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81部分

战斗,往往都是huā样百出的偷袭突袭,如果乌桓人一直陷入防守,就算玩家战力不行,北顺迟早也会被拖死,到时候方志文的jīng锐部队再来个雷霆一击,北顺必定不保。
但是要让北顺的部队出动进行主动防御,北顺的机动部队又太少,满打满算也不到两万,即使加上临时征召的青壮凑数,也不到四万,而玩家的后援部队还在不断的增加,于是,北顺的守将不得不向阜新苏延仆求援,苏延仆只好再派出两万骑兵,命令北顺营地主将,在情况不好的情形下,也可相机护送部民撤回阜新。
这么一来,阜新营地只剩下一万骑兵两万步兵,这就为李shè虎的偷袭创造了战机,乌桓人最后的挽歌即将奏响。!!!
第三百零一章乌桓人的挽歌
李shè虎的战役构想很简单,分进合击、声东击西,虽然简单而老套,但是只要好用,就是好计划。
一支部队的作战能力,有很多时候是体现在行军能力上的,当李shè虎到达了指定的集结地点之后,他分散成为五百一队的队伍也开始陆续到达,由于现在在草原上,存在着许多玩家的队伍,所以五百一队的队伍现在是很常见的,一点也不惹眼。
然后再换上普通的服饰,这九千部队都非常顺利的到达了集结地点,偶尔有个别的队伍减员,是因为在途中遭遇第三百零一章乌桓人的挽歌了野怪的原因。
不过个位数的损失对大局没有什么影响,一支九千人的骑兵队,化整为零奔袭将近七百里,耗时两天,最后只有个位数的损失,这绝对是一支非常jīng锐的部队。
攻击的计划不用一刻就准备好了,南北两侧各有一队五百骑兵进行sāo扰攻击,务必将声势弄大,因为小城内的机动兵力很少,所以敌军是铁定不敢出营的,只要别太靠近那一丈多高的土墙,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损失,东面两千人的佯攻部队,要努力的试图突破对方的城门,给敌人造成东面主攻,南北两侧佯动,西面留空的假象。
围三缺一乃是骑兵攻城的不二法宝,当然了。步兵用也行。
但是实际上,李shè虎并没有指望对方会从西边逃走,首先自己是长途奔袭,如果苏延仆脑袋没有发昏。应该能想到自己的兵力不会多,所以正确的选择应该是收缩防御,而不是溃逃。
更重要的是,阜新城乃是苏延仆的大本营,如果苏延仆有魄力放弃这个大本营,以及营地里的三十多万部民,他早就率部北投第三百零一章乌桓人的挽歌鲜卑或者南下内附大汉了,因此。李shè虎判断苏延仆会聚兵死守,等天明之后再做决断,如果换个位置,李shè虎相信自己也会这么选择的。
战斗在子时刚过打响。第一轮的突袭由于非常的突然,而且李shè虎的部队一向擅长夜袭,或者说方志文的部队一向擅长夜袭,所以第一轮的攻击成功的shè杀了巡逻的士兵,并且在东面顺利的拿下了城门。
负责东城门的秦旭是李shè虎的老部将了。经验非常丰富,一见自己的部队意料之外第一次进攻就拿下了城门,一点都不迟疑,立刻指挥部队冲进城门扩大战果。同时为了阻挡对方步兵的反扑,在城门周围的房舍上放了一把火。这么一来,防守的步兵只能从道路上攻击。而两旁的房舍则无法利用,攻击面窄了很多,并且会遭到秦旭骑兵的强势冲击。
秦旭一边派出小队四处制造混乱,大声叫喊‘汉军攻城,出门者死’,一边让人赶紧给李shè虎发信号,自己这边已经攻进城里,如果李shè虎不适时的发动,自己这点人马,一旦被敌人发现兵力不足,立刻就会遭到围杀。
李shè虎见到东面城门传来的火箭信号,不由得有些吃惊,苏延仆也太大意了,大战当前,居然这么容易被自己的骑兵拿下了城门,这真是天助我也!
李shè虎翻身上马,抬手一指阜新城西门:“攻城!”
一丈多的土墙其实根本没有什么防御意义,同样,这样的土墙能支撑什么样的城门?李shè虎数千骑兵,几轮箭雨下去,西门本来就不多的守军立刻鬼影都不见一个,两支小队直接骑马跑到墙边,站在马背上,轻松的攀爬上土墙,进去将城门打开,大队骑兵立刻涌了进去。
李shè虎分出两队两千骑兵,以百人为小队,四处制造混乱,自己则带着剩下的四千骑兵,直奔苏延仆的宅邸而去,阜新的地形,早就被李shè虎用金鹰看得清清楚楚。
苏延仆这个人很有意思,他无疑是向往汉文化的,否则他也不会让自己的部民聚集建城,居住在城里,然后四出放牧,这种定点畜牧的方式不能说不好,但是前提是需要更多的农耕和灌溉技术的支援,因为牧草必须要种植,不能再天生天养,当然,还有相关的城市管理建设方面的东西。
可惜,苏延仆根本就不懂这些,即使能抓一些汉人奴隶来帮忙,但是这些能够被抓来的,又有多少有本事的?即使有本事,又有几个愿意为他出力呢?
因此,苏延仆的城池才建的这样四不像,更搞笑的是,苏延仆自己的宅地,不过是一个围墙围住的帐篷群,还是按照大帐扎营模式布置的,不过,苏延仆也庆幸自己的住宅是这种形式的,因为这种扎营形式的帐篷外围是驻扎了士兵的。
因此,当东门被破,苏延仆被人从女人身体上拉起来的时候,他身边已经聚集了超过一千的jīng锐乌桓骑兵,东门火起,南北两个城门也传来jǐng讯,苏延仆略微一想,就明白了敌人是在围三缺一。
如果自己真的听了老婆的话带亲信妻子从西门逃跑,那才会落进被衔尾追杀的陷阱里,现在虽然敌人声势浩大,四处都响起汉军攻城的的喊声,整个城池也显得十分的混乱,但是汉军应该不会有很多人,否则大部队行动,又怎么能无声无息的绕过自己的斥候,突然出现在阜新城下呢?
“他们是在虚张声势,传令南、北、西三门坚守不出,步兵向东门集结攻击,奴罕,伱带五千,不,带所有的骑兵去,给我将汉军赶出城去,如若失败,伱不用回来见我了。”
“遵命!”
奴罕带着自己的骑兵向东而去,苏延仆正准备回大帐坐等消息,忽然见西边也火起,苏延仆的心猛地一跳?难道是声东击西?只是,现在如果再去追回奴罕更改命令,万一东面才是敌军的主攻方向,那岂不是自毁长城了!
苏延仆正在犹豫,西面却传来了隐隐的雷霆之声,苏延仆的脸sè猛地变得煞白,这是铁骑洪流,这是汉军的骑兵主力!!
“备马着甲,准备战斗!”
这个时候了,苏延仆再说社么也迟了,后悔也没有用。
东门的局势确实受到了控制,汉军的攻势被逐渐的压制了下去,虽然乌桓人损失惨重,但是在得到骑兵的支援之后,步兵终于能够沿着道路逐渐向前推进了,但是汉军很顽强,并没有溃退,而是且战且退,步步为营,慢慢的朝已经拆毁的城门退去。
正当东面的战事顺利起来的时候,奴罕等人忽然发现,中军帐处燃起了大火,声东击西!
奴罕明白了,此刻的奴罕目呲yù裂,怒吼了一声,招呼自己的骑兵立刻集结,自己则不等士兵集结,带着身边不多的亲兵直朝大帐方向狂奔!
苏延仆本身是五阶顶端,即将进入六阶的将领,认真论起来,李shè虎根本就不是对手,但是李shè虎一来成功的调动了苏延仆的机动兵力,在局部形成了兵力优势,二来,苏延仆是遭到了突袭,自己的部队还分散在四周jǐng戒,没有集结成阵,马速更是不用提了。
反观李shè虎,则是组成了冲锋的战阵,人数又占绝对优势,再加上战马高速冲锋带来的伤害叠加和力量,一轮冲锋下来,苏延仆虽然在亲卫的舍命保护下,还有他本人的武力加持之下,没有被击杀,但是也是受了轻伤,更要命的是,他的战马被杀了。
这是李shè虎蓄意造成的,李shè虎岂能不知道苏延仆是快要踏入六阶的强将,而自己还在五阶的门槛外面徘徊呢,如何能跟苏延仆斗狠,所以在第一轮冲击中,李shè虎就集中了自己和部将的技能,用弓箭尽力的覆盖和袭杀苏延仆周围的亲卫以及他的战马,而其他的士兵则负责清扫周围的乌桓骑兵,并没有与苏延仆形成对冲的阵势。
一轮冲锋下来,苏延仆身边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士兵,本来就没有完成的集结的一千护卫,现在基本上也不用集结了,剩下的不到百人,另一边,受了不轻不重箭伤的李shè虎已经圈转了战马,这回就是真正的骑兵阵冲击了,苏延仆知道,自己的xìng命恐怕要丢在这里了。
他也一度想过是不是逃向后面的帐幕里面,尝试着能不能趁乱逃走,或者干脆现在跪地投降,但是时间根本不允许他细想,李shè虎的部队已经绕了个小圈,迅速的冲了回来,就算现在苏延仆想要跑,恐怕也跑不掉了。
苏延仆的身影再一次被技能的光影覆盖,五颜六sè的技能光芒仿佛一个彩蛋,苏延仆拼了老命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将技能挡下七七八八,问题是,没等他将胸口的一口逆血喷出,敌人战马那灼热的鼻息,已经喷到他的脸上了。
李shè虎的环首刀斩断了苏延仆手里已经有些龟裂的金刀,战马带来的强大力量,几乎不用李shè虎用力,他只要仔细的调整好角度,在苏延仆惊骇的眼神注视下,将主公所赐的虎纹环首刀的刀刃,对准了苏延仆的脖子。
‘扑哧’
苏延仆大好的头颅冲天而起,血雨纷飞,乌桓人的最后一个王,殒命在李shè虎的刀下。
四周似乎瞬间的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隆隆的蹄声,李shè虎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涌起一股热流,快速的从丹田扩散到四肢百骸,带动着滚滚的热血,耳中仿佛响起滂湃的怒涛裂岸的巨响,全身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样剧痛不已,但是jīng神上,李shè虎却觉得分外的平静,并带着一丝骄傲和满足。
李shè虎知道,自己突破瓶颈了!!!!
第三百零二章讲和
苏延仆殒命,对乌桓人形成了致命的打击,虽然忠勇的奴罕带着自己的士兵想要与李shè虎拼命,但是在刚刚进阶的李shè虎面前,这位同是五阶的将领,却因为没有足够的士兵形成战阵,悲催的倒在了李shè虎的武将技之下。
大王战死,主将战死,剩下的乌桓人迅速的投降了,事实上,乌桓人的战意本来就不高,上谷乌桓和渔阳乌桓先后覆灭,实际上已经给乌桓人的心理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对上汉军本来就有心理弱势,特别是现在前来攻城的正是大名鼎鼎的黑魔部队,这让乌桓人丧失了最后一点的勇气。
前几天,刘关张带着九千步兵,一举攻破彰武城,被传第三百零二章讲和为奇迹,现在李shè虎,奔袭千里,以九千骑兵一战拿下阜新城,甚至比刘关张的强战破城更让人觉得神奇。
黑魔军队的威名不是假的,当黑魔的旗帜飘扬在阜新城那低矮的城头时,乌桓人都认了,于是,不到八千的汉军迅速的解除了剩下的超过两万乌桓部队的武装,然后立刻开始就地建城,将这三十万乌桓人,登记成为汉民。
李shè虎的一记神来之笔,将乌桓人彻底送进了历史的洪流之中,北顺城在看到苏延仆的首级之后,开城向异人投降,而公孙瓒在得知阜新城被李shè虎一战而下之后,连夜兵发黑山,将黑山城团团围住,虽然公孙瓒是不可能从李shè虎那里借到苏延仆的首级。但是还是有别的办法证实阜新城已经易手。苏延仆败亡的事实的。
随后,黑山投降,公孙瓒白得了一座城池以及将近二十五万人口和八万多骑步,虽然良莠不齐,但是筛选一下,剩下四五万还是没有问题的,这次公孙瓒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相对西安平和北丰的丢失,这次似乎占得便宜更多一第三百零二章讲和些,公孙瓒的心里略微平衡一点。看来北进的策略是对的。
至于天下会为首的玩家行会,兵不血刃的拿下北顺,并且还白得了二十多万人口和三万战兵,自然是高兴的很。当然了应该支付给方志文的报酬,他们是不敢短少的,一来有星光的先例在前,二来这次的战斗本来就应该归功于李shè虎的千里奔袭。
更重要的是,现在多出了一个城池,方志文应该是不会要黑山城的,因为这里处于公孙瓒与刘虞的交界处,而且又不跟丰宁郡方志文自己的地盘接壤,所以,所有的玩家行会都猜测。这里肯定是要被卖掉的,只是不知道最后花落谁家罢了。
方志文没有去关心黑山城卖给谁,这事等李雪音和崔林、田畴商量了之后,自然会提交建议给方志文,方志文现在正在想着如何与公孙瓒讲和,将现在的地盘以文形式确定下来,省的将来彼此再生龃龉。
对于方志文的来信,公孙瓒心里是很不舒服的,方志文一刀将辽东半岛割去,现在还要通过谈判确认实际分界线。这不是欺负人么,难道公孙家就这么好欺负?
但是实际上,公孙瓒现在重心北移,确实没有jīng力南下与方志文争锋,方志文拿下辽东半岛的初衷。关靖和公孙越等人都认为是为了黄海的海路,而且辽东郡南部贫瘠。人口也稀少,相对于在北面的收获,在南线与方志文争锋,其实没有任何好处,除了消耗钱粮士兵,看不到会有什么收获,但是在北边,却有大量的地盘和人口在等着公孙瓒,像这次攻下的彰武,以及白捡的黑山,加起来三十多万人口,已经相当于十个辽东半岛了。
关靖曾经提出派刘关张三兄弟南下与方志文争夺辽东半岛,但是公孙瓒有害怕刘关张与方志文有什么私下的交易,到时候万一两伙人唱双簧,将自己的部队钱粮都贪了,自己不是成了冤大头?
思来想去,公孙瓒发现,其实与方志文讲和似乎是最有利的,至少,讲和之后李shè虎不会明目张胆的在辽东北部拖自己的后腿,跟自己抢生意,现在辽东北部只剩下东部鲜卑的素利、宇文部,两部合起来不到两百万人口,实际上已经很难对公孙瓒构成太大的威胁,相反,公孙瓒却已经目光灼灼的盯上了这块肥肉。
想明白了这点,公孙瓒也不打算亲自去见方志文,而是指示在渔阳的田楷,跑一趟密云城,与田畴见面,将双方认可的分界线和条件,用文确定下来。
当初方志文与公孙瓒之间的矛盾一生,刘虞本来是很开心的,听到方志文拿下西安平和北丰,刘虞当晚甚至多喝了几杯与几个姬妾着实的嗨皮了一下,但是很快,刘虞的美好愿望就落空了。
相对于公孙瓒和方志文的强势,刘虞其实算是很低调老实的,一方面当然跟他的xìng格有关,另一方面,自然是实力受限,刘虞的身份代表着皇权,所以在大世族中很难获得真心的支持,特别是现在中枢皇权与世族的斗争十分的激烈,有正常智商的人都明白,皇权一旦重新掌握主动,打击大世族就是必然了,所以支持皇权的大世族很少、很少。
刘虞的地盘虽大,但是也是幽州的传统富饶地区,同样也是世族盘踞的地区,虽然刘虞在方志文的变相支持下,逐渐的摆脱了当地世族的种种限制,慢慢的用军权压制住了当地的世族,但是压制并不等于和解,更不等于支持,刘虞知道,压制就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问题是自己的身份先天就确定了自己的立场,所以,这种事情没有办法,想要真正的掌控自己的地盘,只有将地盘里的世族势力清洗出去,或者严厉的打压,只是现在他不敢这么大的动作,只能一边扶持新的势力,打击传统世族,一边在满目苍夷的昌黎郡重建属于自己的地盘。
至于公孙瓒与方志文两人的矛盾,刘虞也曾经想过,最后还是没有伸手,实在是他现在没有这个能力去伸手,幽州三强,最弱的就是刘虞。
于是幽州的三个强人,在经过一轮短暂的交锋或者期待之后,终于又消停了下来,这次方志文之所以要挑起分割辽东半岛的行动,其实就是看准了公孙瓒企图全力北进的机会,趁机为自己的黄海、渤海战略扫清将来的隐患,事实证明,方志文选择的时机是正确的,辽东半岛的争夺战果然没有出现。
不过对亲身参与了辽东半岛分割战,并且在这场意外的遭遇了超级强敌的战斗中,大放异彩的赵云来说,对于主公的长远意图还是弄不清楚,因为在他看来,辽东半岛的局势只是暂时消停,一旦公孙瓒扫平了北面的鲜卑和乌桓人,肯定会回头南下,挟大胜的优势,拿回原本就属于他的辽东半岛,那么主公今天所做的一切,岂不是为未来埋下争端的种子,又怎么能说是扫清了隐患呢?
‘嘤嗡’最后的一刺,方志文的矛尖上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一股怪异的声音仿佛水波一般的扩散开来,一直传递到十几步之外,才逐渐的消散。
“呵呵,恭喜主公,这招惊魂终于是练出来了!”赵云手里银芒一闪,将长枪收到了身后,说话的声音平和连贯,似乎刚才激烈的拼斗根本就没有让他花费任何的力气,连喘气都没有加重。
方志文看了一眼赵云的状态,实际上并非如此,赵云的额角见汗,显然运动量还是很大的,但是气息不乱,则是得益于他的内力又突破了一层,所以即使在激烈的运动之后,赵云的气息依然绵密悠长一丝不乱。
“是啊,多久了?有一年多了,一个普通的技能,这才练出来,基础还是不行啊!”方志文有些无奈,自己的弱项就是基础,基础不行,所以许多细节都把握不好,想要自己摸索一个技能,当然是非常艰难了,之所以要花费一年时间,完全是因为在重新学习和熟悉基础的矛术,或许,下一个技能的进展就会快得多。
赵云笑着摇了摇头:“主公这么说可就错了,云自幼跟随师傅开始练习基础,一直到十四岁,师傅说我骨架基本长好了才开始练习师门绝技,这基础练习了五六年呢,主公能在一年多时间里把握住矛术基础的jīng髓,已经很不错了。”
“切,伱那时候多大,懂什么啊!”方志文摆了摆手,示意赵云坐到一边的石桌子边上说话。
“伱之前的那个问题,现在我可以告诉伱了,呵呵。”
刚才赵云跑来找方志文,询问自己一直困惑不解的问题,却被方志文拉来做枪靶子,现在方志文成功的掌握了惊魂的技能之后,心情大好,自然想起了赵云来找自己的目的。
“好,主公请讲!”赵云的身体微微前倾,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赵云其实是一个很好学的人。
“那西安平和北丰控制在我们手里,能够遮断公孙瓒对黄海的觊觎与干涉,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对?”
“对!主公也说过,只要为周泰争取足够的时间,即使将来辽东半岛被人夺回去了,想要在辽东半岛上建立海港,也还要看周泰的脸sè,这点云也明白,只是不明白,主公既然认为将来辽东半岛会有争夺,又何必现在来取辽东半岛,我看公孙瓒现在一心向北,哪有功夫来管这黄海上的事情?主公如此做,岂不是多次一举,甚至反而让公孙瓒的目光盯上了黄海。”
方志文眨了眨眼睛道:“确实如此,子龙伱能想到这些很好,我想这个问题子泰、德儒和雪音也都能想到,正锋与复希也一样能想到,但是他们都同意了我的决定啊!”
“这......”
.RT!!!
第三百零三章西安平的真正用途
方志文不再那难为纠结的赵云,笑着揭开了谜底:“其实想要弄清楚我的目的,伱必须跳出辽东半岛,将目光放到整个幽州上来,才能明白我为何要这么做。”
赵云想了一会,还是不得要领,只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方志文,方志文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们与公孙瓒接壤的地方不止辽东半岛一处,还有渔阳与辽东郡北部,丰宁郡的东部,甚至可以预料,将来我们与公孙瓒的主要摩擦,其实都在丰宁郡东部与辽东郡北部。”
赵云点头,逐渐的找到了一些思路。
“主公是有意在辽东半岛留个尾巴,让公孙瓒有一个攻击的目标和接口,但是......”
“与其第三百零三章西安平的真正用途我们处处防着,不如给对手预设一个战场,这在战略战术上不是也会经常的用到么?辽东半岛就是我们给公孙瓒脸上甩的一巴掌,只要这个巴掌印没有去掉,公孙瓒的心里就不会安生,他的脸面也就挣不回去,所以,不开战则已,一旦开战,他的首选攻击必定是辽东半岛,而且,辽东半岛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开战借口。”
赵云恍然,这才明白辽东半岛在战略上的真正意义,不过看向方志文,似乎还有没说出来的东西,赵云好奇的追问了一句:“莫非还有别的好处么?”
“当然了,我们此刻夺占辽东半岛,是公孙瓒最难受的时候,所以只能先放任我们拿去,这样一来我们的黄海战略得以顺利实施,其次。辽东半岛成为我们与公孙瓒的预选战场,这点我们占了便宜,而且,在必要的时候,辽东半岛也是我们双方演戏给刘虞看。或者缓解相互间矛盾的一个缓冲点,还有......”
赵云惊叹,还有!主公的想法实在是太深了,作为一个智力达到了80的武将,第三百零三章西安平的真正用途赵云忽然有些困惑。自己的智力指标是不是有水分呢?为何主公想的事情自己根本就想不透,甚至不是差一点,而是差了好几点!
如果自己智力80能算对手两步,主公至少算了十步八步,这里面的差距可就大了,事实上就算只差一点,也是技差一筹束手束脚。
方志文得意的晃了晃脑袋:“伱以为我会将伱。还有田豫这两个最厉害的将领放在这两个小城里虚度时rì么?”
“那......”
“子龙,伱想想为何要将这两个城池变成军事要塞呢?”
“嗯......防止战时损失吧,主公不是不打算坚守,而是游击么。”
“嘿嘿,那是。不过最重要的是,这里将会变成演习场!”
“演习场?”
“对呀,给太平道还有我们自己的将领,练习城市攻防战,正好我们没有训练的场所,现在有了这么两个现成的地方。正好练习练习攻城和守城,这是我们将来需要面对的主要战争形式!”
赵云愕然,主公的想法真是太厉害了。问题是攻城守城是主要的战争形式,那不是说,将来草原上追逐胡族的战斗要退到第二位了?
“主公,难道草原方面我们不管了?”
“不是不管,而是太多人管,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在草原上投入更多的力量。相反,由于异人的快速成长。以及中枢斗争的白热化,我们内部的战争会越来越多,最终,内战会成为战争的主旋律,对外战争必然会退cháo。”
赵云沉默了,这个话题是赵云不喜欢的话题,但是,逃避事实是没有意义的,特别是像赵云这样的巅峰武者,对于任何困难和挑战,都必须正面去面对,而不是逃避,这就是巅峰武者必须具备的素质。
在三国演义和三国志的历史剧情中,有许多方志文以前难以理解的东西,特别是一些名将的找死或者固执的行为,方志文一直都难以理解,当他自己成为这些英雄角sè中的一员时,他才逐渐的明白了,那是因为有些事情即使是死,也不能退后的,否则会是生不如死,这是属于强者和豪杰的逻辑,一般人不大容易理解。
看了看低头沉思的赵云,方志文抿着嘴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想着刚才自己实现技能的心得,良久,才听到赵云轻轻的叹了口气。
“主公,我想问问,战争与异人是什么关系?或者说,战争跟异人有什么关系,他们能从中得到什么?”
“呵呵,子龙啊,伱接近了真〗实了,战争跟异人什么关系呢?战争因异人而起,异人也因战争而来,至于他们要得到什么,我想,应该是得到成长吧!就跟我们一样,子龙伱不断的挑战强者,不就是为了追寻武技的终极奥秘,追求自我成长么?他们也一样,不过形式不同而已。”
“那......万千枯骨就是他们的踏脚石?”
方志文的眼神微微的一凝,沉声道:“子龙,死者是为生者而死,没有谁是谁的踏脚石,伱我都不是神,更不能够替别人决定什么,做好我们自己的事,只能也只该如此。”
赵云愣住了,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方志文也不再多说,而是站起来悄然离去,留下赵云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院子里思索,夜深沉,星光满天。
...........................................................
“张曼城、卜己、周仓、韩忠,今天伱们四个守城,兵力四千,褚飞燕、杨凤、孙仲、赵弘,今天伱们负责攻城,兵力也是四千,躯干和头部中了无头羽箭就自动撤出战斗,被木刀木枪命中躯干和头部也一样要退出,时间是一rì,好了开始吧!”
方志文将太平道的将士都慢慢的集中到了西安平。田豫和赵云的部队也都集结到了西安平,至于北丰,现在是一个空城。
“大人,我们呢?”
张牛角有些羡慕的看了看姓高彩烈离开的众将,与剩下的几个互相看了看。壮着胆子问道。
“伱们,伱们带着四千人去伐木,制作箭杆和木刀木枪,明天换伱们攻城,然后换褚飞燕他们去伐木。就这样轮换,一天也不得休息,给我连续cāo练一个月。”
“诺!”张牛角大声了应道,带着剩下的四人快步走了出去。
“主公,我们呢?就这么看着?”田豫有些奇怪的问道。
“伱跟甄翔负责去清扫周围的山贼盗匪,子龙元清在城里坐镇,等这一个月训练下来。他们应该能有些战力了,那时候就换我们的jīng锐来做他们对手。”
“主公,我们干吗这么认真的训练他们,太平道又没有给我们什么好处?”
甄翔有些不满的嘟囔着,实际上他不喜欢那些太平道的人。虽然这些人都被他教训过,但是这些人的眼神里,有一些让甄翔很恼火的东西,似乎他们看别人的眼神,总是带着莫名的傲气,主公说那是信仰的光芒。不过甄翔才不管什么是信仰,甄翔只知道,他们再有信仰。也逃不过自己的拳头。
“呵呵,因为将来我们需要他们去跟我们的敌人死掐,当然强一点比较好,对不对?”
方志文笑着回答,赵云和田豫自然明白方志文的打算,都会意的点了点头。只是,万一这些太平道被训练的太厉害了。会不会反噬己身呢?
“就不怕他们到时候反过来打我们?”甄翔闷闷的顶了一句。
其实这个也是赵云与田豫的问题,只不过他们没来得及问,或许他们觉得这么问,似乎是对主公决定的一种怀疑,事实上,主公的决定从来都没有错过。
香香瞪了甄翔一眼,小嘴也嘟了起来,显然对于哥哥的质疑让她不满,就黄巾起义军的那种水平,还敢来方志文面前显摆,那纯粹是找死。
“甄大哥,难道伱怕他们么?”
“我怎么会怕他们,他们个个都是我的手下败将,我会怕他们?”
“那伱担心什么?”
“呃.....”
“呵呵.....”
甄翔尴尬的挠了挠头,不过再次被自己的头盔挡住了,没有挠成。
方志文不以为忤的笑了笑道:“太平道有数十万信众,能组织数万部队是很正常的,但是战斗力实在是堪忧,这些派来的将士相信不是最强,也是次强的,但是结果如何大家都看到了,这些人在训练之前,就是一群拿着武器的农夫而已。”
香香点头接着道:“就是啊,以他们这种战斗力,一旦起事也会很快被镇〗压下去,那不是根本没有达到我们期望的效果么!”
“香香说得对,所以,我答应替太平道训练将士就是为了让他们的战斗力更强一些,持续的时间更长一些,太平道是广大失地农夫和最下层的佃农的利益代言人,我想问问子龙,伱是不是会同情他们?”
赵云点头:“是,如果他们是为了自己生存而战,我站在他们这一边。”
“我也是,所以,我不介意他们能强一些,甚至能长期的割据存在,我想看看,他们能够做到哪一步?即使他们失败了,也会让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意识到,来自最底层的力量。”
赵云与田豫若有所悟的点头,甄翔尴尬的嘿嘿笑。
“主公,我明白了。”
“伱明白什么了?”
“明白他们是为了生存而战啊!所以我不会看不起他们的,不会再当他们是农夫,最多我下次请他们喝酒,嘿嘿。”
“呃,我看伱明白个屁了!”方志文没好气的说道。
“哈哈.......”!!!
第三百零四章商业港口
清河口港越发的繁荣了,通向蓟县的澡水被挖深挖宽之后,两千石的大船可以在河道中航行,清河口港的中转港地位显得越发重要,连冀州的几个郡治,现在也在考虑要不要学学刘虞,将经过自己地盘的河道给整治一第三百零四章商业港口下,说不定,城里的税收又会提高不少呢。
越是繁荣的清河口港,袁家越是舍不得交给方志文,虽然现在清河口港的大部分货物,其实都是甄家和江东朱家的,而袁家想要插进去,还不那么容易,关键是海面上的航道现在控制在方志文手里,袁家不敢硬来。
于是,大家这才明白方志文占据乐浪,夺取钦岛扫清渤海湾的举动是多么的有远见,方志文没有在清河口港布置一兵一卒,但是,没有人敢于轻易的动一动清河口港上甄家的片瓦只帆,这就是海军的威慑力量。
方志文与袁绍的一次会面,一方面初步了解了袁家在冀州的布置,一方面与袁家建立了一个直接联系的渠道,这次袁家建议会面商谈冀州最新局势的要求,就被直接发到了方志文的手里。
方志文仔细的考虑了一下,将会面的地点定在了清河口港的甄家地盘上,这个地点。其实是在向袁家传递一个消息,那就是在冀州方面的合作。不是方志文求着袁家,而是袁家需要方志文,主动权在方志文的手里,第三百零四章商业港口而不是相反。
扔下正在进行砍树、攻城、防御训练的太平道将士,方志文带着赵云让周泰将自己的送到了清河口,而这次方志文没有带自己的部队,安全方面完全交给了周泰。
清河口港经过一年多的运作,现在已经初步显示出一个北方超级港口的模样,船只越靠近清河口港,海面上的舟楫就越多。大部分都是两千石以上的大型近海船只。小船在其中的比例不到三成。
据周泰介绍,这些大船多是南边过来的远程船只,最近的也是从徐州过来的,远的甚至是从吴郡来的,至于那些小船。则是跑青州、乐南航线的。
商贸的发达必然会让海盗产业发展,不过渤海湾实在太小了,小的已经装不下周泰的八千海军了,何况,还有段志然的四千护航舰队,再加上渤海湾的大门口已经被周泰锁死,所以渤海湾里面几乎很难见到海盗,偶尔碰到个刷新的野怪倒是有的,不过那实力就差得远了。
现在的海盗更多的在黄海和东海活动。周泰当前的主要打击清剿目标就是黄海,所以东海的海盗是最多最活跃的,其次就是北海(rì本海)了,这两个地方,周泰现在根本就顾不上,而其他的势力。比如江东势力的舰队,在东海南部都忙不过来,所以随着东海航线的开辟和兴旺,东海北部和北海的海盗正在迅速的发展壮大。
方志文曾经到过建邺的巨港,所以看到清河口港的连绵的港口倒也不觉得稀奇,跟建邺的内河港口不同,清河口港是海港,所以是不可能将整个港口都囊括在城池内的,但是清河口港也将城墙延伸到海边,与港口码头紧紧的连接在一起,从海面的这个方向看,清河口港的防御比较薄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不过清河口是两层城墙,还有一层内城,在海面上遭到攻击的时候,可以将海港的人口收回内城进行防御,这也是一个办法吧。
会面的地点就在属于甄家的海港不远处,这是一个供商旅休息的酒店,有五层高,算是清河口港里面,除了灯塔和城墙上的箭楼之外,最高的建筑之一。
方志文大驾光临,甄家的商铺当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周围也被周泰的舰队jǐng戒了起来,原本进出港口的商旅也被暂时安置到了别的酒店,现在这个酒店已经被清场了。
实际上,如果仅仅是方志文自己来这里,根本不用搞这么大的场面,这里毕竟是属于城池的安全区,但是由于袁绍的身份需要保密,袁绍与方志文的会面更加需要保密,所以才弄出了这么一出,不过这么一搞,反而让前来甄家港口上货卸货的玩家们觉得奇怪,纷纷的猜测到底是什么人来了港口。
其实在港口内外jǐng戒的舰船大家都认识,那是方志文的船队,那么来清河口港的,很可能是方志文,让人猜不透的,只不过是方志文到清河口港来到底是什么目的而已。
“哈哈.....方大人,我们又见面了,方大人风采依旧啊!”
“本初客气了,请坐,子远,元图,一向可好!颜良、文丑二位将军似乎又有jīng进啊!”
这次袁绍算是轻车简从,谋士只带着许攸和逄纪,武将只有颜良、文丑。
方志文和蔼的与袁绍以及他的属下打着招呼,显得很随和,大家也都客气的还礼见礼,一番寒暄之后,各人分宾主坐下。
“本初此番约我前来,想必是对前次我的建议有了决定?”
方志文还是直来直去,基本上没什么废话,直奔主题。
袁绍坐姿非常的挺拔,这或许就是从小训练得来的所谓贵族气,看着方志文和气的笑脸,袁绍的脸上笑得越发真诚,不过心里却在腹诽。
方志文与太平道的私下动作,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与太平道打了多年交道的袁家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或者说。该知道的都知道,包括京城的那位。对于方志文这种强势介入冀州的局势的手段,大家虽然深恶痛绝,但是却完全没有办法。
这事从明面上没有任何一点能够指摘的地方,方志文招兵训练,这跟别人毫无关系,谁也不敢跳出来公开说,方志文在帮助太平道训练部队,如果有,那一定是脑残的家伙。
所以,想要应对方志文的这一手狠棋。袁家也考虑了很久。袁家不是没有想过通过对密云城和丰宁郡施压来迫使方志文退缩,但是密云城不用说了,已经被方志文经营的比铁桶还要铁桶,至于丰宁郡,实际上就只有一个丰宁城在方志文手里。要怎么弄?即使袁家想要渗透,丰宁郡周围的城池都是异人城池,人家才不买袁家的帐呢。
乐浪、乐南、钦岛也是孤城一座,送些间谍进去不难,但是想要做些什么,根本无法投送大批的人手,而且,现在袁家暂时也不敢与方志文撕破脸皮。
想必,其他的势力现在对方志文应该也是一样的无从下手。这就是方志文收缩地盘发展实力的本意。
“方大人所言无差,上次方大人提出的建议,我们回去后仔细的商量了,方大人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不过,清河口港毕竟是渤海治下的城池。而且,冀州的世族,以及我们袁家都在清河口港有着大量的产业,也为清河口港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所以,我个人觉得,是否可以共治呢?”
方志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