是主公,乐浪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块飞地,万一.....万一公孙瓒强攻乐浪,乐浪不是孤立无援么?”
“子龙是说公孙瓒舍弃渔阳,与我们交换乐浪?渔阳人口一百多万,他真的舍得?”
“这.....一旦乐浪在海上航路的地位显现出来,这种可能xìng还是有的,而且,乐浪也会发展,甚至可能在主公治下成为第二个密云地区,到时候,那就真的值得公孙瓒倾力进攻了”
“呵呵,你没看那几个小参谋的推演么,一旦乐浪地区人口过百万,形成两个一级城市为中心的城市圈,想要攻陷乐浪,所需要的部队可是数十万jīng锐步兵才行,这得耗费多大的人力物力,也就是所谓的战争成本过高何况,乐浪可不是孤立无援的,可以走海路啊”
赵云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自然也看过那几个小参谋花样百出的推演,虽然有些很荒谬,但是有些也很有启发xìng,对于乐浪的态势,赵云自然是了解的,不过赵云始终觉得,方志文将幽州割裂的如此支离破碎实在太奇怪了,这让将来幽州的发展变化,变得无比复杂,主公到底是什么意图呢?难道这就是主公所说的让战争成为主旋律?
方志文看了一眼赵云,自然知道赵云没有问出来的问题是什么,想了想,笑着说道:“幽州的局势越复杂,形成大战的可能xìng就越小,因为互相牵扯,对战役的评估很困难,将来异人势力再加入进来,情形会复杂,数百年前的chūn秋时期,之所以无法完成大一统,是因为割据势力过多”
赵云恍然,随即眼神暗了暗,自己的志向,似乎变得加遥远了甄翔砸了一下嘴,似乎想要从方志文的话里品味出点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看来自己还是只适合做亲卫将领,当不得大将啊(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最最全的小说///
第两百二十九章初定乐浪
“诶?对了,子龙你是不是有个哥哥,听说他身体不大好?”
“谁说的?我是有个哥哥,不过他身体好着呢,就是只会种田不会别的。”
“那是不是还有个妹妹?”
有,主公你”
“别误会啊!我就是随便问问,没别的意思,传闻听的多了,好奇,好奇,嘿嘿”
“哦,是么。”
“说起来,子龙为何要来幽州呢?是你师傅的意思么?”
“主公,不来幽州去哪里呢?正在战争的地方不是幽州就是并州,难不成让我去江东?”
“听说你不是有个师兄在凉州嘛!”
“是啊,不过那是因为他家在凉州,跟我有什么关系?”
“嘿嘿,其实,我就是一直想问,是不是你师傅让你到密云来的?”
赵云沉默了,盯着方志文看了半天,方志文尴尬的笑了笑道:“不能说就算了。”
赵云扬了扬眉头道:“其实我到现在也不大明白师傅的意思,我师傅喜欢神神叨叨的,说的话也模棱两可,我猜他的意思是让我去幽州走走看看,我就去了,其实公孙瓒那里我也去过,刘伯安那里也去过,不过还是密云城和丰宁城更有意思,更重要的是,密云城安全,呵呵。”
方志文翻了个白眼,原来赵云也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会为了亲人而作出一些选择。
方志文猜测。赵云来投效自己的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他师傅分析到大乱将至。所以他在想要建功立业、平定天下之前。先要给自己的家人找个安全的地方,结果他师傅暗示他到幽州看看,于是,一切就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最有力的证据,自然是赵云在见自己之前。就已经写信安排他的亲人来密云城了。
赵云嘿嘿的笑着,方志文无奈的摇了摇头,赵云的智力可是高达80的。能是笨蛋么!
不得不说赵云真的很聪明。现在方志文已经开始怀疑,赵云在历史上能老病而死是不是也是这家伙算计的存身之道。在历史上,大汉的每一个城池都被战火bō及过,无一例外,而赵云说密云城安全绝非随便说,密云密道那种封闭的环境确实很安全。甚至比汉中地形更好,要知道刘备打下汉中可是huā了多大的功夫啊!
乐浪的地盘差不多相当于半个朝鲜半岛。实际上乐浪应该是乐浪、带方和(氵岁)貊三个地方合在一起称为乐浪郡,不过现在按照方志文的想法,跟丰宁郡一样,自己的部队实际控制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是乐浪,哪怕到了海峡的另一边也一样。
乐浪郡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那就是大概五百个玩家领地,乐浪城属于历史名城,但是在游戏中并非所有的郡治都是城市级别的城镇,乐浪城不过是一个二级镇,算的上是一个最可怜的郡治了。
但是就是这个二级镇,因为是历史名城的原因,所以也有五百个玩家领地的名额,虽然这里是穷乡僻壤,人口自然增长率和流民获得几率都低得吓人,但是还是有玩家来这里扎根,只不过能坚持下来的并不是很多,加上互相之间的攻伐,最后居然在这五百个领地之内,形成了一个金字塔结构,有五家三流的玩家行会,压制住所有的零散玩家或者更差的行会,并从这些领地中抽取税收资源,乃至于人口和兵力。
而这五个行会,竟然实际上控制住了乐浪郡仅有的几个小县城,因为那些县治级别太低,不但没有流官,连城墙都破烂不堪,结果就便宜了这些玩家行会,居然实行了实际占据,只是因为没有官方的承认,城市的功能无法使用,但是税收之类的好处,确实被他们占有了。
像这样被控制在玩家行会手里的县治包括浑谜、遂城、占蝉、列口、长岑、南新、含资和带方,这些残破的小县城都分布在乐浪西部列水(今大同江)流域周边,比较适合开垦耕种,不过可以耕种的土地也是比较有限的,毕竟乐浪还是属于山区,想要耕种,最好还是去三韩平原。
陈铄一到乐浪,立刻发布了政令,要求所有散布在下属县治和村镇的乐浪居民,立刻向乐浪城聚集,准备将人口全部收拢到乐浪城里,来加速提升乐浪城的等级。这么一来,乐浪城即使在升级到三级镇之后,耕地或许仍然没有办法满足居民的需要,但是乐浪城周围大量的木材、铁矿资源却需要海量的人口去开发的,而且还需要进行初加工,还有运输、贸易等等,这些都需要人力,聚集这十来万人恐怕还是不够的,至于粮食,暂时只能外购。
这条命令还有另一个效果,就是暗示官方将会打压那五家实际占据了县治的行会,虽然在官面上陈铄拿这些异人行会没有办法,但是陈铄将这些县治的人口迁移走,实际上就是釜底抽薪,人口没有了,这些县治由于城镇控制权不在玩家手里,玩家不能cāo作这些城市的管理界面,也没有办法让自己的居民移居进来,所以最后只能荒废掉。
虽然让这些县治荒废有点可惜,但是这些基本上刚刚达到一级镇的残破城池本来也值不了几个钱,废了就废了,将来人口多了,随时都可以再将这些城池重新建立起来。
那五家既得利益的行会自然不甘心失败,先是来拜见陈铄,企图获得正式任命获取那些县治的管理权,但是乐浪不同于丰宁,丰宁郡是需要那些玩家去当枪口,乐浪则被方志文看做是自己的后huā园。怎么会让这些野心越来越大的家伙们坐大。
陈铄不但不见这些人,还暗暗的放话出去。说要压制这些无法无天的大行会。并且还在乐浪的郡府公告上发布jǐng讯,称乐浪郡内出现了数股大型马贼,所以才收缩居民,希望广大异人领地的城主们注意防范。减少损失。
如果这里有曾经在密云密道经营过的领主,肯定知道所谓的大股马贼是什么。只是这个东西只能是猜测,没有任何的证据,而且乐浪都尉周醒也正组建训练骑兵。在乐浪郡内四处巡逻。摆出一副搜索清剿马贼的架势。
事实上周醒是真的在清剿马贼,方志文还清楚的记得那次内政副本的经历,所以他让周醒一边让他手下的新军进行实战训练,一边尽量的抓捕迫降野怪的马贼山匪,甚至是外族散兵,然后尝试在他们投降之后。让他们服劳役一年后就能成为居民。
见软的不行,这些行会又企图阻扰人口迁移。但是跟方志文的jīng锐突骑兵打野战,而且还有赵云这种悍将带兵,玩家真正的明白了什么叫**蛋碰石头,土匪马贼也不是谁都能假扮得了的,没有本事,连土匪都做不成啊!
正在热火朝天大搞建设的陈铄、陈铿以及甄尧根本就不管城墙外面的事情,被陈铄或明或暗挑逗起来的火苗,加上方志文下黑手歼灭了那几个大行会的机动部队之后,终于熊熊的燃烧了起来,有仇报仇有冤申冤的时候到了,数百玩家的乱战还是很壮观的,而战争带来的经济繁荣,一时竟然让乐浪郡的经贸税收直线上升。
乐浪发生的事情自然在游戏论坛上也成了一个热点,只是与雁门北部的汉胡大战,和吕布杨威的热点相比,乐浪这里的事情引来的关注并不大,而且还引起了玩家的分歧,因为乐浪玩家之间的战火,纯粹是太守陈铄给挑起来的,不管玩家为何要打起来,但是最后得利肯定是乐浪官方。
支持原住民、玩家对立论的玩家自然是大声疾呼,要乐浪的玩家们团结对外,停止内战对抗原住民,而持着合作论的玩家则幸灾乐祸,认为乐浪乃是方志文一系的地盘,对玩家向来是宽和的,应该积极与当地原住民合作,争取获得正式任命的机会,而不是搞什么yīn谋诡计。
对于玩家如何看待乐浪的政策,方志文并不在意,现在大汉的中〗央政权还没有崩溃,玩家们还处于积攒实力的阶段,想要翻出什么浪huā来是非常困难的,游戏在这个阶段,主要是参与历史剧情的阶段,到了黄巾之后,游戏进入了全面竞争阶段,那时候,玩家的声音才会被原住民所重视,现在么,就当看个热闹。
在乐浪城大搞建设的时候,方志文与赵云已经带着直属部队悄悄的沿着海岸南下,准备袭取三韩,在方志文看来,三韩这样的地区,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要不是那个时代的人眼光局限xìng大,交通不便利,怎么会有三韩**,最后还要反噬其主的事情出现,这里自古就是汉地,现在是,将来也必须是。
马韩的都城就建立在带水(今汉江)边上,至于都城叫什么名字,方志文都懒得打听了,还是参谋部的年轻参谋们为了制作地图和沙盘,去找当地人打听的,那个地方叫做慰礼,马韩的国都,那是一座不到十万人口的小城,只有数千守军,城墙高度不到三丈的小城,护城河倒是有一条的。
方志文的部队现在统一由赵云指挥,在经过几场低烈度的战斗之后,赵云已经迅速的将书本的知识与实战结合了起来,指挥部队已经有模有样的,方志文也开始放手让赵云指挥,这次战役,从策划到实施,方志文未置一言,都是赵云与参谋部的几个家伙在鼓捣。
部队现在暂时还停留在带水北岸,在山坡林间,方志文骑在马上看着对岸那有些残破的小城,这座城市的命运已经被预定了,那就是摧毁,然后沿着江水到西边的入海口处,寻找一个适合建立海港城市的地方,作为将来乐浪南部的中心城市。!。
第两百三十章太平道的人
光和五年三月初七,天气晴好,海面的能见度非常好。&&
“这里就叫......就叫乐南!嗯,决定了,就叫乐南。”
实际方志文很肯定,这里应该就是后世的仁川,东面多山,多河流,沿海平原狭长,处于带水入海口,西侧海面岛屿众多星罗棋布,距离慰礼六十里,不过慰礼此刻已经不存在了。
赵云当rì用一个千人队假扮马贼,在慰礼周围的农田大肆劫掠,诱城中的部队出城,聚而歼之,剩下的守城部队太少,临时征召的民兵居然连武器都没有,更不用说强弩了,面对着万骑兵的飞shè,只坚持了两轮,城里的守兵就投降了,这些三韩的蛮民比较缺乏血xìng。
甄翔在慰礼城中抄略一切可用的物资,赵云带兵继续横扫马韩的村庄小镇,而方志文则与甄尧一起,带着掳掠来的俘虏和民众,来到这个靠海的地方,打下了第一根房屋的木桩。
由于人力充足,不到三天,乐南村已经升级到了乐南镇,眼看着各种设施如同雨后chūn笋般拔地而起,乐南镇已经初步具备了一个海港巨城的架势,唯一不大好的地方就是粮食还需要从系统驿站运输,成本比较高,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慰礼城东南平原,建立一个专门种植粮食的城池,但是要有收成,也要等到秋天,还不如现在将人力都投入到乐南城中,加紧建设乐南城港湾,到时候用海产来替代粮食。然后在回过头来慢慢的开发带水平原地区。
“主公,陈太守派了一队骑兵护送了几位客人。现在已经安排在府衙了。”
甄尧气喘吁吁的找到了正蹲在弩兵营大树下看新兵训练的方志文,带来了一条消息,至于那几位客人的事情,实际方志文是知道的。
“哦,是太平道的人。”方志文站了起来,伸展了一下腰肢,随口问道。
“嗯。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还有些来头,其中还有个女人。”
“哦,是赵爱儿,幽州别驾赵该的姐姐,据说是个修道有成的高人,她应该是此行的头领。走。我们一起去见见她。”
别看现在方志文说的风轻云淡,当他刚接到陈铄的来信时,其实也是很惊讶的,毕竟这个幽州别驾赵该的姐姐还是很能唬人的,说不定名义幽州的二号人物赵该也跟太平道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呢。
甄尧对于太平道没有什么感觉,即不喜欢也不讨厌,至于方志文所有的地盘中都不允许传播太平道。&&一经发现立刻驱逐离境的做法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坚决的执行,这次太平道的几人,都是原本在乐浪的太平道中人,本来要被陈铄驱逐离境,但是赵爱儿希望见见方志文,最后陈铄请示了方志文之后,将人送到了这里。
赵爱儿长得即使再漂亮也已经是半老徐娘了。倒是她身边的那个小道姑看去更加清秀可人,跟小宁比起来差相仿佛。其他几个都是男子,看去也不是什么老实人。虽然穿着道袍脸的戾气却十分明显。
真正进了偏厅的,只有赵爱儿与她身边的小道姑,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从他们的动作看,这个中年男子很可能是赵爱儿的副手或者保镖,而方志文这边就是方志文、甄尧和喜欢凑热闹的香香,当然还有几名近卫和近卫首领元清。
简单的见了礼,互相介绍了一下身份,方志文才知道赵爱儿的道号是灵心,那中年男子叫章南,待大家分宾主坐了,方志文一向不喜欢浪费时间,谈话更是主张有事说事,跟何况跟这些太平道的人也没有什么好寒暄的。
“灵心道长,你一定要见我面谈,不知道是为了何事?”
灵心道长一直在观察这位忽然在幽州崛起的强人,面相看,方志文属于那种中规中矩的人,为人应该是中正平和,但是据灵心道长从太平道内部得到的消息,方志文这个人极为强势,善用阳谋,宽严相济,行事雷霆万钧,布局大气深远,极具枭雄之姿。
“既然大人见问,贫道自当如实相告,贫道不知大人对太平道有何成见,但是大人在领地中驱逐太平道是否有些不妥,我太平道中人行的是济世救民之道,对大人的施政并无影响,反而有拾缺补遗的作用,大人以为呢?”
方志文冷哼了一声道:“若是道长此来就是为了这个问题,那么你们现在可以回去了,你想知道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不喜欢,如此而已,之贤,替我送客。”
“且慢!大人见谅,适才只是贫道好奇一问。来见大人,自然是有要事相商,请大人屏退左右。”
方志文看了一眼神神秘秘的灵心,还有她身边那个面sè铁青的中年男子章南,缓缓开口道:“事无不可对人言,道长尽管说来,若是道长不愿说也就罢了。”
灵心的脸sè也难看起来,本来是想给方志文一点难堪,没想到最后难堪的是自己,她身后跪坐的小道姑更是气鼓鼓的瞪着方志文,似乎对为难自己师傅的这个坏人非常的不满,至于那个中年男子,仍然是一副黑着脸的样子。
。”灵心道长看了方志文一眼,咬了咬牙,决定豁出去了。
“大人可知当今荒yín迨政,后宫之中祟乱荒唐,朝堂之魍魉充斥,在内只知残暴掠夺,在外兵戈不修蛮族横行,我大汉子民苦其久矣,一饮一啄自有定数,道曰:物极则必反,如今人民倒悬,天地反复,汉室以至终极,大人雄兵在手,万民所望,对此不可不查。”
灵心话音落下,甄尧惊讶的几乎要跳起来,这不就是要谋反么!太平道据说有百万信众。一旦谋反,后果......不过。主公那平静的样子似乎早就知道此事,还有大小姐,也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难道.....
方志文并没有立刻开口,安静下来的偏厅里显得有些压抑,即使灵心也不由自主的有些紧张,终于。方志文玩味的笑了笑道:
“呵呵,刚才道长还说太平道济世救民,转眼就要说天地反复之事,行谋逆倒簒之实,道长心口不一,左右是道理俱全。我该信哪一句呢?或者应该将道长当做叛逆拿下。将太平道之谋公告与天下。”
灵心道长微微的僵了一下,背后的小道姑一脸的铁青,显然被方志文话给吓住了,倒是那章南面sè依然不变,看起来是个不好对付的货sè。
“呵呵,大人说笑了,大人对太平道只驱逐而不迫害。足见大人的想法,贫道直说了,贫道是来谈合作的。”
“早说不就完了么,何必绕圈子呢,我这个人最狠浪费时间了。好,现在我们来谈谈合作,但是在此之前,灵心道长先要告诉我。你可有说话算话的权力?”
“大人宽心,幽州之事贫道都能做主。”
“好!先说说你们想得到什么?”
“这个.....”
“怎么?不能说。那行,我就先说说我想从太平道得到什么。”
“请大人明言。”
“你们太平道想干什么我不管。只要不在我的地盘闹事,我就当看不见。”
“就这些?”灵心道长不敢置信的问道。
“就这些。”方志文诡异的笑着点头。
“大人,大人有雄主之姿,待民宽和仁厚,领地内政通人和,深孚众望,若是......若是大人愿意与我等一同举事,我等愿奉大人为幽州之主。”
方志文笑了笑,看着脸sè凝重的灵心,以及yù言又止的中年男子道:“哦?那么成事之后,尔等又如何自处呢?退隐于山林之间?果然是高士啊!”
“哼!大人打得好盘算,我等奉大人为幽州之主,大人必得奉我师为天下之主!”
那章南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亢声说道。
“哦?!张角想做天下之主,那我拭目以待!至于奉他为主,他何德何能!?若你再敢有此狂言,先杀了尔等祭旗。”
“你!.....”
“噤声!”灵心道长沉声喝住了章南,又转头对方志文道:“大人见谅,我这师弟蛮戆无礼,贫道代他给大人赔罪。不过贫道刚才的提议仍然有效,到时可以以实际控制的地域分治,我们也可奉大人为幽州之主,只要大人不主动与我们为敌。”
方志文点了点头:“此事言之过早,我还是刚才的那句话,你们要闹什么我不管,但是不要在我的地盘里面闹,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如果是正常商贸,我不会拒绝,各位可以请回了。”
灵心略微犹豫了一下,今天能谈到这个成果,也不错了,至少知道方志文对太平道是乐见其成的,或许将来还能再谈,这个方志文显然是个枭雄,天下不乱,枭雄如何出头?想明白了这点,灵心心里踏实了,于是站起来稽手为礼,带着愤愤的章南以及稀里糊涂的小道姑告辞而去,香香则很热情的送他们一行出门,方志文能看出来,她似乎对那个小道姑特别有兴趣。
等灵心等人一出大门,已经忍耐了半天的甄尧终于迫不及待的问道:“主公,太平道真的要谋反!主公为何不告发他们?”
方志文眨了眨眼睛,无辜的看着甄尧道:“赵爱儿可是幽州别驾的姐姐诶,人家赵该不管,刘虞不管,我找谁告发去,我一封表送到京城,你以为有人看么,估计直接就扔进箩筐拿去烧火了。”
甄尧语塞!
“可,可是,刚才,他们......哎!难道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谋反不成?”
方志文拍了拍甄尧的肩膀,笑着道:“太平道在青、徐、扬、豫、冀乃至京城都有大批信徒,尤其是冀州最厉害,人家冀州大族都不紧张,你甄家已经到了密云,还管他作甚?”
是......”
“好了,你以为太平道背后没有世家大族甚至京城里那位的影子?不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他们会有这等规模?别管那么多了,这不是你我能管得了的事,我们现在看顾好自己的亲人,管好我们自己的地盘就对了!”
甄尧想了一会,终于展颜道:“也只有如此了!”未完待续。。
第两百三十一章公孙家的盘算
跟传言中的方志文还在密云城度蜜月一样,传言中公孙瓒也还在渔阳城里训练新兵、卧薪尝胆。传更新
而实际,公孙瓒哥三现在都在辽东郡,包括公孙瓒的军师关靖在内,公孙氏的核心力量都在辽东,为的,自然不是对付方志文,而是盘踞在玄菟郡北部的苏延仆。
现在苏延仆的重兵西进,准备与东部鲜卑素利和宇文氏合攻赤峰,留在家里的驻防部队自然就少了许多,而且主要战力抽走了,这剩下的部队战斗力自然也不大好看,加现在公孙氏在辽东集结的部队数量已经达到了三万骑兵,还有异人的参与,要彻底收复玄菟,并进一步摧毁苏延仆应该很有可能。
“主公,属下认为拿下整个玄菟郡,重建望平、高县问题都不大,但是能不能挡住苏延仆联合素利的回身一击恐怕才是关键,那个时候,赤峰恐怕不但不会配合sāo扰胡族侧背,反而会主动与胡族停战。”
关靖的看法其实代表了稳重派的主要观点,稳重派主要认为,打是可以的,摘桃子也很正确,但是这个桃子应该主要是人口财货,至于地盘,就怕是打下来容易,守住就不容易了。
公孙瓒本人无疑是激进派的,但是公孙越却是稳重派的,所以公孙瓒还是很耐心的要说服大家,而不是一意孤行。
“士起所言在理,所担心的事情也并非不可能,甚至很有可能发生,不过不能因为担心就不去做了。如今幽州争锋,不进则退,苟且图安乃取死之道,勇猛jīng进方有生路,若是害怕胡族,吾等不如离开幽州去往中原!方志文一个军汉,尚且敢于向乌桓人举刀。何况我公孙瓒!?”
“大兄,并非是害怕胡族,而是担心得不偿失,所谓争锋,最后就是点滴实力之争,若是一战而损,再战再损。恐亡无rì矣!”
“二弟勿忧,虽然方志文乃一军汉,但观其狡略,确实有值得借鉴之处,丰宁立城于莽莽草原,非止一战而能定,方志文乃以官位诱异人出塞,四处点火分散压力,现在丰宁四境竟不与胡族接壤,替丰宁城挡胡人者异人也!”
公孙瓒老神在在的说道。显然已经是胸有成竹的架势,关靖微微皱了皱眉头,想了想道:“主公莫非是要授异人实职?”
“正是!”
“主公不可!”
“大兄不可!”
公孙瓒看向几乎同声反对的下属,笑着摇手道:“吾知尔等所虑,乃是担心幽州大族反对,而方志文所授之地俱在塞外。!。原本就非汉地。吾所说的土地,亦在塞外,非是大汉故地。”
公孙越与关靖等人对视了一眼,心里都在琢磨着公孙瓒的意思。老实说,他们两个对异人其实心里是有着深重的戒备和忌惮的。特别是那些野心勃勃的异人势力,这不能跟那些零散的异人比较,很显然,那些异人势力谋求官职地盘,肯定不是为了做富家翁,不管他们是在大汉的故地,又或者在塞外新拓之地,总有种养虎为患的感觉。
这也是公孙越和关靖认为方志文最为短视和失策的地方,在他们看来,丰宁郡迟早要被异人反噬。
“大兄,异人所谋非小,虽然大兄放之于域外,但是难免一朝养虎为患,弟恐这又是一乌桓。”
“哈哈,吾岂会不知?今乌桓人占据玄菟、望平、高县,玄菟郡已是大部在敌而不在吾,若与异人合作,于彰武、康平立县治之,将乌桓与鲜卑挡于玄菟之外,则玄菟郡全入吾手,异人势长,吾亦势长,未来鹿死谁手,尚不可知,但玄菟却已在吾手,其中得失一目了然。若吾等不取,将来这彰武、康平之地,乃至于玄菟、望平、高县,恐怕也会让方志文尽数卖于异人,若是如此,敢问二弟、士起,届时吾当何以应对?”
“这!......”
不得不说,公孙瓒的这个猜测很真实,因为方志文就是这么大胆的一个混蛋,更何况,玄菟和辽东又不是他的地盘,所以对于方志文卖掉玄菟郡,公孙越是一点都不怀疑的,而关靖更是脸sè急变,就算关靖再不喜欢冒险,也知道若事情真的像公孙瓒所预测的那般发展,公孙氏可就麻烦了。
既然如此,两害相权取其轻,关靖心里的天平立刻开始向公孙瓒倾斜,现在冒险,好过将来连冒险的机会都没有,这就是眼下公孙氏面临的现实。
“主公睿智,靖险些误了主公大事。”
公孙越狭长的眼睛yīn冷的斜了关靖一眼,这个关靖倒是聪明,立刻就转变了立场,但是你就不能等等,让我先表态么!?在关靖眼里,我公孙越就那么不值钱,不但一点都不顾及,甚至还能让你随意的爬到头去?
公孙瓒将两人的神情尽收眼底,不过他并没有干涉的意思,对这种情况,公孙瓒是乐见其成的,倒不是公孙瓒不待见自己的兄弟,也没有怀疑的意思,但是自己兄弟如果与自己的下属亲亲密密,那才应该担心,现在虽然有些矛盾,但是至少不用担心自己的兄弟会有些不好的心思。
“大兄,弟思虑不周,是弟错了!”
公孙越也服软了,公孙瓒哈哈一笑,随意的摆了摆手道:“各抒己见,何错之有?”
“大兄可是已经有了合作的人选?”
“嗯,异人的组织星光行会,以及铁骑会、雄兵会、天下会等等都跟为兄接触过,今rì召集大家来,正是要商讨一下此事,应该如何利用异人,还有利用哪一个异人势力。”
“主公,这天下会、雄兵会与方志文有密切的关系,要防着他们另有企图,若是这些人与方志文有不可告人的密谋,我们岂不是送羊入虎口?”
由此可见,关靖是一个典型的悲观主义者,凡事都会先想最坏的情况,没错,若是像他说得那样,公孙瓒等于在自己的家里放入几个居心叵测的贼,但是如果情况相反呢?能不能让天下会和雄兵会等等变成自己的棋子,反过来去将方志文的军呢?!
“嗯,此点需要谨慎对待,据闻星光行会与方志文几乎公然翻脸,这个行会倒是可以利用的。”
半天没有出声的公孙范插嘴说道,刚才公孙瓒与公孙越意见不合,公孙范之所以没有出声,是因为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有什么真知灼见,所以只能听着,不过公孙范的小道消息还是不少的。
事实,公孙瓒并不是什么智略深远之辈,刚才的那番目光长远,条理明晰的分析,不过是赵龙与谢颖彤来拜访他的时候给他分析的,公孙瓒觉得这番分析非常的有道理,所以就据为己有了。
这个分析结果,乃是出于星光行会的数据分析师和作战参谋之手,当然是条理清晰事实清楚了,赵龙也正是凭着这个分析,最终说服了公孙瓒,同意在收复了玄菟郡之后,任用异人在域外立县,阻挡鲜卑人以及乌桓残军南下的脚步。
从更长远的意义来说,是阻挡方志文麾下异人东进的脚步。
本来公孙瓒就是想要用星光行会的,现在公孙范插的这一嘴真是恰到好处,正好是瞌睡就碰到了枕头,公孙瓒忍不住赞赏的看了这个三弟一眼,让公孙范颇有些自得。
“嗯,吾意亦如此,星光行会与方志文的龃龉已是天下皆知,此等异人正该为吾所用,再者,星光行会在辽东另有数个城镇,皆在吾治下,可以为质,吾yù以彰武属之,至于康平,吾意属铁骑会,此会与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