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84部分

,但是组成战阵,那可真的没有什么战斗力,那些游侠或许不知道真正军队的厉害,但是作为一个武将,他自然知道jīng锐部队的战斗力有多么凶悍。
“你们这种滥杀无辜的垃圾,去死!”香香声音稚嫩尖锐,但是语气里却冒着冲天的杀气,这个场面又让她想起了当初自己城池被坏蛋攻破之后,惨遭杀戮的情形,看着她满是血丝的眼睛,略微扭曲的脸孔,太史昭蓉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香香的恨意。
太史昭蓉也一样,她不是没有看到过这种情形,在那些被山贼攻破的村庄里,比这更惨的情形也有,她也曾跟着自己的堂哥一起追杀强盗,但是每次看到无辜的百姓惨死,太史昭蓉却总是没有办法压抑自己胸中的怒火。
“杀!”
太史昭蓉不等香香下令冲阵,已经单人匹马直冲了上去,在香香一愣神的时候,几百步的距离已经被太史昭蓉跑了一半,香香赶紧一挥手里的金sè硬弓,娇声喝道:“锋矢阵!冲阵!”
对面的玩家一看,居然有一个傻妞一个人跑出了战阵冲了过来,那还等什么,先抓住这个,至少有点要挟对方的筹码。
“跑起来,向前冲,不能停在原地,活……不过,没等带头大哥下令活捉,游侠们的技能已经像是不要钱一般抛洒了过去,目标正是正在冲锋的太史昭蓉。
带头大哥叹了口气,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根本就没有办法统一指挥,看来这个冲阵的小女孩是活不了了。
后面的香香也看得紧张不已,太史昭蓉可是她新认的姐姐,怎么能让她在这里出事呢,虽然太史昭蓉是比哥哥还高一阶的强将,香香心里也对她有信心,不过那一片技能的光芒实在有些骇人,让香香的心里踹踹,脚后跟狠狠的撞了一下马腹,让战马全力的奔驰起来。
好一个太史昭蓉!只见她手里的暗红sè的长枪圆转如意的流动起来,然后猛地爆开,仿佛一朵盛放的红sè蒲公英,所有的技能一接触这朵蒲公英,就纷纷的烟消云散,点点星芒碎屑仿佛雪花一般随风飘散。
这就是太史家的家传枪技技能‘枪御八方’,这招技能的目的在冲阵的过程中,防御箭矢的轰击,现在用来防御异人的这些低级远程技能似乎也很好用,太史昭蓉心里不由得有些得意。
“我去!假的吧!”
在所有的游侠惊讶的眼神中,太史昭蓉的暗红sè长枪却已经带着夺命的寒芒冲进了游侠们成的战阵,长枪如同血红sè的jīng灵,翩跹灵动的飞舞着,只不过,带来的不是美好的感觉,而是夺命的宣言。
枪尖闪烁,血花飞溅。
太史昭蓉一袭火红的狐皮大衣,一杆暗红sè的夺命长枪,一匹白底花斑的大花马,在数百人组成的战阵中一冲而过,留下一道三丈多宽的通道,地下铺满了尸体,天上飞洒着鲜血,空气里留下一抹幽香,混杂在腥臭的血腥之中,仿佛是污水塘中的一朵青莲,骄傲出尘。
震惊!极度震惊!!
带头大哥心里苦笑,今天可真是倒霉,这都碰到的是什么人啊,这种程度的武将,一个小姑娘!?这绝对是中阶以上的武将!别说现在正冲着自己冲阵的两百骑兵,就她一个人,估计都能将自己这边最高连三阶都没到的六百人轻松收拾了。
香香高兴的大喊一声,手里的弓箭急速的拉动,周围的将士不用吩咐,这都是跟随香香多年的亲兵部队,同样的一阵连珠箭,然后收弓换枪,跟在已经三阶顶峰的香香后面,一头撞进了已经被箭雨shè的一片混乱的玩家部队里。
这边香香正在冲阵,那边太史昭蓉却已经奔着那些正在不知所措的杀将小队而去,跃马扬枪,又是一轮屠杀。
香香的骑队圈转,现在玩家的战阵已经散了,香香也不玩放风筝,直接带着部队组成横阵冲击那些还没有逃跑的玩家,战斗进入了垃圾时间。
将部队交给属将指挥,香香跑到了太史昭蓉身边,一身红衣的太史昭蓉已经清扫完看管灾民的游侠,正坐在马上四处望着,看看还有没有不识相的异人。
“蓉姐姐,你刚才一个人冲上去吓死我了!”香香作势的拍着自己越来越丰满的小胸脯,一副娇嗔的模样。
太史昭蓉脸红了红,这跟刚才的那个英姿飒爽的巾帼英雄的形象完全不同,仿佛一个娇羞的小儿女。
“对,对不起,我一生气就……嘻嘻,幸好哥哥不在这里,要不然肯定会狠狠的骂你。”
太史昭蓉好奇的问道:“会骂我?骂什么?”
“哥哥肯定会说:你到底是武将还是小兵兵?你将自己的兵都扔了,还做个屁的武将啊!嘻嘻....”
太史昭蓉小脸通红,这个xìng格冲动的毛病确实很成问题,实际上她自己也是知道的,堂哥和姑母也都说过她,但是那个时候热血上头,就真的什么也顾不过来了。不过自己真的能做武将么!?能像香香一样在战场上驰骋么?(未完待续)RQ
第三百一十三章母女夜话
【感谢‘ngstone’‘lzk666’‘Sky轻松’‘灰sè的图像’‘鱼尾狮’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还有‘Sky轻松’的评价票,谢谢!】
事实上,当两位巾帼英雌回到黄县,被骂的只有香香一个人,方志文下了严令,香香和太史昭蓉出门必须带着至少一千人的卫队,否则不给出城。
香香虽然表面上嘟着嘴不高兴,其实心里却甜滋滋的,哥哥关心自己,她自然是知道的。
然后,方志文又正儿八经的带着香香去向太史夫人道歉,让太史昭蓉陷入险境,这个事情说起来虽然也没有什么,但是仔细想的话,作为主人的香香确实是有责任的,第三百一十三章母女夜话幸好没有出什么问题,若是有个万一,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向人家的长辈交代。
“伯母,都是我不好了,不过你是没看见啊,那些人有多可恶,为了让灾民们都快一些,不但使劲的打他们,走得慢的就是一刀砍死,我们追的那一路上,都是尸体和鲜血,好残忍!所以我跟蓉姐姐就都忍不住了......”
太史夫人慈爱的拍了拍香香的小手,温和的说道:“你们做得对,碰到这种事情,即使丢掉了自己的xìng命,也不能任由他们作恶,不过,志文也说得对,要讲究策略啊,而且你们有优势,就更加不能大意了。特别是蓉儿你,你的xìng子姑母还不知道么?肯定是一冲动就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是不是?”
太史昭蓉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完全没有了红衣、红枪、花马的飒爽英姿,低着头扭捏的搓揉着自己的衣角,脸蛋儿红红的,在灯光下散发着惊人地女xìng魅力,方志文这才发现。这个看上去仅仅是秀丽的女孩,身上也有着这么大的魅力,难道这个就是反差萌?
方志文见太第三百一十三章母女夜话史昭蓉扭捏的样子,恍然觉得自己在这里似乎有些多余了,于是赶紧告罪出来,留下三个女人说话,自己向前院走去。黄县这里的事情都安排差不多了,是时候去平寿了。赵云已经带人先行往平寿运送粮食,但是要将那些灾民带走,方志文还需要亲自去向孔融解释。
看着哥哥的背影消失在门扇背后,香香笑嘻嘻的凑到太史昭蓉耳边问道:“蓉姐姐是不是很害怕哥哥啊?”
“哪有!”太史昭蓉立刻抬起头反驳,却正好碰到姑母严厉的眼神,赶紧又低下头去装做乖乖女的样子,让太史夫人看得又好气又好笑。自己的两个孩子,太史慈就不必说了,xìng子拗着呢,而这个女儿,也是个外柔內刚的xìng子,想好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不过却是个孝顺的孩子,知道哄着自己。
太史夫人笑了笑:“好了,还装什么啊!该说的都说完了。从小到大你都是这个xìng子,将来嫁了人可怎么办啊!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儿,要是个男孩该多好!”
“姑母!那蓉儿就不嫁人了,永远陪在姑母身边。”太史昭蓉立刻腻了上来,开始哄着姑母大人。
“胡说,哪有女孩不嫁人的!到时候让你哥哥给你找一个厉害的,能管得住你!”
香香眼睛一眨,调皮的看了看太史昭蓉道:“子龙哥哥就很厉害。而且长得又帅气,不如我去跟他说说,让他来见见伯母。让伯母把把关?嘻嘻。”
“不要胡说!”
太史昭蓉急了,一把抓住香香。伸手就朝着香香腰侧的痒痒肉挠去,痒的香香在地板上滚来滚去,不住的求饶太史昭蓉才罢了手,两个丫头都气喘吁吁,高耸的胸脯急剧的起伏着,脸蛋红得像两个熟透了的桃子一样。
太史夫人微笑的看着,太史昭蓉终于能找到一个说的上话,能谈得来的朋友了。
香香喘息了一会,忽然手脚并用,快速的爬到太史夫人的背后,趴在太史夫人的肩膀上,伸出脑袋得意的说道:“我知道了,你不喜欢子龙哥哥,肯定是喜欢上了我哥哥,嘿嘿,我哥哥才一个正室哦,蓉姐姐可以做二夫人,哈哈.....”
太史昭蓉的脸刷地红透了,嘴里急道:“你胡说什么呢!哪有这回事,你再乱说,一会你死定了!”
“伯母,您看啊,蓉姐姐被说中了心事就威胁我,您要给我做主啊!”
“好了,好了,都不要作怪,这些事情可不敢拿来说笑,万一传到你哥哥的耳朵里,你让蓉儿怎么办?”
其实在太史夫人的心里,到未必不赞同香香的这个说法,太史家已经彻底没落了,方志文虽然是没有什么家族背景,但是他现在确实拥有两郡之地的豪强,而且这人也不错,坦诚又聪明,是个做大事的人,蓉儿跟了他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更重要的是,听香香说,方志文的正妻是甄家的嫡女,而且连一个侍妾都没有,而这个正妻居然还出任丰宁郡的官职,甄家也被任命了一个县令实职,还有一个弟弟出任钦岛主事,可见方志文对妻子是非常爱护和尊重的,若是蓉儿跟了他,想必也会受到这种尊重,甚至更能够给太史家带来巨大的帮助。
只是,这些东西都不是她一个妇道人家能够做主的,现在太史家能做主的还是太史慈,而太史夫人写给太史慈的信件,到现在太史慈都没有回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是太史慈犹豫不定呢?还是他现在根本没工夫顾这些事情?
香香听到太史夫人的话,俏皮的伸了伸舌头,转头看向太史昭蓉,却见她正红着脸低头弄着自己的衣角,咦!看来真的有戏啊!难不成刚才自己真的说中了太史昭蓉的心思?!自己的哥哥魅力未免太大了吧!不过,哥哥真的很有魅力,特别是他认真思考和战斗的时候。
只不过,哥哥能战胜赵云那个小帅哥,抢先赢得太史昭蓉的青睐,这点让人有些奇怪。
室内三人正在各自想着心事,忽然从挂着厚布挡风帘的窗户方向,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咕咕’声。这是信鸽的叫声。
太史夫人高兴的接过太史昭蓉递过来的信件,这是太史慈的回信,等了两天时间,太史慈的回信终于在大家期待中出现了。
太史慈首先想母亲道歉,因为在京城的事情紧急,所以没能及时的回信,现在事情告一段落。终于抽空给母亲回信了。
得知家中房屋倒塌,太史慈很是惭愧。知道方志文及时到来,接走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太史慈很高兴,告诉自己的母亲,方志文确实是自己结交的好朋友,并且已经说好了将来会去投效方志文,所以母亲尽管听从方志文的安排就可以,这个兄弟是可以托付的人。
至于是否要去密云。太史慈让母亲决定,但是太史慈认为最好不要留在黄县,言下之意其实还是想让母亲去密云,至于为什么,太史慈没说,太史夫人也不好猜测,不过香香却是知道的,因为太史慈在京城惹上麻烦了。
夜深了,送走了开心果香香,太史夫人并没有急着休息。她让太史昭蓉看了太史慈的回信。
“蓉儿,你哥哥的意思很明白,他是同意我们去密云的,我也没有别的想法,总之不能给子义拖了后腿,东莱太守不知道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做多久,你哥哥迟早会投效到志文的手下,蓉儿。你怎么打算的?”
“姑母......”太史昭蓉的脸sè有些古怪,有犹豫又有羞涩,还有担心和不忍。踌躇了好一会,太史昭蓉抬起头。看着面容憔悴显得有些衰老的姑母,心下刚刚做好的决定,又开始有些犹豫了。
“蓉儿,你还很年轻,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姑母已经老了,姑母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你跟子义能过得好,能给太史家延续香火,能让太史家重新振作,如果你们总是顾忌我,那我不是成了累赘,活着还有什么作用呢?”
太史夫人淡淡的说着,眼神柔和而坚定。
“姑母......我,我想像香香那样,去做一个将军!”太史昭蓉终于勇敢的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太史夫人楞了一下,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刚才还以为这个丫头扭扭捏捏的是因为喜欢上了方志文,闹了半天,是想加入军旅。
“你刚才就是为了这个事踌躇?”
“嗯啊!”
太史昭蓉好奇的答应。
“不是因为香香那丫头说中了你的心事?”
“什么啊!哪有那回事。”太史昭蓉脸蛋再次通红,不过却只是单纯的害羞。
“那你觉得志文怎么样?还有香香说的子龙?”
“姑母!”
“说说,你迟早是要嫁人的,只是说说看法而已,又没有让你怎么样。”
太史昭蓉扭捏了一会,低着头小声的说道:“子龙我见过,很好,不过太年轻了,像是弟弟一样。方志文哥哥......他也很好,但是他已经有妻子了,我......我没有想过。”
“我明白了。至于你说的要从军,这事你得找志文说去,而且,你看看香香就知道,志文是不会让女孩冲锋陷阵的,或许将来并不会想你想像的那样,那你也要去么?”
“嗯,至少有机会,而且姑母您也说了,我也是太史家的子孙,虽然我不是男孩,但是也有责任为太史家的复兴出力,做了将军即使没有什么成绩,但是至少有个名声,对不对?”
“嗯,姑母明白,只要是你喜欢的,姑母都支持,但是如果你是抱着牺牲自己去为了太史家做什么,那绝对不行,太史家不需要这样的子孙。”
太史夫人严肃的说道,双目jīng光闪烁的盯着太史昭蓉,太史昭蓉心里暖暖的,一眨不眨的回望着姑母,似乎想要将自己的决心和孺慕,透过眼神传递过去。
第三百一十四章拐带成功
第二天,方志文得知了两个好消息,第一个是太史夫人答应去密云定居了;第二个,就是太史昭蓉通过香香,表示想要加入军队,这个方志文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他现在高兴还来不及呢,太史夫人和太史昭蓉的表现,说明太史慈已经死心塌地的决定投靠自己了,算起来方志文手下已经有了几名顶尖的名将了,这种事情能不让人高兴么!
方志文才派了元清去协助田豫管理黄县海港的事务,身边现在正好缺一个近卫首领,方志文就直接将太史昭蓉任命为近卫首领,顶替了元清的位置,仍然采用的是低军阶,高实职的办法,与赵云刚加入的情形是一样的,实际上太史第三百一十四章拐带成功昭蓉武力高达88,绝对能胜任这个近卫军左军将军的职务。
这事元清没有任何意见,相反,还有些窃喜,因为离开近卫军,就意味着要出去独自领军了,只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领军。
倒是甄翔颇有些不喜,因为太史昭蓉比他厉害,他是第一个跟太史昭蓉过招的将领,结果轻易的被一个女人击败,让甄翔十分的气闷,加上香香偷偷的煽风点火,告诉甄翔太史昭蓉可能是自己的第二个嫂嫂,这让甄翔更加不高兴了,毕竟自己的族姐是正妻,来跟自己族姐争宠,并且还能长时间跟在主公身边的女人,甄翔肯定不能欢迎。
这货赶紧将这个事情偷偷的汇报给族姐,岂不知,香香早就将这个事情汇报给甄姜和李雪音了,其实这就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人家太史昭蓉只是想圆一个做女将军的梦而已,谁知道被香香给歪曲成了这个样子。
方志文可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在私下里弄的这些破事,他将元清的那一千近卫军直接划给了太史昭蓉,然后就不去管了。他也想看看太史昭蓉一第三百一十四章拐带成功个女孩能不能镇住这些骄兵悍将,谁知道这些家伙老实的不得了,难道太史昭蓉的威名已经镇服了他们?
其实这个局面完全是因为香香散布的谣言已经扩散到近卫军中,傻乎乎的近卫军将士们都十分实诚的认为这是二主母,谁还敢,谁还愿意闹事呢,反而还觉得被主母率领。与有荣焉。
因为方志文认为在青州应该没有战事,所以征得了太史夫人的意见之后。并没有急着送太史夫人去密云,而是让她随军行动,太史夫人是希望能与正在赶回青州的太史慈见一面。
黄县的事务安排妥当之后,方志文将要前往平寿,与孔融会面,商讨关于灾民安置的事情,方志文部队的效率很高。将田豫留在黄县海港,元清为辅,方志文带着甄翔、太史昭蓉,还有香香的参谋部,护着太史夫人的马车一起上路,而赵云则率四千骑兵从平寿城出发迎着方志文,负责保护工作。
“主公,子龙迎接来迟!”赵云在马上拱手一礼,脸上一片喜sè,主公的这次举动。拯救了至少二十万灾民,赵云最喜欢做这些事情。
“少来这一套,怎么样,平寿的灾民都安置好了?”
“嗯,有孔大人出面,灾民们情绪很稳定,为了防止有心人作乱,我仿照黄县组织了巡防队。这几天难民营很安静,不过一天到晚的无所事事,还是不行。”
“嗯。要尽快将他们送走,否则即使有文举的安抚。恐怕还是要出事的,前天再次暴雪成灾,受灾的人口数量还在扩大,此事不能再拖了。”
“子龙明白!”
“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子义的堂妹太史昭蓉,现在是我的近卫左军将军,你们认识一下。”
赵云自然知道太史昭蓉的存在,因为香香曾经写信给他,嘲笑他魅力不如方志文,太史昭蓉在选择的时候直接选了方志文,而不是更加帅气的赵云。
赵云可是完全没有这种想法的,所以很礼貌的行了一个礼之后,就不再关注这个漂亮又英气的女孩。
香香在一侧看得赵云的表现直笑,实际上,香香已经知道自己误会了太史昭蓉那天晚上的扭捏表现,但是,香香从来没有想着要去澄清这些,反而更加兴奋的期待着这个美丽的误会会如何发展?!而且这些误会已经是深入人心了,就算现在香香去澄清,恐怕也会被人当作是yù盖弥彰。
太史昭蓉略微有些忐忑的回了一礼,见赵云表现得很平淡,心里微微的松了口气,她可是很害怕自己与香香的对话会传到赵云的耳朵里,至于为何会传出来,那当然是靠着香香的大嘴巴了。
太史昭蓉瞥了香香一眼,见她正在窃笑,心里不由得有些发狠,这个妮子真是太让人牙痒痒了,今晚一定要她好看。
方志文斜了太史昭蓉和香香一眼,不知道她们两个在搞什么,女孩的心思你别猜,方志文也没有那个兴趣去猜,反正也猜不到。
“子龙,周泰他们在都县附近沿海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临时港口,不过海岸到平寿差不多三百五十里,让这些灾民步行过去,也是个让人头痛的事情。”
赵云皱了皱眉头:“如果用部队护送,这三百五十里大概需要走六到七天,云只有四千部队,加上主公的两千,最多在算上大小姐的五百,能一次护送五万人已经是极限,而且如果部队长时间离开平寿,难保城外的灾民不生变,而且,灾民还陆续有来......”
方志文的每头也皱了起来,一旁的香香也收起笑脸,开始努力的思考,太史昭蓉也拼命的想着办法,但是她是毫无办法的,这个时候,她有些恨自己只会耍枪,却没有一个聪明的头脑了。
“人不自助,天何助之,子龙,他们是成年人,是有能力对自己负责的人,我们不是他们的保姆,没有理由什么都帮他们安排好,让他们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rì子。难道你这样想得么?”
“没有!是云想岔了!”
“嗯,那现在你如何打算?”
“派出部队,前后搜索肃清道路,保障从平寿到都县海岸的道路,请周泰将军负责都县周边的安全,然后组织难民,实行自制自律。采用军事化的编制,沿途供给粮食。打造一个输送通道出来。”
方志文满意的笑了笑道:“这样的安排可行,如果部队数量不足,就请周泰多派海军上岸协助维护,我看港口附近就不用你管了,子龙你主要还是负责这三百五十里的安全,另外,文举这边应该也可以派些军兵出来。至少能将城池附近的安全保障好,现在这些灾民在不少的人眼里,就是闪闪发光的金子,子龙切莫放松了jǐng惕。”
赵云的眼里闪过一丝凌厉的煞气,郑重答道:“子龙明白,定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香香的脸上重新挂上了开心的笑容,小脸微微仰着,一脸的骄傲,自己的哥哥就是厉害,大家想不明白的事情。解决不了的困难,到了哥哥面前就什么都不是了!太棒了!
太史昭蓉也佩服的看了一眼方志文,这个私下里自己也叫哥哥的人,却是是一个非常让人衷心叹服的领袖,虽然长得不出众,但是身上的吸引力,一点也不会比帅气的赵云差,甚至更能吸引人的注意力。方志文现在就像一个柔和明亮的发光体一样,让人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就被吸引过去,想到这里。太史昭蓉的脸微微的红了一下,心里暗骂自己胡思乱想。
只不过。她这番细微的动作和眼神落在周围人的眼里,更是坐实了她二主母的身份。
实际上,太多的灾民根本让方志文他们顾不过来,在东莱郡的掖县、当利、曲成也一样聚集了不少的灾民,只是这些灾民只能在当地官府提供了部分粮食之后,自己行动到黄县港口,或者都县沿岸去寻找来自乐浪的船只,至于保护,那就根本没有了。
所以更多的绑架灾民的玩家和山贼,都朝着这几个地方去了,只是现在方志文部队太少,根本就没有保护他们的手段,所以只能眼不见为净了,至于由于孔融的名声而聚集到了平寿的十数万灾民,方志文则必须要保护好,这不仅仅是为了孔融的名声,也是为了方志文自己的名声,还有乐浪郡的名声。
由于部队中有太史夫人的存在,部队不可能急行军,赵云在见识了太史昭蓉的实力之后,被方志文赶走了,让他立刻先回平寿,肃清平寿到都县海岸的通道,而平寿这边的组织则有方志文来负责,海岸那边周泰负责,赵云只需要负责中间一段大概三百里的路程,这对于赵云的轻骑兵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
另一方面,方志文也向跟自己有关系的玩家势力发出任务,要求他们全力打击绑架青州灾民的行为,当然,肯定是不会让他们白干活的,至于报酬,自然不会让他们失望。
同时,方志文也联系了太平道的人,让他们尽量减少发生不幸的事件,这些灾民从某种意义上,都是潜在的太平道教众。
太史昭蓉:弓骑将(队长)所属:方志文等级65(近卫军左军将军)
统帅:81
武力:88
智力:67
政治:34
魅力:86
忠诚:85
特长:骑兵专jīng武将技:箭雨,怒cháo(枪系武将技),怒龙(枪系武将技),骑兵阵个人属xìng:力量:97
jīng神:78
敏捷:90
体质:1100
内力战技:会心一击(弓箭系),连珠箭(弓箭系),枪御八方(枪系),落花飘雪(枪系),流光魅影(枪系)
特xìng:迅捷内功:太史家传内功(十层)
第三百一十五章孔融的担忧
这些rì子以来,孔融是忧心忡忡,作为一郡的父母官,治下的子民遭受罕见的天灾,自然需要责无旁贷的进行救助,问题是,他现在是有心无力,一来府库之中钱粮是捉襟见肘,二来那些乡绅世族纷纷锁紧了自家的粮仓。
接着,城内的粮商布商也开始提价,城内的居民们也开始自发的驱逐想要进城求一条活路的流民,整个的事态正在朝着最恶化的方向发展,而孔融对这一切,却是束手无策,只能每天焦躁的与乡绅世族协商,嗓子都说干了,效果却是极其有限的。
正当孔融着急上火的嘴上起了燎的时候,方志文派遣赵云到了,随部队到来的还有大批的粮食,按照方志文的建议,孔融带领士兵出城,组织灾民们在城外空地搭建临时营地,推选灾民自治互助组织,积极开展自救行动。
孔融已经几天没怎么休息了,幸好有赵云数千jīng锐士兵的帮助,十数万的灾民终于初步的安置了下来,在城西城南分成了十个大型的营地,由平寿城中的士兵负责外围的安全,而营内则有灾民们组织的互助巡逻队。
虽然最危急的时候过去了,但是孔融知道,这个情况只是缓解,距离解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方志文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将这些灾民送走,运送到钦岛、乐浪去,方志文的说法很简单。
首先从乐浪、密云山长水远的运送粮食过来,让粮食来救人,还不如将人运过去就粮;其次,这大批灾民窝在平寿城外,整天无所事事,难免就要生事,而将这些人运送到乐浪去,让他们分散开来。为自己建设家园,就不会再发生什么预料不到的事情。
当然了,乐浪缺人是无法掩藏、也不必掩藏的事实,这些人口去充实地广人稀的乐浪,虽然这种行为有悖于大汉的法理,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对整个大汉是有益的。
更重要的是。雪灾并未过去,灾民们也还陆续有来。这些灾民们聚集在一起,万一被有心人利用,那就是一场泼天大祸。而且各地现在已经有吃的大户的现象出现,随时都用可能引发更严重的流血冲突,而一旦这种事情发生,就会不受限制的扩散开来,那时候再决定就晚了。虽然不至于动摇官府的地位,但是带来的伤亡就太大了。
孔融是是个儒者,更是个君子,君轻民重的思想是孔融坚定不移奉行的原则,因此,在方志文来信说明了正在东莱郡转移灾民的时候,孔融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立刻写了一道灾情说明和建议疏散灾民的表文,直接让人送去了京城。
他知道,这个表文一上。肯定要被人指责与方志文勾连,收聚人口意图不轨的名头肯定是要落实在自己的脑袋上,甚至会被直接罢官也说不定,只是,为了眼前这十数万嗷嗷待哺的百姓,还有整个北海乃至青州的数百万灾民,他的表文,无疑给他们打开了一条生路。
只是在政治上十分幼稚的孔融不知道。他那风萧萧兮易水寒的上表,其实根本就不会影响到他分毫,因为孔融的建议‘移民实边’。正是广大世族所欢迎的政策,这条政策将彻底打破大汉的户籍制度。一方面,不少的世族正要开发塞外新拓及回收的新土地,需要合法的移民政策,另一方面,也为将来的地方割据、世族自立打开了一条合法的收聚人口的途径。
因此,孔融这边忐忑的等着朝廷的回复,而朝廷之中,却正在以孔融救灾为前提的表文,真正的落实成为一个移民实边的,可cāo作的政策。
当方志文一行来到平寿城的时候,孔融亲自到城外十里迎接,一方面自然是有朋自远方来的兴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长时间承受巨大的压力,现在终于有一个救星来到的喜出望外的心情作怪。
方志文看到孔融的时候被下了一跳,一个好好的温润君子,现在居然憔悴的像个痨病鬼似的,脸颊深陷面sè枯黄,眼睛显得特别大,连胡须看上去都有些稀疏了,身子看起来也很单薄,似乎一阵冷风吹来,他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样子。
“文举兄,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政事再多,也不能将自己的身体弄垮了,你忧国忧民也要有忧的本钱啊,你自己都倒下了,让这城外十数万灾民怎么办?”
方志文拉着孔融冰冷枯瘦的手,颇为无奈的摇头说道。
孔融重重的叹了口气:“你来了就好,不但救了这些灾民,也救了我了,呵呵。”
对于孔融的苦中作乐,方志文摇头无语,这里是城外野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再说这里这么冷,万一再给孔融冻病了,那可就罪过了。
“好,好,那就听我这个救星的话,赶紧回城,你这个身子,再来一阵风,能给你吹倒了。”
方志文说完,冷眼扫了与孔融一起来迎接的一众官吏和从人,心里对这些人确实十分的不满,主官都成这个样子了,这些人倒是个个衣冠楚楚的,难道不知道为主官分忧么?如果是这样,这些人要来何用!
看来孔融是太温和了,这些个滑吏应该早早的清除掉,这平寿城里物价飞涨,平寿城内居民驱逐流民,肯定都跟这些官吏背后的家族有关系,对于这种发国难财的行为,放在密云、丰宁,早就严惩处罚了,在平寿城里,这些jiān商劣绅的代言人,居然还堂而皇之的迎来送往,孔融真不是一个合格的主官啊!
一行人回到城里,香香和太史昭蓉负责安排馆驿住宿,甄翔则跟着方志文护卫,听说有长辈在队伍中,孔融还坚持去见了个礼,让太史夫人对孔融的印象出奇的好。
零零碎碎的事务安排下去,方志文与孔融终于可以在孔融的房内谈话了。
“文举兄,你这可真是劳心劳力啊,这样子不行啊!”方志文明白,这里是游戏世界,即使孔融再累怕也是不会累死的,而且,只要吃好喝好休息好,两天就能回复正常,孔融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更大的原因还在于心里压力。
“为官一方,难道能眼睁睁的看着治下人民冻饿而死不成?”孔融赌气的顶了一句。
方志文知道孔融的文人脾气,那就是嘴上不饶人,想什么说什么,甚至时有不负责任的言辞,像他这样的脾气,最好就是去现代做个时事评论员,那才算是人尽其才了,或者说,孔融之才,除却做学问之外,恐怕也仅只如此了。
方志文微微一笑:“文举兄学贯古今,想必也知道什么是力所能及,人若是总是做力所不及的事情,不但事做不好,还要危及己身,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可不就是已经危及己身了?再者,文举兄你自己说说,城外的灾民你可安置妥当了?北海的灾民你可安置妥当了?对于安置青州的灾民你又有什么好的建议?”
方志文知道对付这些耿直的文人该用什么办法,那就是用事实将他们折服,然后事情就好说了,方志文深信孔融是君子,既然他能直言不讳,甚至是有些夸张的指责别人,自己自然也能承受相应的指责。
果然,孔融瞪了瞪眼睛,却是无言反驳,仔细想了想,颓然的叹了口气道:“惭愧,融无法可施,愧对万千百姓啊!”
“文举兄肯定已经偷偷的独自上表给朝廷,请求疏散灾民,移民就食了?”
方志文笑嘻嘻的问道,孔融稍稍有些惊讶,不知道方志文是如何猜到自己的想法的,本来,孔融想着这事本来就是北海、是青州的事情,不应该因此事将方志文给栽进来,这个坏名声自己来担负就好了。
“正是,志文是如何得知的?”
“猜的,文举兄定是想着要独自承担这个破坏法理、居心叵测的坏名声,其实文举兄多虑了,现在朝堂上大多数的大臣,恐怕都是一力支持文举兄的建议的。”
“咦!?这却是为何?.......不好!吾谬矣!”孔融严重闪过一丝骇然,忽然想起什么,惊骇的看向方志文,但是方志文却清淡如许,温和的微笑着,不由得让孔融惊骇yù死的心情莫名的安定了下来,心里也因自己刚才对方志文产生了怀疑而有些愧疚。
“文举兄,你以为你一个小小的郡守,一封不咸不淡的表文,就能将整个大汉掀翻么?若是真的掀翻了,那肯定也不是你的能耐,你就不要为自己的脸上贴金了。”
“呃......哈哈......志文说得对,融真是自视过高了,融不过一个文人,还真是担不得那个骇人的名声。”
“呵呵,只是那些人,恐怕就是要将那个名头栽在文举兄的脑袋上了,文举兄可要有思想准备。”
“融明白,担就担了,明白的人自会明白,不明白的也不求他明白,只要如今百万受灾的百姓能最终收益,能有一条活路,融的个人荣辱算不得什么,命且不惜,而况名乎?”
方志文知道孔融说的命且不惜是指的匿藏党人杨俭,导致他哥哥惨死的事情,不由得对孔融更是佩服,这是一个真正的文人,一个风骨傲然的君子。
“呵呵,功过自有后人评!我们先顾着现在的活人。”
孔融淡然一笑,身子略微向前倾着,语速略快的追问道:
“正是!志文可有什么好主意,这城外的十数万人如何才能平安的送走?北海、青州数百万受灾民众,又该如何解救?”
第三百一十六章馊主意
方志文正要回答,门外却传来一阵轻轻的叩门声。
方志文疑惑的看向孔融,孔融笑了笑道:“应是王修王叔治来了,叔治现任北海主簿,灾后全责负责城外事务,是吾着人唤他来的。”
说着话,一个身材欣长,脸颊略显瘦削,目光却炯炯有神的小胡子年轻人进了书房,先是恭敬的行礼。
“王修见过两位大人。”
“叔治无需多礼,志文与吾是好友,莫要见外,快快来坐第三百一十六章馊主意吧。”
方志文好奇的打量了几眼王修,这位王修先跟着孔融,后来又跟了袁谭,最后是曹cāo的手下,这个王修好学修德,名声很是不错,最高的官职是郎中令,曾任魏郡太守,算是个不大显眼的曹魏官员。
王修的一生并不耀眼,但是却很踏实,能够做好自己的本分,这点很重要,至少说明他是一个务实,以及品格高尚的人。
在方志文的记忆里,这个王修似乎是个不到五阶内政将,中规中矩吧。
“叔治请坐吧,文举兄如此推崇,想必叔治定有过人之处。”
方志文这话到不是瞎说,孔融这人除了学问之外,最能让人记住的,就是他的识人之明。
“方大人谬赞,修惭愧。”
“呵呵,叔治德行高洁,忠诚职守,有什么好惭愧的,叔治当得起!”
孔融笑着插了一句。随后将话题转入正题:“志文,城外十数万灾民,打算如何安置?”
“这个我已经有了想法,说出来两位参详一下。我已命水军船只在都县沿岸寻找临时港口,现在想必已经有了地点,前rì我已命子龙第三百一十六章馊主意肃清平寿致都县海岸三百里路面的安全,并沿途隔二十里设立补给站。等天气好转,就可以让灾民分批出发。”
孔融想了想问道:“沿途护送兵力似有不足啊?”
“并不需要沿途护送。子龙只是清理沿途,来往巡视,如果有小股的山贼土匪,需要灾民自行抵御,然后沿途补给站会提供支援。”
“这.....”
“大人,方大人此策可行,灾民也并非三岁孩童。自当有所担当,而且现在于受灾民众中建立的自治保安队还是能尽责的,看来方大人早有计较,所以事先花费一些时间来让灾民习惯自治互助,这么一来,在路上的秩序和速度都会得到改善。”
孔融恍然:“原来如此,志文好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